名门大妇

第二章 :狭路相逢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17:52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午错的光景阳光晴暖,江蒲歪在雕花大窗下的美人榻上,腰侧搭着一卷书,迷离的眸子呆呆地盯着窗棂投映在地上的繁复花纹。

    养伤的这几日,从刘夫人的言语中,江蒲大概弄清了自己“失足”落湖的前因后果。

    那日罗绮来给自己请安,一出屋子就见了红,把阖府上下都惊动了,老太君领着人气势汹汹地过来责问,话里话外透休妻的意思。

    又有个仆妇一口咬定,罗绮出门的时候,是姜朴暗地里使绊子。

    姜朴是何等烈的性子,哪容得旁人质问,一怒之下以死明志,投湖去了。

    想到后宅这些乱七八糟的事,江蒲就觉着烦闷,“桑珠。”唤人的同时,她已经坐起了身:“随我往园里散散步去。”说完,江蒲心底一叹,这才几天的工夫啊,自己就学会使唤人了。

    桑珠揭了软帘走近来,试着改变她这个想法,“这会子园里有甚么景致可看的,还不如在搬了榻子在院子里坐着晒日头呢!”

    江蒲恍若未闻,径自取了衣架上的狐狸毛的氅衣披了上身,站到穿衣镜前收拾:“我骨子里都泛酸了,再不走动走动人都要没气力了。”

    这几天下来,桑珠也算是摸清了自家奶奶的新脾气,原先别看她咋乎的声音大,但两句话一劝也都放下了。现如今话虽说得温和,却是不听人劝的性子。

    看她已穿氅衣了桑珠也不再劝,先朝外边吩咐小丫头备手炉,自己则走上前帮着系衣带。

    穿了氅衣、揣了手炉,主仆二人就要出门,桑珠扶着江蒲,又喊小丫头道:“还不赶紧跟着来伏侍奶奶……”

    江蒲抖了抖嘴角,散个步而已,有必要弄得皇后出巡似的么!眼见着三四个小丫头,应了声往这边跑了过来,她连忙拦阻道:“老太太出门才跟几个人?我不过去园子里散散步,后头跟一帮子人,叫有心人学了去,老太太心里又不舒服了!”

    桑珠忽闪忽闪眼睛,自家奶奶仗着自己是将军府出来的,走到哪里排场就要摆到哪里的。这一跤真跌得值了,难为她居然也懂避嫌这回事了!

    徐府的花园并非独立围出个院子,栽些花草便罢了的。而是由花园发散开去,渐融入内院的每一个角落。起伏的回廊连接着错落的亭台,粉白的廊墙上漏窗如画,真真是移步换影。

    江蒲沿着游廊一步步行来,或是停下逗逗廊下笼中的鸟雀,或是站在月亮门前看拐角处欲绽的腊梅,或是欣赏漏窗那边的景色。

    主仆二人且行且赏迈过一道梅花门后,眼前霍然一亮,竟已到了荷花池边。江蒲不由脚下一顿,心头蓦地闪过一阵恐惧。只是这感觉来得快去得也快。看着池面上曲折的回廊,她微微轻叹,这里是姜朴殒命之处,自己会害怕也是正常的。

    “奶奶,咱们还是回去吧!”站在她身边的桑珠不安地道,她不明白自家奶奶为何会走到当日投湖的地方来。

    江蒲收起惶惶的心绪点了点头,回转身还不及迈步,身后传来道清脆的嗓音:“姑娘,大爷一连几晚都宿在西屋那边,万一……”

    “哪有甚么万一!”另一道娇软的嗓音有持无恐地道:“她服侍爷的日子比我长得多了,肚子真要是争气还轮得着我么?就算她运气好怀上了,不也得在我后头么。你没听陈大夫说么,我怀得可是男胎!”

    “这还用大夫说么,就姑娘溜尖的肚子,又喜酸,笃笃定定是儿子的!”一个略显苍老的暗哑嗓音讨好地道。

    娇软的嗓音越发得意道:“等孩子落了地,可就是长房长孙,到时候我就是贵妾了,别说她了,就是……”话说到这里,三人恰好转过了石障,立在廊上的一对主仆硬生生的撞进她怔愕的眸中。

    罗绮的脸色变了几变,暗暗咬了咬牙,带着丫头、婆子款款上前屈身见礼:“奶奶安好。”爷再宠自己,也是关上门的事,面上的礼数可一点都疏忽不得。

    江蒲盯着罗绮只管出神,脸上既看不出喜怒也不叫起。桑珠看在眼里急在心上,奶奶的轴脾气不会又犯了吧,现在可不是和罗绮较劲的时候啊!

    三人半蹲在那里,小丫头和那仆妇悄悄的换了个眼神,面色都不大好看。只有罗绮嘴角略略上挑,这些日子听人说姜朴的性子如何如何变了,在她看来和原先也没甚么差别,依旧是这么光明正大、毫无由头的与人过不去!

    桑珠看她半天不出声,扯了扯她的袖角小声提醒道:“奶奶,罗绮姑娘还怀着身子呢!”

    其实江蒲只是被娇滴滴罗绮给迷晕了,这个女人连头发丝里都带着柔媚呢。

    听到桑珠的提醒江蒲恍然回神,连忙伸手虚扶:“姑娘快请起。”真要是伤了这个娇滴滴的美人,自己怎么过意的去呢!

    她才一开口,罗绮已迎着她惊叹的眸光站了起来。江蒲盯着她婀娜的身段,悄悄地咽了口水,美人就是美人,尽管怀着四五个月的身孕,风采依旧!

    罗绮的眸光如闪烁的池水,在江蒲面上微微轻荡。眸光在江蒲面上微微一掠,柔声道:“哟,就这个时候了呀,每日这个时候,大爷都会陪婢子进些点心,婢子再不回去大爷又要四处找婢子了,所以……”罗绮微微抬眸扫地江蒲:“夫人若没甚么事,婢子就先告退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也不行礼带着丫头、仆妇昂首而去。

    江蒲兀自沉溺在她那一低头的温柔中,她适所说的一个字也没钻进江蒲的耳中。

    桑珠忿忿地盯着那三人的背影,轻微的风吹过几句嘲讽的笑语。

    “吴嬷嬷,你说她是不是掉池里摔傻了,连话都不会说了!”

    “我看她不是摔傻了,是气傻了才是……”

    桑珠气得脸都青,回过头见江蒲还朝着月亮门出神,只当她是伤心难过。压下满腔怒气,违心地替姑爷找借口:“我听人说大爷从昌南镇回来后,就一直忙着装货上船,新出的瓷器要赶在万寿节之前运到京城。想是大爷不想扰了奶奶静养,才没过来……”感觉到江蒲投来的眸光,桑珠的声音最终问道低不可闻。

    江蒲压根没将适才的话放在心上,眸光追随着罗绮的身影,莞尔笑道:“这样的美人换了是我,也要天天守着了。”

    “咦……”桑珠张大了嘴盯着自家奶奶,这是甚么意思!

    随着主仆二人的身影转过梅花门,假山上小亭的漏空雕花窗被推了开来,两名锦衣华服青年站在窗边,低眸目送主仆二人拐过梅花门。

    其中一人笑道:“静之兄,没想到你竟有这等的艳福,只是她持宠生娇未免失了几分颜色,或者你冷她一冷?”

    另一人冷眼微斜,平缓的语气里带着一丝不悦:“元胤,这是我的家事!”

    赵元胤却笑:“家事、朝事与你有何区别?”

    徐渐清被戳中痛处冷哼拂袖而去,赵元胤次将眸光移梅花门,这位大奶奶还真变了很多呢,难道死里逃生过一次,便就看开了!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斜长的眸子轻轻掠过波光粼粼的池面,本来他是想来见识见识传说中的悍妇的呢!

    没过得两日,便是江蒲的生辰。天还蒙蒙亮,江蒲就被丫头、仆妇们从床上挖了起来,将她摁到梳妆台前当木偶般的一通梳洗打扮,江蒲倒好乐得补眠。

    之后来到老太君上房,便是没完没了的礼数,江蒲本来就昏昏沉沉的,再加上换了一拨又一拨的人影晃得她眼晕,脑子基本成了浆糊了。

    等她稍稍缓过神来,人已经坐花厅里了,面前小方几上摆着各样花色的小点,衬着粉青釉的葵口小碟,分外的雅致,让人都不忍下手。

    只是小戏台上鼓乐齐呜,满台神佛,吵得她耳朵都疼了。江蒲微蹙着眉尖左右看了看,旁人倒都是言笑宴宴,显然是习惯了这种喧闹。

    “大嫂子,怎么皱眉了?我哪里安排得不妥贴么?”

    江蒲猛地掉头看向王篆香,这女人还真是眼观六路,耳听八方啊,明明在老太君面前凑趣,居然还能留意到自己微微的皱眉。

    在她恍神的工夫,王篆香再次拨高了嗓音:“怎么不见罗绮呀?今朝大嫂子二十生辰,她怎么也该过来嗑个头才是呀!”

    她话音未落,陪坐于末位的一名年轻侍妾,款款站了起来屈身回禀:“回二奶奶的话,今朝一早,大爷就差人来说,罗绮身子有些不适,要晚些过来。”转向江蒲屈身行礼:“大爷说了,等会亲自带着罗绮来给奶奶陪不是,所以还请奶奶担待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她身子不好就歇着,何必要这些虚礼。”老太太边说,边就要吩咐人去传话,不想外头传来小丫头的禀告声:“大爷来了。”

    江蒲拿起桌案上水点桃花的茶盏,轻呷了口香茗,静候男主人登场。

    “老太太、太太安好。”平缓无波的嗓音,听得江蒲心头一惊,抬眸看去,手中的精致茶盏险些跌落----是他,居然是他!

    与记忆中一样中规中矩、不苟言笑的长相,与他沉稳内敛,且略带严厉的气质份外相衬。唯一不同的是微微上扬的眉梢,挑起些些世家子弟独有倜傥。

    因着这少许的不同,使得江蒲渐渐平稳了激动的心绪,眼前这个男人,并不是自己记忆中的人。那个男人无论是做自己男友,还是成了自己的亲妹夫,他从来都不曾用那么冰冷的眼神看自己。

    他的眼眸曾如冬阳般温暖,可惜后来……

    沉浸在回忆中的江蒲,面目柔和,然一道客气到让人发冷的嗓音硬生生地把她扯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我听说昨日罗绮在花园里冲撞了你,看在我的情面上,亦看在她怀了身孕的份上,你就莫同她计较了!”

    鼓乐不知何时停了下来,江蒲有些发怔地迎上徐渐清平静无波的眸光,他的视线只在江蒲的面上稍稍停留了一会,转头吩咐罗绮道:“还不上来给奶奶赔个不是。”

    一屋子人的眸光都落在江蒲身上,她一如多年前的那个细雨绵绵的晚秋的午后,低首微笑,从容地放下手中的茶盏。再抬头时面容柔婉,声音清冷:“且慢。”

    罗绮顿住了脚,楚楚可怜的眸直看向艇渐清。

    “素素啊,渐清都已经亲自带罗绮来给你赔不是了,说算了吧。”陪坐在老太君身侧的刘氏压着声音,不安地劝道。

    王篆香凤眼微眯,嘴角含着遮不住地浅笑,一付等着看好戏的神情。徐渐清动人心魂的桃花,亦带着浮光般的浅笑,冰泠冰冷。唯有老太太的眼角、嘴角都向下拉着,绷着张脸,随时准备教训人。

    桑珠坐在花厅外的回廊上,自徐渐清进屋,她就一直留意着里头的情形,这会儿伏在门后,更是咬着下唇攥紧了手,一双大眼睛里蓄满了泪水,今天是奶奶的二十生辰,大爷却让她如此难堪。

    江蒲低垂的眼敛挡去了眸中的冷笑,再抬头时冷肃悄然散去,依旧是平凡、无害的面容:“昨日罗绮姑娘冲撞了我么?我怎么不记得呢……”她眸光随着话音一转,轻飘飘地落在罗绮的芙蓉面上:“不如请罗绮姑娘细细道来,说不定要赔礼的人是我呢!”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