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第十六章 :奇怪的心事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19:0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跟在江蒲身后的大夫是常年给徐渐明看诊的,在宅门中出入的多了,深知不闻不见的规矩。这会只管低着头,全当甚么也没听见。

    王篆香谴来的仆妇,斜了斜眼嘴角露出丝得意来。

    立在她肩下的桑珠惶惶地唤了声:“奶奶……”

    江蒲收回了手呆站在门前,一时间还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。依着她以前的经验,碰上人家小两口卿卿我我,自当是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可如今这情况,自己若是转身就走了,落在人家眼里岂不成了吃醋的样子。但若就直接进去,一来她自己的脸皮没那么厚,二来这般直冲冲地撞进去,旁人一样也当自己是在耍性子。

    她进退为难之际,罗绮的丫头从小茶房里端了茶点出来,见江蒲带着人堵在门口,吃了一大惊,连忙上前行礼:“奶奶安好!”

    小丫头故意拨高了嗓音,里边的说笑声立时就停了下来。桑珠挑了起暖帘,江蒲一低头进了屋子,罗绮挺着大肚子迎了出来,半蹲下身子行礼:“奶奶安好。”

    经过了那场不大不小的教训,更兼徐渐清这段日子的冷待,她再不敢再自持身孕和恩宠。

    江蒲适才为难了把李若,又被刘夫人关心了一回心情正好。,再加上她对罗绮本也就没有太大的反感,因此满脸堆笑,上前扶住了她:“你这是做甚么,当心身子。”

    她话音未落,徐渐清负着手从里间出来,不轻不重地问了句:“你怎么过来了?”

    徐渐清板着张扑克脸,声音也是平平稳稳的,可江蒲偏偏从他的语气里听出了不悦。江蒲估摸着可能是自己打饶了他的好事。

    想着他好赖也是自己的主管领导,便陪着笑脸道:“二爷院里的弄影也怀了身孕。弟妹听说罗绮昨日下午受了惊,特地让大夫过来瞧瞧的。”

    徐渐清的眸光倏地投向罗绮,拧着眉问道:“有这回事?你怎么没和我说?”

    他语带轻责可听罗绮耳朵里,心头就像是溢出蜜丝一般,嘴角甜甜的笑怎么也挡不住,“二奶奶也真是的,我又没有甚么,何必巴巴的……”她话还没说完,徐渐清已圈扶着她的腰,扶她到窗边的软榻上坐下,又慎重地吩咐大夫道:“劳烦大夫仔细看看,年前她见过红呢。”

    那大夫取了小迎枕,忙应不迭。大夫诊脉的工夫,徐渐清毫不避忌地在罗绮身旁坐下,修长白净的手一直握着罗绮。

    江蒲立在一边忽地有丝怔忡,这道场景何等的眼熟,那个人何曾不是小心翼翼的护着茉茉。

    想到这个柔软的名字,江蒲不禁泻出抹苦笑。江蒲、江茉一样是江家儿,一个是江边的野草,一个是江南的茉莉。也难怪所有的人都偏向江茉。

    他说,茉茉不能没有我!

    母亲也说,阿蒲啊你做姐姐的,就让一让妹妹吧,茉茉她……身体不好!

    江蒲从小让到大,好吃的、好玩的,好看的,甚么都让给了小自己两岁的江茉,她只是没想到让到最后,连爱人也要让出去。

    只是,看着他痛苦而愧疚的样子,这一次不让不行吧!

    往事历历,江蒲眸底瞬时涌上了酸涩,这个屋子她一分钟都呆不下去。她也顾不得礼数了,转身就出了东厢。

    当绛色暖帘挡去了江蒲的身影,徐渐清毫不犹疑地松开了罗绮的,起身踱到窗边,盯着她主仆二人模糊的身影,直至她们出了小院门。

    陡然间他自己轻笑了起来,自己这是怎么了,看着江蒲那副贤妻的范儿,就是不受用,非让她不痛快了自己才舒坦。

    “姨太太并没有甚么大碍,只是怀着身子怕有些失了觉,平素屋子里不要太过吵闹就是了。”大夫收了药箱,恭敬地回道。

    徐渐清点了点头,“有劳了。”一边又吩咐小丫头从大夫出去。尔后走到榻边淡淡地丢了句,“你歇着吧,得空我再来看你。”

    还不等罗绮开口,徐渐清已大步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江蒲一气奔出了小院的院门后,蓦地刹住了脚笑了出来,都是多少年前的事。况且现在的自己,确切地说是姜朴而非江蒲,那个男人很自己早就一点关系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桑珠瞅自己家奶奶一会难过,一会又发笑的样子也不敢问,只跟在她后边留着心。

    主仆二人方行到自己的院门,天上忽地飞来个鸡毛键子,正落在江蒲头上,桑珠连忙帮她取了下,一面就呵斥院子里那些玩闹的小丫头:“奶奶待你们宽些,就越发的疯野了。”

    小丫头们虽说都站了下来,可一个个都格格笑个不住,几个大胆些的,嬉笑着道:“奶**上也太素净了,这键子落在发髻上倒是刚刚好。”

    桑珠一口啐去,随带着把键子丢还给她们:“少胡说了,赶紧把吃食端了来。奶奶在上房只喝得两口水呢。”

    江蒲心里那点伤感,被这些女孩欢快地笑声一冲,散去许多。脸上淡淡地笑着,刚进屋坐下,梅官就端了几个小碟子并一个小盖盅,碟子里是装是五颜六色的各式小菜,她近前的青花葵口碟里,码着四只晶莹剔透的水晶饺。

    江蒲不由微蹙了眉头:“怎么又是它呀?”

    梅官一愣,道:“奶奶不是喜欢么?”这是她头一天服侍江蒲,特地问了旁人江蒲喜欢甚么小点。她倒不是为了讨好,只是她一个婢子,除了好好服侍,实在想不出别的法子来报答了。

    江蒲也没留意梅官的神情,随口道:“再好吃的东西,连着吃了十来天总是会腻的。”

    桑珠刚从盖盅里盛了小碗蛋花粥出来,听了江蒲这话,在桌子底下踢了江蒲一脚,眼神往梅官那边一溜。江蒲总算明白过来了,又想不出甚么话来遮掩,只好闷头喝粥。

    外头忽地一阵脚步响,江蒲还没来得及问,徐渐清已挑帘走了进来,“你吃甚么呢?我在外头就闻着香气了。”他边说话,边就在小桌前坐下了,瞅着桌上的清粥小菜,吩咐人道:“盛一碗来。”

    虽然衙门里已经开了印,只是正月也没甚么事,他们点了卯便就回来了。之前府里日日宴客,他们夫妻俩除了夜间偶尔同床而睡外,基本就没怎么见过。

    他养伤其间和江蒲好容易培养起一点亲近,又消磨待尽了,况且他刚才还让江蒲好不痛快,这会江蒲哪有好脸色给他看,轻嗤了声,继续吃她的粥。

    而桑珠自打徐渐清进了屋子,脸上的笑意就止不住了。如今大爷是越发地看重自家奶奶了,罗绮怀着身孕又怎样,奶奶稍稍沉下脸,爷不就过来了么!

    她听得徐渐清要粥,连忙应了声盛了上来。又赶着叫小丫头再弄些小菜、饺子。

    徐渐清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,看着江蒲看理不理的冷淡样子,心里却受用极了。陪着张淡淡的笑脸,没话找话地闲聊。可惜江蒲始终不怎么搭理,他瞅着江蒲淡淡地眉眉目如画,忽地道:“我听说瓦肆里来得一班极好的百戏,难得今日府里没客,你又有日是子没出过了门,咱们也出去逛逛如何?”ps:首先小樗求一切,收藏啊、推荐啊,粉红啊,统统都丢过来吧。其次,这两天爸爸生病开刀,小樗要到医院陪护,所以如果断更的话,请大家见谅!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