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第十五章 :谁是木头人?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18:55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江蒲茫然不语的样子,落在老太君眼里可就是另一回事了,登时就冷了脸,手中的茶盏往案几重重一搁,“怎么,你不愿意?”

    王篆香更是抓紧时间坐实老太君的话:“大嫂子,你就是再不待见罗绮,她如今肚子里怀的总是徐家的骨肉,给她个侍妾的名份也显得你大度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素素……”刘夫人担忧地看过来,生怕她会气急了跳脚。

    江蒲垂着头,乖顺地回道,“听凭老太太安排。”

    “即这么说……”老太君瞅着江蒲,一字一字地道:“罗绮就和弄影一样吧,也免得旁人议论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已经是明摆着一副不高兴的样子,自己若再显出半丝的迟疑,难免又要招来一顿教训。反正在自己心里,徐渐清也就是比路人稍稍熟悉些,何必为了他的事,给自己招不痛快。

    所以,江蒲一脸小媳妇的样子,恭恭敬敬地应了下来。她这个态度,果然把老太太哄满意了,微微点头道:“这就对了,大门大户出来的姑娘,就该有这样的涵养度量。你母亲去得早,越发要自己尊重些才是……”

    老太君这话倒是有口中无心。在她看来如今的姜朴也算是知礼的,想起她之前的性子,难免一时感叹。不过后半截话刚说出口,她就后悔了忙把余下的话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只是她一个长辈断没有向晚辈赔不是的道理。只好借着吃茶,掩去了神情间的尴尬。

    江蒲原是垂着头老实听训的,只在心里哀叹着,自己明明爽快地把事应了下来,怎么还招了她那么多教训。但当老太君提及姜朴过世的母亲,江蒲陡然抬起了头,直直地投向坐在上首的老太君。

    刘夫人见江蒲直勾勾地望着老太君,惟恐她闹将起来,连忙站起身告退:“媳妇还有些事要办,且先回去了。”说着,便去拉江蒲。

    “有事就忙起你的去吧。”老太君深知自己说错了话,恨不得立时打发了她们婆媳两个。

    江蒲却甩开了刘夫人的手,冰冷的眸光一瞬不瞬地盯在上边,“老太太说甚了么笑话么,李妹妹笑得这般快活?”

    说实话对于姜夫人,不要说江蒲了,就是姜朴,也是没甚么印象的。可是老太君当着众人的面这般编排一个死人,那个死人还是这具身体的母亲。

    如果这样自己也能忍得下去,旁人才会绝对的奇怪吧。那么,何不借着这个机会,发泄一下自己心中的不满。而李若就是最好的人选,自己昨天的那口气还没咽下去呢!

    刘夫人见江蒲只是为难李若,也不急着催她走,站着旁边像木头人似的,全当没听见。

    听着老太君教训江蒲,甚至还把她娘都捎带上了,心里正得意呢,不妨江蒲突然一问,笑容登时僵在了脸上。

    “我,我,我……”她嗫嚅着嘴,脸都胀红了,终于憋出了一句话:“我笑都笑不得么?”

    老太君心里怨怪她不知进退,这么个情况,让江蒲刻薄几句也就完了,偏偏还要争这个强。

    江蒲微微一笑,“妹妹说到哪里去了,我不过是见妹妹笑得好乐,随口问一句图得一乐,怎么就招妹妹动了这么大的气了?”

    李若待要还嘴,立在老太君身后,像根木头似的李氏,忽地开口道:“我隐约听说昨儿下午,罗绮和大奶奶逛园子的时候滑了一跤,没甚么大事吧?”

    “有这样的事?”老太太一双眸子立时瞪向江蒲:“这么大的事,你怎么都不来回我!”罗绮是自己屋里出去的,她肚子里的那块肉,老太太还是看得很重的。

    “并没有甚么要紧的,只是打流桐院出来的时候,”在说到“流桐院”三个字的时候,江蒲的眸光有意无意地李若瞥去,见她惨白了脸色,才收回了眸光继续道:“她脚下滑了下,亏得跟在身边的丫头眼明手快的扶住了,只是吃了一惊而已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依旧不放心,“那也该请大夫来瞧瞧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正好我们院里请了大夫来给弄影号脉,让他拐过去看看岂不是便宜。”王篆香一边说,一边看向江蒲,“大嫂子以为如何?”她投来的眸光,带着求和的意味。昨天的她俩谁也不愿再翻出来说。

    江蒲接下了她的和解端着张笑脸,“那就多谢弟妹了。”

    被众人这么一闹,老太君不免心生厌烦,挥了挥手道:“我也乏了,你们且回吧。”

    老太君都发话了,众人只好站起身告辞。江蒲临转身前,眸角余光悄悄往李氏身上一转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平时默不做声的,像根木头似的随在老太太身后。原来却有这么一番手段!昨天的事她和王篆香已经是极力压了下来。连刘夫人都不知道,她却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再听听她问的话,就算自己在不忿之下把实情抖出来,老太太有了先入为主,只会当自己是在找借口。

    把刘夫人送回了院子,王篆香福了福身便往前边去了,那里还有大帮的仆妇等她回事呢。江蒲正准备告辞,却被刘夫人一把拉住,“素素啊,老太太也不是有心的,你可千万别往心里去。”她面色慈和,语气中带着担忧的恳求。

    在见识过她母女同心的手段后,江蒲可不会再以为她一如表面上看着那般荏弱可欺了。不过,这些日子以来她对自己却是真的好,自己自不会因着旁人就和她生疏了,“娘亲放心,我明白的。”

    听江蒲这般说,刘夫人微红了眼眶,拍了拍她的手,“你会这么说,我就放心了。”说着,抹了眼角泪,笑道:“知道你困乏,我也不虚留你了,回去歇着吧。”

    刘夫人母亲般的细心关怀,着实让江蒲心头一暖,脸上一红,跺着脚撒起娇来:“娘亲……”

    “去吧去吧。”刘夫人笑着把她赶出了正房。

    主仆二人刚从院中出来,就有个仆妇领着名大夫上前道:“这是给弄影姑娘看诊的大夫,咱们奶奶说还是让大奶奶领了去的好。“

    江蒲不轻不重地应了声,领着人便往自己的院子而去。一行人进了院门,直接拐向罗绮的屋子,然而刚到她门前,屋子里却传出男女嬉笑的声音。

    江蒲登时顿住了揭帘子的手。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