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第十章 :闺房乐不乐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18:31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涂嬷嬷也不同她客气,慢条斯理地道:“姑娘,你莫嫌我老太婆唠叨。大爷的伤还没好全,正是需要静养的时候,就是姑娘自己也怀着身子,行动上就该小心些才是,闹得爷不清静还是小事。倘若姑娘有一点好歹,叫我老婆子可怎么向老太太、太太回话……”

    花铃儿趴在窗台上,看罗绮低着头,连声答应的样子,小小的脸蛋乐开了花,低声地啐道:“该,叫你欺负人!”

    心漪听了抿嘴微微一笑,外边又传来个小丫头的声音:“嬷嬷,太太请你过去呢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涂嬷嬷看了看罗绮,叹息了声,转身出了小院。

    罗绮又气又羞抓起小几上的碟子,待要往地上掼,又怕再把涂嬷嬷给招回来,恨恨的放了下来。但实在是气不平,抬脚朝躺椅踢了一脚,倒把自己给痛得弯下腰直皱眉头。

    “姑娘。”小丫头忙上前去扶,“没事吧。”

    罗绮才刚站直身子,就听见西屋那边传出隐隐的笑声,她愤愤地朝她们的窗户瞪了一眼,方拐着脚地回屋。

    涂嬷嬷出了院门刚过了穿堂,就碰见涂泰引着一个风骨翩然,面上始终噙着浅笑的青年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赵相公好。”涂嬷嬷侧身让到路边,垂首见礼。

    赵元胤也不客气,站住脚受了她的礼,乜斜着眼:“你们太太又叫你去问话。”他也不用人回答,自顾自地冷笑道:“她要是真的关心静之,自己过来瞧瞧不行么,天天的这么折腾你做甚么。”

    涂嬷嬷笑回道:“太太一来事多,二来她过来了,又闹得我们爷和奶奶不自在,左右不过是我走几步路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罢了罢了。”赵元胤挥手不耐地打断道:“我才懒得听你们这些假话。”说着,人已往院子走去。

    天气晴暖无风,小内院里碧纱橱窗户上的暖帘都收了去,阳光透过白亮如缎的高丽贡纸,洒了一屋子的灿烂。

    江蒲穿着件半旧不新的雪灰色棉袍,头发也只是随意挽着,连朵珠花都没戴,素净的脸上寻不到一丝胭粉的痕迹。盘腿坐在窗边的罗汉榻上,抱着本书看得津津有味,时不时的还咧嘴嘿嘿傻笑两声,另一只手上抓着昨晚送来的酱豆角,嚼得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徐渐清坐在外边的看棋谱下棋,对于里面传出的窸窣声,开始还能当没听见,可渐渐的……

    他放下棋谱,往里边看了一眼,动了动嘴,最终还是忍了下来。换了个位置,背对着里面,希望能眼不见心不烦。而江蒲对他的忍耐却是浑然不觉,依旧故我。

    过得一会,不知她看到甚么可笑的,抑制不住,嘿嘿的笑出声来了。惹得徐渐清甚是纳闷,转头向里看去,见她丢了书伏在小几上笑个不住。

    “有这么好笑么?”

    江蒲笑得正忘我,被他清冷的声音惊了一跳,轻呼了声,睁大了眼睛瞪着他,眼角还挂着笑出来的泪珠。

    徐渐清瞄了眼小方几,小碟里原本满满的酱豆角已所剩无已,他不由得拧起了眉头,出言轻责:“你多大了,怎么还和孩子似的,这么由着性子来。”

    这些吃食他也尝过一些,看着虽不怎么样,味道的确不错。但不是腌制的、就是裹了酱的,照她这样的吃法,早晚要吃出病来!

    江蒲顺着他的眼神往碟子上瞅了眼,看着几乎空了的碟子,自己也不好意思起来,却梗了脖子嘴硬道:“怎么,我吃一点豆角还要看你的脸色么!”

    他养伤的这段日子,天天就呆在自己屋里。起先两人还能当彼此不存在,随着时间的推移,他是越管越宽。

    晚上甚么时候睡、早上甚么时候起,甚至穿甚么衣服、梳甚么头,他都要啰嗦几句。好在他啰嗦归啰嗦,倒也不强迫自己,所以江蒲还能忍着。

    可好脸色,江蒲就摆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瞅着她强辞夺理的神情,徐渐清心底忽然笑了起来。他真没想到素来寡言少语的自己,居然会有被人嫌唠叨的一天。不得不说,这个女人实在是太有本事了。

    她不上妆、不挽髻、不着华裳,可要说她不爱美吧,每天晚上又都要用牛乳敷脸。白日里也不动针线,守着一本书、一碟零嘴,就能乐呵上一整天。

    说起来他对自己名义上的妻子,多多少少有些情份,毕竟偌大的徐府,也只有她还是那般天真烂漫。

    但是欣赏归欣赏,他即不想也不愿去守护,在这里每个人都要学会保护自己,不然,只能无可奈何花落去了。

    然而当那个娇蛮却不失率真的女子真正消失,他却不免生出几分伤感来,看着她在生辰宴会上应对自如,对上对下的礼数都无可挑剔,从容大方的主母风范尽显无遗。

    徐渐清心里一阵阵冷笑,她的简素、不争落在他眼里全是以退进的手段。他冷眼旁观,倒要看看这个初学乍练的新手,到底要玩甚么花招。

    但随日子渐长,徐渐清不由得有些迷惑了,那个女人好像真的是乐在其中,他甚至隐隐感觉到,如果自己不在的话,她会更开心。

    自己居然不受欢迎,徐渐清不忿了。江蒲的特立独行,在他看来便越发的扎眼了。他故意在她身边唠唠叨叨,看着她忍了又忍,气鼓鼓的样子,心情就会莫名的舒畅。

    被徐渐清那么盯着看,江蒲心里不由得有些发虚,抬了手背往脸上抹,“我脸上有东西么?”

    徐渐清这才发觉自己竟盯着她出了神,忙转开了眸光,抬手掩在嘴边,借着清嗓子掩去自己的尴尬。

    “大爷,赵相公已经到了书房,涂大哥请大爷过去呢。”桑珠挑了暖帘进来回禀,可算是解救了他。

    徐渐清急步而去,手刚挑起帘子,却又站住吩咐桑珠道:“别道让你奶奶嚼那豆角了。”

    不等江蒲反驳,他人已出了屋子。桑珠则是满脸欢喜地向江蒲道:“爷可是越发关心起奶奶来了。”

    江蒲轻哼了声,吩咐桑珠倒了普洱来,端着茶却再没心思看书了。

    徐渐清出了月洞门,行到书房门口,早有小厮打起了帘子,他低头迈脚进去。正对门帘的墙边,倚了张半月形的小几,上边的青白釉折肩瓶里供着几枝腊梅,赵元胤站在旁边端着茶,微眯着眼盯着腊梅,思絮却不知道跑到了哪里去。

    听得后头帘笼轻响,他敛了眸中的怔忡,转过身看着徐渐清:“你的伤养得怎么样了?”他放了茶盏,上来围着徐渐清转了个圈,接着笑道:“气色不错,看来嫂夫人花了些心思。”

    小厮奉上茶退了出去,徐渐清捡了处日头好的位置坐下,淡淡地问道:“事情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赵元胤倏忽间敛了笑意,俊脸微沉:“倭贼的头目倒是擒住了,可那批贡瓷已经出了外海,追不回来了。据倭贼说,运货的时间、路线是誉诚商行告诉他们的。可惜我们晚了一步,待我们直到时,已是人去楼空。”

    “誉诚商行?”徐渐清低垂着眼敛,用茶盖轻轻撇去茶面上的浮沫,“朱雀大街的誉诚商行?你信么?”

    赵元胤撩了锦袍,在徐渐清对面坐下,“这批贡品起运的时间、路线知道也就几个人,倒不难查……”赵元胤忽地低了声音,停顿了一会,才抬眸看向徐渐清:“你父亲已决定运次品上京了。”

    徐渐清的面上没多大反应,只在嘴角挑起淡到极处的笑意:“意料之中的事。”

    看他全不关痛痒的神色,赵元胤不禁有些气恼:“你到底是不是你父亲亲生的呀!他怎么就不替你想一想,瓷器这一块是你专管的,他就不怕圣上动怒,治你个欺君之罪么。”

    徐渐清浅笑依然,“圣上仁厚绝不会为这点小事开口斥责的,更不要说治罪了。再则说了,有母亲在徐家只要不造反……”说到这里,徐渐清顿了下,自嘴角咧开了笑:“况且以次替好,不正是你我的打算么!我也相信父亲会密折具奏替我开脱的,不论怎么说,我为了追这找批贡瓷还受了伤呢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赵元胤看着他,叹息道:“你有没有替自己想过,圣上就算不降罪,可他心里会怎么看你?监造府的位置你不想要了。”

    徐渐清垂了眉眼,放下了手里的茶盏,修长的手指,沿着茶盏的边沿打着圈:“如今顾不了许多了,只有江南不稳……”他话说到这里,外头忽传来涂泰的声音:“大爷吩咐了,谁也不准进。”

    二人忙掩了话头,站到窗边向外看去,桑珠一手提着个食盒站道石阶上,一手挽着个大包袱:“即这么说,这两样东西就劳烦涂大哥拿进去。”她边说,边将手里的包袱先递了过去:“奶奶说了晚边天气冷,爷的伤才刚好些,千万莫着了凉,特地包了这件大毛氅来,披在身上也就不怕了。还有食盒里的五谷粥和水晶虾饺要趁热吃,凉了容易不消化……”

    桑珠还在外边向涂泰絮叨个没完,窗里赵元胤的俊脸笑开了花:“怪道你脸色那么好看呢,原来你的小表妹、娇悍妻,如今也学着做起贤妻的样子来了。”

    徐渐清面上虽不露声色,心头却甚觉好笑,这个女人有必要做得这么明显么,摆出这副搬家的样子,是恨不得自己晚上就歇道这里了吧。

    赵元胤与他少年相交,对他知之甚深,尽管他脸上看不出甚么,可是他眸底那淡若晨曦的浅笑,却没能逃过赵元胤的眼睛。这样的笑,已许久不曾在他脸上出现过了。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