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第二十三章 :被迫接受的安排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19:32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陈婆子行过礼后,又领了七八个婆子进来,江蒲一眼看去,但见一个个都是粗手大脚的,显然不是府里当差的。她们僵硬地给刘氏、江蒲行了礼,便都怯懦地低了头。

    刘氏抱着手炉,眼睛围着她们直打量。江蒲拿不准刘氏想做甚么,只管低着头吃茶。

    陈婆子挨到榻边,躬身俯首回道:“她们几个都是极老实本份,办事小心的,且是多儿多女,照顾孩子极有经验的。”

    刘氏边听边点头,转向江蒲道:“素素,你看着谁合眼就带了去放在屋里,罗绮再有一个来月就要生了,你又没带过孩子,备着个人也不至于临时慌了手脚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江蒲抬了头,发出个疑惑的声音,听刘氏话里的意思,莫不是要把罗绮的孩子,抱来给自己养?可是这种拆散人家母子的缺德事,自己是一点都不想做啊!

    当下她心思一转,试图推掉这件不人道的差事,“娘亲也说我从没带过孩子,小孩子家又娇娇弱弱地,倘若有个甚么,那孩子又是不我亲生的,只怕人家要说三道四。倒不如由着罗绮带去,好不好的也……”

    “胡说!”

    江蒲还在滔滔不绝地往下说,刘氏已怒声喝断。尔后又抬眸看了眼陈婆子,陈婆子识趣地带着那几个婆娘退了出去,临走前还不忘把桑珠也拉了出去。

    待人都退了出去,刘氏才沉下脸,疾声训道:“你也真真是糊涂,咱们家的规矩几时由得奴才带孩子了?且不要说罗绮了,就是你姨娘,一个良家妾头上又顶着个贵字,三儿也由不得她亲手带的。”

    看着江蒲低头听训的样子,刘氏叹了声,缓缓了语气,继续道:“你也不想一想,罗绮若是生个女儿还也就罢了。若生的是个小子,正正经经是长房长孙,虽不是嫡出,身份也比其他庶子女尊贵些。怎么能由着罗绮带呢?这叫外人看了去,心里怎么想?罗绮若将孩子教导的好,没人念你的好自是不用说的。可但凡有一点不是,就是你这个嫡母故意要毁了孩子!”

    说着,她又往江蒲那边凑了凑,压着声音道:“再说了如今你又无所出,把那孩子抱到身边带着,将来还不就和亲生的一样!”

    刘氏这番层层递进的说辞,是把各方面都考虑到了,压得江蒲头都不敢抬了,更不用说反驳了。所以,她心里再不愿接受,嘴上也只有应下:“是媳妇欠思量了。”

    江蒲的打算是如今且应下,最多将来让罗绮多来看看孩子,反正都住在一个院子里。

    听江蒲这么说,刘氏欣慰地点了点头,拉了她在身边坐下,慈和地道:“好孩子,姨妈知道你委屈,可又有甚么法子呢!我瞧这些日子,渐清倒是和你亲近了些。你自己心里也要有个盘算,生下个一儿半女的,将来这府里谁还越得过你去?就是你院子里的事,涂嬷嬷年纪大了,该管的你也该管起来,成日里抱着书躲在自己屋里怎么行呢……”

    江蒲一直都低着头,由着刘氏的话左耳进右耳出,可听最后那一句,她心头禁不住一颤。原来自己的一举一动,都在别人的眼里。

    刘氏喋喋不休地教导着江蒲为妇之道,屋外的小丫头禀道:“涂嬷嬷来了。”

    刘氏听了掩了话头,吩咐道:“快请她进来。”她话音未落,涂嬷嬷就走了进屋,还不等她见礼,刘氏就已唤小丫头道:“赶紧给你嬷嬷搬个绣墩来。”

    “老奴这怎么当得起呢!”涂嬷嬷推让着,小丫头已搬了张绣墩来,刘氏硬把她近摁着坐下,“渐清虽是跟在我身边大的,可我操的心哪有你多,如今他娶了媳妇,大事小情的还不都是你管着。”

    刘氏说话间,小丫头端了茶上来,刘氏朝江蒲递了个眼神,江蒲很想装没看到、不明白,想了想还是算了。刘氏也是为自己着想不是,自己也就当是敬老好了。

    江蒲起身接过茶盅,“嬷嬷喝茶。”

    涂嬷嬷见江蒲亲自给自己奉茶,忙站了起来:“大奶奶快坐下,老奴可怎么当得起。”

    之前刘氏也曾多番明示暗示过姜朴,让她对涂嬷嬷恭敬一些,可姜朴不是当没听见,就当没听明白。没想到这回一个眼神过去,她就乖乖听话了。刘氏的圆脸上的微笑怎么也止不住。

    “老涂你就只管坐着吧,平日里你替她管着院里的大小事不说,渐清有点甚么事也都是你在操心,受她一杯茶还受不起么!”

    涂嬷嬷本是来向刘氏回禀徐渐清伤情的,可她听刘氏左一句操心了,右一句替奶奶管事,而有关徐渐清的伤,却是一字未问。话里话外的意思,她还能不明白么。

    既然人已开口了,自己还是识趣点,反正院子里也没甚么要紧的事。

    “太太真是折煞老奴了,老奴正想说忙过了正月,就解职出去享享轻闲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趁早别想这样的好事!”出乎两人意料的,刘氏把她的话拦了下来,驳道:“罗绮眼皮子上就要生了,你甩手走了,素素从来就没经过事,怎么顾得过来。”

    江蒲坐在椅子上,低首微微而笑。这个刘氏不愧是从宫中出历练出来的,厚黑之术还真是玩得纯熟。分明是想罢人家的权,却偏偏摆出一副苦苦挽留的样子,要人家再三再四的请辞,借以显示自己的仁厚。

    “老涂,你看人看得准,帮着素素挑两个人使。”

    江蒲出神的工夫,陈宝瑞家的又把那几个婆娘领了进来,这回刘氏直接就问涂嬷嬷了。

    经过刚才那一番话,涂嬷嬷哪里会真的回答,笑着回道:“老奴看着都很好。”

    对于涂嬷嬷的识趣,刘氏很受用,转眼看向江蒲:“既然你涂嬷嬷这么说,素素你看谁合眼,就带了去。”

    江蒲在心里微微一叹,心道,看来刘氏是铁了心要捧自己上位了,这可怎么办呢!江蒲应了声,抬眸看向那几个婆娘。奶奶滴!还真和涂嬷嬷说的一样,都很好。

    真要在这几个婆娘里挑个好的出来,江蒲能拿出五六套办法来。可问题是她不想挑好的啊,她还想借着这件小事,让刘氏看看自己的无能。可是,这挑差的她不会啊!

    刘氏瞅着她一脸不知所措的神色,眸色微沉,轻不可闻地叹了声,看来自己这个外甥女还真是有待调教啊。

    “宝瑞家的,你把这她们都领到大爷院子里去,让大奶奶慢慢地挑。”

    陈宝瑞家的应了声,就带着人出去了。涂嬷嬷借机也退出了屋子,江蒲刚要跟着一起走,却被刘氏叫住,教导了她一大番挑人、用人、治人的法子!

    听得江蒲险些翻了白眼,心里哭道,早知道就不装傻了!

    江蒲好容易从刘氏屋子里退了出来,带着桑珠、涂嬷嬷出了院门,仰头一声长叹,终于摆脱了没完没了的唠叨。低头的时候,她无意间瞥见,秋雁朝李氏的院子拐了去。

    难不成王篆香这会还在李氏院中?她歪了歪嘴,算了,人家的闲事不管为妙!

    江蒲还没进院门,就听院里有人说道:“你这伤别的倒没甚么,只是后天就是十六了,你们府里少得要请客摆酒,到时候那帮混帐小子见了,少不得要问东问西。叫他们知道你是让老爷子打得,你就等着,金陵城里又要议论上好一阵了。不然,就说是是嫂夫人打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姓赵的,你甚么意思啊!”赵元胤话音未落,江蒲已怒冲冲地赶了进来,甚么是损友,说的就是赵元胤!

    赵元胤浑不在意,笑嬉嬉地唱了一诺:“哟,嫂夫人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他艳若桃李的笑脸,江蒲心里气急,然眼珠子一转,却又开口笑道:“说是我动的手,只怕人家会笑相公惧内。倒不如说是赵相公一时失手,又能取信于人,又不至于丢了相公的脸面。”说着,她转向徐渐清柔柔一笑,“相公以为如何呢?”

    徐渐清忍着笑,点头道:“这倒是个好办法。”自己这位夫人是越来越有意思了!

    “好甚么好!”赵元胤瞪着徐渐清驳道:“有涂泰在,哪个外人能伤着你?他们一看我完好无损的样子,就知道你骗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的话……”江蒲笑得越发的灿烂了:“就劳烦赵相公和涂泰补上一架喽。”

    赵元胤张大了嘴瞅着江蒲,说不出一个字来,这个女人的脑子是不是专门长来整人的啊!偏偏徐渐清还吩咐涂泰道:“没听见奶奶的话么,赶紧的!”

    他这里话还没说完,江蒲就打发丫头道:“去,搬几张椅子出来,拿些果点,再把两位姑娘请了来。”就说话这会工夫,夫妻俩已然坐了下来,一副等戏开锣的样子。

    赵元胤仰天长叹,“交友不慎啊!”

    不想涂泰还一脸正经地道:“不然,赵相公直接让我轰两拳在脸上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赵元胤两眼一翻,差点气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姓赵的,要打就打能不能别那么磨唧,又不是娘们儿!”

    江蒲话才说了,就见罗绮、心漪一前一后从自己院子里走了来,她眉头微微一蹙,心漪是每天都要来给自己请安的。可那个罗绮,自己明明是免了她的规矩的呀,她今天跑到自己院子去,是个甚么意思啊?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