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第三十一章 :礼出大家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20:11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查大家的,知道江蒲素来好性,所以才敢这么大着胆子放肆。满以为江蒲会像之前那般般笑了事。

    江蒲听了她的话,又是好气又是好笑。自己顶着徐家大奶奶的名头也有几个月了。还从未有丫头、仆妇如此明目张胆的不把自己放在眼里。氯恼之下,脑子倒是清醒了起来。早起受了刘氏的逼迫,攒着满肚子不忿,正好拿她撒撒气。

    当下她眉梢一挑,脸上似笑非笑,眸中寒光轻闪,语出如冰,“查大家的,谁许你在我面前你呀我的?你们这些嬷嬷嫂子,我素习按礼尊敬,不曾想倒把你们都敬得一点儿规矩礼数都没有了!”梅官在旁冷声嗤笑:“这都是奶奶好性,惯得她们一个两个都没了规矩。”说着,又向外高声唤道:“涂嬷嬷在么?”

    “姑娘、奶奶!”查大家的头一回见江蒲这副冷冰冰的样子,吓得扑通跪下,碰头有声,“奴婢再也不敢了,求奶奶饶了奴婢这回吧!”

    江蒲冷冷一笑,也不叫她起来,“说你没规矩你还真是没规矩,你也不看看这是甚么地方,也由得你这般哭喊叫嚷的么!”一言即出,把查大家的吓得只敢细声抽噎。一时涂嬷嬷走了进来,见江蒲面带薄怒,便不敢以平素喜乐之时相待,垂头束手,恭恭敬敬地道:“奶奶有甚么吩咐?”

    江蒲丢了个眼色给梅官,自己侧了身子,摆起一脸的冷怒之色。梅官是学戏出生,惯会看人眉高眼低,当下冷声侃侃而道:“这位查嫂子好大的架子,不仅当面驳了奶奶的回,对着奶奶说话也是满口里你呀我的。咱们就是叫嬷嬷进来问问,她在嬷嬷、姨娘面前是不是也这样没规没矩。嬷嬷也知道,过几日姨娘就要挪到别的院子去了,到时候姨娘若是受了她的气,知道的说是奴婢没规矩,不知道的还当是咱们奶奶刻薄姨娘呢。况且姨娘又是老太太屋里来的,若叫老太太听了去,该怎么想咱们奶奶……”

    江蒲听着梅官这番长篇大论,不禁暗暗啧舌,十三岁的孩子还真是早熟厉害啊!

    涂嬷嬷瞅了眼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查大家的,恭敬地问道:“依奶奶怎么好?”

    听见涂嬷嬷的声音,江蒲坐正了身子,叹了声,“算了算了,怎么说她也是太太赏下的恩典。且昨晚上又忙了一宿,难免精神也短少,一时糊涂忘了规矩也是有的。格她两个月的月钱也就是了。”说着又眯了眼,打发人道:“好了我也乏了,你们都下去吧。”涂嬷嬷应了声,便带人退了出去。查大家的听说格了自己两个月月钱,虽然肉痛,可也不敢再多说甚么,呜呜咽咽地跟在涂嬷嬷身后出了正房。梅官眼瞅着她俩个出了门,调皮一笑,压低了声音道:“奶奶,怎么不趁机打发了她?不过是个庄子上来的,但摆得跟管家娘子一般!”

    江蒲心里暗暗笑叹,她终究还只是个孩子,嘴巴伶俐可心思还是直接了些。

    “她毕竟是太太差来的,打狗还要看主人面呢。况且太太也说了,过两日就给姨娘寻个合适的院落搬过去,她是服侍姨娘的,自然要跟着一起过去的。”

    梅官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“豆疹娘娘请出来么了?香炉可要搁满小米,羊油小红蜡可备好了,供娘娘的红鸡蛋、油糕定要算准是了九个,多了少了可都是大不敬,黄铜盆里的艾蒲汤也该倒上了,还有桂圆、红枣各色喜果可都备下了?“棒槌、梳子、秤砣、锁头,也都赶紧拿了来。哎呀,这根大葱这么蔫黄蔫黄地怎么行,赶紧叫厨房换了……”涂嬷嬷和周氏两人领着一帮小丫头,在正院里忙进忙出,不时的有人来回话,她俩个连嘴巴都不得空。

    江蒲随刘氏坐在堂屋里,见丫头们一样一样往桌案上摆,还真是不明白这些东西要做甚么用!搜了搜姜朴的记忆,她居然也不知道!好么,果然是礼出大家!江蒲打了个寒噤,一回头有见刘抱着孙子逗得很是乐呵,心里想着替罗绮再争一争,便试探地道:“不然,让罗绮等会在门口……”她话还没说完,刘氏已经瞪过来一记冷眼。江蒲讪讪地住了口,叹道,自己尽了力也就是了。

    刘氏把孙儿交给奶娘,冷着声音教训江蒲道:“虽说做主母的要宽厚些,可你也太过了。徐府长孙打从个家生子的肚子里钻出来,你当这事好听么?遮掩还遮掩不来呢,你倒好还把人叫来,惟恐人家不知道么!”

    挨了训江蒲才想起来,昨日众人来看孩子,老太君和徐孜需一口一个庶出的,生怕旁人忘了这孩子的身份。今日洗三府里又悄静无声,显然是不会摆酒席了。

    而这一切都是庶子的待遇,也就是说刘氏的如意算盘落空了。这会自己又提罗绮,可不是正撞在她的火头上么!

    刘氏越训心里就越憋气,她本来盘算着洗三、满月都照着嫡子的规矩来,时间长了诸人自也就忘了他的出身,过个三年五载,素素若还是没有所出,就把这孩子报上去,旁人也就不好说甚么了。

    不曾想,徐孜需连开口的甚么会都不给她,见着孙子头一句话就是,“长得倒是和老大小时候一模一样,可惜了的,是个庶出的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更是直接断了她的念头,“虽说这孩子是咱们家长孙,可毕竟是个庶出的,洗三满月就咱们自己几个人就罢了,免得旁人笑话咱们没规矩。”

    他母子二人都这么说了,自己也只得应了下来。如今只有指望着素素,提出把这孩子认做嫡出,毕竟她三年无所出,想认一个嫡子,谁也不好驳她的回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刘氏微冷的眸光在江蒲脸上一转,看她这几日的言行,怕是不会应承下来的。

    婆媳俩各怀心事的坐着,外边丫头报说:“大爷回来了。”言犹未了,徐渐清已走了进来,跟在他身后的是赵元胤。

    “伯母安好,嫂夫人安好。”赵元胤嬉笑着见了礼。

    刘氏满脸堆笑地扶了他起来,“这些日子家里事多,倒是怠慢你了,短甚么东西只管找我要去,这里就和家里一样的,千万不要见外才是。”

    赵元胤呵呵笑道:“这还用伯母说,我若不是将府上看做家里一般,也不会时常过来叨扰了。”说着,他走到奶娘面前,伸手逗了逗孩子,自怀里掏出个金灿灿的金锁给他戴上,嘴上说道:“好侄儿啊,你叔叔在客中,没甚么值钱的物事,你千万不要嫌弃啊。”

    江蒲抖了抖眉梢,这个人还真是一点正经都没有啊!

    屋子里正说笑着,李太君带着府中上下人等走了来,刘氏忙带了儿子媳妇迎上前见礼。

    李太君拄着拐上前看重孙一眼,往襁褓里塞了锭“必定如意”小金锭,拿起搁在旁边的小木瓢,往盆里舀了浅浅一勺清水,涂嬷嬷立时唱道:“长流水,水流长,好日子长到头!”

    待她唱了咣啷一声,李太君往盆里丢了锭“连中三元”的小银锭。江蒲此时已从奶娘怀里抱过了孩子,跟着徐渐清福身谢礼。然后,众人依次一一添了盆。而涂嬷嬷每次的唱词都不一样,听得江蒲啧啧称奇。

    添盆的仪式完后,便有小丫头上来撤了案几,重新摆了酒桌上来。因着洗三,头一个端上来的就是银丝长寿面。

    众人都是意思意思尝了两口就搁下了碗,只有江蒲哧溜哧溜把一茶碗的面都吃了,待要叫桑珠再盛一碗来,才发现屋里诸人都看着自己,这才不好意思地放下了碗。

    “我从来不知道大嫂子的胃口这般的好!”王篆香掩嘴说道,眸中满是鄙笑的神情。

    江蒲愣了愣,笑道:“没办法,我头一回养孩子,成日里都忙忙乱乱的,连饭也不得好好吃。再过几个月,弟妹就知道滋味了。”

    王篆香被踩到了痛脚,瘪了瘪嘴不做声了。

    徐孜需取出个红色的小封套,交给徐渐清:“这是我取得几个名字,你看看那个钟意。定了名字,也好开宗祠请出族谱,把他的名字添上去,怎么说他也是徐府的长孙。”

    徐渐清恭恭敬敬地接了过来,“多谢父亲了。”

    刘氏瞥过那小封套,投向徐孜需的眸光带着一丝恨意,徐孜需啊你就那么急不可耐地定下那孩子庶出的名份么,难道就只老二是你儿子?

    徐孜需却恍若未见,挟了块小油糕,送进嘴里尝了尝,直赞不错。

    坐在上首的李太君见儿子为完了正经事,推说身子不舒服起身离席。临走前又叫上徐渐止,“你还坐着做甚么,眼见得八月就乡试,还不回屋温书去。”

    徐渐止答应着,老老实实地跟祖母在身后出了门。李太君要走,众人少不得起身相送,出了正房的门,王篆香得意地向江蒲笑了笑:“大嫂子,我且服侍老太太回去,等会再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弟妹事忙,就不用过来了。”江蒲也笑了回去。

    送了太君回来,徐孜需再略坐了坐也说有事,叫了二儿子一起走了。

    刘氏看着空荡荡的堂屋,气得暗暗咬牙。他们这摆明了是给自己难堪啊!再看徐渐清一派淡然地坐着,江蒲更是浑不在意的样子。她的满腔怒气无人应和,坐在这里心里更是添堵,寻了个借口也走了。

    把诸人都送走了,江蒲长长地舒了口气,看孩子在奶娘怀里睡得香沉,叹了声道:“抱他回去睡吧,那么小的孩子白跟着大人遭罪。”

    “嫂夫人倒是看得开,这么冷冷清清的洗三礼,你也受得住!”赵元胤一边说,一边拿眼睛瞅徐渐清,这步棋眼见得可要成弃子了。

    江蒲冷冷笑道:“真要是宝贝孩子,能舍得他这么在奶娘怀里那么睡着,他才多大啊,这么个天也不怕他冻着。”

    这下连徐渐清都掉头看了过来,她还真是心疼这个庶子啊!

    “看甚么看!”江蒲将眼一瞪,“孩子病了还不就是我跟着倒霉遭罪!”说着,她就赶赵显家的抱孩子回屋去。

    还在坐的徐渐敏“扑哧”一下笑了出来,“这个理由倒是实在!”

    “本来么,这孩子就不是我亲生的,带好了是应该的,若有个不好,旁人还不知道怎么议论我这个嫡母呢!”江蒲边说,边吩咐桑珠道:“给我再盛碗面来,要大碗些,我早上可都没吃呢。”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