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第十九章 :江蒲?姜朴?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19:14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江蒲扫见“玄”字间的门帘抖了一下,又闪过道人影,越发笃定了心里的猜测。只是她一点都不想搅进那些秘密里去。笑着向柳三娘道:“麻烦三娘子进去替我转告一声,我且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柳三娘愣愕之际,江蒲已带着桑珠下楼去了。涂泰忙忙地从隔间里跟了上去,他从柳三娘身边走过时,稍停了下脚步,微一颔首,便立即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江蒲刚迈出欢喜楼的大门,忽有人唤道:“嫂夫人!”

    她循声看去,却是赵元胤风度翩然的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真是巧啊,咱们这么些日子没见,不想竟在这里碰上了。”

    江蒲在心底直翻白眼,若是相信这个巧遇,我就是傻子。只是这年头又没有手机,徐渐清是怎么能通知他来拦人的呢?心里虽然有诸般念头,面上却和煦地笑着见礼,“赵相公……”

    她话还没说完,忽听身后有人唤道:“素素。”还不等江蒲转身,徐渐清就已经急步赶到了她身边,“你怎么跑出来了?”说不上责备,可他的眉尖还是微微的蹙起了。

    “静之好兴致,陪嫂夫人出来散心么。”赵元胤继续唱大戏,“若是不嫌我碍眼,一起上去坐一坐如何。我听说欢喜楼可是来了新的百戏。”

    徐渐清没有即刻答应,而是看向江蒲,眸带询问:“素素,你看……”

    在大街上又当着那么些人,江蒲还能说甚么,只得认命地道:“那就进去吧,反正那份银鱼羹我还没吃到呢。”

    三人再次上了楼,这回迎上前的却是柳三娘,她朝江蒲深深一福,“三娘多谢夫人了。”

    桑珠轻嗤了声,别过了眼。

    江蒲却满脸含笑地去扶柳三娘:“三娘子快请起……”她才一开口,柳三娘就往后缩了几步,“多谢夫人。”

    看着柳三娘这份拘紧的样子,江蒲心里陡然蹿出个念头,眼眸一转,站开一步将她一通打量:“柳三娘的名号我是如雷灌耳,今日见了果然是名不虚传。不知三娘子肯不肯赏脸,陪咱们吃一杯水酒。”

    心里则恶作剧地想,我倒要瞧瞧,你们这三个家伙凑在一起,会有多不自在!

    果然柳三娘听了这话,猛然抬起低垂的头望向江蒲,面上一片愕然。

    就连赵元胤也微微睁大了他的桃花眼,瞅着江蒲道:“你不是说真的吧?”像江蒲这样的身份,和一个戏子同桌吃酒,可算是极严重的羞辱。

    “既然素素这么说,就一起吧。”徐渐清倒是没甚么反应,平平淡说了一句,丢下相顾愕然的两人,带着江蒲主仆三人进了隔间。

    围栏外的戏台上,两个胡儿正在表演飞刀。伴着场中的惊呼声,那个蒙着眼的胡儿,将飞刀准确地刺中搭档头顶上苹果!

    莫说桑珠看得两眼瞪圆,就是三个大男人也都露出了惊叹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这个胡儿的身手怕是不错呢!”赵元胤笑看向涂泰:“怎样,以你的身手能做到么?”

    涂泰很老实地摇了摇头,“若是让我蒙了眼睛,又没有一点声响,那是断然射不中的……”

    江蒲抿嘴一笑,眸中透出几分不以为然来。

    “夫人瞧过这个?”柳三娘虽然跟着进来了,很有自知之明扮起丫头的角色,在旁边给众人斟酒、布菜。她见江蒲面上竟没有一点惊叹的神色,不由好奇地问道,要知知满金陵城这里可是独一份啊!

    众人听见柳三娘的问话,眸光都投向了江蒲。

    “的确是似曾相识……”江蒲放了手中的酒杯,笑意浅浅。

    桑珠恍然道:“是了,咱们漠北军中的射箭好手,练得熟了蒙着眼,同样也能射中靶心的!”

    江蒲不经意间摸上了手指间的薄茧,那是姜朴练习射箭留下的。她脑海中不禁浮起关于漠北的点点滴滴。

    大漠落日,旌旗猎猎。校场上一个身着胡装,神色飞扬的少女,挽弓搭箭,“咻”地声箭响,堪堪射中箭靶,离靶心十万八千里呢。

    那女孩又气又恼,把手中的弓箭重重往地上一掷,委屈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谁欺负我的宝贝了!”素有不败威名的虎牙大将姜让,对着女儿却是慈父的彻底,声音中满是娇宠。

    听见声音,少女撒娇地扑了过去,“阿爹……”

    跟在父亲身边的姜梗,拣起地上弓,不由笑了起来:“你走都还没走稳当,就想飞了,竟开这么重的弓.”

    女孩听了更是跺脚不依,“阿爹,哥哥欺负人。”

    虎牙大将军一见女儿掉眼泪,手脚都慌了,“素素不哭,不哭啊,爹爹罚他跑圈去,跑个五十圈……”

    女孩嘟着嘴,抬着下巴反驳:“不要!我大哥射箭给我看。”

    看到姜朴的这些回忆,江蒲不由轻轻一叹,自己若是那时候穿来该多好啊!

    “站着射中了也不算甚么么大本事。”江蒲将思絮从回忆中拉回,淡淡地说道:“我大哥骑在飞奔的马上,蒙着眼都能射中挂铜钱的细绳。”

    赵元胤不可置信地张大了嘴,“不是吧,这么神!”

    “你不信?!”江蒲斜眼过去,“不然,咱们比比?”她话一出口,不要说赵元胤了,就连江蒲自己都愣住了,那话是自己说的?是姜朴说的吧!

    看着赵元胤震愕的样子,江蒲正想找个借口把这事圆过去,不想徐渐清却道:“元胤你就陪素素玩一把,她在漠北可是跟着大哥骑马打猎的,听说箭术很不错呢!”说着,他又转向江蒲道:“放心,我绝不会把这事漏给母亲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听徐渐清这么说,赵元胤也来了兴致,打量着江蒲道:“看不出来啊,嫂夫人还是个帼国英雄!”

    “那是。”提起往事,桑珠禁不住得意道:“咱们奶奶可是在军营长大的,骑马射箭那都是不在话下的。若不是老将军拦着不让,奶奶还想和少将军学刀枪剑棍呢!”

    “那我可真要见识见识了!”赵元胤起身站到栏边,一蹬脚,拽着彩带人就飞了出去,眨眼间翩然落于台上。

    江蒲眨巴眨巴眼睛,原来这棵桃花树就是传说中的练家子!

    徐渐清温柔一笑:“去吧,素素!”

    江蒲总觉得徐渐清眸中的浅笑,别具深意。只是事到如今再后悔也没有用了,只得硬着头皮上了。但愿这具身体争气些,别让桑珠看出甚么破绽来!

    赵元胤突然出现在戏台上,不仅把台上的胡人吓了一掉,楼台上的客人也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胡人听得他们想要比试箭术,箭是没有的,飞刀又太吓人,万一伤着人,他们可赔不起。思来起去,拿了两把弹弓出来,然后再端了几面铜锣上来。

    这一套东西是他们在外卖艺时,吆喝赚场子,弹丸是裹着布的木头,打在铜锣纯粹就听个响。

    戏台上一切就绪后,江蒲才珊珊而来。

    正在试弹弓的赵元胤,听见脚步声,不由笑道:“我还以为嫂夫人不屑与我……”他边说话边转过身子,在看见江蒲的装扮时,登时没了声音。

    眼前的女子穿一身绯红胡服,脚蹬皂布厚底靴,紧窄的小细腰挺得比直,那寻常的面容,硬是生出几分飒爽英姿!

    江南女子穿胡服的也不乏其人,可是能穿得像她这般浑然天成的,还真是没见过!

    楼台上的客人,见又上来个穿胡服的女子,议论声越发地大了。江蒲做律师多年,早就习惯了受人注视。而众人的注视和议论,陡然间让她觉得有在**的感觉。再加上这小袖收腰四开幅的胡服,让她很有穿现装的感觉。

    于是,她下意识地挺了挺并不高耸的胸脯。

    可当她瞅见赵元胤一瞬不瞬地眸光,不免短了几分气势,“怎么了,我穿这个很怪么?”

    赵元胤敛了惊叹的眼神,调侃道:“嫂夫人果然是来自漠北,出门游玩还随身带着胡服。”

    江蒲白了他一眼:“这是管三娘子借的。”说着,眸光一转:“赵相公莫不是想我穿着那套襦裙,自己好占些便宜?”

    赵元胤也不上她的当,抛着手里的弹丸,笑道:“咱们可不是来做口舌之争的。你也别说我欺负你,瞅瞅……”他伸手往前边一指,“我的铜锣比着你的要远上五步。”

    本来他是想展示一下自己男子气度,可江蒲说出的话,却让他下巴都合不上了,“你一个大男人,又是个练家子,让我五步你也好意思。至少要让我十步才行!”

    不等赵元胤合上嘴,江蒲已吩咐胡人把自己的铜锣架往前移了五步。没办法,戏台位置有限,赵元胤的架子已经在戏台的边缘了没得移了!

    “把这样爽朗的女子锁进重重深院,静之你真是做孽啊。”柳三娘站在徐渐清身旁轻声叹道,眸中流露出浓重的悲怜。

    徐渐清淡淡一笑,“我做孽的事多了,也不差她一个!”

    那个女子做了自己三年的妻,自己还是头一次看到她神彩飞扬的样子。以前的她,眉宇间永远压着厚厚地阴云。

    自那件事后,处事是越来越有分寸,越来越知进退。当然这在徐渐清眼中也算不得甚么,身在在徐府学会这些是早晚的事情。让徐渐清赞服的是,她在表面的圆滑之下,居然还保持着自我!

    譬如现在戏台上的她,拉满了弹弓,整个人都透着自信的神彩。恍然间,徐渐清还真以为自己是处身在猎风阵阵的校场,而非繁华温柔的江南。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