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第四十章 :选择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20:54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看着江蒲单薄的背影,徐渐清无奈地叹了声,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悄悄地退出了碧纱橱。

    赵元胤一直等在外边,见徐渐清出来,轻声问道:“你打算怎么办呢?”

    徐渐清揭起银丝纱袍的袍摆,在赵元胤身旁坐下,拧起天青釉的提梁壶,给自己斟了杯清茶,的眉宇间是一派令人发冷的闲适,“她怎想就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此时丫头、仆妇们都不在屋里。角落里填漆方几上的冰盆几乎都化成了水,只有一小块薄冰浮在水面上,已透不出半丝凉意了。

    赵元胤压低了声音冷笑道:“世人都说他仁厚,我看他倒是很有些手段。”

    徐渐清清冷的眸子盯着泛着幽光的茶盅,从齿缝里迸出一句,“生于深宫,长于妇人之手。会的都是些不上台面机心。”

    “这你可就错了。”赵元胤摇着折扇,不赞成地道:“他也算是深谋远虑的很啊。姜家父子已亡,姜夫人败了只怕就难再回来了。若是得胜还朝,她区区一介女流,兵权也是要交出来的。姜殳又才只十来岁,姜家军算是彻底的散了,再也不能对他构成威胁。郡王江南剿贼,所用兵力不过一二万,又有你徐家就近监视,也难成气候。”

    徐渐清转动着手里的茶盅,笑叹道:“是啊,的确是好谋算啊!”

    赵元胤斜长的桃花眼有些黯然,低垂的眼眸掩不住淡淡的悲伤,“只是可惜了姜家父子,况且姜家军一散,漠北再无人可用,只怕漠北又要陷入肃慎之手了。”

    徐渐清眼眸低垂,勾了勾嘴角,“你们未免太过低估了姜夫人了。别忘了,她出征前以祭旗为名,硬逼着圣上斩了监军杨彦。这样的一个人,怎会轻易交出兵权。”

    赵元胤一愕,旋即赞道:“提起这位夫人,倒真是个帼国英雄,寻常妇人经此大难,哭也哭死了。她却能提刀上马,领兵出征。”说着,眸光投向了里间:“可惜里边那位将门虎女,却……”

    徐渐清顺着赵元胤的视线看去,微微一叹,“她自幼娇宠,哪能和响马出身的大嫂相比。”

    “那,姜家父子的惨状她知道么?”赵元胤凑近前,低声问道。

    徐渐清苦笑着摇了摇头,“姜夫人下了封口令,倒是一个字也没传到她耳中。只是,我估摸着她也猜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唉,”赵元胤又是一叹:“一代战神居然被人活活践踏成泥……”

    “元胤。”徐渐清厉声喝道,担忧的瞅了瞅里屋,转头呵斥道:“你想要她的命么!”

    赵元胤心头一凛,连忙噤声。

    自从接到了兄长和侄儿的死讯,江蒲便夜夜梦见他们,每一回都先让她尝足他们给予的爱和温暖,然后换上各种的惨死,令她痛不可挡。

    鲜明的记忆和剜心的痛楚,让她已经分不清自己到底是江蒲,还是姜朴。

    每日里都病恹恹昏沉沉的,提不起半点精神。

    而“姜家倒了”的谣言在府里传得有声有色。那些个仆妇见连太太都不看待大奶奶了,再兼听了谣言,自然就信了真。

    就连她自己院里小茶房的仆妇,也敢不放她在眼里了。幸好还有徐渐清、涂嬷嬷弹压着,一时间,倒不至于太过。

    只这几日徐渐清衙门事多,没空回来。涂嬷嬷又时常被刘氏叫去问话。仆妇不免做势起来,这日梅官又走去管她们要东西,那些仆妇便有些个不耐烦了。

    “姑娘,你嘴一碰说得轻巧,前儿是鱼片粥,今朝又做兴起甚么火腿蛋花粥。咱们这小茶房可比不得外头大厨房,东西齐全,再说了统共就这么几个人,每日里光侍候奶奶的汤药就忙不过来,这会哪有工夫做这些个!”

    梅官气得泪珠子在眼眶里直打转,“你们侍候甚么汤药了?奶奶的药哪一副不是我自己煎的?再说昨儿的鱼片,我催了多少回,你们才给端上来,结果鱼片又不新鲜,又腥气,根本就没法子下口……”

    “姑娘,你可不能红口白齿的乱说啊!”仆妇们被梅官踩到了痛脚,群起而攻之:“东西做慢些那是有的,毕竟咱们这里可不光只顾着大奶奶,还有心漪姑娘和小爷呢。可若是不好,你怎么不端过来问我们?如今吃进了肚子,倒来说这样的歪话,我们尽心尽力的服侍,反倒服侍出不是来了!”

    饶是梅官伶牙利齿,碰上这群不讲道理的粗蛮仆妇,也只有掉眼泪的份。

    桑珠在屋里,听见外边有人嚷嚷,便放了针线挑帘出来,“你们嚷甚么呢?奶奶还歇着呢?”

    桑珠毕竟是这院里的大丫头,又是江蒲陪嫁的,原本比着旁人有脸面,那些仆妇对着她,倒不敢那么嚣张。只嘀咕道:“我们也是尽心服侍奶奶的,怎好这般歪派我们,莫说叫大爷听了去,就是涂嬷嬷听了,我们成甚么人了?”

    她们闹甚么桑珠心里清楚,可是这会奶奶病着,实在不是和她们争长论短的时候,只得压了压心头的火气,缓声道:“我也知道连日来嬷嬷们辛苦了,待奶奶好了,大爷自然是看赏的。如今,还请嬷嬷们担待些,那火腿蛋花粥也不是甚么费神的东西。”桑珠本以为抬出了大爷,她们总要顾忌些,谁知那些仆妇并不买账,一个个都束着手冷笑道:“姑娘说好轻巧,这么大热的天,咱们小茶房哪来的火腿,还得上外边大厨房要去。那可都是给太太、老太太准备的,各有各的份例,哪里就这么容易了!”

    桑珠气得浑身发抖,待要和仆妇们争辩几句,一道冰凉的声音自院外传来:“在咱们府里,要甚么不容易了?”

    众人一惊回头看去,徐渐清冷着脸走了进来,扫了眼那些个仆妇,沉声责问:“谁许你们到这里来争长论短的?府里的规矩,敢是你们一个个都忘了么?”仆妇们被训得不敢抬头,徐渐清呵斥道:“还站在这里做甚么,等赏么!”

    那些仆妇连道着不敢,老实的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徐渐清挑帘进了屋,见江蒲歪在榻上,眸中空荡荡的,好似个游魂一般,抱着床薄被呆愣出神。他心疼之余,一股邪火打心底蹿了上来。上前一把拽了她怀里的薄被,恨声问道:“你还要闹到甚么时候?”

    薄被让人夺了,江蒲便蜷着身子,抱着自己的双膝。徐渐清见她这样,火气更是不打一处来,做了几个深呼吸,闭目深深一叹。

    “前儿我和母亲提了送你回庄子的事情,可母亲说你如今这样子,离得远了她不放心,让你就在府里养着。你听见了么,你兄长、侄儿不在了,连避人家都不让你避了!”

    听他提到兄长、侄儿,江蒲眼皮子动了动。

    “你嫂子让你好好珍重,可是你呢?我告诉你,你大哥死了,侄儿也死了,姜家也快倒了。你还在这里要死不活的,做给谁看!”徐渐清越骂越火,语气也越来越重。

    “大爷,奶奶还病着呢!”桑珠听他句句话,都戳在江蒲伤口上,赶忙上来拦着,眼眸里透着浓浓的不满。

    “病着?”徐渐清冷哼了声,“嫂子又何尝不是夫死子丧大悲大痛,她能上阵杀敌,你呢?姜家最宝贝的女儿在做甚么?躺着装死人!真正是丢尽了姜家的脸面!”

    江蒲泪如雨下,无声的抽噎着。

    “大爷,我求你别说了,奶奶才刚好些呢!”虽知徐渐清是好意,可见江蒲哭得气都喘不过,桑珠对徐渐清总是有些埋怨的。

    徐渐清看她哭得伤心,虽然心疼,却还是硬着心肠道:“先前你之所以能活得自在,是因为有姜家给你靠着。如今,姜家风雨飘摇,你自己再不振作,还指望谁来?我可没神气总护着你!况且,你大哥兵败,虽说多是监军之过,可若你嫂子再败,姜家难免获罪,你是徐家的媳妇,倒不至受牵连,可往后的日子你要怎么过?就算你嫂子胜了,殳儿还小,姜家也难再有之前的威风了,到时等着你的,只怕就是一纸休书了!”“再退一步说,当日姜家威风时,你哥嫂子是怎么护着你的?到如今,你哥哥大侄子不在了,你嫂子在漠北拼命,你的一双侄儿还在宫中,你除了哭,除了伤心,就不会做别的么?”

    提及姜家那一双孩子,江蒲终于从悲痛中挣扎了出来,是啊,如今应该轮到她让姜家依靠了!她的理智,在徐渐清被毫不留情且冰冷的话语,一点点的回来了。

    她缓缓地坐起身来,只是头还低垂着,“依你,怎么办?”她声音虽轻,可每一个字都染着无尽的怨毒,涂满了血和仇恨。听得人毛骨耸然。

    徐渐清见她脸色虽还惨白着,可人却不再那么空荡荡了,终于放下了心中大石。

    “你有两条路走,一是我送你回田庄,安静静的过你的日子,我答应你这一世,都顶着徐家大奶奶的名份。反正你父兄家人也只是希望你平安喜乐。”

    江蒲垂首坐在竹榻上,发出阴冷至极的笑声,平安喜乐?平安倒是蛮平安的。

    喜乐,呵呵……那是甚么玩意?

    她依旧没有抬头,惨白的唇瓣吐出来幽冷的声音,“第二条路呢?”

    徐渐清没有急着回答,静静地看着她,夕阳透过窗户将她的周身镀了一层金边,自己甚至能看清她低垂纤秀的脖颈上,那一层细细的绒毛。想到自己要亲手将她牵扯到这些肮脏里来,徐渐清就忍不住叹息。事到如今,她是没办法再去过闲适的日子了。

    那么,与其由旁人将她推进泥淖,倒不如由自己来,至少她掉下去的时候,身边还有自己。

    “第二条路,振作起来,留在府中助我一臂之力。”

    江蒲沉默良久,幽幽地抬起头,眸中一片冰冷,“我要回田庄!”

    这个回答实着出乎徐渐清的意料,他愣了一会,“待我休沐,便陪你回去!”

    唉,如今的她,已不是说走就能走的了。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