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第十七章 :约会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19:4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“出门?!”江蒲刚咬口水晶饺,鼓着腮帮睁着双大眼睛,怔怔瞅着徐渐清,脑子里有些转不过转来,自己还能出门的么?

    她一进徐府且先忙着养病了,后来病好了,她又是个宅人。徐府左一进院子右一进院子的,再加上那个偌大的花园,足够她散步用的了。

    所以,她从来就没想过出门的事。

    这会听徐渐清这么说,她才想起姜朴是三五不时就要出门的。毕竟姜朴长于漠北军事,见惯了大漠孤烟天高云淡,江南的园子再精美,对她来说也只是一座精致的牢笼。

    而这个时代对女子也没那么多的约束,不仅没有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说法,就连三从四德也是没有影儿的事。

    老太君对姜朴时常出门游玩,心中虽然不满,却也没说过甚么。而且老太君只是不满她太没有为人妻、为人媳的自觉。

    可自打自己来了之后,连着几个月来却一次门都没有出。想到这里,江蒲心头不禁一阵后怕。

    偏偏徐渐清带笑的眸光,好似把人看穿了一般,“自打你怎生了一场大病,倒是把性子养得文静了!”

    江蒲敛了眼眸,垂首心虚道:“甚么文静了,只是身子大不如前,懒待动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么……”徐渐清搁了筷子,接过丫头奉上的茶水,漱了口继续道:“我记得你原先三五日不出门,就难受得不行,如今倒是改了性子,难怪老太君都夸赞起你来了。说你识大体了。”

    听他一口一个文静了,改性子了,江蒲惊的心口扑通扑通地直跳,食不知味地把那半个水晶饺咽了下去,取了小托盘里的茶水漱过了口。

    再悄悄地深吸了口气,稳下有些慌乱地心绪,抬头笑盈盈地看向徐渐清,“你即这么说,难得今日家里没有客人,咱们就瞧瞧去。”她一面说,一面就起身往碧纱橱里换衣服。

    徐渐清垂眸勾了勾嘴角,揭了袍子走出了出门。江蒲在屋里隔着窗户,看他唤来了涂泰俯在耳边吩咐了一阵。涂泰连应了几声,急急而去。

    江蒲心里不禁生出丝疑惑来,他主仆这个样子竟不像是出门玩,倒像是要赴甚么秘密的约会。

    江蒲特地拖延了些时候,待她出来的时徐渐清已等在门外了。脸上没有半丝的焦急不耐,浅淡的笑容柔和了脸严肃的线条:“以前你和我出门,少说也要一柱香的时间才出得门,如今倒是快多了。”

    江蒲心里一阵阵冷笑,女为悦已者容。你是她痴心爱恋的良人,和你出门自然要好好装扮一翻的。

    而今……

    江蒲沉默着跟在他身后,眸底忽地浮起抹不安,他的话是随口一说,还是心存试探?

    “素素,上车吧!”

    江蒲听见声音。才发现自己是在北墙边的小巷道,涂泰低着头站在车边。

    徐渐清边说边就将江蒲扶上了车子,两人堪堪坐定,徐渐清又挑起车帘向桑珠道:“等会车走了起来风大得很,你也坐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她随姜朴出门的时候,倒是一起坐在车里的。但若是和大爷一起出门,奶奶为了能和大爷多些单独相处的时间,自己就只能坐在车辕上了。

    所以,尽管徐渐清开了口,她还是朝江蒲看去,等她的吩咐。江蒲可不想和徐渐清独处,本就要唤桑珠进来,只是被徐渐清抢了先。

    这会自是点头,“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有了江蒲的话,桑珠麻利地进了马车,她刚挨在门边上坐定,马车便辚辚地走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条小巷直通后门,是专供府里采办运货用的,这会子自是悄静无人,整条巷道里只有辚辚的车声。

    徐渐清靠在车厢壁上自顾着闭目养神,桑珠也不敢出声,只悄静地坐着。

    江蒲是头一回坐马车新鲜的不得了,只是徐渐清就在身边,她不敢太露了痕迹,只悄悄挑起车窗暖帘的一角,隔着纱窗往外瞅。车窗外是一眼望不到头的水磨青砖墙,墙面上每隔几步就雕着一个字,或福或寿。

    只可惜车子走得快又隔着窗纱,雕的又都是大篆,连着好个字江蒲都没认出来。她正要放下暖帘,车子却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几个坐在太阳地里晒日头的汉子,见了涂泰都笑着迎上前:“涂大哥出门么?怎么走咱们这个门了?”

    他们中有几个分明比涂泰大着几岁,可喊起大哥来一点都不会脸红。

    “大爷带奶奶出去散散心,不想惊动了人。”涂泰从车辕上跳了下来,塞过去一些碎银。

    那些守门的汉子都是猴精猴精的,不用涂泰再说第二句,就喊道:“涂大哥出门了。赶紧把门槛搬开。”声音未了,涂泰已驾着车出门去了。

    江蒲瞅向依旧合着眼的徐渐清,心里总觉着有些不对,可又说不上来。此时车外热闹了起来,江蒲挑帘一看,原来他们已拐到了大道上来了。

    但见街市繁华,人烟阜盛,只是江蒲还来不及细瞧,涂泰猛地一抖缰绳,马车就飞快地跑了起来,车窗外的景致飞也似的往后而去。

    江蒲皱了皱眉,忍不住问徐渐清道:“你赶时间么?”

    徐渐清睁了眼眸瞅着她似笑非笑,也不回答挑了车帘向外吩咐道:“涂泰,走慢些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涂泰的回答很是干脆,马车的速度也慢了下来。

    街道上的店铺一家紧挨着一家,卖甚么的都有。比着后世的风景区的仿古街不知有意思多少。江蒲顾着贪看街市上的景致,也懒得费心去猜他们主仆俩葫芦里卖得甚么药,反正谅那徐渐清把自己给卖了!

    不知走了多久,马车突然在一个街口停了下来,车帘外传来涂泰恭谨地声音:“大爷、大奶奶到了。”

    江蒲微皱了皱眉,瞅着窗外心里疑惑着,这算个甚么地方啊?

    “怎么,还舍不得下车么?”徐渐清站在地上,面色温柔,一手挑着车帘,另一只手就伸到了江蒲面前。

    扶着徐渐清的手下了车,江蒲被眼前景像震住了,街道上人流如织,两边则竖着连绵不绝的彩楼,一眼望不到头。街道的上空也结挂着彩绸,下边则悬挂着形态各异灯笼,都随着风微微晃动。

    若是到了晚上,这条街定是流光四溢,彩灯辉煌!

    徐渐清笑着在江蒲面前挥了挥手,“不是吧,你这就看呆了!”

    江蒲微红了脸,“我这不是太久没出门了么。”

    徐渐清笑了笑,凑到江蒲耳边道:“小心,别走丢了!”

    他分明没说甚么,可江蒲还是飞红了脸,不敢再看他浅笑的眸子,赶紧低了头。

    有涂泰在前开道,又有徐渐清护在身旁,替她挡开人流。饶是街道上比肩接踵,也没有一个人撞到江蒲主仆面前。

    在她三十多年的生命中,这是第一次享受旁人的照顾。尤其还是男子!看着徐渐清一次又一次地替自己挡开人流,江蒲不经意间红了眼眸。

    那个人不爱自己,从来不爱。就算自己顶着他女朋友的头衔时,他也不曾这般细致过。

    而他对茉茉……

    尽管他俩并没有同时出现在江蒲面前,可他说起茉茉的时候,言语间的温柔是江蒲从来不曾见过的。

    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,全盘否定了自己吧!也是,在那一件事上,竟没有一个人替自己鸣不平。他们只是叹息着说,江蒲你可以的,你会好好的。

    天知道那段时间她一点都不好!

    “好……”

    一道如雷的喝彩声把江蒲从思絮里拉了回来,她抬头看去,眼前的小台子上正表演各色杂耍,有转碟、顶竿、叠罗汉等等。

    江蒲头一回在现场看杂技表演,不由得看愣了眼。

    “徐大爷,今朝怎么得空过来。”眼尖的店伙计忙癫癫地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徐渐清也不搭话,涂泰丢过去一锭银子:“老规矩,三楼天字间。”

    伙计接了银锭,顺手往怀里一揣,哈着腰胳膊一伸:“徐大爷请。”

    “奶奶,奶奶……”桑珠连唤了两声,江蒲这才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徐渐清取笑道:“这才多久没出门啊,这点小玩艺你就看住了?还真是白逛了那么些年的瓦肆。”

    江蒲既不能分辩,只好低着头由他笑话去。众人刚上了三楼,徐渐清就碰上了熟人,“静之兄,府上今日没宴客么!”

    徐渐清抱拳道:“难得清闲一日,陪内子出来散散。”

    “哟,嫂夫人也在!”那人唱了一大喏。

    江蒲福了福身没有开口,倒不是她害羞,实在是记不起他姓甚名谁了,只知道他前些日子往府里赴过宴。

    “嫂夫人,你容他随我过去吃两杯水酒成不?”

    江蒲自是忙应不迭,不仅如此她还摆起了贤妻的范:“你们兄弟难得相聚,不用急着过来陪我。”

    徐渐清又用他那两道微冷的眸光扫过江蒲,“你且去隔间等着,我过去略坐一坐就去的。”说着又吩咐涂泰,“你好生陪着奶奶,别叫人冲撞了她!”

    涂泰垂首应下,徐渐清还待要说甚么,那人已拉了他的胳膊:“哎哟,不过是邀你过去吃两杯水酒罢了,何至于就如此了!”说话间,他已将徐渐清拉走了。

    江蒲呆立在原地,看着徐渐清随那人进了“玄”字间,心里总觉得怪怪的,徐渐清他到底是和谁来约会的啊?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