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第三十章 :为妾的命运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20:6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“罗绮即已抬做了姨娘,是正经的妾室,再在配院挤着,外人看起来也不像。等她身子好些,你就找个合适的院子让她搬过去吧,也省得外人嚼舌根。”

    夺了人家的儿子不算,再把人赶得远远,手法还真是一气呵成啊!

    江蒲敛了眉梢处的阴冷,柔顺地应道,“母亲说的是。”平淡的语气,听不出半点情绪:“只是罗绮她生产时伤了元气,怕是要将养好些日子才行。”

    听媳妇爽快地应了下来,刘氏也就不和她计较细节了,“这是自然的,我不过就是这么一说,你心里有数就是了。”正说着,小丫头走了来道:“外边粥点都已摆下了,请太太、奶奶移步。”

    刘氏执了江蒲的手,起身笑道:“是了,咱闪赶紧把饭吃了是正经,等会天一亮,只怕就不怕得空了!”

    江蒲随她出了碧纱橱,见心漪在旁帮着丫头布菜,心念一动,趁着她给自己摆碗筷的工夫,在她耳边轻声吩咐了句话。

    她见心漪面色不改,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听到。江蒲垂首自嘲一笑,说起来自己和罗绮的关系甚至不能说好,自己能做到这份上,可以说是仁至义尽了。

    心漪服侍着他二人吃过了饭,刘氏见天色还早,便将带来的几个奶娘唤到跟前,向江蒲道:“这几个奶娘都是陈宝瑞家的从庄子里细挑上来的,你看看谁合意,就留下谁。”

    之前江蒲还不觉得现在才发现,刘氏这是有意识地往自己身边安插人啊。虽然谈不上是耳目,可这些人顶着太太使来的名头,许多事情根本就不用经过自己,就能拿主意。

    就像先前,若不是涂嬷嬷过来问一句,罗绮的性命指不定就葬送在查大家手上了。

    江蒲扫了眼面前垂首而立的五六个奶娘,都是二十出头的年纪,稳重老实干净整洁的样子,只是身形份外丰腴,胸脯高耸得似乎要涨开了一般。

    反正这些人,都是经过刘氏的手,想来差别也不会太大,至于说人品性格,一眼两眼的也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再则说了,做奶娘的不比管事,有自己在旁边看着,谅她也翻不起甚么风浪。索性,让刘氏乐呵乐呵。

    “这事情媳妇也不大懂,母亲觉得谁好就留下谁吧!”

    刘氏听了果然高兴,当下就指定了一个耳珠垂大的妇人留下。说这样是有福之相,定能惠及孙儿。

    江蒲听了不置可否,反正在她看来,碰上这么个祖母实在谈不上甚么有福。

    定好了奶娘的人选,刘氏又逗了逗孙儿,看着天色差不多了,便带着江蒲往老太院请安去了。

    心漪听得正院没人了,才带着花铃儿悄悄地进了罗绮的屋子。

    这会屋里悄静,就只一直跟在罗绮身边的那一老一少守着,两个人不时地叹息抹泪。见心漪来了,忙站了起来见礼。

    心漪一步拦下,问道:“姨娘怎么样呢?”

    小丫头多儿忍不住委屈地抽噎了起来,又顾着里边睡着的罗绮,不敢太大声,“自打奶奶抱了小爷回去,咱们这屋里就没了人,我和吴嬷嬷好容易替姨娘止住了血,又灌了碗参汤下去,才缓过了气来……”

    心漪皱眉问道:“那你们怎么不去回爷和奶奶?”

    吴嬷嬷抹着泪道:“怎么没去回,只是查大嫂子说,爷守了一晚才歇下,奶奶也在忙小爷的事,没空理这边,让咱们自己看着办呢。”

    心漪四下看了看,又问:“查大家的呢?怎么不在这里?”旁人也就算了,她可是奶奶指过来服侍罗绮的啊。

    多儿咬牙切齿道:“她说去吩咐厨房给姨娘煮碗鸡汤,谁晓得一去就不见人影!”她一时气恼,声音略大了些,便惊动了罗绮,她气息奄奄地声音打里屋传了出来:“吴嬷嬷,是谁来了?是大爷么?”

    心漪心头一酸,挑了帘子进去。罗绮见是她,眸子瞬时黯淡了下去,惨白的脸没一点生气。旋即又激动了起来:“是大爷差你来看我的么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心漪一开口就哽咽住了,转过头抹了泪,吩咐花铃儿道:“你去小厨房要份小米红糖粥来,钱从我的份例上出。”

    尔后她方在罗绮床边坐下,“你到这会还不死心么,大爷但凡有一些顾念你,你又怎会到这会连口粥都没入口。”

    罗绮听了,只歪了头黙默流泪,“那么你是来看我笑话的喽,现在你看到了,请回吧!”

    心漪被她气得笑了起来,“你也是做娘的人了,怎么还跟个孩子似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做娘的人!”罗绮死咬着雪白的下唇,“有我这样的娘么,我自己的孩子一眼都没见着,就叫人抱走了!”她的手紧攥着锦被,骨节泛白,眼泪一行行地落下。

    心漪叹了声:“你明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,何必自苦呢?这不都是咱们的命么!”

    “可是她怎么就那么狠心,连见都不让我见一面!”罗绮尽管虚弱,可眸中透出来的怨恨却是一点不弱,“那会儿她不是还说要剖我的肚子么!”

    她毕竟产后体虚,只说了两句话,便就喘得不行,只在雪白的唇边勾起幽冷的弧线。

    心漪低了头半晌没有说话,过得良久方微微一叹,“你知道是谁让我瞧你来的么?”

    罗绮眸光愕然,心漪也不用她回答,自顾自地道:“是奶奶特地吩咐我过来看看的。还有,那会若不是奶奶拦着,查大家的早就给你灌了催产汤下去了。还用得着她来剖你的肚子”

    心漪不理会罗绮越发惨白、震愕的脸色,继续说幽幽说道:“你知道奶奶为甚么会来拦着么?是涂嬷嬷去回了大爷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一定是爷让她来的!”罗绮忙不迭地抢断。

    心漪苦涩一笑,“你硬要这么想,我也没办法。只是你心里要有个底,太太已经发了话,说让你养过几日,就找个院子让你搬。如今……”她怜悯地看了罗绮一眼:“你怎么也是个姨娘了,总不好再挤在这小院里了。”

    罗绮登时像是被抽了魂,整个人都空了。连心漪甚么时候离开的都不知道!

    江蒲请安回来,府中各处都差人道贺来了,直应付过了晌午,她才得空把奶娘叫到跟前来问话。

    “你是叫甚么呀?家里还有甚么人呢?”她昨晚一夜没睡,忙的时候倒不觉得,这会闲下来了,才觉得头痛得厉害。歪在暖榻上,叫梅官国轻轻地按着太阳穴。

    那婆娘低垂着头,半惊半惶地道:“回奶奶的话,小的夫家姓赵,庄子上都叫小的赵显媳妇,家里除了个大小子,还有个刚出月的姑娘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来做了小爷的奶娘,你家姑娘怎么办?”

    江蒲纯粹只是有些好奇,可听在赵显家的耳中,却是另一番意思。她忙跪了下来:“奶奶放心,照顾小爷时,我绝不会分心的。”

    江蒲无奈地揉了揉眉间:“我不过一问罢了,哪里就如此了!”她正想叫赵显家的起来,外边就传来了心漪的声音,“哟,原来查嫂子在这边帮忙染红鸡蛋啊,我说在姨娘那边怎么没见着人!”

    说话间心漪已走了进来,向江蒲福了一福,“奶奶安好,婢子给奶奶道喜了。”

    江蒲一面叫起,一面把赵显家的打发了出去,她才坐起身问道:“罗绮她怎么样啊?”

    “吴嬷嬷已经给她喂了一小碗红糖粥下去。只是她想孩子想的厉害……”心漪说到这里,抬眸瞅了眼江蒲,见她神色如常,才继续道:“总抱着被子掉眼泪,人也蔫蔫地,打不起精神来!”

    虽然罗绮以前总压着自己,可自己却从不想和她争甚么。再则说了,她们毕竟是打小一起大的,看着她半死不活的模样,自己难免觉得唇亡齿寒。

    况且,这些日子看起来,这位大奶奶倒真的是仁厚。所以她才敢大着胆子,提一提孩子的事,抱回去给罗绮养那是不可能的。但只要奶奶开开恩,让奶娘抱过去给她看一眼,还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不想江蒲却冷冷道:“知道了,你且回吧!”

    心漪愣了下,不敢再多说甚么,行礼退下。

    瞅着心漪离去的身影,桑珠嗤声道:“这些人真真是得寸进尺的,奶奶待她们宽厚些,她们就登鼻子上脸,忘了自己的身份!”

    桑珠的声音说大不大,说小也不小。还没出屋子的心漪自然是听得清楚明白。就是外边服侍的婆子,都嗤着嘴得意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江蒲却突然叫道:“查嫂子在外面么?”

    查大家的正在外边和几个仆妇咬耳朵,听见江蒲唤自己,忙走了进来:“奶奶叫我。”

    “姨娘才刚生产了身子虚,那边又短人手,你不用在这边帮忙,且去看顾着她吧。”

    刚来那会,查大家的还是很得意、很高兴的。在她看来,江蒲虽是正房奶奶,可是三年都无所出,明摆着就是只不会下蛋的母鸡。

    而罗绮虽是位姨娘,却怀着孩子,只要生下个男孩也就和江蒲不肩了。

    在庄子里那些大户人家,也有大娘子生不出儿子,男人纳了小,但凡生下了儿子,好一些的大娘子不过是受些冷落差一点的,小的就敢压到大的头上。这些事,她可见得不少!

    然而在府里时间长了,她才知道徐府可不比那些个农户人家,生得个儿子连规矩都不要了!

    像罗绮这样的家生子,还是大奶奶仁厚,看她怀了孩子赏了一个姨娘,不然到死也就是个大丫头。至于孩子,将来她见了亲儿也还要行礼,自称奴婢呢。

    明白了这些,她眼里哪还有罗绮,只满心地想要讨好江蒲。所以,听见涂嬷嬷她们在染红鸡蛋,特地走了来帮忙,就是为了在江蒲面前多露露脸,好把自己调回来。

    这会听江蒲打发自己回罗绮那儿,她僵了一会,躬腰谄笑道:“姨娘那边有吴嫂子和多儿守着,没甚么大碍,我还是在这边帮一把手吧!”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