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第三十七章 :借据到手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20:40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由于太过惊愕,李茂甚至都没注意从画舫上飞奔而来钟秀。

    “你为甚把大宏哥打成这样!”

    直到钟秀厉声喝问,李茂才回过了神,然而此时赵元胤已笑盈盈地从走到近前,拱手招呼道:“李兄这是做甚么?”

    李茂硬着头皮回道:“这小子偷了画舫客人的钱……”

    “胡说,大宏哥才不会去偷钱!”钟秀扶着展大宏,哽声喝断,眸中怒火灼人。

    赵元胤故作惊讶道:“原来是刚才那小子啊,我一时倒没认出来。”说着又蹙眉道:“我不给了你一锭银子么,不够你开口啊,做甚么去偷啊!”

    展大宏口中塞着破布,眼睛瞪得溜圆,急得直呜呜。钟秀正要帮他拿了,却被李家的家仆推了开来。赵元胤眼珠子一瞪,冲李家奴仆喝道,“还不赶紧的把人嘴里的东西拿下来,就是官老爷拿人也没有这般的,你们这不是给你家大爷招祸惹骂么!”

    李家的奴仆朝自家大爷瞅了眼,见他微微点头,这才取了下来。

    破布一拿掉,展大宏便大声地辩解道:“我拿着姜二爷赏的银子去要借据,谁想李大爷二话不说,硬诬我是偷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啊!”赵元胤笑着打断,“那么大一锭银子,也难怪李兄误会,不过的的的确确是是我朋友给他的。”

    赵元胤都这么说了,李茂还能说甚么,只得陪笑道:“赵兄的朋友果然都是慷慨之士,倒是我小家子气了,就不知那姜兄弟我可有缘一见?”

    撞到了赵元胤手上,李茂也就只有自认倒霉了,可那个姓姜的,自己倒是很想会上一会,认得了人,才好背后使绊子不是。

    不想赵元胤却笑:“她是个随性恣意之人行踪难定,适才听说留云庵风景秀雅,便荡了一叶扁舟去了。”

    听说姓姜的上了留云庵,李茂可是乐坏了,南效那边一到入夜人迹稀少,况且自己和留云庵那些个姑子又都相熟,暗地里使个坏,这口气也就出了。

    因此,他朝赵元胤拱了拱手就要告辞,却被赵元胤叫住,“李兄,那借据……”

    李茂不甘地瞅了眼钟秀,咬咬牙,从怀里掏出借据忿忿地丢给了展大宏,领着家仆赶去留云庵逮人了。

    赵元胤看着他急急而去的身影,挥手大声道:“李兄,好走不送。”

    待得李茂去远了,江蒲一行人才从画舫上下来。赵元胤凑近前,问道:“这大晚上的你引他去留云庵做甚么呢?”

    江蒲灿然一笑,反问道:“他昧了你一锭银子,你不想出出气么?”叫你心思坏,看看最后到底是谁敲谁的闷棍!

    “姜二爷,这是借据。”展大宏老老实实的把借据奉上,旁边钟秀想拦又不好拦。

    江蒲看在眼里,又从赵元胤的茶包里取出块散碎银子,“钟姑娘放心,这借据只当是我同姑娘买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行呢!”钟秀连忙推辞,“那借据姜二爷要就拿去吧。”若不是他帮忙,这张借据是绝难到手的,自己现下一无所有,别人也没甚么可图的。

    江蒲拉起钟秀的手,把银子硬塞到她手上,“你父亲病着,那小子又卖了渔船,你两家靠甚么过活?这银子你且收着,我只望你二位记着我的好,将来有请二位帮忙的地方,还请二位千万不要推托才是。”

    一番大白话说出来,钟秀再要硬辞,就是她不领人恩情了。因此她只得接了银子,行礼谢过,随着展大宏回家去了。

    赵元胤很是好奇,“你要那张借据还说是拿个把柄在手,钟秀他们又能有甚么用啊?”

    江蒲眨巴眨巴眼,很干脆地回道:“不知道,我只那么一说。”

    赵元胤被她噎得半晌回不了神,待要再问,姜家的马车已然去远了,他只气得直嚷:“你好赖把荷包还我吧!”

    马车在别院门前一停下来,就有仆妇接了出来,“姑娘,你可算是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江蒲一边下车,一边疑惑地问道:“怎么,又有谁来了么?”

    仆妇们相视一笑,“小将军特地差人送了对雪貂来,给姑娘解闷。”

    “小将军?”江蒲愣了下,才想起姜梗夫妻育有两子一女,长子姜毅今年已有十五岁了,姑侄俩岁数相差不大,打小就在一起胡闹,感情可不是一般的好。

    而自己搬回田庄的事,桑氏夫妻自然是要报回漠北的,那小子定是心疼自己姑姑,所以才会送了一对雪貂来。

    江蒲一直以来都想养只小猫小狗,可是自己工作太过繁忙实在是照不了,所以这个想法,一直只是心里想想。

    这会听说漠北送来一对小雪貂,真是喜上眉梢,急急进门,“赶紧领我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只是她刚进了二门,桑嬷嬷就迎了上来,“姑奶奶,姑爷在堂屋等了好一会了。”

    江蒲眉头一皱,“他怎么来了?”徐渐清还从没这个时候来过呢!

    而适才那个仆妇之所以不提,实在是她不知道。

    说话间,主仆几人已进了堂屋,见徐渐清坐在椅子上看书,他腿上窝着两团可爱的小雪球,正呼呼大睡。

    听见有人进来,徐渐清放了书,抬眸笑看了过来,“回来了,你这对貂儿倒是粘人的很,硬要赖在我身上睡觉。”

    江蒲冷着脸吩咐桑珠、梅官将貂儿抱了起来,两个小家伙还不大愿意呢,直到又碰到柔暖的身子,才蜷起来继续睡去。

    “你来做甚么,明朝不用上衙门去么?”江蒲在他旁边坐下,语气毫不遮掩的赶人。

    徐渐清不在意地笑了笑,淡淡地道:“明朝休沐。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,今晚他是要宿在这里了。江蒲恨恨地看过去,天底下怎么有这么厚脸皮的人!

    徐渐清只当没看到妻子脸上的忿忿,指着堆在案头的那一垒书道:“这都是书坊新进的话本,我翻了翻文辞倒也细密,给你打发打发时间再好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江蒲冷冷一笑,“多谢大爷了,只是这会也不早了,大爷还是赶着回府的好,晚了,路不好走呢!”以为装糊涂就能装过去么,把话挑明了,看你怎么办!

    然而江蒲低估了徐渐清的厚脸皮,他淡淡一笑,“不急,今日我本就打算在这里歇下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江蒲蹭地站了起来,咬牙切齿,“我屋里可没你睡觉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,我已让桑嬷嬷把东厢收拾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徐、渐、清!”江蒲从齿缝中蹦出这三个字,看着他近乎无赖的笑脸,江蒲只得拂袖而去。

    徐渐清敛了眸中清亮的笑意,眸底的阴影掠一抹黯然,他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了,当日她在府中时,自己明明能忍着一个月不见面。

    可现在明知她不想见自己,却也要厚着脸皮赖过来,就是看着她气恼的样子,也是舒服的。

    桑嬷嬷候在门口,听江蒲进屋了,才挑了纱帘进来神色恭敬,语气冰冷,“晚饭已然备下了,姑爷是在这里吃,还是摆到东厢吃。”

    徐渐清看看了悬在内室门口的绿地洒花纱帘,叹道:“摆到东厢去吧。”

    听见徐渐清出了堂屋,江蒲才从里间出来,身上已换了家常绸衣,“那家伙还真是不要脸的彻底啊!”

    梅官毕竟是徐府大的,看自家大爷被赶去了东厢,抱着两只小雪貂,站在一边怯怯地求情,“大爷都先服软了,且又来了那么多回了,奶奶就算了……”

    她话还没说了,江蒲一指甲戳了过去,“你个没用的东西,将来受了婆家的气,看我给不给你撑腰。”

    桑珠一面帮着摆饭菜,一面也劝道:“爷有千万般的不是,总比着以前好了,至少还会拿着书来哄奶奶了。原先恼了可是各自走开的。”

    她这话其实还是留了几分余地的,之前他们夫妻,奶奶倒是闹腾的厉害,可大爷看都不看一眼,径自走人就是。

    三年来别说哄了,他们竟连吵嘴都没有吵过的。只是自己真要这么直说了,娘亲听见了还不得心疼死了。

    桑嬷嬷也在旁劝道:“是啊,咱们摆过脸色就算了,夫妻俩床头吵床尾和么!”

    她们尽管心疼江蒲,可也知道这桩婚事是连合离都不行的,那么就只能指着夫妻和睦了,总不能真由得自家姑娘守一辈子活寡吧。

    况且这几次看来,姑爷对自家姑娘也算是上心的了,女人家么有台阶趁势下来就好,太过头了总是不好的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,我会看着办的。”江蒲无奈地应了。之前自己从徐府搬出来,桑得夫妻俩面上虽没露出担心来,可她也知道他们私底下总拉着桑珠问长问短。

    这会自己要再说准备在田庄长住,还不让两位老人忧心死。况且自己真要说了,他们定是要劝来劝去的,倒不如含糊应了他们,至少能落个耳根清静。反正,这一时半会的自己也不会搬回去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江蒲换了欢喜的样子,缠着桑嬷嬷撒娇道:“好嬷嬷,你赶紧给两个小貂弄个窝来,不然梅官是服侍我呀,还是服侍貂儿呀!”

    “哎哟!”桑嬷嬷一拍脑门,“可是老得不中用了,有个小木房子,是跟着它们一起送来的,搁在外边换垫草,就忘了拿进来了。”她边说,边就挑帘出去了。

    直到二更时分,在留云庵堵人的家奴才回来。江蒲忙问结果如何,家奴慢悠悠地回道:“咱们在山道上堵着他,叫他吃了好下闷棍,怕打重了出事,就放他下山了。不想咱们下山时,他们却被人扒了衣裤吊在树下,在那里鬼哭狼嚎的地,求爷爷告奶奶让咱们把他放下来。”“你们放他下来了?”“哪能啊。”众家奴嘻嘻笑道:“咱们没把他吊到官道上就算是厚道了!”江蒲听得眉开眼笑:“办得好,办得太好了!你们辛苦了一晚上,且去吃饭,明日到嬷嬷那里领赏去!”家奴们笑应着退了下去,江蒲的心情陡然好起来,唯一觉得不痛快的就是,自己没能亲手敲他两棍子!不过,一想到他估计要被吊一晚上,就忍不住乐呵出声。桑珠铺好了床帐,过来笑劝道:“奶奶,歇下吧,时候不早了。”江蒲起身站到窗边,推开虚掩的窗子,微凉的夜风掠过她的发丝,带起她睡袍宽大的袖摆。她深吸了口带着花香的夜风,无意间瞥见东厢也还亮着灯火,窗户上印出一抹人影,江蒲心头一动,盯着那抹人影不禁就看痴了。

    桑珠本是含着笑的,见她突然淡了神色,便顺着她的眸光看去,不由暗暗一叹,早些日子还以自家奶奶对大爷歇了那份心思了,如今看来却又不是。待想劝几句,又不知如何开口,给她披了件斗蓬,便放下纱帘,退出了里间。

    江蒲也不知盯着看了多久,直到外边传来更鼓之声,细听之下竟已三更。江蒲倏忽回神,想起徐渐清一动都没有动,他到底在看甚么呢!就他那样,绝不会和自己似的,看个话本也能看到三更半夜的哇。

    正疑惑着,忽听见外边传来清清楚楚地敲门声。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呆萌呆萌的小龟终于到家了,一直担心它受不了长途颠簸,没想到小家伙还挺有精神的,小樗真是怎么看都不够!哇哈哈,小家老可爱了!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