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第三十九章 :回府惊变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20:49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徐府为了接待郡王一行人,可算是费了大气力。徐孜需领着三个儿子,每日陪着郡王四处赴宴。刘氏则带着阖府女眷陪着郡王妃,应酬各府过来拜见的女眷。

    郡王妃二十四、五的年纪,娘家虽只是个三品京官,却颇有天家详贵之气,更兼容貌明艳动人,各府女眷的奉承之声真是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她待众人都是一般,只与刘氏、江蒲亲近些,旁人也只能在心里羡慕,面上都是喜乐盈盈的样子。

    连着数日江蒲都被王妃拘在身边,不仅要成天端着笑脸接待那些个名媛贵妇,还要在人前和刘氏扮婆媳情深,真真是累掉了半条命。

    终于挨到了他们启程,郡王妃在众人的簇拥下出了徐府二门。临上车前又拉了江蒲的手,看了好一会,才道:“我出京的时候,你嫂子再三再四的交待我要来看看你,说是数年未见,也不知你过得怎样了。又说你脾性爆,叫我要多劝劝你。这几日我看着你倒是很有大奶奶的样子,比着在漠北可是斯文多了。回头告诉你嫂子,她也就放心了。”说着话,她忍不住微红了眼圈。

    本来郡王妃说话,江蒲只是听着就是了,实在不行就答一两句“很好、不错”之类的应酬话,可这会,饶是她忍了又忍,还是抬眸看向王妃,眉眼间满是担忧,“嫂子他们甚么时候进的京,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郡王妃不以为意地道,“约摸是三四月份的事吧,听说肃慎人又不安份了,偏偏殳儿又病了,你想啊漠北偏远苦寒之地,即没好大夫,又不适合养病。再则圣上也怕你大哥分心,所以特地招了他们母子三人回京,好让你大哥放心抗敌。”

    三、四月份的事,岂不就是自己离府的时候?

    “我怎么一点消息都没听说呢!”江蒲笑得有些无力,这件事情徐渐清一定是知道的,难怪他任由自己在田庄一住多月,原来是是自己就快没利用值价了。

    郡王妃笑道:“这又不是甚么大事,就是小殳儿一回京,调养了几日身子也就好。告诉你,你又赶不及过去,不是叫你白操心么。”

    不是大事?江蒲心底冷笑阵阵,皇帝把自己扣在江南不算,开战在即又把嫂子和两个孩子招回了京城,他到底在盘算甚么?

    人家说鸟尽弓藏,兔死狗烹,当今皇帝总不至于自毁长城吧!

    送走了郡王夫妇,晚上还有招待各府女眷的酒宴,只是江蒲听了这个消息后,实在没心情应付她们了,推说身上不好,就要回屋歇着。

    这几日她和王妃的亲厚,众人都是看在眼里的。如今王妃一走,她就借故离席,诸人心里无不嗔恼,只是不好形诸于色。

    连日来因着王妃看重,风光都被媳妇和孙媳妇抢尽了,李太君本就憋了一肚子不痛快,这会可算是逮着机会,狠狠的怨责了一番。

    江蒲又是担忧又是伤心,也懒得和老太太斗嘴,老实地等她训完,福了福身就带着桑珠离席而去,把李太君气得手直哆嗦。指着刘氏好一顿教训,才在众人解劝声中做了罢。

    江蒲扶着桑珠有些恍惚地回到小院中,梅官急急地迎了出来:“奶奶,京中有信来。”

    “甚么?”江蒲心头掠过一阵很不好的感觉,忙问道:“是谁送来的?”她话音未落,身着孝服的桑得已跪在了她的面前,眼睛红肿,声音哽咽:“姑奶奶,将军和小将……”

    江蒲扶在桑珠胳膊上的手,下意识的收紧,颤声问道:“怎样?”

    “没了!”说罢,桑得痛哭号啕,以头碰地。

    江蒲胸口大痛,脚下一个踉跄,幸得桑珠、梅官就在身边,连忙扶住了。

    桑得哭得一阵又道:“连山关失守,肃慎屠城劫掠,又连下三关,夫人奉皇命点三万兵士连夜奔赴漠北,这是夫人临行前给姑娘的信。”他一边说,一边自怀中取出一封信。

    江蒲接过手,上面端端正正四个大字“素妹亲启”她哆嗦着手,拆了信封,里面一纸素笺,只有一句话。

    素素,好自珍重!

    江蒲念了两遍,突然冷笑出声,咬牙切齿,“这算甚么?遗言么!姜家倒了,所以嫂子特地来信,让我在婆家识趣收敛些么?”

    众人见她脸色惨白,眉眼间恨逼人,又说出这样没头没尾的话,只当痛极而癫了。

    “奶奶……”桑珠试探着轻唤了声,却被江蒲一把推开,腰身挺直地问桑得:“送信的人呢,跟着来没有?”

    刹那间,江蒲整个人都惨白,泪珠挂在冰冷的面颊上,凝成了霜。

    “他在倒座候着。”

    “叫他进来,我要细细问他。”

    兄长、侄儿,自己虽未亲见,可是这具身体还留存着关于他们的记忆,以及他们所给予的温暖。而江蒲,她要求个明白。

    送信的是将军府的亲兵,连日赶路已是形容憔悴,然眸中依旧带着坚定的神彩。

    “姑娘安好。”

    江蒲刀锋般的冷眸,死死地盯着他,一字一字,“连山关为何会失守?大哥和毅儿又是怎么死的?你一件不拉的跟我说清楚!”

    那亲兵愣了下,回道:“夫人有严命,漠北军情一字都不准说予姑娘。”

    诸人本以为江蒲会动怒,不想她却笑了起来,泪珠子扑籁籁地掉了下来。之前她还存着一丝希望,姜家父子只是寻常战死。

    可是听到亲兵转达嫂子的军令,她还用再问甚么?姜家镇守连山关数十年,肃慎对姜家、连山关恨之如骨,是绝不会轻易放过的。

    屠城,这是连山关的下场!

    那么他们父子呢?江蒲闭上了眼不敢去想!

    “你说,夫人连夜奔赴漠北,那么他们姐弟呢?”嫂子经历夫死子丧之痛,不仅能顾及远在江南的小姑,还能提刀上马,奔赴修罗场。

    自己上不了战场,那么总能照顾两个孩子吧。

    不想那亲兵答道:“夫人起程之时,圣上将公子小姐接进了宫。”

    “甚么!”江蒲陡然立起。

    那亲兵不急不徐地道:“圣上说,公子小姐年幼,独自在京恐夫人牵念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,好,好!”江蒲冷笑阵阵,心中即怒且痛,仿似尖刀插在心窝,忍不住“哇”一声,直奔出口鲜血来,人直接就昏死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可吓坏了桑珠、梅官,她们一边喊,一边就叫人去请太太、大爷。桑得便带着那名亲兵趁乱出了内院。

    刘氏正在席上陪客,听得丫头报说大奶奶不好了,蹙眉呵斥了句,“没眼力的东西,没见着我在陪客人么。”

    小丫头被喝骂得不敢则声,而徐渐清又不在府里,桑珠实在急得没法子,只好把赵元胤请了来。

    “前半晌我见她都还好好的,怎么这么会就这样了?”赵元胤先给江蒲含了丸丹药,一边又遣了小厮去请大夫,随带着再把徐渐清找回来。

    桑珠含泪将漠北的事情说了,赵元胤听了一叹,看着躺在床上脸色刹白的女子,不觉地生出些心疼来,“往后,你可要怎么办才好。”

    这个女子只怕再也求不来清静了,或者,她也不会再求清静度日了。

    等徐渐清闻讯赶回,大夫已开过药走了,梅官在小茶房里熬药,赵元胤坐在外间,桑珠则守在床边给江蒲换冰帕子。

    徐渐清走到床边,接过帕子,淡淡道:“我来吧。”一边又问,“大夫怎么说的?”

    “大夫说,奶奶这些日子本就疲乏了,又受了些暑气,再加上痛怒攻心,所以症状来得重了些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你下去给奶奶备些吃食吧。”

    桑珠应声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江蒲昏昏沉沉飘飘荡荡,忽见前方隐约有人影,也不知是飘了上前,还是赶了上前。总之眨眼的工夫,她就看清楚了人。

    一个英挺俊拔的青年肩头上扛着个粉红娇嫩的女孩,原还是空荡荡的旷野,下一瞬就成了热闹的集市。

    女孩手里攥着糖葫芦,眼睛又被糖人吸引了去,蹬着小短腿,“哥,我要糖娃娃,糖娃娃!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。”青年宠溺地应道:“哥给你买。”

    青年买了糖人,仰头递给小女孩,“给,拿着。”不知为何他英朗的面容,挂着道道浓黑的血水。

    江蒲惊呼了声,往后退了步,身后又想起个轻责的声音:“小姑姑,你干么呀,把我抓雀儿的竹篓子都踩坏了。”

    江蒲一回头,眼前又变了片旷野,肩下一个憨实壮硕的少年,嘟着黑脸很不高兴。江蒲正要说对不起,少年挥了挥手,“算了算了,你在这里等着,我再回去拿一个来!”

    说着就往远处的城墙跑去,只是他刚到城墙边,一记炮火打了过去,江蒲还不及惊呼出声,他的脑袋就咕噜噜地滚到了脚边,乌溜圆的眼睛正盯在她的面上!

    “阿……”

    江蒲蹭地坐了起来,两眼瞪得溜圆,身子跟从水里捞起来一样。

    “素素,素素……”徐渐清连唤了几声,江蒲才稍稍回了神,怔怔地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徐渐清揽着她,轻轻地拭去她额上细密的汗珠,柔柔地道:“不怕,有我在,有我在。”

    江蒲就如失了魂似的,呆呆地倚在徐渐清的肩上,眼泪默默地落下。

    桑珠端了素粥来,徐渐清接过手,亲自一勺一勺,吹凉了喂进她口中。江蒲在怀中,乖巧得像个孩子。

    好容易喂过了粥、药,徐渐清扶她躺下,她一挨床就侧了身面朝里,丢给徐渐清一道孤寂的背影。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