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第十四章 :惊闻喜讯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18:50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那仆妇显然是没料着会撞见王篆香,脸上一惊,福过身就垂下头,嗫嚅着嘴不敢回答。这越发地叫王篆香担心,只当是徐渐明又病得厉害了。丢下那仆妇转身进了院门,只是她才踏上正房的石阶,徐渐明已从里边接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,是弄影。”他一身白裘,面容苍白俊秀,缓缓走到王篆香身边,执起她的手,“她……有身孕了。我看她脉像上胎息不稳,给她开了点安胎的药。”所谓久病成医,寻常的脉像和开些滋补的药方,对他来说也不是甚么难事。

    饶是他言语温柔如水,可听在王篆香耳中,却犹如晴天霹雳。她好容易稳住身子,眸中泪光点点,直瞅着徐渐明俊雅的面容,声音抑不住地发颤:“你,你说甚么?”

    徐渐明轻叹了声,也不顾还有仆妇、丫头在场,轻揽了她入怀,语带怜惜:“香儿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王篆香的眼泪再也忍不住扑籁籁地往下掉,哭湿了徐渐明的肩头。

    桑珠瞅着里头的情形,嘴角忍不住咧开了一丝笑,罗绮有孕时,她兴高彩烈恭喜奶奶的样子还历历在目。不过几个月的工夫,便就轮到了她的头上。

    看着她们夫妻情深的样子,桑珠飞红了脸,赶紧移开了眸子,悄然离去。

    徐渐明微凉的指腹轻轻地抹去妻子脸上的泪痕,轻轻的叹息声中,带着满满的愧疚,不用开口就软了王篆香的心。王篆香感觉到他指尖的轻凉,再多的委屈也化作了心疼,“咱们先进屋。”说话间,她已将徐渐明拽进了屋子,又亲自给他冲了姜茶,换了手炉捂手。然后才自己换衣服洗漱。

    待屋里只剩了她夫妻二人,徐渐明方轻叹了道:“香儿,我也是没有办法,你千万莫要往心里去。”

    王篆香已散了头发坐在妆台前,正拿着头梳梳发梢,听他这么一说,本还忍在眶中的泪珠子禁不住地掉了下来,可她的嘴角却硬扯出一丝笑来:“你的心我还不知道么。说来说去,总是我不争气,这么些年也没能替你养个一儿半女……”话到这里,她哽咽到不能自抑,竟呜呜地细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徐渐明轻叹着,挨在她身边坐下,拿了自己的帕子,柔柔地替她拭泪:“这也怪你不得,都是我这身子拖累了你。要不是你那般细心照顾,我这身子哪里能够好……”他低垂了眼眸,握住王篆香的手,放到唇边亲了亲,语声低不可闻:“其实,弄影有了身孕也是好事,就我这身子指不定哪天……”

    王篆香忙用手捂了他的嘴,眼泪大颗大颗地落下,急斥道:“你胡说甚么。你不是说过要陪着我看子孙满堂的么!”

    徐渐明笑了笑,眉眼间温柔满溢:“我也不过这么一说,哪里就急成这样了。只是要委屈你,明日等大夫来过,你就把弄影的事儿回了老太太、太太,免得落人口实。”

    王篆香垂着头,抽回了手,语带娇嗔:“这还用你吩咐我么。”

    看着她这副乖顺的神情,徐渐明垂下眼敛,掩了眸中的喜悦。

    更深夜静,远处隐隐地传来更鼓之声,王篆香守着一盏孤灯,默坐在窗前。

    王家在江陵虽是书香世家,可父亲毕竟不过是一个区区举子。若不是那年他病得极重,徐府在病急乱投医这下,把自己娶了回来冲喜。凭着自己的家世,那是绝不可能嫁进徐府的。

    当年自己年方及笈,因着自小父母娇养,还真是个不谙世事,天真烂漫的孩子。徐府这样的名门世家对她来说,是到了门前都要低头的存在。

    自己能成为徐府的二奶奶,全家上下可都高兴坏了。小姐妹们谁不羡慕嫉妒。可当她被大红花轿抬进了徐府的朱红大门后,眼见着深深的宅院满处皆是雕梁画栋,屋宇轩昂壮丽,她的喜悦、得意很快就被惶恐不安代替。

    这一重一重庭院,以及随处可见的秉息侍立的下人,都让她份外的小心意翼翼,惟恐有丁点的错处招了旁人笑话。

    幸好自己的新郎,那个穿着大红喜服,脸色却苍白如纸的少年。不仅细心地叫人端了点心和银耳羹来,还挨坐在自己身边,柔柔地和自己说,以后你就是这个院子的女主人了,想怎样便怎样,不用拘束着。

    那一晚,红烛高照,他眉眼间神色温柔,言词有趣。着实安抚了自己的惶恐与不安。

    想起自己的洞房花烛,王篆香不由露出甜甜的笑。在外边上夜的秋雁一觉醒来,见暖帐里透出灯光。只当是有人起来喝水、小解。便悄悄地揭了帘子进来,却见王篆香呆坐在窗前出神。

    她是王家的家生子,自小就跟在王篆香身边。在徐府的这三年王篆香咽了多少委屈,掉了多少泪,也只有她和灯儿知道罢了。二爷虽说是好的,然而一则他身子病弱,奶奶就是受了天大的委屈,也不敢在他面前露了痕迹。况且在这深宅大院之中,又岂是两个人厮守着,就能平稳度日的。

    如今花弄影又有了身孕,往后的日子只怕是越发的难地了。秋雁在心底微叹了声,取了挂在衣架上的皮裘,给王篆香披上,小声道:“奶奶,歇了吧。明日还要早起呢。”

    听到秋雁的声音,王篆香拢了肩上的皮裘,眼角眉梢又笼上了淡淡的哀愁。徐渐明身体病弱,成亲前后屋里都没有收房的丫头。可当他身体好些了后,老太太和太太各指了一个丫头过来。

    花弄影便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自己心里纵有千般的不忿,脸上却要装出笑来,千恩万谢。尤其是这个花弄影,六七岁上就被卖进了徐府,是在太太身边长大的。为了讨太太喜欢,她不仅不能露一丝忿色,还要特别优待花弄影。所以,花弄影是以侍妾的身份进来的。如今她又有了身孕,姨娘是跑不了的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王篆香眉眼上闪过一丝冰冷,听得外头已传来了四更的声音,笑了笑道:“就这个时候了不睡了,仔细睡过了头可不好。”她一面说,一面悄悄地带着秋雁走到外边洗漱。

    连着几个月早睡早起,江蒲的生物钟也算是适应过来了。外间座钟一打七点,她就醒了过来,梳洗过后,吃了一小碗黑米红枣粥垫底,便由桑珠扶着半眯着眼,摇摇的往刘氏的正房而去。

    江蒲刚迈过正房的房门,就听见王篆香大说大笑的声音。丫头挑起暖帘,她头一低进了内室,就见王篆香打扮得神彩飞扬,满脸喜气地围着刘夫人不知在说甚么。

    看到这情形江蒲愣了下,昨晚桑珠一回去,就把二房院里的八卦学给自己听。本以为今天王篆香就算不会蓬头垢面,眼睛红肿,也会蔫蔫的没精神,万没想到她的气场依然张扬。

    江蒲啧啧叹了两声,这是多大的忍功啊!

    刘夫人洗漱过后,徐渐敏也走来了。三人便随着刘夫人往老太君处请安。

    “大嫂子,二哥院里的事你真不知道么?”徐渐敏拉着江蒲落在最后,眸含笑意悄声地问道。

    江蒲瞅了眼徐渐敏,心里暗暗道,原来她昨天欲说还休的就是这事。只是……这姑娘啥时候变得这般八卦起来了!而且,昨天下午的时候,连王篆香都还不知道呢,她又是怎么知道的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江蒲心底不由得打了个突,大宅门里哪里都是耳目啊。

    “昨晚上听说了。”江蒲淡淡地应了句,这事也没甚么可瞒的,况且适才听王篆香和刘夫人说话,已经差人去请大夫了。最晚不过下午,她们一定会回老太君的。

    徐渐敏瞅着江蒲,见她脸上神色淡淡,即没有幸灾乐祸,也没有愤愤不平,便也就不再继续这个她不感兴趣的话题。

    然而事情终究没依着江蒲所设想的进行,老太君刚牵着李若,从饭桌上下来,趁着王篆香给刘夫人奉茶的时候,徐渐敏忽然关心道:“二嫂子,你眼底下怎么一圈的乌青,昨晚上没睡好么?”

    其实王篆香脸上妆容已经很精致了,基本上是看不出黑眼圈的。当然若瞅着她细瞧还是能看出点痕迹的。可是徐渐敏陪于末坐,离站在上首的王篆香还是有点距离的,她的话纯粹就是瞎胡说罢了。

    只是就那么一句胡话,还是把众人的眼神吸引到王篆香脸上了,李若拉着她细瞅了瞅:“是啊,二嫂子好重黑眼圈啊!”

    老太君皱了眉,问道:“怎么,老二的身子又不好了?”

    王篆香掩嘴,很不好意思地笑了笑:“我本想问准了大夫,再回老太太的,既然老太太问起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,你有喜了?”老太君脸上忽地绽出了笑意,拽着王篆香急声问道。

    王篆香心头一苦,迟疑了会,刘夫人已替她回道:“不是老二媳妇,是弄影。也是他们小心,昨晚上老二已经给她把过脉了,确定是喜脉无疑的!”

    刘夫人面团似的脸上喜意盈盈,老太君却绷直了脸上纹路,揭开茶盖默默吃茶。“如今弄影有了身孕,且又是二爷头一个孩子,我想请老太太,太太做主,打下个月起就把弄影的月钱提到姨娘的份上。”王篆香一边说,一边将眸光投向坐在角落里的江蒲。

    老太君循着她的视线看去,落在了江蒲身上,陡然开口:“老大媳妇,不如趁着这会把罗绮的位份也提一提吧。”

    如今虽已开春,可天气还冷,徐府里还吃着普洱。江蒲素来好茶。自己屋里的虽也不错,终究比上房里的差一些。所以,每天来请安的时候,她就缩在角落里细细地品茶。这会她正眯着眼享受口中美妙的滋味,忽然被老太君点名,不由得眸带茫然。

    这二房的丫头怀了身孕同自己有甚么关系啊?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