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第二十五章 :讨债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19:42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元宵节过后,徐府又连摆了三日酒宴,头两天是王、李两家的亲朋,最后一日则是徐府素日交好的金陵世家、衙属同僚。

    这三日来,刘氏不论和谁寒喧,都把江蒲拴在身边。偏偏江蒲又摆不出姜朴那张冷冰冰的臭脸。她就是再不情愿,也端着张笑脸相陪。只好在心里却放声骂娘,奶奶滴,再笑下去姐姐这张脸都瘫痪了!

    好容易挨过了三日,江蒲才说能闲几日。不想涂嬷嬷却来回道:“这个月的月钱已经晚了十来天了,早几日老奴就想回奶奶了。只是大过节的家里人来客往,我只说二奶奶忙过了那几日自然就记起来的,可眼见的就要到月底了……”

    江蒲才刚请了安回来,正忙着洗手洗脸。听了涂嬷嬷的话。她先自己想了一回,可惜姜朴十足是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主,她只是隐约知道府里有月钱这么回事,至地她自己一个月有多少月钱,那就不清楚了,更不用说甚么时候发放,院子里其他人是多少了。

    所以,她一气丢出去好几个问题,“先前月钱都是甚么时候领的?可有晚过呀?咱们院里每人每月有多少月钱?”

    涂嬷嬷不急不徐地回道:“照府里的规矩,是每月初六日放月钱。这一二年来,偶或会晚一两日,可从来没如此过。至于咱们院里,爷和奶奶每月是十贯钱,两位姑娘都是五贯,老奴和桑珠是三贯,其他的婆子是两贯,小丫头们都是一贯钱。”

    江蒲用热帕子擦手抹了脸,揭开妆台上的白瓷莲瓣盒,拣了根银簪挑了点淡粉的油膏在手心里,轻轻地抹开。

    “那么这个月新来的那两个婆子,还有梅官都怎么算呢?”自己不想管事,可是这件事却不得不管。院子里的丫头、仆妇服侍自己也是尽心尽力的。她们受了委屈,自己总要替她们做个主吧!

    涂嬷嬷知道江蒲是不想接手管事的,本以为她最多就是敷衍自己两句,没想着她竟会细细地问自己。甚至连那两个新来的仆妇都想到了。

    自己在太太面前再怎么有脸,也只是个奴才,总不能问到二奶奶面前去。如果大奶奶不管,这一院子里的人可就只能等了。

    这个月晚也就晚了,院子里也没谁等着那点月钱买米下锅。只是这回不去问,往后月月都这样晚了起来,可怎么是好。

    所以对江蒲,涂嬷嬷是打心底恭敬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咱们府里待下素来宽厚,哪怕你是月末来的,也会给足一个月的月钱。至于梅官,这个月也该是照学里的份例,拿两贯钱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是么……”江蒲又从另一个青瓷小罐里,挑了些羊脂似的油膏,对着铜镜往脸上抹,嘴上笑道:“这可是我糊涂了,凭白地叫梅官短了一贯钱。往后她短的那贯钱,就从我的月钱里支吧。”

    梅官还不及推辞,江蒲照过了镜子,站起身抬脚就往外去,“走,咱们瞧瞧二奶奶去,看她在忙甚么!”桑珠和涂嬷嬷,一个捧手炉,一个拿斗蓬,都连忙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王篆香理事的地方,设在刘夫人院后的一个小院落中。江蒲不想惊动了刘氏,特地绕了远路往老太君院子后头穿过去,从后门进了院子。

    这院子极小,只得三间小小的正房。此时,廊上阳光正好,王篆香和李氏坐在太阳地里听人回话。院中站了一排排的管事娘子,人虽多,却是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那些仆妇见了江蒲,先是一愣,尔后便忙不迭地垂首退开,让出一条路来。各自心里都在揣测,难道那些个风言风语都是真的?太太打算换大奶奶当家了?

    王篆香本是低头吃茶的,听见脚步声,抬眸看去,不由得也是一愣。

    李氏却早已经站了起来见礼:“大奶奶安好。”

    江蒲也不客气,生生受了她一礼,才笑道:“姨娘请起。”

    王篆香依旧坐着,只是笑盈盈地问道:“大嫂子今朝怎么得空过来走走?”

    江蒲也不同她计较这些虚礼,径在李氏的位置上坐了下来,眼眸里带着笑,口中却是开门见山地问道:“我是来问问二奶奶,我院子里的月钱甚么时候放?或是等下个月一起?”

    院中那些管事娘子,心头不由一凛,果然是来者不善!

    王篆香闻言一愣,抬了两道厉眸瞪向常瑜媳妇,沉声问道:“这个月的月钱你还没有放么?”

    常瑜媳妇走上前,不紧不慢地回道:“旧年收上来的租子比着往年少了足有大半。可是府里过年祭祖、摆酒请客,年终各房又添了回新衣服,还有各处的年礼是一样都不能少。所以这个月银钱上难免有些个短了,前些日子先紧着老太太、太太、姑娘还有小爷几处先放了。大爷、二爷、姨娘并下边各处确是还没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。”王篆香不耐地挥手打断:“不过问你一句,怎么就招了你一车的废话!”说着,掉头吩咐秋雁道:“你去我房里,把咱们年前收上来的租子拿来,先把各处欠的月钱放下去。”

    院中那些管事娘子,见秋雁出了院子,心里无不欢喜。这个月的月钱拖到现在还没放,她们心里着急,却又不敢问,这会听得二奶奶拿自己陪嫁的田租先垫付,真是感激不已。

    王篆香又向江蒲笑道:“真对不住了大嫂子,凭白地叫你受委屈。”

    江蒲原先的想法是,要到了钱就算。王篆香假不假的,也不关自己事。可她装完了贤惠,偏偏还要撩拨自己,真当自己好欺负么!

    当下江蒲满脸堆下笑来:“弟妹这话说的好笑。难道我还指着月钱过日子么?不瞒你说,嫁进府中三年,我是才刚知道,自己一个月是五贯钱的月钱。说实在的,够做甚么用呢!不要说我了,就是我院子里也没谁指着这点月钱过日子的。吃、住、穿都是公中的,也没有甚么花钱的去处不是。”

    王篆香脸上的笑已端得很勉强了,可江蒲依旧滔滔不绝:“人家说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,我糊涂也就糊涂些,了不起就是一个月五贯钱的事。但弟妹当着那么大一个家,怎么好跟我似的。今朝亏得是我听见小丫头们议论,若是叫老太太、太太听了去,叫她们心里怎么想呢?”

    最后那句恶毒的反问,江蒲本不打算问出口的。可盘算来盘算去,总不甘心叫她占了贤良的名声。就自己这几个月的冷眼旁观,徐府的经济绝不至于紧张到,连这点子月钱都放不出来。

    拿私房钱垫付,唬谁呢。天知道你拿了钱补贴谁去了!

    王篆香听了这话不但不恼,反倒笑了起来:“我实在是正月里忙昏了头,还请大嫂子多担待些个吧。”

    妯娌俩还在暗自较劲,秋雁已拿了钱来。江蒲也不愿与王篆香多做纠缠,叫桑珠拿了钱,起身就要走。

    王篆香出声叫道:“大嫂子还是当面点清的好!”

    江蒲笑道:“少了再来管弟妹要就是了,难道弟妹还怕我会昧下这点子月钱么?”

    王篆香咬着牙,恨恨地盯着江蒲的身影,眉梢忍不住抽了抽。

    走到院门口的江蒲,好像感觉到她忿恨的眼神,突然站住,回身笑道:“我劝弟妹一句,往后有了窟窿,还是趁早填补的好。万一叫太太知道了,弟妹担了不是还要出钱贴补,何必呢!”说完,也不顾王篆香气得娇容扭曲,潇洒地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王篆香闭上眼,喘息了好一会才压下心中的怒气,勉强办完了事,把钱给了常瑜媳妇让她下去派发月钱。她自己则领着秋雁和李氏往回走。

    三人走在僻静处,王篆香忍不住出言抱怨,“姨娘适才也不帮我一句,亏得我早先和常瑜媳妇套……”。

    “二奶奶!”李氏冷声打断她,一丝不苟的脸上透出冷厉的神色:“虽然老太太托我帮衬着二奶奶,可我终究只是个姨娘,奶奶们说话哪有我插嘴的道理?”

    被李氏冷言一训,王篆香猛地清醒了几分。的确,有些话、有些事是只能烂在肚子里的。

    “我年轻不知事,还请姨娘千万见谅。”要想拔牢老太太,这位姨娘可是重中之重啊。

    李氏却不领她的情,依旧冷着脸,“二奶奶要再这般的不知轻重,奴婢可真就帮不了二奶奶。”说完行了一礼,丢下她主仆二人径自去了。

    细长的夹道上,王篆香愣愣地站着发呆。

    刘夫人眯着眼,睡在里屋的暖榻上,身上盖着床丝棉锦被,当地放着个錾金大熏笼,把屋子烘得暖哄哄地。案头上摆着个饕餮纹的铜顶,冒出丝丝缕缕的暖香。

    一个小丫头坐在蹋脚上,拿着美人捶轻轻地捶着。

    陈宝瑞家的挑了帘子进来,打发了小丫头,拿起美人捶一下下地捶着。

    刘夫人也没有睁眼,只是淡淡地问道:“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陈宝瑞家的压低了声音,笑回道:“太太真真是料事如神,那一位果真找上门去了。不过……”陈宝瑞家的顿了顿,继续道:“那位也不差,竟舍得拿了自己的体已出来贴补。”

    刘夫人挪了挪略显丰腴的身子,圆润地嘴角勾起条冰线,“我找了个好媳妇啊,不仅帮我孝顺着婆母,又替我周全着下边,还真真是挑不出一丝儿的错啊。”

    陈宝瑞家的撇了撇嘴,“她们也是自做聪明,自以为能瞒天过海,可这府里甚么事逃得过太太的眼。不过,这回看起来,那一位倒还真是个能指望的。”

    刘夫人没有做声,依旧合着眼,一脸详和的样子,过得好一会,才轻飘飘地说了句:“且看着吧。”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