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第七章 、搜园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18:17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主仆二人提着酒食,沿着花径上了翼然亭坐下,亭子周边围垒的山石,漏透之处恰作窗户之用,即可观景,又不会有风。所谓大巧无工不外如是了。

    阳光将亭上美人靠晒得暖乎乎的,江蒲美滋滋地歪在上头倚着柱子,一手执卷,另一只手抓着鸭架大啃特啃,好不惬意。

    可惜,这样的静谧美好的午后,却被远处传来的,凄厉的、悲惨的哭喊声打破了。

    江蒲起先只当是没听见,可随着哭喊声越来越大,仿似响在耳边一旁,她实在忍不住,丢了书起身走至亭边,往下看去。

    湖对面的小竹林,是徐家三公子渐止居住的院落,为了能让他静心念书,特地挑了这么个幽静的地方。可现在门口围了一群仆妇,在那里吵吵嚷嚷。

    “常瑜媳妇,你莫以为做上了内府总管事的位置,就算是个人物了,就是你二奶奶见着我,也要讲些礼数。你算个甚么东西,就敢撵我出去!”

    徐渐止的乳母方嬷嬷是刘夫人的陪房,莫说是管事娘子,就是王篆香她们妯娌姑嫂,对她也要礼让三分。

    因此,尽管众人从她屋里收检出许多属于渐止的物件。譬如,绑头发用的金坠脚,系长命锁的珠络,玛瑙的扇坠。可是她依然趾高气地叫骂着,旁边那些仆妇丫头一声也不敢吭。

    “婶娘说哪里话来。”常瑜媳妇虽然只二十来往的年纪,性子倒是极稳妥,被方嬷嬷当着那么些人,指着鼻子一通教训,即不露怯也不动气,只温和地笑道:“我都是婶娘看着长大的,就是借我百多个胆子,也不敢撵婶娘出去的。只是请婶娘且先回去歇一歇。待晚上二奶奶问过了小爷,自然请婶娘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方嬷嬷却不买她的账,甩手转身道:“我只到太太面前说去。”

    常瑜家的面色微微一变,冷了声音:“我劝嬷嬷还是先回家去的好,嬷嬷奶了小爷那么大,他还能不护着嬷嬷?要是这会就闹到太太面前……”她从身边仆妇手里拿过一包茶饼:“我也就只好把这龙团凤饼与蔷薇花露,都交了上去,介时嬷嬷吃亏不说,就是太太面上也不好看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话,眸中微笑点点。

    方嬷嬷盯着她手上的茶饼,恨得牙根直痒痒,早知道有今日的事,前儿拿了东西就该送了家去,如今倒叫她拿了正着!

    府里自从二奶奶当了家,因着她年纪轻,些些小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就过去了,所以府里各房的奴才都大了胆子,在主子身上沾一些油水好处。

    可没想到今日,突然闹了这么一出。方嬷嬷看了看等在一边的婆子,那都是从各房里搜捡出来,手脚不干净的,她好几个老姐妹都在。

    就凭着她手里两样东西,直闹到太太那里,自己丢了老脸不说,定要被赶了出去。如今唯有指望着自己奶大的小爷,顾念些个情份,替自己担下来。

    方嬷嬷不甘的瞅了眼常瑜媳妇,转了身还没迈步子,身后忽传来一道声音:“嬷嬷留步。”

    众人循声看去,却是小爷的生母----李姨娘。

    这位姨娘是老太君的族女,本就是贵妾的身份,又养了个儿子,说起来也算得是个平妻了。虽然她平素只默不做声的服侍老太太,可府里上下谁也不敢对她不恭敬。

    常瑜媳妇并一帮仆妇、丫头,见了她忙忙行礼,常瑜更是上前赔笑道:“姨太太怎么有空出来逛逛。”

    李氏也不和她多说甚么,只道:“我搁了好些物件在方嬷嬷这里,听见你们在搜检,怕闹出误会来。过来和你们说一声。”

    李氏话未说完,方嬷嬷的气焰又升了起来:“常瑜媳妇,你可听清了!那些都东西都是姨太太搁我这里的,你当我也和你们年轻人一般眼孔浅么。”

    跟在常瑜媳妇身后的小丫头皆是一脸的怒色,很是不甘,常瑜依旧是满脸堆笑:“姨太太打发人来说一句就是了,何必亲自走一趟呢。”说着,又向方嬷嬷施礼赔罪:“我年轻不知事,冲撞了嬷嬷,还请嬷嬷多担待些。”

    方嬷嬷正张嘴,李氏已抢在她前边,淡淡说道:“你也是办差,怎么说得上冲撞。”

    常瑜媳妇笑了笑,“多谢姨太太体谅,我还有事且先告退了。”说着,福了福身带着身后一串人退了去。

    待她们走远了,方嬷嬷才向腆着笑脸,冲李氏福身称谢。江蒲不愿看她那副可厌的嘴脸,转身进了亭子,把吃剩的鸭架往提盒里一丢,看着满手的油腻不由皱了眉头,用丝帕抹手?

    咦,想起来就恶心。江蒲打了个寒噤,郁闷地道:“走了,回去洗手去。”

    看着江蒲厌恶自己手上油腻的样子,桑珠强忍着没笑出来,收拾了提盒又替她拿了书,跟了上前。

    江蒲从翠秀峰下来,瞥见石缝间有一丛枯草,又见左右无人,猛地扯了一大把下来擦拭手上的油腻。

    “奶奶,你怎么……”桑珠跟在后头下来,见了她这么粗鲁的动作,慌忙上前替她遮挡,“你也不怕叫人看见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里这么僻静哪会有甚么人呢。”话虽是这么说,可江蒲不自觉地往桑珠身后藏。又扯了两把枯草,飞快地抹着手里的油腻。

    “大嫂子,你在做甚么呢?”

    忽然响起的女声,把主仆二人吓了一掉,江蒲忙丢了手里枯草看去,却是徐渐敏带着个小丫头,从大路上拐了过来。她朝桑珠手里的提盒扫了眼,微微笑道:“大嫂子倒是好兴致,逛园子还带着吃食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得平常,可她的神情,还有她的语气,江蒲觉得她是话里有话,却又猜不透她是甚么意思,只好拣些无关紧要的废话寒喧:“我院子里人多,想清清静静地看回书都不行,只好躲了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大嫂子果然是将门出身,就是比咱们豪爽大气,几副鸭架子也能吃得津津有味!”

    徐渐敏的语气轻淡,江蒲的心头却像是被针尖扎了下。她也不过才是十五六岁的年纪,心机手段却让人如此胆寒。偌大的园子,她总不会是偶尔碰见自己吧!

    江蒲的嘴角抖出一串冷笑,抬眸间已然换上温煦的笑容,“适才我在上边见常瑜媳妇带着帮人四处搜捡,若不是二娘及时赶过来,连方嬷嬷都险些被撵出去。不知她们有没有往妹妹院里去呀?”

    她一双似笑非笑的眸子,在徐渐敏圆润的脸上打着转,连她嘴角轻微的上翘也收入眼底,看来那位总在她这里顺当头的奶娘,已经被撵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我吃了午饭便往太太院里去,后头又在园子闲逛,还没回屋子呢。大嫂子即这么说,我可该回去看看。”她福了一礼,转身走了两步,忽又站住脚回过身冲江蒲道:“我劝大嫂子一句,在其位方谋其职。”

    言毕,甜甜一笑,转身而去。

    “奶奶,大姑娘这是甚么意思啊?”桑珠看着徐渐敏渐远的身影,满脑子的疑惑。

    江蒲勾了勾嘴角,神情柔淡:“甚么意思?让咱们别多管闲事的意思!”

    “啊?”桑珠更不明白了。

    江蒲本以为事情就这么过去了,可这天在老太太屋里请安的时候,刘夫人忽然问王篆香道:“听说前些日子,你差着常瑜媳妇在园子里搜检了一翻。好好的,是为着甚么呀?”

    刘夫人嗓音不大,可屋里却登时静了下来,王篆香本在老太太身边奉承,听了这话脸色刹地白了几分。

    偏偏老太太又惊诧地看向王篆香:“甚么时候的事,怎么我竟一点儿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刘夫人笑道:“莫说老太太了,就连我也是昨日无意间听小丫头们议论才知道的。还听说连妹妹也牵连在内……”刘夫人的眼睛又大又圆,虽然保养得且,可眼底下依旧显出淡淡的纹路。此时笑了起来,越发的明显了。

    江蒲在刘夫人身边坐着,恰对着王篆香的,只见她已经快连假笑都端不住了。江蒲心里暗暗纳闷,这么大的事,王篆香事前不请示也就罢了,难道事后也不汇报?

    江蒲不知道的是,王篆香其实并没有真的想撵人,毕竟那些嬷嬷都是长辈手里使过的老人,真要是闹到老太太、太太面前。明面上自己占了上风,可底下呢?

    就说那方婆子,太太会不知道她私自拿了爷们的份例?真要由自己捅破了,太太心里该怎想?

    那日撵出去的都是些粗使的婆子,和打杂的小丫头。就是徐渐敏的奶娘,不过是下边选上来的。徐渐敏当晚都特地去向王篆香求情,放了她回来。

    可王篆香万没想到,隔了这些日子,刘夫人会突然问起来,一时间还真有些慌了神。不过,好像刘夫人的矛头并不是指在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“噢?”老太君疑惑都会往李氏看去,“你知道?”

    李氏从来就都只是默默地立在老太太身后,是个存在感极低的人物,被刘夫人那么一问,诸人的眸光都落到了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可即便如此,她也不显丝豪的慌乱。恰巧小丫头端了阿胶来,李氏接过手先给老太太奉上,又奉了一盏到刘夫人面前,妆容严谨的面上浮起月华般朦胧的浅笑:“太太不提我都忘了,那日我听说二奶奶差人在园子里搜检,想起我有好些物事搁在方嬷嬷那里,唯恐给她招了不是,所以才赶过去说一声。亏得去了,不然倒叫方嬷嬷凭白的担了不是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以为李氏是想念儿子,所以放了些亲手做的针线在方嬷嬷那里,又怕刘夫人追问,便将矛头指向了王篆香:“好好的,你怎么想到搜检园子来了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王篆香张口欲辨,老太太却没容她说下去,冷了脸色训道:“难道没人抄咱们家,咱们自己就抄自己么!”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