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第二十六章 :花朝节(上)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19:47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出了正月陡然袭来了一阵倒春寒,连着几日都是雨雪纷飞。刘夫人在宫中惹下的毛病---老寒腿,又犯了!老太君便免了她的晨昏定省,又嘱咐徐渐敏好生照顾着。所以过来请安的只有两个孙媳妇。

    王篆香和李氏,一人站了一边,把老太君哄得跟弥乐佛似的,呵呵直笑。江蒲坐在角落里打盹,被王篆香一阵笑声惊醒了过来,把茶盏里的剩茶喝尽了,看看时候也差不多了,便寻了个借口退出了上房。反正老太君也不在乎自己在不在眼前。

    坐在暖轿里,江蒲打了个哈欠,突地想起昨晚上徐渐清说今日往留云庵赏雪看花,吩咐外边抬轿的仆妇道:“往太太院里去。”自己要出门,怎么着也该和刘氏说一声吧。

    可等江蒲进了屋子,看到徐渐敏坐在刘氏身边,说笑着替刘氏按摩双腿。她才想起刘氏还算是病着,告假的话便咽了回去。婆母病着,自己做媳妇的总不好出门玩乐去吧。

    “这么个天,你又跑来做甚么。”刘氏见着江蒲,先蹙了眉头轻斥了句。又问江蒲吃过了没有,见她摇头,忙就打发她回去,“我这里丫头、仆妇一大帮,又有你妹子陪着,哪里用得着你。赶紧回去把饭吃了,才是正紧。”

    江蒲早起只吃了一小盏银鱼蛋花羹,这会还真是有点饿了,既然告不了假,她也懒得在这里陪着聊闲天,便起身道:“那我吃了饭,再过来……”

    她话还没说了,外头传来一个婆子大说大笑的声音,“咱们大爷还真是疼媳妇,知道今朝花朝节,叫人套了车说要陪大奶奶出门赏花看雪去呢……”

    伴着一声声大笑陈宝瑞家已进了屋,见江蒲在坐,登时就愣了:“大奶奶怎么还坐在这里,我看涂泰连车都套好了呀!”

    刘氏听了,越发地催她回去,“你这孩子,还在我这里坐着做甚么,赶紧的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娘亲病着,我还是不去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胡说!”刘氏眼一瞪道:“看着你们小两口和和美美的,我才是真高兴,你陪着我顶甚么用!”一边说一边就把江蒲往外赶。

    江蒲知道刘氏真心想赶自己去,而自己在府里憋了近一个月,对今天的出行也有些期待,所以就不再多推辞了,领着桑珠退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“娘,他们这么去,叫父亲撞上了怎么好?”徐渐敏剥了一碗橙子肉,又在上头洒了雪花糖,奉给刘氏。

    刘氏拿银叉戳了块黄烂晶亮的橙子肉,微微一笑,说了句不相干的话,“又到花朝节了。”

    江蒲回了院子,徐渐清和赵元胤都已经等在那里了。她匆匆忙忙地吃过了饭,想着出门游玩还是穿胡服的方便,就吩咐桑珠从箱子里翻了一套出来。

    桑珠、梅官两人四只手正都忙着给她系扣子,突然她“哎呀”一声叫了出来。

    两人抬眸看去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江蒲拍着脑袋道:“我真是糊涂,上回跟三娘子借的胡服都没还人家呢!”

    “就在收在箱子底下,我这就拿出来,等会顺道还给她去。”桑珠边说边就去开箱子。

    江蒲想了想,道:“再把大哥上回送来的那套胡服也包起来吧。”当初自己说过两日就还回去,谁想一拖就近一个月,以自己的身份就只还一件衣服回去,好像显得有些小气啊。况且,自己真的很想和那绝色美人交个朋友呢。

    桑珠瞪大了眼,以为自己听错了,特别提醒道:“那可是将军送给奶奶的生辰贺礼,奶奶还没上过身呢。”

    江蒲对着穿衣镜整理衣服,头也不回地道:“你那不是废话么,穿过的也好送人的?”

    桑珠还待说甚么,赵元胤已在窗外催促道:“嫂夫人,你到底好了没有啊?再不出来,我们可不等了!”

    “来了来了。”江蒲急声答应着,一边催促桑珠、梅官二人。

    江蒲把还衣服的事跟徐渐清说了,赵元胤在旁边笑得好不欢喜,“正好叫上三娘一起,人多也热闹些。”

    江蒲歪了歪嘴,和梅官咬耳朵道:“瞧见没,你以后要是碰上这样的,可要躲远些!”偏偏赵元胤耳朵尖,听得分明,“你甚么意思?”江蒲无辜地眨眨眼,“甚么甚么意思?我和梅官说话,与你有甚么相干!”说完,不等赵元胤反驳,江蒲便就扶着桑珠的手上了马车,连车帘子都放了下来。心里得意道,叫你催命似的催!赵元胤瞪着车帘子好一会,才踩镫上马,嘴里兀自嘀咕道:“恶妇就是恶妇!”

    因着这回江蒲把梅官也带上了,再加上天气寒冷,所以马车就让三个女眷坐了。徐渐清和赵元胤二人则骑马跟着。

    今日是花朝节又碰上大雪初晴,街面上人来人往的好不热闹,梅官自小就被卖进了徐府,还是头一回出门,趴在车窗口,一双大眼睛看热闹看得,眨都会不眨了。嘴里更是唧唧呱呱地说个没完,小脸因着高兴,也都通红通红地。

    主仆二人在梅官的呱噪声中到了欢喜楼,下了车跟在徐渐清身后,梅官才闭了嘴,只是一双溜圆的眼睛,兀自四下乱溜,见甚么都新奇。

    等柳三娘进了隔间,她那一双眼睛几乎都粘在柳三娘身上,半天咕噜出一句:“天底下还有比赵相公更好看的人啊!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都笑了起来,就连一直嫌她话多的桑珠都忍不住扑哧一笑。赵元胤一张桃花脸也不知是甚么表情,只指着江蒲道:“她才跟了你多会呢?就学得这么尖嘴滑舌的。”

    梅官话一出口就闹了个大红脸,听了赵元胤的话,却仰起脑袋小声地辩道:“这跟奶奶又有甚么关系。”

    江蒲安慰地拍了拍她的手,转向赵元胤道:“实话实说,直肠子通到底有甚么不好?不然,你是不忿三娘子比你俊?”

    赵元胤哼了声,坐开了不搭理她们。江蒲也不多逗他,拿过包袱打了开来,“这是上回和三娘子借的胡服,前些日子家里事多,我就混忘了,三娘子多担待些。”说着又把下边那件抖了开来:“上回初见,我也没拿甚么给三娘子做见面礼,今朝补上,三娘子千不要嫌弃。”

    江蒲手中的胡服,洋红缎地,上头用金钱绣着百蝶穿花纹,领口衽边镶滚着雪白的狐狸毛,这还都在其次。唯左衽上一溜的扣子,个个晶莹圆润,光华熠煜,竟是用东珠缀成。

    柳三娘吓得连忙推却,“这么贵重的东西,我怎么能收呢。”

    “华服配美人是再好没有的,三娘子若真心和我相交,就赶紧换上这衣服,跟咱们上留云庵去赏雪看花。”

    徐渐清也道:“一件衣服罢了,三娘子莫看得太重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柳三娘尚还在犹疑,江蒲推她出了隔间,“别这那的了,赶紧换了衣服,时候可是不早了,再晚了山上可没好位置了。”

    留云庵,建在金陵城南郊钟灵山的半腰上,正对着穿城而过的渭丰河。在留云庵的望江亭,不仅能赏湖光山色,而且庵里做的素斋在金陵也一顶一的好。

    尽管庵堂不大,离城也有些远,可一年四季这里都是游人如织。

    徐渐清一行人到了山门下了车,江蒲看眼蜿蜒向上,绵绵无尽的石阶,不由垮了脸,“不是要我们爬上山吧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,你这个将门虎女还怕这点子山路?”赵元胤挑着斜长入鬓的俊眉,脸上满是挑衅的浅笑。

    江蒲嗤了声没搭理他,见山门边停着一排排软轿,虽然大部份游人是徒步上山,可也有好些书生相公,姑娘小媳妇雇轿子上山。

    江蒲想也不想雇了六乘软轿过来,招呼众人上轿。就只留下个赵元胤一个。

    “你,你,你……”赵元胤指着她们的背影,恨声道:“真是最毒妇人心!”

    徐渐清看着他跳脚的样子,不由得摇头笑叹,这哪还有一点江南第一公子的风度,“元胤,你坐我这乘软桥吧。”

    赵元胤星眸一转,忿忿道:“你当我跟你一般是文弱书生么?这点山路算得甚么,你瞧着我肯定比你早到!”话没说完,他人就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徐渐清叹息地上了软轿,轿夫刚抬了起来,涂泰在旁边苦着脸问道:“爷,我怎么办?”

    扫了眼停在涂泰身后的软轿,再看看涂泰健硕的身板,徐渐清心里暗暗好笑,“素素也真是胡来!”

    “难得有这机会,你就和赵相公比试比试脚力吧。”

    赵元胤顶着江南第一公子的名头,最是看惜自己的模样,时刻都保持风流倜傥样子,像这般撒开脚丫子飞奔,还真是不多见啊!软轿走得不快不慢,正好让人看清路边的景色。

    灿烂的春花在白雪的映衬下份外娇艳,树丫上刚吐出的嫩芽包裹在冰条里,越发翠绿的可喜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江蒲轻叹了声,要是有相机就好了!

    众人一路赏玩山景,不知不觉就到了留云庵大门前。桑珠赶着下了轿,就要来扶江蒲,不想她自己就跳了下来,挽了柳三娘的胳膊,瞅着门楣上的匾额,忽地想起一首小词,随口念道:“我是清都山水郎,天教懒慢带疏狂,曾批给露支风敕,累奏留云借月章……”

    徐渐清正好下轿,这半首小词一字不落地进了他的耳朵。他不由微眯了眼,几时起自己的妻子竟有这般的文采了。

    柳三娘听了,倒是真心赞道:“夫人真是好文采,看到留云二字,就能想出这么首词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原来我徐渐清娶得还是名才女!”

    江蒲没想到自己竟然也俗套了一把,登时羞红了脸。正要谦虚几句,一眼看见徐渐清危险的眸光,还有桑珠一脸疑惑纳闷的样子。

    心头登时一惊,自己真是太大意了!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