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第九章 :探病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18:26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老太太打量着罗绮梨花带雨的样子,心里不由得生出几分厌憎,她跟在自己身边的时候,一副聪明伶俐的样子,可如今看着除了怀上了身孕外,竟是一无是处。

    罗绮对姜朴使绊子,老太太也不是不知道,只是没闹出大动静,她也只当做不知道。然有了投湖那一出,老太太总算记起姜朴的身份。

    她毕竟是虎牙大将军唯一的胞妹,真要是闹出个三长两短,只怕大将军姜梗会提着刀从漠北杀过来。漠北的防守,圣上全倚姜家之力。

    介时徐府虽不至于有甚么大祸,可在渐清在圣上眼里成甚么人了。而这一切,全只是因一个丫头而起。

    想到这些,老太太脸上的怒容又重了几分,偏偏罗骑还在旁边呜呜细哭。老太太登时一声低斥:“渐清还活得好好的,你嚎的甚么丧!”

    罗绮被吓得眼泪都不敢掉了,两汪热泪只含在眼中,怔怔地望着老太君。其他人也不敢做声呆呆地立着,只有刘夫人双手合十,口里不住地念佛。

    “真真是佛主保佑啊!”她边说边抹着泪进里屋去了。江蒲和徐渐敏交换了个眼神,垂着头跟在后边也进了屋。

    此时徐渐清已然醒转,惨白着脸歪在床上和父亲说话,见刘氏进来了,瞪向江蒲斥道:“你怎么把母亲给惊动了,又不是甚么了不起的大事。”

    “这还不是大事!”刘氏一见着他白得瘆人的脸色,才刚止住的眼泪又一颗颗地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徐孜需正在询问那些贼子的行踪,被刘氏这么一打断,再看立在床边的媳妇、女儿都拿着帕子抹眼泪。心里登生出些不耐,只想快些打发了她们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做甚么,大夫不是说了他这伤养几日就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话是这么说,可我……”刘氏话说到一半,老太太拄着拐,在王篆香的搀扶下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徐孜需和刘氏都忙站起身来,徐孜需瞪了眼刘氏,上前扶道:“母亲怎么来了,并没有甚么大事呢。”

    徐渐清也挣扎着要下床,“老太太安好。”

    “快别动了,伤口再裂了可不是玩的。”看着长孙苍白得像纸一样的脸色,老太君心里一软,抢上两步,将他摁在了床上。

    说起来这个长孙,倒真是一点毛病都挑不出来。自己素来偏心老三,他不仅没有半句怨言,还对幼弟关爱有加。老二时不时的会有些咄咄逼人,他也是一味忍让。

    这会见了他这般病弱憔悴的样子,老太君登觉愧疚,忍不住红了眼眶:“你只管好生养着,要甚么、短甚么只到我那里取去。”又转向江蒲道:“这些日子,你早起也不用到我那里讲规矩去了,只在屋里好生照顾他。”

    江蒲睁大了眼睛,竟有这样的好事!

    她正要应下,徐渐清虚弱地道:“这怎么行呢,我也没有甚么大碍,况且屋里丫头婆子一堆,并不缺人的。”

    还不等老太太开口,刘氏抢先道:“丫头婆子怎么能和素素一样,再则说了你伤成这个样子,她就是人在老太太那里,心也留在屋里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太太说的是。”难得的老太君赞成刘氏:“你尽快好起来才是真的孝顺。”

    王篆香站老太君身后,手里的帕子都快拧成了麻花,斜着眼睛恨恨地瞅江蒲,着真是同人不同命啊,自己夫君哪一回生病,能把老太太都惊动了。这也就算了,如今连姜朴的请安都免了,凭着甚么呀!

    在这府里自己明面上看着很得宠,上上下下都夸赞二奶奶能干、随和。可事实上,若不是姜朴性情直傲,不是管家理的料,太太估计连多一眼都不会看自己。

    至于老太太,两年来自己费了多少心思讨好,可是稍有不对,她依旧沉下脸下喝斥。适才若不是李姨娘,自己怕是少不了一顿教训。

    她的眸光不由悄悄地向李氏瞥去,不想李氏竟一直看着自己,两人的眸光登时撞在了一起,只见李氏微微一笑,王篆香赶忙收回了眸光,垂首侍立。

    坐在一旁的徐孜需心里焦急,却又无可奈何,强摁着心中不耐陪坐在旁。

    终于,涂嬷嬷熬了药来。老太君看着徐渐清把药喝了,才扶着李氏起身,又吩咐了江蒲一大串话,才带着众人回去。

    徐孜需一只脚刚迈出内室,身后徐渐清忽地说道:“父亲放心,我已经托了元胤去追察,用不了多久定有回音。”

    他一手捂在胸前的伤口上,好像忍着剧大的痛疼,说几个字就喘息一下,立时就把老太太的眼泪招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都伤成这样了,还顾着那些事做甚么,赶紧歇着吧。”

    当着徐孜需的面,刘夫人不好说甚么,捏着帕子只管抹眼泪,一双圆眼哭得红通通的。

    徐孜需轻叹一声,温言相慰道:“你好生养着,这些事有我呢。”不得不承认与渐明相比,他更像自己年轻的时候,识轻重、懂分寸、顾大局,知隐忍。

    送走了满屋子的人,一抹冷月似的浅笑从徐渐清的眉宇间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江蒲看得分明,心头猛抽起股阴寒,深宅大院,你永远不知道,在背后是怎样的面容!

    感叹过后,江蒲还是知趣地担起了看护的职责,毕竟徐渐清这座大靠山不能丢啊。她凑到床边放柔了声音,甚至带了些示好的意味:“你要躺下歇一歇么?”

    徐渐清脑子里正想事,耳边忽响起清淡的嗓音,猛地睁开了眼眸,正撞上江蒲淡淡的眉眼,心头蓦地一动,成亲三年,自己还从未在她面上看到过如此恬淡、亲柔的神色。瞬时间那熟悉的面容,竟生出几分陌生来。

    被徐渐清那双清亮,且颇具穿透力的眸子一瞬不瞬地盯视着,江蒲不由自主的退开了两步,“不然,叫心漪进来吧。”自己从来没照顾过人,更不用说病号伤员。而心漪却是自小服侍他的,使起应该更为舒心、顺手才是。

    徐渐清却又闭了眼眸,淡淡地道:“不用了,你们都回屋去吧,让涂嬷嬷和涂泰在这里守着就成了。”

    那个人每次出完任务回来,也是这么一副疲倦样子,就连眼底的那一圈乌青,也没有半丝的差别。只是早在很久以前,自己便没有资格守在身边照顾了。

    陡然间,一股酸涩涌上了眼眸,江蒲忙转过了身,悄悄地拭去眼角的泪意,咽下喉底的哽咽:“那我先回屋了,有事只管差人去叫我。”说完,她几乎是逃也似的离开。

    江蒲不知道的是,徐渐清一直盯着她纤细瘦弱的背影,眸中是满满的疑惑。

    徐渐清在养过四、五日后,伤口慢慢地开始结痂。他借口说小内院的暖阁更暖和些,搬了进去与江蒲同住。这可把罗绮眼睛都看红了。之前他在外院养伤的时候,就只让江蒲进屋。如今还搬去与她同住,罗绮恨得把葱管般的长指甲都攥断了几根。

    偏偏她又无可奈何,她再不知事,也察觉到如今老太太不大待见自己了。况且大爷又需静养,自己要是在这会闹事,可不是找死么!

    于是她索性就安安份份地在自己的小院子里养胎。心里盘算着,只要自己替大爷生下长子,就算挣不上姨娘,也是个侍妾。

    “姑娘你瞧她,定又是被大爷挡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连着下了好几日的大雪,好容易开出了太阳。午错时分,罗绮在屋前廊下摆了张摇椅,躺着打盹晒日头。听见小丫头的声音,睁眼看去,果见刚出门没一会的心漪又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姐姐,又给大爷送鱼汤去了么!”她端起手边的茶盏,笑意盈腮。

    心漪才刚踏上自己屋前的石阶,听见罗绮娇软的声音,脚下稍稍一顿,她肩下的小丫头花铃儿,满眼委屈地看了看她。

    低声轻唤:“姑娘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罗绮总是有意无意地,压着自己姑娘一头。别的且不说,她屋里就比着这边多出个嬷嬷来。照府里的规矩,像罗绮她们这样的身份,只得一个随身的小丫头。

    她却仗着怀了身子,硬是多要了个嬷嬷,说是年老的人有经验,会照顾。且看她生产之后,可会把那嬷嬷送回去。

    花铃儿在那里忿忿不平,心漪却朝她笑了笑,示意自己没关系,抬脚就上了第二层石阶。然而罗绮却不肯放过她:“爷就是精神再不济,看在姐姐天天送汤的情份,也该留姐姐坐一坐,说两句话才是啊。”

    这些日子,罗绮攒了一肚子的怨气。也只敢往心漪身上撒,不想对方压根就不搭理自己,径自挑了暖帘回屋去了。她这一拳打在了棉花团上,登时把脸气得铁青。

    “哐啷”一声,将手中的茶盏掷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花铃儿听见声音,隔着窗格子往外一瞅,小嘴立时咧开了笑:“姑娘,你快来瞧,她气得把茶盏子都摔了呢!”

    心漪自己解了外头兔毛斗蓬,嘴角泛起淡淡的笑。

    涂嬷嬷刚好路过院门口,听见声响便拐了进来,“姑娘们,好好的这又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罗绮没料着会把涂嬷嬷引来,铁青的脸登时转成灰败,结结巴巴地道:“没甚么,是我失手摔了个茶盏。”

    涂嬷嬷是徐渐清的奶嬷嬷,院里的事都是她在掌管,她儿子涂泰又是爷的亲随,大爷对母子的信任,不言可知。莫说自己一个通房丫头,就是大奶奶那么嚣张的性子,对着她尚且要礼让一二分。

    所以,在这院里除了徐渐清,罗绮就是怵她。这会被她一双利眸盯视着,直恨不能立时逃回房去,然而她却只能乖乖站着听训。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