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第十一章 :惜花人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18:36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腊月将近的时候,徐渐清终于搬回去自己屋子。江蒲也回到早起请安的日子上。将近年节,刘夫人和王篆香忙着置办年事,没工夫陪在上房和老太太闲聊。如此一来,倒是便宜了江蒲,每日里她只需在上房里略坐一坐便罢。

    回到自己的小院,徐渐清不在,更是由着她想怎么样,都没人来管。所以,年前的这些日子,江蒲着实过得非常之舒心,可惜欢乐时光容易过。

    眨眼就到了三十日,江蒲四更天起身,顶着一身的行头,先至宗祠祭祖。回来后先补了妆,再到外院正房和徐渐清,受了两个通房丫头的礼。

    紧接着又赶去正房大院去陪老太太,过年么,不就讲究个团圆么。可怜江蒲本来就昏昏沉沉的,再加上屋里人又多又闹,整个下午她的脑袋都跟灌了浆糊似的。

    好容易挨过了年夜饭,又要守岁。等回到自己院里,都已经快四更了天,江蒲胡乱抹了把脸,扯了头上了金钗,连发髻都没散,倒头就睡了。

    桑珠正在放床帐,见渐清走了进来,施了一礼,抱了江蒲换下了的衣服退了出去。徐渐清褪了衣袍,躺进江蒲旁边的窝,借着透进帐子的淡淡月色,隐约能看出她睡得极是香沉的脸。

    徐渐清情不自禁地勾起抹笑意,这一日的工夫,他算是再次领教了这个女人的懒散。王篆香是时时刻刻,只要有机会就凑到老太太面前讨好。

    而她这个本应时刻在旁大奶奶,却是逮着机会就退到角落里躲懒。实在避不开,就坐在那里装傻愣地发呆。适才守岁,老太太才说散,她人就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她是真真正正的讨厌虚伪的热闹!

    初一日,初二歇了两日。到了初三日,王、李两家便携家带口的拜年来了。江蒲随着刘氏往二门迎客,差点没叫眼前的数十号人给吓傻了!

    江蒲咋巴咋巴嘴,悄悄地往后缩了缩。她从来就不喜欢这样的大场面。

    但是老太君却极喜欢热闹,看着王、李两家的孩子,满地乱跑的玩闹,一张嘴就没有合拢过。再加上几个女孩子围着她,一声声老祖宗,把老人家哄得越发乐呵了。

    到得晚间散时,老太君特地留下两个丫头,给自己做伴。

    徐家身份特殊,江南道的官员自己不好来拜年,但内眷可以啊。因此徐府几乎日日宴客,热闹非凡。

    酒席上她身为大奶奶是避不开的,只得缩在角落里,闷头吃饭,好在她也不受重视,不会有谁特地来敬她的酒。酒席一散,她不好回院子,便带着桑珠在园子里四下找僻静的地方。

    然而满园子里都是人,哪里还有甚么僻静地方。她带着桑珠把常去的地方都走遍了,每一处都有人。想起上回听梅官唱曲的小亭子还没去看过,脚下一拐,沿着湖边逛了过去。

    还没拐过山石,就见一个十二三岁的女孩,拿着一大支梅花,献宝似的跑进亭子:“若姐姐,你瞧我这枝梅花折得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亭子里四五个女孩子,或站或坐,都在看李若插花。小小的石桌上掉满了被绞得零碎的花枝,象牙玉的小梅瓶里插了满满的红梅,映着日光分外耀目。

    李若斜眼一瞥:“还不错。”说着接过去,端祥了一阵,挑了几枝开得极盛的花枝,用手边的小银剪绞了下来,插进梅瓶。尔后退开两步,向众人问道:“这还可看么?”

    女孩子们纷纷笑道:“这还不好看,我们都不敢插花了。”

    李若微微一笑,眉梢处满是得意,“咱们给老太太送去,老太太管保喜欢的。”她吩咐小头拿了花瓶,自己则和那几个女孩儿手挽手说笑而去。

    江蒲从山石后转出来,看了眼说笑着走远了女孩子,又看了看亭子里的一地残红,忍不住轻叹了声,走上前将帕子摊在石桌上,把被绞得七零八乱的梅花都拣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奶奶,你这是做甚么。”桑珠赶紧过来拦道:“等会自有仆妇会来打扫……”

    江蒲捡起朵被踩踏过了的花瓣,低垂的眼眸落在花瓣上,语带惋惜:“花儿等了一年,才等来短短几天盛放的日子,就让它开足了日子不好么。”

    “大嫂子这话说得真是新奇啊!”

    主仆俩抬眸看去,徐渐敏带着个小丫头,从另一条小径款款走来。

    “别人都说有花堪折直需折,大嫂子却说让花谢在枝头。”

    爱它便希望它一世平安,这样的道理,是不足与外人道的。江蒲包好了帕子交于桑珠拿,上前挽了徐渐敏拐到白石甬路上:“大妹妹,怎么不在里面陪着老太太。”

    “陪老太太……”徐渐敏低了头,一边拨弄腰间的丝络,一边嘟着嘴道:“有二嫂子陪着,李妹妹也在,旁人哪里还插得进去。再说了,我嘴也笨哪里会讨老太太的喜欢。”

    江蒲微张着嘴,瞅着徐渐敏眨巴眨巴眼睛。她脸上还真有淡淡的失落。要不是自己曾见识过她的心甚么,还真把她当个天真浪漫,却又渴望长辈关心的少女看待了。

    只是,这位姑娘突然亲近自己算是个甚么意思,据自己这几个月观察下来,姑嫂二人可谈不上甚么情份啊!

    “大嫂子,听说……”徐渐敏笑着江蒲,下半句话就是不说出口。

    尽管江蒲怀疑她居心不良,然一时间找不到借口离开,只得和她沿路往回走,这会听她话了说一半,圆溜溜的眼睛又瞅着自己笑,接明显是等着自己问呢!

    “大妹妹听说了甚么呀?”

    徐渐敏一脸天真地反道:“大嫂子真不知道么?”

    这姑娘的眼睛又圆,装起单纯还真有几分可爱。看得江蒲真想去戳一戳她腮边的小酒窝,“到底是甚么呀?”

    徐渐敏左右瞅了瞅,正要俯到江蒲耳边低语,远远跑来一个小丫头,嘴里还喊着:“大奶奶,救命啊!”

    徐渐敏微蹙了细细的眉尖,站直了身子。

    江蒲眯着眼认了好半晌,才认出是流桐院的兰官,她是唱小生的,常与梅官凑一对,且两人又住在一间屋里。因此,她与梅官甚是相厚。

    之前江蒲常去流桐院白听戏,与她也算相熟。

    这会兰官已跑到了江蒲身前,扑通地跪了下来,不住地磕头求恳:“大奶奶,你救救梅官吧!”

    ps:小樗今天一大早就被拉出去同学聚会,所以请大家见谅。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