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第三十六章 :印子钱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20:35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那个叫秀儿的姑娘泪珠涟涟,扑在林婆子脚下:“林嬷嬷,求放过大宏哥吧。”

    林婆子担忧地扫了眼上首的客人,真要惹恼了她们,这一趟赚不着钱不说,指不定人家一怒之下,能把画舫都砸了。但见她们都饶有兴味地看着戏,林婆子才稍稍放心了些。

    一把推开秀儿,指着那少年,满脸忿忿,“我的姑娘,你也瞧瞧,是我不放过他,还是他不放过我啊。”

    其他几个歌伎上来帮忙说情,“秀儿怎么也是好人家的女孩儿,总留在咱们画舫上,叫人知道了嬷嬷可要担大不是的,但不如放了她回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们说得倒轻巧。”林婆子一口啐过去,“没有李大爷的吩咐,谁敢放人!”

    几个歌伎听得“李大爷”三字,都不敢做声了。

    坐在旁边看戏的江蒲,好奇地问了句:“李大爷?哪个李大爷?”

    金陵府李姓有头脸的人家并不多,且又这般霸道的,江蒲心里已有了人选。

    听得一直没做声的客人开了口,林婆子赶忙躬身回道:“就是东门大街的李家。”

    江蒲笑了起来,“果然是他家。胆子倒是不小都敢逼良为伎了。难怪人说他们家子嗣单薄,就这么个庶出旁支的败家的纨绔,也人模人样的称起大爷来了。”

    林婆子侍立在旁,也不敢多说甚么。

    姜朴拈了颗鲜红的樱桃,含在嘴里慢悠悠地道:“既叫我碰上了,少不得问上一问,你们欠了他多少钱呢?值得用人来抵!”

    秀儿听她敢那么说李家,心里欢喜异常。大宏哥是卖了自家的渔船才帮自己把债还清的。不想他却没把借据要回,李家若是再上门逼债,自己再拿甚么去还!

    听这客人的口气,满不把李家放在眼里,指不定她能帮一帮自己。因此她忙上前屈身回道:“因着父亲重病,我不得已向李家借了十贯钱,利滚利到如今已是十六贯了!”

    “十六贯!”江蒲睁大了眼,“这是印子钱呢?”放印子钱虽不算违令,可那些利钱官府也是决不会判给债主的。所以有本事放钱印子钱的,都有颇有些背景的人物,不然一个不好,连本钱都收不回来。

    秀儿悲泣道:“父亲久病,亲戚见着咱们就关门,我实在是没办法,不得已才……”

    “李茂的胆子倒是不小啊。”江蒲笑道:“不仅放印子钱,还为着这个逼良为伎。”

    放印子钱虽不违令,名声却总是不大好听,所以虽有逼债的,也从来没闹出过大事来。

    柳三娘眸光轻闪,挟了一碟子黄灿灿的波萝肉递给江蒲,“区区一个李茂怎么会这样的本事?就是有,他又哪来的本钱?李家虽是做兴他,可如今还是李老爷当着家,他一个月的算到顶也就一贯的月钱,哪有本钱放印子钱呢。”

    江蒲心头一动,闪过只言片语,只是太快了没有抓住。她正凝眉细想,忽听外头有人问道:“舫上坐的可是姜二爷?”

    江蒲眉头一蹙,“姜二爷”这个称呼是自己头一回用,怎么会有人知道?就是桑珠、梅官也觉得好奇。惟有柳三娘掩嘴一笑,“还真是巧了,这也能碰上。”

    江蒲瞅了柳三娘一眼,疑惑着起身走到窗边,挑了烟罗纱向外一瞅,登时翻了个白眼,算自己倒霉,居然碰上了他!

    虽然隔着窗格子,可赵元胤还是一眼就认出了江蒲,欢天喜地的辞了那帮猪朋狗友,叫画舫靠了过去搭上踏板,蹭蹭地就上这边楼来了。

    然而却被仓房上的情形,惊了下,“哟,这是在做甚么呀?”

    江蒲瞅见他腰间鼓鼓的荷包,眸光轻闪,计上心来,不怀好意地笑道:“你身上带了多少钱?”

    赵元胤忙护住腰间的荷包,故作惊惶地往后退了步,“你要做甚么?”

    江蒲也懒得跟他多费唇舌,跨上前一步,夺过他腰间香圆缎绣竹纹的荷包,发现里面除了几个散钱,居然还有好几个小银锭子,取出一锭,抛给那少年,“你拿了这个还钱去,这回一定记得把借据要回来,我在这里等着。”

    虽然自己一时想不起来,可总觉得这事情不对。要她自己出钱,或者还有些踌躇,偏偏赵元胤自己撞了上来,用别人的钱做好人,感觉还是很舒服的。

    那少年接着银锭,满脸愕然,张嘴问道:“那利钱是多少啊?”但愿他们不要像李家那般,要不然自己真是不知如何是好了.

    江蒲笑了笑,“这是大爷赏你的,不用还。”

    “喂,喂,喂。敢情不是你的钱,你不心疼啊!”赵元胤边嚷,边就要上去抢荷包,却被姜家忠心耿耿的家奴挡在当中,只好拼命伸胳膊。

    看着气急败坏的赵元胤,江蒲又摸了一锭银子丢给林婆子,“这些够了吧。”

    林婆子接着银锭,眼睛都笑眯了起来:“够了,够了,够了。爷们乐着,咱们这就退下去了。”说着,便领着众人下楼去。

    那少年郑重地谢过二人,又道:“这钱,我一定会还的。”说完,看了秀儿一眼,方一溜小跑的冲下了楼。

    江蒲讹了赵元胤两个银锭,也不好意再给人脸色看,给他倒了杯酒,端着笑脸问道:“你怎么知我在这舫上?”

    赵元胤斜睨了她一眼,拿过酒杯,“我在甲板上瞧见隐约是你的家奴,所以靠过来问一声。”

    “那,你怎么会问‘姜二爷’的呀?”江蒲忽闪着眼睛,对此着实很好奇。

    赵元胤剥了个桂圆丢进嘴里,阴阴地笑道:“不问‘姜二爷’难不成我还问是徐家大奶奶在舫上么?你不怕议论,我还要顾着静之的脸面呢!”

    听他提起徐渐清,江蒲的笑容不自觉的黯了三分。柳三娘赶紧拿话叉了开来。赵元胤也在心里一叹,静之难得对人上心,偏偏又闹成了这样。

    当下,怕闹僵了也丢开不提。

    众人在画舫上玩到了日薄西山,还不见那少年回转。江蒲坐甲板的围栏上赏着夕阳,一回头瞅秀儿担忧的神色,随口就道:“你的大宏哥,该不是拿着银子跑路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的。”秀儿断然否定,轻蹙着眉尖道:“我只怕他是出了甚么事。”

    大宏哥人老实不知道借据的事,可李家不会不知道。之前他们就有意扣下借据,只怕这回也不会轻易的就拿钱了事。

    江蒲站了起来,伸了个懒腰,转向家奴吩咐道:“告诉林婆子掉头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赵元胤眉一挑,问道“怎么,不等了?”

    江蒲给了他一记白眼,“你也看看这甚么天了,我出门一日了,再不回去嬷嬷不着急的么!”

    画舫一靠岸,众人还不及下船,就见一群豪奴押着被捆得像棕子似的少年,吆喝着走了过来。最后那个摇着折扇的瘦竹杆正是李茂。

    江蒲微微蹙了眉头,还钱还能还成这样?

    李茂落在家仆后头,眯着细眼直瞅着那少年,嘴里一直磨牙。清明踏春,他无意间撞见了个身着素服的小娘子,所谓若要俏,三分俏,再兼她神色悲凄,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,真是惹人怜爱。

    他一见之下心荡神摇,着人四下打听,才知道那小娘子家住城西,姓钟。就父女二人过活,钟老汉早年中过秀才,家里又颇有些田产,也算是个小富之家。

    可惜打钟夫人去后,钟秀才伤心过度大病一场,自此便落下了病根,家中无人主持,家业便日渐凋落。再加上他长年久病寻医问药,家中越发的抓襟见肘了。

    李茂本想着像钟家这样的人家,只要自己厚厚的给笔聘礼,再许了钟小娘子抬进来做贵妾,钟家就无有不应的。

    不想钟秀才偏有些文人骨气,支着病体,胀红了脸冲上门的媒婆直嚷,“慢说女儿早就许给了展家,就是没有许人,也绝不给人做妾的!”

    这下可惹恼了李茂,只是他再霸道,也不敢带人上门强抢民女。无奈之下只好招呼人喝酒解闷,常瑜听说了着人去打听了打听钟家,回来便给他出了个主意,“前些日子乍暖还寒,钟秀才的病又犯了,正没钱请医吃药,咱们不妨借他一些,到时候还不起钱,看他还怎么张狂。”

    钟秀正为着老父病四处告贷,可是钟家的亲友,都深知他家的情况。所谓救急不救穷,谁也不是富贵人家,哪经得住他长年累月的寻医问药。

    因此,钟秀上门虽不至吃闭门羹,钱却是借不到的。展家虽有心相帮,无奈自己也只是温饱而已,实拿不出闲钱来。眼见着老父就要断药了,钟秀急得天天抹泪。

    隔壁孙婆子过来帮忙时,悄悄地告诉她,有个地方能借到钱,只是息钱高了些。

    钟秀哪里还顾得这些,忙不迭的应了下来。看着借据上的两成息钱,咬了咬牙签了下来。至于后来两成如何变成了三成,她已经无力追究。直到债主上门,她才知道自己竟是管李茂借的钱!

    明知是他使得坏,却也无可奈何,借据上有自己的画押签名。无奈之下,只好硬着头皮答应李茂,到画舫上卖唱。

    李茂心里的盘算是,反正这钱钟家是还不上了,钟秀才眼看着只有出气,没有进气了,只等他两眼一闭,自己就能把钟秀从画舫上抬回来。

    从画舫抬人,凭谁也说不出个不是。就是展家要闹,自己也能摆得平。

    他断没想到,展大宏居然能把家中吃饭的渔船卖了来还钱。他拿着那十六贯钱,真恨不能把它们给瞪化成铜汁。

    好在展大宏为人木讷老实,又从没借过钱,一听自己说能把钟秀领回去,激动之下居然也不管自己要借据,拨腿就跑。

    李茂得了十六贯钱,又能留下美人,心里正美着呢,不想展大宏又拿了锭银子来,说要拿借据。展家是甚么人家,李茂心里清楚得很,把他们一家人卖了,也不够这一锭银子。

    当下,他一边慢吞吞地差人去拿借据,一边问展大宏银子是从哪里来的。江蒲给他银锭的时候,并没有报赵元胤的姓名,所以他只能说是“姜二爷”给的。

    李茂把“姜二爷”这三个字在脑子里转了几转,确定金陵府绝没这号人物,才吆喝家仆将展大宏绑了,硬说这锭银子是他偷的。

    在李茂想来一个外地人,舍得拿一锭银子出来替个不相干的人还债,无非是看上了钟秀。自己亲自把钱还了去,软硬兼施,就不信那人不松口。

    只要坐实了展大宏偷窍之罪,钟秀就更没人可指望了。

    所以,当他看到赵元胤风度翩翩地从画舫上下来,眼珠子都要瞪掉下来了。

    小樗百度了下高利贷,拒说是不算违法,只是高出银行的那部份利息,得不到法律保护,所以书上小樗也就这样处理了。

    起点十周年庆典,大家都去这个网址,./ploy/20120507/index.aspx?action=easter砸蛋赚经验啊!

    先发个祝福,然后就能砸蛋了,小樗今天砸了六百。至于其他,大家可以去员外那里看看,她比小樗清楚规则。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