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第三章 :蚯蚓的乐子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17:57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轻微的倒吸声清楚地传入江蒲的耳中,甚至还有几个胆大的小丫头,朝她投来惊愕的眸光。至于徐渐清投过来的凌厉眸光,她佯做不知,噙着浅浅的、无害的微笑着直直地盯视着无措且不安的罗绮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罗绮求助地看向徐渐清,这种情况是她始料未及的。

    以往江蒲遇到类似的事情,总是暴跳如雷指着自己的鼻子破口大骂。然后在老太太、太太的呵斥声中被丫头架走,自己则委屈的呜咽,让人看看她为妾的辛酸。

    可今天,她为甚么会一反常态?

    “罗绮啊……”最先打破僵局的是歪在红酸枝罗汉榻上的老太太:“你打小就跟在我身边,极是个聪明的。可千万记莫忘了自己的本份才好。”

    徐渐清可以独宠罗绮,可是她却没有持宠生骄的权力。

    老太君语气中透出的不悦,不仅令罗绮面色一僵,忙不迭地屈身回道:“婢子谨遵太君教诲。”

    满屋子的人都不敢喘大气,就连王篆香也抿住了笑,肃声敛息。老太太不开口,罗绮也不敢站起身,连眼角都不敢抬。只在心底忿忿地道,这个女人,果然和原先不一样了呢!

    老太太的一句话,刹时就让原本欢闹的花厅一片寂静。江蒲倒是很自得其乐,流转的眸光悄悄地扫过屋里的每一个人,可惜她看到只有静穆一种表情。

    视线最后落在徐渐清身上,虽然他低着头,看不清神情,江蒲却察觉到他的镇定,没有一丝一毫的担心。

    江蒲不禁略斜了嘴角,轻嗤了声,原以为这个男人对怀了他子嗣的罗绮多少有些感情,现在看来不过如此。他除了长相酷似记忆中的那个人外,其它的根本没有一丝相似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。”晾了下罗绮老太君才开口道:“今朝是你奶奶的好日子,你又怀着徐家的重孙,就赶紧的入席吧。”说话间,她端起案几上的青花玲珑茶盏,轻啜了口:“渐清,你也赶紧往东廊房那边去吧,客人差不多也要来了,可千万不要怠慢了人家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徐渐清躬身应下,没有半点迟疑。

    江蒲目送他出了花厢,依旧还呆望着出神,一个穿着青缎掐牙背心的小丫头,将戏本子递到了她面前。

    “请奶奶点戏。”

    “噢……”江蒲接过戏本,随意地指了出顺眼的戏,在将戏本子交还给小丫头时,她无意间扫到了坐在末位的两名侍妾。

    心念一动,收回戏本道:“适才那出戏太闹了,罗绮怀着身子怕是受不住,还是改这出吧。”说着,尖秀的手指在《坠楼》上点了点。

    王篆香不知何时走到了她身边,瞥了一眼戏本,皱眉道:“你的生辰怎么点这么晦气的戏。”

    江蒲幽然一叹,道:“我只是替绿珠不值罢了。”她声音不大,但在她身边的王篆香听得清楚明白,不解地瞥了她一眼,咕噜了句:“不过是个歌伎罢了。”转身回老太君身边服侍去了。

    坐在罗绮身边的心漪,虽隔得有些远,然江蒲的轻叹,她还是听见了。不经意地抬头,正撞上她淡悠悠的眸光,连忙错开了视线。如今的大奶奶可是和原先大不一样呢。

    虽说只是家宴,然徐家在金陵住了十多年,总有些至亲好友,譬如王篆香的娘家人、李太君的幼弟、侄儿。到得近午的光景,小小三间花厅已是坐得满满当当的。

    今日即是江蒲二十岁生辰,宾客们来了,少不得要敬她一两杯酒寒暄几句,再加上府里那些侍妾及有体面的婢子仆妇,饶是江蒲颇有些酒量,一轮酒喝下来,脸上也微微地泛起潮红来了。

    此时,花厅上早没有了适才的严谨规矩,几个衣着娇艳的女孩子紧紧围在老太君身边,娇言俏语的,乐得老太君合不拢嘴。

    王家太太则坐在刘氏身边,两亲家亲亲热热地不知说些甚么。至于两房的侍妾是不够格到老太君、太太面前凑趣的,于是她们便都围坐在罗绮身边,或是羡慕、或是讨好。

    就连在花厅里服侍的小丫头,也是三五成群的围坐在一起,吃喝说笑。

    唯一孤单的就只有寿星----江蒲。

    好在她早习惯了喧闹中的寂寞,找了个靠近戏台的清静位置坐下,给自己倒了浅浅一杯桂花酿,啜一小口酒,眯眼听戏,素净纤长的手指跟着唱腔一下下地敲在菱花几上。她正沉溺于缠绵婉转、柔漫悠远的水磨腔里……

    突然,一切戛然而止。只有老太太略显苍老的嗓音,带着丝不安地问道:“外边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江蒲睁了眼坐正了身子,隔着花扇门隐约见外边有些忙乱,伴着急促的脚步声,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厮,已垂首立在花厅外:“适才衙门里来了人,请几位爷过去。老爷特差小的来向舅太太、亲家太太告罪。”

    本来除家父子都在东廊房那边陪着外客,不想衙门里突然有事,把客人都撇下了,自然要过来告诉老太太一声。

    听了小厮的话,老太太放下了心,向王太太笑道:“亲家太太真是对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王太太忙起身笑回道:“老太君这话真是折煞我了,一家子人还讲这些礼数,要是这般小心,往后我可不敢多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酒也有了,戏也有了,饭也有了,索性把这地方让给小子们闹去。这么好的日头,园子里的腊梅也开了,咱们正好去散散,也免得老太太和太太们积了食。”王篆香说着,凤眸往女孩子们的脸上一转:“再说了,妹妹们难得来一次,总坐在这里又有甚么意思!”

    女孩子们被说破了心思,一个个都娇羞地低了头。李太君笑道:“是了是了,我也老糊涂了,把这么些女孩子拘在身边,也不怕人家闷得慌。走走走,到园里赏一回花,我老婆子再和亲家太太,拣个暖和的地方斗一回牌,这才尽兴呢!”

    说话间,一群人已围拥着老太君出了花厅。

    桑珠在门口等了半天也不见自家奶奶出来,隔着落地雕花大窗往里头一瞅,见江蒲还坐在角落里,半点起身的意思都没有。桑珠估摸着她是生气了,这酒席本是为她办的,结果她却被人给忘了,这搁谁心里也不舒服啊。

    “奶奶,不然咱们回去歇一歇午?”桑珠走到江蒲跟前,小心试探道。

    江蒲拣了个腌梅子在嘴里含着,含糊道:“这个天歇甚么午啊。”说着,已站了起来往外走:“园子那么大,咱们找个清静地方晒晒日头、赏赏花不好么。”

    桑珠微微一愕,这要搁以前被人如此无视,自家奶奶还不得闹个天翻地覆啊!

    “那个唱小旦的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桑珠听见声音回头看去,见江蒲站在石阶上,招手把个俏生生的小旦叫到了跟前,转头又向管戏的婆子吩咐道:“这孩子我领了去,有人点她的戏,你可帮她应着。”

    大奶奶发了话,那婆子只得连连应着。江蒲又转身向桑珠道:“你发甚么呆,还不去拿些茶点跟来。”

    “咦?”桑珠一时没反应过来,直待江蒲带着小旦拐出了月洞门,她才慌慌张张地收拾几样茶点,用个小提盒装了小跑地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江蒲拣了条寂静的小径,慢慢地散步赏花,不时地和桑珠说笑几句,

    那个叫梅官的女孩子才得十二岁,打小就被徐家买了来学戏,对这位大奶奶的行动便闹的性子,是一清二楚的。这会被她单独叫了来,心都提到嗓子眼来了,唯恐自己哪里服侍的不周到了。

    虽然这位奶奶在府里说不上话,做不了主,可是要处置自己这个比丫头都不如的小戏子,那还不是一句话的事。

    江蒲见跟在身后小姑娘,低头束手,紧张得不行,便有一句没一句的问她,叫甚么名字、几岁了、哪里人、怎么进得府。

    几句问话江蒲的语调都很是温和,又兼她神情亲切,梅官的紧张缓解了好些,至少回江蒲话时,声音不会打颤了。

    “梅官。”江蒲在转角处临湖的小亭里坐了,一双眼眸绕着她转了一圈,笑道:“这名字倒是应景也配你。”

    梅官才要屈身谢过,江蒲又道:“适才听你唱《坠楼》很是不错,就不知你会不会《思凡》呢?”

    “啊?”梅官不禁抬头看向江蒲,大奶奶特地唤了自己来,只是想听曲?

    江蒲只当她不会,毕竟小尼姑春心大动的这种曲目,恐怕府里不会教这些女孩子,她正想换一出,梅官红着脸羞答答地道:“会是会,就怕唱得不好。”

    江蒲眼睛都亮了,忙道:“不怕的,唱不好再换过一出就是了。”这出戏的唱词虽有些粗鄙,曲调却甚是柔美流畅,是自己最爱的一出戏,听过mp3,看过视频,却从来没看过现场演出。适才在花厅里她可是硬生生忍住才没点这出戏。

    梅官红着小脸,“那,唱不得好还望奶奶莫要笑话。”

    江蒲睁着一双亮闪闪的眼睛,一个劲地点头。

    梅官忍着羞怯,启声清唱:“小尼姑年方二八,正青春,被师父削去了头发……”

    柔软漫悠的唱腔轻轻地抚江蒲的心尖,她捧着茶眯着眼,嘴角微微勾起,好不享受。

    桑珠侍立在旁心里欢喜,眸子里却有些发热,看来那一跤真是把她跌死了心,往先她哪会这般自己找乐子,当下侧身抹了泪,笑道:“奶奶倒是会给自己找乐子。”

    江蒲眼睛都没睁,只向上勾了勾嘴角:“日子么,就要自得其乐,像蚯蚓把自个儿截成五段,凑一桌人抹骨牌,还有一个端茶倒水。”

    梅官正唱着呢,听她这么一说,不由扑哧地笑出来。下一瞬看到江蒲睁开的眼眸,吓得扑通地跪了下来,“奶奶,我错了……”

    江蒲还不及开口,就从假山后转出个青年,“嫂夫人,好雅兴啊!”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