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第十三章 :救人(下)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18:45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常瑜媳妇虽想替王篆香拖延些时候,可她也不敢瞒着不报。出了流桐院,便往揽翠峰峰顶的小花厅赶去。老太君自吃过晌午饭,便领着各家的太太、奶奶往那里吃酒赏花,顺带着听曲儿。

    花厅外滴水檐上,等着一溜听使唤的小丫头,她们或是坐在廊凳上翻绳,或是立在廊下逗着笼中的鸟雀,或是围成一团比夸针线。见了常瑜媳妇,都笑着迎上来:“常嫂子好。”说话间,便有小丫头打起了暖帘。

    常瑜进了屋子没敢直接内间,隔着紫榆木的仕女屏风往里边探了探了头。但见满屋子的太太、奶奶都在老太君身边凑趣。衣饰华丽的王篆香像只花蝴蝶似的穿梭其间,不时地引着众人开怀大笑。

    常瑜媳妇先找着王篆香的一个贴身丫头,名唤秋雁的,让她悄悄地把王篆香请了出来。

    王篆香瞅着常瑜媳妇,眉宇间满是不悦,“你这会子跑来做甚么?”常瑜媳妇走上前,在她耳边将适才的事细细的回禀了。王篆香边听,心里边就盘算开了。除开老三老太君最心疼的就是李若这个侄孙女儿,姜朴那一点就着的炮仗性子虽说这段日子改了好些,可老话说江山易改,本性难移。

    况且,据常瑜媳妇说,她是真动了火气。万一她把李若得罪的狠了,晚上李若到老太君面前告上一状,自己这个当家人难免要担些个不是。

    只是李若性子骄纵,且又在气头上,她可是不分甚么好赖人的。自己这会过去,不是明摆着给人当靶子使么!只怕到了最后,自己依旧要担不是。

    王篆香正迟疑着,就见徐渐敏扶着丫头,摇摇的走上山来了,

    她见了王篆香猛地睁大了眼睛,一脸惊愕地问常瑜媳妇道“常嫂子,流桐院的事你还没回二嫂子么?”

    “她刚才回了我。怎么,姑娘也知道流桐院的事么?”王篆香挺直着腰板,阳光照在她的娇艳的面上,一片冰冷。这位大姑娘,平素虽看着不言不语,在老太太、太太面前也不受重视,可上回她摆的那一道,可是令王篆香见识了她的手段。

    徐渐敏也不把她的冷言冷语放在心上,淡淡笑着道:“我远远的瞧见常嫂子从流桐院赶出来,就知道是有事。赶过去一瞧,可了不得,李妹妹都快和大嫂都要掐起来了。二嫂子还是赶紧过去瞧一瞧的好,她们两个谁吃了亏都不妥当不是!”

    王篆香心里虽不大信徐渐敏,心里却终是有忐忑,面上强笑道:“那妹妹怎么就不替我劝上一劝呢。”

    “她们俩个的性子二嫂子是知道的,我拙嘴笨腮的何苦填进去呢。”说完,她抬手用帕子掩了嘴角,垂首温柔一笑,抬脚进屋去了。

    王篆香倏然转身,瞅着微微晃动的绛色梨花纹暖帘,银牙暗咬,缩在狐狸毛手笼里的手都攥出了汗!她明知徐渐敏所言不尽不实,可最终还是放心不下,事情真要闹大了,吃不了兜着走的可是自己。

    “姑娘,咱们为甚么要帮着大奶奶呀?”徐渐敏的丫头珍格儿,早就存了满肚子疑惑,这会陪她站在窗前,忍不住压低了声音,开口相问。

    徐渐敏但笑不语,目送王篆香急急下山而去。

    罗绮一听李若要去找老太君,倒急出一条好计,手抚着微凸的肚子,大声地哎哟道,人就往地上赖了下去。

    满院子的人都她吓得变了脸色,常嬷嬷赶紧上来扶道:“姑娘怎么了?”一面说,一面就把人往屋子里扶。

    李若的性子虽是骄纵,毕竟年纪小,一听得罗绮的痛呼声,转身看着满院里的忙乱,脸色刹地就白了,一双脚打着颤发软,扶着院门勉强站立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要去找老太太说理么?”江蒲一步跨上前,拽了李若冰冷的手,往外硬拉:“好啊,我们这就去说说理。”

    李若含着眼泪,还不及开口相求,就听王篆香远远地道:“常嬷嬷,你赶紧叫梅官打扮了,老太太点了她的戏呢。”李若性子虽是不好,却也没甚么心机,与其好言相劝,不如吓她一吓。只要她不在老太君面前提起就成了。

    只是她话音未了,忽见一个人影冲了上前,死死握住她的手笼,泪水涟涟地哭求道:“二嫂子,你帮帮我,我真不是故意的!”

    “哎哟,这是怎么了?”王篆香且先扶起了李若,才纳罕地看向江蒲。眼前的情形还真是出乎她的意料。

    “不是故意的!”江蒲冰着嗓门,走上前将她的手从王篆香的手笼上攥开,“你瞎了不成?罗绮那么大的肚子你就没看见,竟还动手推她。趁着这会大家都在这里,咱们到老太太面前把话说清楚,免得过后传到老太太耳朵里,又当是我容不下她母子。”她边说边就拖着李若往揽翠峰行去。

    “大嫂子,大嫂了……”李若这会已顾不得身份,身子拼命地往后坐,哭喊着哀求道:“我真不是故意,你就饶过我这遭吧。”这事若捅到老太太面前,就算罗绮没甚么大碍,老太太也定会把自己给送回家去的。

    可是李家的家世远不及徐府,吃穿用度岂止是天壤之别,她好容易才被接来小住,可不想这么快就被送回去。

    瞅着李若哭糊了妆的小脸,王篆香心里也很是受用,这丫头仗着老太太心疼她,见了自己也是眼孔朝天,真没想到她也这么一天。

    而且……她的眸子悄悄的向江蒲瞟去,这位大奶如今也长本事了,可再不能像原先那般不将她看在眼里了。

    “大嫂子,你且先别急。”看戏是看戏,和事佬的功劳可不能叫旁人抢了去:“你先去看看罗绮姑娘,只是推了一把,想着没甚么大碍的。”她一边说,一边上前把李若从江蒲手里救了下来,护在了身后。

    江蒲恨恨地瞅了李若一眼,重重地哼了声,转身进了院子。王篆香则牵了李若跟在后边,进了院中的小厢房,伺候她洗了脸,又重上了妆。

    站在她身后,竹篦沾了桂花油一边替她抿头发,一边轻声叹道:“如今的罗绮可是府里最最尊贵的人儿,你就是有气也该忍一忍,怎么好推她呢。倘若有些个好歹,在老太太面前你怎么过得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……”李若急急地否认,把事情的原委一气地告诉了王篆香。全不去想,她分明是常瑜媳妇请来的。说到激动处,忍不住又红了眼,满脸的委屈,没有半点做伪。

    “你啊……”王篆香放了手里的竹篦,往她脑门一戳,“可真真是给我出了难题了,府尹太太才刚听老太太夸梅官的戏唱得好,正要叫她呢,如今这样可怎么好。”

    这点事李若倒是不放在心上,“随便叫谁去就是了,等客人散了,就回老太太说梅官不听调派。就是老太太要叫她到面前,咱们也只说是常嬷嬷气急打的,想是老太太也不会追究的。”

    江蒲看过了梅官,不放心王篆香单独陪着李若,怕她俩个又使出甚么坏,特地过来,刚走到门口就听见了李若的一翻话。

    这个女孩,若生在自己的时代,只怕又是个撞死人后,扬长而去的主!看来,梅官是不能再在流桐院呆下去了。

    江蒲无奈地摇首叹了两声,转身而去。

    王篆香本是想让她领自己的情,没想到这点事她居然浑不放在心上,真要是由她这么闹,如今又扯上了罗绮,自己可真是要结结实实挨顿训了。

    “罢了,我随便差个人去糊弄过去也就完了。反正老太太她们也都在玩牌,哪里就真的听戏了。”

    李若却不依,瞪着眼瞅着王篆香:“难不成我就让个奴才白冲撞了?”

    王篆香在心底猛白眼,这是哪里来的傻大姐啊!不过,她这性子,自己倒是能趁机套个近乎,“我的妹子,你也不想想,大嫂子她能由着你么?到时候她把罗绮一搬出来,吃亏的可就是你了。再说了,一个奴才还怕她跑了不成,何必急在一时呢!”

    李若这才揪着帕子,咬牙道:“臭丫头,且让你舒服几日!”

    二更时分王篆香从上房回来,刚到院门口,斜刺里走出个人来,把她吓了一大跳,口里问着是谁,借着地上的戳灯一瞅,原来是桑珠。

    “这么晚了,你有甚么事啊?”

    桑珠提着杆琉璃灯,福了福身子:“我们奶奶,叫我来回二奶奶一声,梅官从今日起就到咱们院里服侍了,她的那份钱粮还请二奶奶从学里革了才是。”

    下午的时候与她联手是无奈之举,这会王篆香又岂肯轻易遂了江蒲的意:“你奶奶说得好轻巧的话!学里的女孩子无缘无故的就革了去,又是个唱小旦常在老太太、太太面前晃的,要是问了起来,让我怎么回话。”

    桑珠低垂着头,声音平缓:“我们奶奶说了,二奶奶当家当的久了,想个主意不是难事。”

    王篆香轻嗤了声,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:“府里的事情多况且又在正月里,我要操心的事多了,没神气在这种事上费心。”

    桑珠不急不恼,缓缓地抬起了头,看着王篆香淡淡地道:“我们奶奶知道二奶奶事多,若二奶奶实在忙不过来,我们奶奶就自己去回太太,她虽不管事,可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府里丢了脸面。再则说了罗姑娘虽没有见红,终究是还是回一回太太的好,倘或有甚么事,也就不与我们奶奶相干了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般明晃晃的威胁,王篆香怒极而笑,“你们奶奶,真是越发的贤慧了……”她话还没说完,就见自己院里的一个粗使婆子端了盅药走来,登时间她所有的火气都被担心所替代,皱了眉问道:“怎么,二爷又不舒服了么?”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