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第三十二章 :为了男人,不值得!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20:16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徐渐敏同赵元胤倒是很有做客的样子,吃过午饭叫了几出小戏,乐呵到傍晚吃过了晚饭才回去。江蒲往李太君那里打了圈,回来就直奔西厢看孩子。见小家伙在摇篮里睡得沉实,又轻声吩咐了赵显家的几句,才回自己屋子。

    徐渐清歪在碧纱橱里的暖榻上,眯着眼眉头微蹙,听见江蒲的脚步声,睁开了眼,“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江蒲嗯了声算是答应,径自坐到妆台前卸钗拆髻,一整天都顶着个斤把重的脑袋,真是累死个人了。

    “这上面的名字,你看看喜欢哪个?”徐渐清递了张大红笺纸过来。

    江蒲斜瞄了眼,上头写了三四排名字,“父亲不是让你挑么,你怎么来问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孩子的娘亲,你挑我挑又有甚么区别。”

    娘亲?江蒲冷冷一笑,自己算哪门子的娘亲!

    “你有话直说就是了,不用这么拐弯抹角的。”

    徐渐清垂首一笑,遣退了桑珠、梅官,“今日父亲和老太君的意思你都看明白了,可若是你坚持要认他做嫡子,谁也不好不答应的……”

    江蒲一扬首,打断道:“这是你的意思还是母亲的意思?”脸上浅笑如利剑出鞘,寒光迫人,

    徐渐清眸色一黯,幽幽叹道:“父亲偏爱二弟,我若不是长子且母亲又坚持立长,只怕徐府嫡子的名头早就落到了二弟头上。”话说到此,他陡然抬了眼眸,灯光落在他眸中,闪烁着灼灼的野心,“可若我有了嫡子,便有了九分的胜算!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江蒲梳着头轻笑出声,眸中冷怒如刃:“嫡子的位置对你来说就这么重要?重要到连亲生儿子都可以当棋子来用?”刘氏毕竟不是亲祖母,可徐渐清却是孩子的亲生父亲啊,他怎么就不想想,将来若是有了正经的嫡子那要怎么办才好,他就不怕兄弟阈墙么!

    这个问题江蒲不理解,自小受尽父兄宠爱的姜朴也不理解。在她们看来,这叫利欲熏心!

    徐渐清做为徐府长子,就算做不成嫡子,监造衙门里也总会有他一席之地,这一世富贵无虞。然而人心不足蛇吞象,现放着富足安逸的日子不要,却偏要和亲弟弟争个头破血流。

    看着江蒲如冰的眸色,徐渐清也冷了神色,“我只问你帮是不帮!”

    江蒲“啪”地一声,将手中的牛角梳重重地拍在妆台上,口中砸出铁般坚定的字眼:“不帮!”做了多年律师,她也是有自己底线的。

    徐渐清铁青着脸盯着江蒲,腮骨不停地上下滑动,最终拂袖而去。

    刘氏为着这件事,几次三翻的找江蒲,真是好话说尽。因着刘氏口口声声,“娘亲也是为你好,认做了嫡子,你将来老了也有个依靠。”

    江蒲便细细地梳理了姜朴的记忆,徐渐清夫妻俩同房虽不多,可一月之中总有那么三两次,可三年来姜朴却从未有孕,估计这身子不说不能生育,至少也是极难受孕的体质。

    然而要她为了这个原因,将人家的母子名份都抹去,她实在是做不出来。那孩子养在自己身边,将来至少会知道自己的生母是谁。可若被认做了嫡子,那么他的母亲就只能是徐家的大奶奶了。

    往后,便是母子相见不相识。在江蒲的观念里,压根就是狗血剧中的人伦惨剧。

    因此,她咬紧牙关,就是不松口。刘氏怒急,便指着她怒声训道:“你自己也想想,这几年若不是我拦着,就你那脾气不知被老太君休过多少回了!”

    这些日子江蒲成天听刘氏唠叨,她早就不胜其烦了,只是她是个吃软不吃硬的脾气,刘氏好声好气的,她心里虽恼却也老老实实地听着。

    可刘氏一换了嘴脸,她的脾气也就上来了,当下头一昂,道:“我不答应,凭天王老子来了也是不答应的。若太太要为了这件事情休了我,请便!”说罢,带了桑珠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打这以后,江蒲和刘氏、徐渐清算是彻底闹僵。她本就不招老太君喜欢,这会更是连太太、大爷都得罪了,下边的仆妇丫头越发不拿她当回事了。

    至于主子,徐渐清打那以后就没再没出现过。刘氏则差人来吩咐,早上不用她往院子里去服侍。至于王篆香,那就更不用说,一见着她就冒几句冷言冷语。李太君是乐得看她婆媳失合,只是自持身份兴灾乐祸之情不好太过外露了。

    主母都被人晾在了一旁,孩子就更不用说了。该有的金项圈、银镯子全都是江蒲自己掏钱置办的不说,就连满月酒也没人做兴。

    好在姜朴有对二十四孝的大哥大嫂,惟恐自家妹子受委屈,特地在南边置办了几个田庄给妹子做陪嫁。因此姜朴在银钱上从来就不短缺。

    所谓财大气粗,你们不做兴,姐姐就自己出钱摆满月酒。她一扬手丢了小厨房二十贯钱,一半让她们置办酒席,一半做赏钱。

    把那些个仆妇乐得差不多就要叫江蒲祖宗,给她磕头了。那小小一桌酒席自是置办得万分的精细。

    到了正日子这天,江蒲一大早就吩咐梅官和周氏,上揽翠峰把花厅收拾出来。她自己在李太君面前请安的时候,故意把众人邀上一邀,看着她们脸上的神色又是难堪、又是震愕,江蒲心里说不出的爽快!

    江蒲和桑珠才上了揽翠峰,就听见女孩子们的笑声,原来梅官生怕酒席上冷清了,特地把流桐院几个处得好的姐妹叫了来。

    上回江蒲那般帮梅官,那些女孩子都是看在眼里的,心里都很感激,虽然常婆子拦着不让去。可顶不住梅官一句,“是大奶奶叫她们!”

    大奶奶再不受待见,也是主子!况且这些日子看来,好像又变回了原先的蛮横样,真和她对着干,自己铁定是吃亏的,因此她也只好当不知道,由着女孩子们去。

    江蒲见到她们,登时眉开眼笑,“好好好,还是梅官知道我。等会咱们好好唱几出,今朝放开乐上一日!”说着,又吩咐周氏道:“去,把心漪姑娘还有罗姨娘一起请了来,咱们大乐一翻。”

    旁人都睁大了眼,这位待妾室可真不是一般的好啊!桑珠却是明白的,自打奶奶那一场大病后,就对大爷死了心,人也稳重了,就是对那两位也亲切了许多。

    所以就算大爷这一个月来,夜夜宿在小院的西厢。心漪每日来请安时,她也没有半点刻薄。倒是罗绮,因着江蒲让她时常过来看孩子,如今倒是坚定的站在江蒲这边。

    看到心漪,总会忍不住替江蒲冒几句酸言醋语。没有人的时候,甚至还会埋怨江蒲太好性了,江蒲却说,为了一个男人,恶形恶状,实在犯不上!

    罗绮、心漪随周氏上了揽翠峰,就见江蒲抱着刚睡饱的小家伙坐在花荫下,手里拿个小坠子逗着他玩。

    “瞧瞧你家虎头,手里还真有点力气呢!”江蒲见罗绮来了,合不拢嘴的笑赞道。

    罗绮听见“你家虎头”四个字,心里美滋滋,“奶奶甚么话,正经的该是奶奶的儿子!”话虽这么说,她抱过儿子,香了香小脸蛋,满嘴里都是,“娘的心肝儿,娘的宝贝。”

    三月天气,正是百花盛开的时候,再兼阳光晴暖,江蒲便不愿进花厅去,只命人将小几子摆在滴水檐下,一边赏花,一边听小姑娘们唱曲。不时的还逗逗虎头,好不乐呵!

    “哟,这里还真是热闹啊。我可是来着了!”

    众人循声看去,却是赵元胤笑盈盈地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赵相公怎么过来了?”江蒲敛了笑,客套地邀了他入席,桑珠早添了副酒盏碗箸来。

    赵元胤入席坐下,自怀里掏出三个小布包来,“这是给文煜的满月礼。”

    “文煜!”江蒲疑惑地看过去。

    赵元胤道:“怎么你不知道么,孩子的名字定了就叫文煜,他们这一辈是文字辈,煜是光明的意思,他不是过了子时才出生的么。”

    他话音才落,罗绮怀里小家伙就挥了挥小短胳膊,伊伊呀呀地闹腾了起来。

    罗绮激动地道:“咱们虎头有大名了!”

    江蒲笑了笑,“他能知道甚么,怕是玩了这么会肚子饿了,赵嫂子抱他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赵显家的应了声,接过孩子就往花厅去了。

    “虎头?”赵元胤笑了起来,“怎么取了这么个乳名啊,倒跟乡下孩子似的。”

    “今年不是虎年么,且他又是年初出生的,可不就是虎头么!”江蒲边说,边解了三个小布包,一个是长命如意的金锁片,一个羊脂玉牌上头镂刻着“君子不器”四个篆字,还有一个则包着几贯子钱,她看了半天也不明白是甚么意思,只当是这里头有甚么规矩讲究,于是问赵元胤道,“你们江南送小儿满月,都是送三份礼的么?”

    赵元胤正大口里往嘴里塞水晶小笼包,听江蒲问话,翻了个白眼,含糊道:“我钱多啊,送三份礼!”说着,咽下口中的包子,理清了口齿,“只那六贯六络钱是我的,讨个好彩头六六大顺么!”

    看他又要去挟包子,江蒲忙拦了他的手,问道:“那两样呢?”

    “金锁片是三娘子送的,玉牌是静之特地叫做的。”他说得轻巧,江蒲却愣怔住了。自打洗三之后,徐渐清就再没来看过孩子。弃子么,谁还记在心上!

    现在又算是怎么回事,他特地着人雕了玉牌给孩子满月礼,可人却不见踪影?

    罗绮已然哭了起来:“奶奶,看来爷还是把虎头记在心上的。”

    这一个月来,罗绮是即悲且喜。悲的是,府里上下都不把这孩子看在眼里。喜的是,正因着不受重视,所以自己才能时时亲近孩子。

    如今徐渐清又如此费心的给孩子备了份满月礼,她登时觉得自己人生圆满了!

    江蒲却是冷冷一笑,抬眸看向赵元胤:“他这是甚么意思?”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