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第二十四章 :天,要变了!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19:37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陈宝瑞家的带着那几个婆娘,坐等在倒座里,分明听见了江蒲的声音,却左等不来右等不来,只得从倒座里走出来。正瞧见江蒲在那里打趣赵元胤。罗绮、心漪从院子里走出来给江蒲见礼。又见徐渐清也在,陈宝瑞家的待要退回去,不妨却被涂嬷嬷瞧见,唤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只好走上前,躬身见礼:“大爷、大奶奶安好。”起身时候,瞧见罗绮挺着硕大的肚子,又是一弯腰,“两位姑娘安好。”嘴里称呼着两位姑娘,其实只朝着罗绮而已。

    陈宝瑞家的身为刘氏的陪房,几位爷和奶奶对她尚且都要礼待三分,更何况罗绮她们还是个连侍妾都没挣上的大丫头,自是连道着不敢回了一礼。

    “陈嬷嬷今朝怎么得空过来。”徐渐清笑着招呼,一边吩咐丫头道:“再给嬷嬷也搬张椅子来。”说着又向转陈宝瑞家的道:“元胤的身手可不比外头的百戏差呢!”

    “多谢大爷了,只是太太那边还有事,老奴也不好久待……”说着就看向江蒲:“奶奶是不是先把人挑了,老奴也好去回太太。”

    徐渐清疑惑地看向江蒲,问道:“甚么人?”

    “娘亲替咱们找了几个婆子,使了陈嬷嬷领过来,和你们一说笑,我倒把这事都忘了。”江蒲说忘了,倒是真忘了。

    不过,这会她倒想出了个好主意来,当下转头向罗绮笑道:“不然,你替我去看看,也省得我费心了。反正能送到咱们面前的,定都是好的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罗绮忙惶恐起身,笑着推托道:“太太送来给奶奶的,奴婢怎么好替着奶奶去挑!”她脸上笑着,心里却是恨得不行。

    太太的意思,大家心里都明白。不过是等孩子出世了,好有个人帮着江蒲带一带孩子,也算是个心腹之人。可江蒲却让自己替她去挑人,这不是摆明了害自己么!

    陈宝瑞家的垂首站在那里,嘴角忍不住斜了斜,心底生出几分鄙夷,这位大奶奶还真是孩子气呢,看来太太是白指着她了!

    “喂!”徐渐清一声呼喝,把众人的眸光都引了过去,“你们有事就进去说,别在这里磨噌。”

    江蒲只是坐着不动,反正她是打定了主意不去挑人的!折散人母子的事她做不了主,这个自己却是能做主的,虽然也没甚么用,可至少让刘氏明白,自己并不想配合她的想法!

    “不然……”徐渐清缓缓道:“还是劳烦涂嬷嬷和罗绮一起过去看看。”他的话听着虽是商讨,可语气中却带着不容反驳的、甚至还有些迫人的意味。

    果然涂嬷嬷笑着应了下来:“只怕咱们老婆子看的不合奶奶的心意。”

    江蒲笑道:“嬷嬷放心,我适才也是看过的,并没有特别不合眼的。”

    “即这么说,那老奴就大着胆子替奶奶做一回主了。”涂嬷嬷边说边就看向罗绮:“姑娘请吧。”

    徐渐清都开了口了,罗绮还能说甚么,只得随涂嬷嬷去了。

    出了这么个小叉子,江蒲也没心情看热闹了,推说身子乏了,就带着桑珠回小院去。心漪今日还没给江蒲请过安,自是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赵元胤朝着江蒲的背影一努嘴,问道:“好好的,她这是怎么了?”说话间,就在徐渐清身边坐了下来,拣了枚酸梅子丢进嘴里。

    小丫头见没热闹看了,也都散了。

    徐渐清笑了笑,“连这你都看不出来么?”

    “甚么意思?”赵元胤横睨着眼,他还真弄不大明白大深宅大院的弯弯绕。

    徐渐清眯着眼,靠在躺椅上,“这天,怕是要变了!”素素这回怕是打错了算盘。府里人口少,所以也就没有闲置的棋子,何况她顶着徐府大奶奶的名头,镇守漠北的虎牙大将军又是她亲哥哥,她想要独善其身那是痴心妄想。

    老太太、太太她总要选一边的!而自己能替她挡的也就只有这些小事,说到底还是要靠她自己的。徐渐清的嘴角微微弯起一丝弧度,这还是自己头一次护着她吧!

    江蒲回到屋子里,随便应酬了心漪几句,就把她打发了。自己换了家常的衣服,拿了领毛毯子搭在身上,半躺在窗边的榻下,瞪着地下光影发呆。

    她实在想不通一点,刘氏到底不满意王篆香哪一点!一直以来,王篆香当家还是当得有模有样的么。对刘氏虽谈不上亲近,却也恭敬有加,为甚么刘氏会想把她换掉?

    而且刘氏的这个想法,时日也不算短了,上回她就想借着李氏分王篆香的权。这回算盘更是打到了自己头上来了,可是为甚么呢?

    可别告诉她因为徐渐清是长子,自己是长媳的原故。刘氏上回的做法,明显就是想要压着王篆香,不论压着她的谁都可以!

    老大、老二都是在刘氏身边长大的,可是刘氏明显多偏着老大。是了,因为徐渐清娶了姜朴,这在某种意义上,算是与嫡母达成了某种共识。

    徐家没有嫡子,而据姜朴所知,内府监造这个官职是可以父死子继的。那么徐渐清的这个表态,就再明显不过了,毕竟皇帝真正信任的是他的乳母刘氏!

    况且按着惯例,没有嫡子的人家都是立嫡以长的,再加上刘氏的支持,徐渐清嫡子的位置可算是十拿九稳了!

    可是,徐渐清又为甚么要故意触怒老爷子?两边都讨好不是更稳当些么?

    昨晚一脑子的疑问还没解开,这会又添上那么些,这徐府叫人想不明白的事怎么就这么多呢!

    江蒲轻叹了声,松了紧皱的眉头翻了个身,决定且先抛开这些让人费神的疑问,在午饭前眯一小会儿。昨晚上睡得晚,早上又起得早,自己的脑袋都沉的都快抬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可惜就这么个小愿望,她都无法实现!

    桑珠去小厨房吩咐午饭了,屋子里只有梅官守着,她见个小丫头挑了暖帘进来,还不及拦阻,那丫头已回道:“奶奶,罗绮姑娘和涂嬷嬷把人领来了,这会在堂屋等着给奶奶回话呢。”

    江蒲咬着牙在心底骂了句娘,有气无力地应道:“知道了!”叹息着挣扎起身,扶着梅官拧着眉头,出了碧纱橱。

    罗绮原本是坐在椅子上的,见江蒲出来了,赶紧站了起来:“我和嬷嬷商议着选了两个,奶奶看着谁好。”

    江蒲且先坐了下来,自有小丫头奉了茶来,江蒲只吃了一口,就搁回了小茶盘里,“换盏浓浓的茶来。”既然睡不成,只好借浓茶来醒醒神了。

    小丫头应声退了下去,江蒲才抬眸的打量起站在地上的两个婆娘,都是三十多岁的样子,正是精明强干的时候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身上穿着簇新的石青色襦袄,下边系着的缃色棉裙也有七成新。而另一个身上袄卦子却已经是洗得辨不出原来的颜色了,不过却很是干净爽利。

    她二人被江蒲一双冷眼打量着,不免有些瑟缩,头低的只看得到漆黑油光的发髻。

    “你们先自报下家门吧。”江蒲不自觉地拿出以前面试新人的态度,公式化的语气听着很是凉薄。

    穿着新袄的婆娘抢先回道:“小的夫家姓查,在庄子上管着钱粮,庄子上的人都小的叫查大家的。”

    “小的夫家姓周,本是在庄子里做杂活的。”这个姓周的婆娘,明显的要比查大家的怯懦许多。这也难怪她,金陵徐府,在江南是何等高贵森严的所在。

    她一个乡下婆娘,能那么清楚的回话,已算是胆量大的了。

    小丫头换了茶上来,江蒲舒服地喝了一口,看着那个姓周的婆娘问道:“那他这会做甚么呢?”

    “旧年得了重病,不在了。”姓周的婆娘一边回话,一边就红了眼圈。

    涂嬷嬷见了,连声斥道:“当着奶奶的面,你这是做甚么!领你来的人,没跟你说过规矩么?”

    周氏婆娘吓得忙跪了下来:“求奶奶饶了我这遭,我再不会犯的了。”

    听说府里要在庄子里挑人,她把家里能变卖的都变卖了,好容易才求着管事把自己报了上去。她只想在府里谋个差事,别的不说府里管吃管住管穿,一个月还有一吊钱的月银,有这个进项,自己也能给儿子存点钱。将来置办几亩薄田,也算是个出路了。

    自己在徐府做工就算了,儿子总不能再给人家做奴才吧。

    可她万没想想到自己居然能被选上,站到了大奶奶面前,这会她的想法,自然是希望能留在内院,这样至少月钱能多上一些。

    所以被涂嬷嬷一喝,她整个人都发抖了,惟恐被人赶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算了嬷嬷,她也是初来乍到,一时间不熟悉规矩。”江蒲喝了两口浓茶,人也精神了好些:“只是往后你们要在府里当差,规矩还是时刻记在心头的好,不然惹恼太太,我也不好替你们说话。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查、周二人欢喜得了不得,忙磕头道:“多谢奶奶。”

    江蒲也不看她们,只是喝茶:“涂嬷嬷,你且先带她们下去吃饭吧。”

    涂嬷嬷应声带着两个人下去,江蒲转向罗绮道:“你眼见的就要生了,况且下个月就做姨娘了,身边只跟着一老一少的也不像,那个查大家的就拨到你院子里使唤吧。”

    罗绮愣了下神,跪下磕了三记响头:“奴婢谢奶奶的恩典。”

    江蒲可是头一回受这么大的礼,连声叫道:“你这是做甚么。”一边又吩咐:“梅官,赶紧把姑娘扶了起来。”

    罗绮却拦了梅官,挺着硕大的肚子直挺挺地跪在地上,“这本就是奶奶该受的礼,奴婢只是个家生子,若不奶奶大度抬举奴婢做姨娘,奴婢一辈子到死,也就是个侍妾。”江蒲一时间愣住了,虽然罗绮的话未必是真,可是想到她对着自己这个要抢她孩子的人,不仅要磕头,还要道谢,心里不免为她感到可怜。唉,这都是甚么事啊!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