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第二十二章 :贵妾之贵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19:28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吸进一口夜的冰冷,江蒲总算从乱糟糟的思絮中挣脱了出来。她沿着门前的滴水檐绕到东厢门前,一抬头见月亮门的上空挂着轮圆月,不由挨着廊登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再有一两天就是元宵佳节了,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个年,总算要过去了。想到这件事,江蒲登时觉得轻松了好些!

    微有阵风掠过,江蒲紧了紧身上的皮氅,闭上眼享受风中传来来的梅花淡淡的冷香。

    陡然间,江蒲的耳朵捕抓到一个极轻微的响动。她疑惑地睁了眼望向月亮门。迟疑了一会,才大着胆子,轻手轩脚地往月亮门挪去。

    这座院子其实是姜朴一次动气的结果,当初她一怒之下要和徐渐清分开过。可最后也只是从正院里隔出来几间小屋来。那月亮门洞只做个隔断,连门都是没有的。

    只迈了两三步,江蒲就到了月亮门前,她整个人都缩在粉壁后,只有一双眼睛睁得亮晶晶的。

    月色下一抹黑色影悄无声息地闪到在徐渐清窗前,笃笃笃地敲了几下,然后窗子吱丫一声开了。

    那抹黑影一跃而入。

    起先江蒲还当是进了贼,可看着那抹黑影跃入窗中的样子,她猛地记起了一个人-----赵元胤。

    欢喜楼上,他潇洒一跃,便稳稳地站在了台中央。

    三更半夜的,一个桃花型美男,偷偷摸进一个冰山酷男的卧室……

    邪恶的联想在她脑海中织出一副旖旎画面,江蒲不由的得掩嘴一笑。唉,现代的女人啊,看到两个男人思想就开始瞎编故事了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

    她抬眸看了看夜色下份外静谧的重重屋宇,它们就像一头头伺机而动的野兽,随时都准备暴起噬人。

    不论徐渐清和赵元胤之间是单纯的不正当关系,或是另有机密。自己若是露了行藏,江蒲微微一叹,不敢再多想下去。敛了脸上的笑意,蹑手蹑脚地进了屋,小心地将房门关上,惟恐发出一点声响。

    次日给老太君请安时,江蒲留意到李氏不在。昨晚上刘氏的那记耳光,可是用尽了全力的,这会李氏那半边脸定是肿得和馒头似的,怎能出门见人!

    江蒲只是好奇,李氏是编了甚么借口瞒过老太君?

    凭着老太太的性子,若是知道了这件事,就算不当面训斥刘氏,也定要说些难听的话的。

    可一早上下来,老太君只是情绪上有点低落而已。勉强和李若几个女孩儿说笑了一阵,她就让人散了。江蒲是恨不能即时冲出屋去,可老太君明显还有话吩咐王篆香和刘氏,她只好和徐渐敏老实地等着。

    “香儿啊,等会你往你姨娘院子看看去。天蒙蒙亮的时候,她就差婆子来说昨晚上失了困,今早上不过来了。你姨娘那个人是个要强的,若不是病得重了,是决不会向我告假的。只是……”老太君耷拉着眉眼,轻叹了声:“我也不好过去看她,你替我去瞧瞧,该请大夫请大夫,别一味由着她。”

    王篆香福身应下,老太君又向刘氏软语道:“她病着规矩上难免有些不周到,你多担待些。”

    刘氏忙笑应道:“老太太言重了,都是自家姐妹,礼数不过是做给人家看的。”

    江蒲在旁边听着,心里好生佩服刘氏的装傻充愣,微噙着浅笑的圆脸,竟是看不出一点心虚来。

    刘氏带着媳妇、女儿从李太君院里走了来,行到叉路口的时候,王篆香正想着找理由转去看李氏的小院。刘夫人已道:“你事情多,就不用跟我过去了,看完了姨娘,就办事情去吧。”李氏是贵妾身份,所以不用随刘夫人住一个院子里。在刘夫人的院落之后,独划了座小院落给她。虽然不大,却有小门另开,并不用经过刘夫人的大院。

    王篆香听了不由喜笑盈腮,“多谢太太体谅,媳妇……”她话还没说完,刘夫人又吩咐女儿道:“渐敏,你替我去瞧瞧姨娘,她若是那里短了甚么,只管到我这里来取。”

    徐渐敏恭恭敬敬地答应了,和王篆香一同行过礼,俩人带了丫头转向李氏院中去了。

    李氏坐在妆台前,把丫头、婆子都撵了出去。自己对着铜镜拿冰帕子敷脸,希望能快些把脸上的红肿消下去,不然明天又找甚么借口躲在屋子里不出去呢!

    再说了时间一久,老太太难免要生疑,叫她看到自己这副模样,又是一桩子事。而现在的自己,着实是惹不起事啊!

    徐渐止拧了帕子换给母亲,声音里满是不平和委屈:“娘,你为甚么不让儿子去回老太太,难道娘就凭白地挨人一巴掌么。”

    李氏接过帕子,横了儿子一眼,训道:“跟你说了多少回了,娘这个字再不要喊出来的,你怎么就是不听呢!”照徐府的规矩,庶出的子女都是要抱给正室扶养的。

    只是渐止出生的时候,大姑娘才只岁把。自己费了老大的劲,才说动老太太把渐止抱了去养。也就因着如此,自己才得守在儿子身边。

    如今儿子虽是与自己亲近,可太亲近了也不是好事。譬如,称呼这个事自己说了多少回了,私底下他就是改不掉。自己不过是徐府的贵妾,虽顶着个贵字,可说到底也只是个妾,是断没有资格做小爷的娘的。

    倘或叫人听了去,传到老太太耳朵里,指不定对她们娘俩儿生出甚么嫌隙来。若是失了老太太的庇护,自己母子俩可怎么在这徐府里立足!

    “姨娘就是太小心了……”徐渐止不甘心地改了称呼:“这件事明着就是太太不对,姨娘又何必替她遮掩着。告到老太太面前,看她有甚么话回。”

    早起他去给老太太请安,无意间听人说,李姨娘病了。因着还在正月里不用去学堂,他特地过来瞧瞧,没想到却瞧见亲娘肿得半天高的脸颊。他当时就气得要去回老太太,被李氏死活拉住。

    李氏听他又提起这话,不免急了起来:“这件事你可不准在老太太面前胡说。”

    徐渐止不甘地道:“姨娘……”他才开口,就听外头丫头报说:“二奶奶、大姑娘看姨娘来了。”

    李氏听了一惊,忙把徐渐止往外推:“你赶紧往后门出去,别叫她们碰上了。”然后又唤了婆子进来,飞快地褪了衣服,躺回床上,放了半边床帐下来。

    王篆香进了屋,见李氏竟没迎出来,心里不由有些纳闷,李氏可是最有规矩的,今朝是怎么了?难不成真病得连床也下不了?

    “昨日我见姨娘都还好好的,怎么一晚上就病了呀?”王篆香一边问丫头,一边进了里间。看见放了一半的床帐,愣了一下,走上前就要去揭。

    却被守在床边的婆子挡了下来:“二奶奶安好,大姑娘安好。姨娘昨晚上闹了一宿,好容易才吃了药歇下了。”

    王篆香的眸光在那婆子面上转了几转,半信半疑地问道:“我看姨娘昨天傍晚都好好的,甚么病发得这么急?还有你们几时请的大夫,怎么都不来回我?”

    如今徐府是她当着家,进进出出的事情,按理是要支会她一声。当然并不是府里每个人都给她这个脸的,但李氏却是极守规矩的。以前,她娘家有人来,或是她偶尔回下娘家,都会和自己说一声。

    今朝这事,还真是透着奇怪呢!

    那婆子吱唔了个半天,就是答不出话来。王篆香心里越发的疑惑,只是身边站着徐渐敏,她也不好细问,只得打官腔:“既然姨娘睡着,我就先回去了。你们好好照看着姨娘,有甚么事只管找我去。”

    那婆子巴不得一声,赶紧着道:“二奶奶、大姑娘慢走!”

    王篆香刚转了身,听了这话,不由回头瞅着那婆子看了一会,尔后又往床帐瞅去。

    不经意间,她瞥见了妆台边的脸盆架瞟去,铜盆子里头浸着块手巾,水却又连丝热气都没有,这些个婆子、丫头几时开始敢这般轻乎李氏了。

    她即管着事见着这个情形,总要意思意思地教训两句:“姨娘病着,你们越发要小心服侍才是。怎么反倒躲起懒来了,那一盆子冷水就这么搁在那里!”

    那婆子顺着王篆香的手看去,面上一惊,忙道:“老奴这就去倒了。”说着,唤了小丫头来,把铜盆端出去了。

    只是她面上一闪而过了惊慌,却没能避过姑嫂俩的眼眸。

    王篆香微蹙着眉头,心里的疑问越发地重了。

    徐渐敏倒是一脸和气地向那婆子道:“娘亲说了,姨娘若短了甚么只管到正院取去。”

    徐渐敏待那婆子应了,才转向王篆香的道:“二嫂子还不走么?”

    王篆香又瞅了瞅床帐,忍下满腹的疑问吩咐了几句,就和徐渐敏出了院子。

    待人都去了,李氏才从床上坐了起来,那婆子连忙去扶,看了看李氏的脸,“姨娘,我再去端盆子冷水来吧。”

    再说江蒲跟着刘氏进了院子,她依着习惯略聊了两句,就要告辞,不想刘氏却道:“咱们娘俩儿一起吃个早饭吧!”

    江蒲能说甚么,只得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用过了早饭,刘氏不开口,江蒲也不好说走,就乖顺地坐椅子上吃茶。

    刘氏对身边的丫头吩咐了两句,那丫头答应着退了出去,过不大会,又领了个婆子进来,给刘氏行过礼,又给江蒲问好。

    “嬷嬷不用多礼。”江蒲欠身还了半礼,这个陈婆子可不同旁人,她是刘氏的陪房,虽然她并不是府里的管事,天天只在刘氏面前奉承,府里好些管事的娘子多不把她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可是江蒲却记得清楚,她男人手里管着徐府的好几处田庄,里外虚实到底谁才是实权派?

    江蒲不由在心里感叹了句,姜果然是老得辣啊!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