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第八章 :母女同心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18:21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老太太的声音虽然不大,可语气却压得极低,尤其是最后一句,每一个字都跟从嘴里蹦出来的石头一样,把王篆香给砸得面惨变。忙不迭地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刘夫人、徐渐敏都站了起来,江蒲轻叹了一声,不情不愿地从绣墩上站起来。就在一屋子人都秉息敛声之时,李氏言从后头取了副色子、牌九出来,摊在老太君面前:“老太太请看。”

    老太君不以为意地斜扫了一眼:“这是在哪里搜出来的?”

    王篆香趁机回道:“是从三弟院中的庑房里搜检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甚么!”不同于适才的轻忽,老太太陡立起来,一双满含怒火的眸子直瞪向刘夫人:“你莫要告诉我,你不知道!”三个孙子里她最疼的就是老三,因着老三书念得极好,她特地挑了个清静的院子让他念书。

    万没想到,他屋里的守夜的婆子,竟然在晚上开赌局,这叫她如何不怒!

    站在刘氏身后的江蒲,偷眼往李氏打量过去,她身上穿着葡萄紫的獐绒缎袄,外罩一件雪灰缎绣菊花纹大坎肩。头上鬓发梳得一丝不乱,简简单单的回心髻边簪着一支白玉素钗。

    这个举手投足间都透着恭敬小心的妇人,只用了短短的几个字,就扳回了局面。这深宅大院可真是藏龙卧虎啊!

    “说起来这也是多年的积弊了。”刘夫人顶着老太太的怒气,不紧不慢地回道:“冬夜长冷难挨,守夜的婆子多凑在一起,又不好太过说笑吵了主子。只得吃两口热酒,斗一回牌。一则消磨了时间,二来也不至于误了巡夜的时辰。早年媳妇也禁过几次,只是屡禁屡犯,后来看着也误不了甚么大事,所以才略松了一些……”

    江蒲着实是佩服刘氏,顶着老太太的怒气,还敢这么回话。她心里想着,就悄悄地抬眸向老太太瞄去,可是老太太面上虽是怒意勃勃,硬是忍住没有再说甚么。过了一会,泄气地轻叹了声。回头见王篆香还跪着,不由心疼道:“起来吧,地上怪冷的,跪出病来可怎么好。”

    王篆香这才抹着眼泪,呜咽着说了句,“谢老太太。”

    小丫头将王篆香搀扶了起来,老太君满脸怜惜地,招手将她唤到近前,执起她的手慈柔轻叹:“我是老糊涂了你别往心里去。老二的身子素来不大好,偏家里又没个人帮衬你。”说到这里又是一叹,向李氏道:“如今我这里几个女孩子也都使得顺手了,你得空就去帮一帮她。”

    站在人后看戏的江蒲,听到老太太这句话,倏地睁大了眼,虽然强摁着没有抬头,可眼角却不受控制往刘夫人瞟去。老太君这是明晃晃的夺权啊!

    刘氏比她镇定多了,圆脸上的淡淡的纹路没有半丝的颤动。江蒲眸光回转之际,却无意瞥见徐渐敏眉宇间一闪而过的得色。

    江蒲迷惑了,徐渐敏为甚么要设个圈套给王篆香钻呢?就算她把王篆香拉了下来,这个家也轮不着她来当啊!

    王篆香眸中泪光点点,可脸上已换了一如即往的笑容。“那敢情好,有二娘帮衬着,我也能轻松好些。”

    李氏却是微微笑道:“我这个人做事慢吞吞的,老太太这边就够我忙的了,哪里还有工夫帮衬二奶奶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太太你瞧啊……”王篆香挽着老太君的胳膊,撒娇道:“二娘当着你的面就推拖呢。”

    王篆香的态度老太君显然很满意,乐呵呵拍了拍她白晰的手背,转向李氏道:“也不是真的要你做甚么,只是她实在忙不过来的时候,给她搭把手就是了。”说着,忽又看向刘夫人,语透冰寒: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刘氏笑回道:“老太太说得极是。李妹妹,你就看在我面上帮衬帮衬老二媳妇,她毕竟年纪轻,有你帮衬着她我也少操些心,你是知道的,这些年我的精神是越发不济了,不然园子里也不能闹出这样的事情来。”

    刘夫人的话说得情真意切,但江蒲却捕捉到徐渐敏面上一闪而过的挫败。

    原来如此!

    江蒲拿帕子挡了嘴角,暗暗发笑。母女就是母女,表面看着不大亲近,可心却是在一处的。原以为只是徐渐敏借着老三,替自己出气。

    没想到她背后竟是慈和软懦的刘夫人,本来也算是算无遗策了。可惜,她们错算了李氏。不过……

    刘夫人与李氏“姐妹”多年,真的是算错了李氏么?

    江蒲陷在自己的思维里,忽听王篆香高声叫道:“谁在外头?”她话声才落,一个仆妇不安地自屏风后拐了进来。

    江蒲定晴一看,原来是徐渐清院里的粗使婆子。

    那婆子给众人见过礼,便站着不动了。江蒲没将徐渐清当丈夫看,可旁人却是将她当徐渐清媳妇看的。

    江蒲叹了一声,缓缓开口问道:“是涂嬷嬷差你过来的么?有甚么事啊?”

    那婆子看了看江蒲,又看了看老太君,欲言又止。依着涂嬷嬷的吩咐,她应该是悄悄地给江蒲回话。可偏偏她来的时候正撞上老太君训人,她只好等在屏风外。

    谁想王篆香眼尖,瞅见了她的影子,把她喊了出来。涂嬷嬷又再三交待,不要惊动了老太太。偏偏江蒲又开口问了,她是说也不是,不说也不是。

    她正为难之际,江蒲微拧了眉头,“到底甚么事,你倒是说啊!”她也不想这样摆主子奶奶的架式,可是当着那么些人的面,自己要还是一副闲散的样子,才不得又要挨老太太的训了。

    那婆子咬了咬牙,回道:“大爷受了伤,涂嬷嬷请奶奶赶紧回去。”

    江蒲微张了嘴,瞅着眼前的婆子,心底哀叹道,大妈,你这么就这么老实呢。这种事情能当着长辈的面回的么?叫你这么一说,不是逼着众人去探望么!

    屋里悄静一片,刘夫人噌地站起了身,大步逼到那婆子面前,“渐清受伤了?怎么会受伤的?伤在哪里了?严不严重?”

    一连串又急又快的问题,砸得那婆子张口结舌的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江蒲端起媳妇的身份,上前扶住急得摇摇欲坠、泪流江面的刘夫人,“娘,且先别急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在这里哭的,倒不如赶紧看看去。”老太君对媳妇慌乱无措的样子很是不满,丢了她一记冷眼,一手拄着拐,一手搭着王篆香的胳膊,拐过屏风出了房门。刘氏抹了泪,随后也出了正房。江蒲做好媳妇的本份,搀扶着刘氏,随众人出了正房。

    屋外彤云密布,一爿天似乎就压在头顶上,让人有些喘不过气来。江蒲抬头看了看,心下轻叹,大雪欲来啊!

    徐孜需阴沉着张脸,坐在堂屋的主位上。罗绮、心漪坐在边上,不敢哭出声,只默默地落泪。悄静的屋里,只有薰笼里的炭火偶尔会冒出噼啪声。

    距那批官瓷被劫都已经过去半个多月了,才刚查到点线索,不想转眼又断了头绪,要是不能赶在万圣节前将瓷器送抵京师。

    圣上是个仁厚之君,自是不会因着几件官瓷,就办了自己。只是消息传了出去,朝里朝外怕又有人要趁机冷言嘲讽,说自己是沾了娘们的光。

    想自己也是两榜进士出身,只因妻子是圣上的乳娘,才被放到江南道任内府监造,手里管着茶、丝、瓷,还兼顾着对外海运。

    监造一职,明着是替皇家做些精致的玩艺,可朝堂上谁不知道,他手上有密折直达天听的权力。说是监造,其实就是圣上放在江南的耳目。江南道的官员明面上都与自己交好,暗地里恐怕是个个咬牙,但凡能使绊子,便绝不放过。

    不然,又何至于要渐清兄弟俩,亲自带人四处探访。幸好前些日子渐明病了,只在衙门里整理资料,倘若被刺伤的是渐明……

    徐孜需不禁打了个寒噤,南洛拼了性命生下了的孩子,若是有个三长两短,自己怎么对得起南洛啊!。

    帘笼响处,涂嬷嬷送了大夫出来。罗绮、心漪急忙站了起来,满脸的急切。只是有徐孜需在,哪里轮得着她们出声。

    徐孜需站起来相迎:“大夫,小儿怎么样啊?”这毕竟也是他的亲儿,终是担心的。况且他现在,很是需要渐清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徐大人放心,小徐大人的伤看着严重,都没伤着筋骨,小徐大人身体底子又好,喝几副药,养上十天半个月也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听大夫这么说,罗绮和心漪才放下了心。

    “大夫,请随我来。”涂嬷嬷将大夫领去厢房开药,徐孜需叹了声,揭了帘子进里屋。

    罗绮拉长了脖子往里张望,却甚么也没瞧见。在椅子上坐了,眼泪哗啦啦地就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老太君领着一群娘儿们一进屋子,就听见罗绮呜呜地哭声,众人只当徐渐清不好了,心头无不一颤。刘氏更是眼前一黑,要不是有江蒲扶着就要晕过去了。

    下一瞬却有力的挣开了江蒲,冲上前一把拽住罗绮的胳膊,颤声问道:“渐清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就是,渐清到底怎么了?”见罗绮哭得伤心,连老太太也拄着拐急声问道,虽然长孙并不讨她喜欢,可总是自己孙子,真要有个好歹,自己白发人送黑发人,是何等悲凄啊!

    站在旁边的江蒲,一下子也懵怔了,自己和徐渐清自是谈不上甚么夫妻情份的。可他真要不在了,自己不就成寡妇了。

    这年头改嫁虽不是大事,可姜朴的兄嫂都远在漠北,可没有娘家人为自己做主哇!

    “老太太、太太且别急。”好在心漪还算沉稳,上前扶了刘氏坐下,然后再慢慢回道:“适才大夫说了,爷的伤没动着筋骨,吃几副药将养些日子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听了心漪的话,江蒲暗暗舒了口气。心下暗道,目前来说,徐渐清这座靠山虽不大牢靠,可没有了他,自己在徐府里可真是半分保障都没有了啊!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