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第四十一章 :投诚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20:59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休沐这日徐渐清往正房去和刘氏告假,说想领江蒲往庄子上散一日心。刘氏非但不准,还软中带硬的教训了徐渐清几句,又打发他随徐孜需往渭丰河赴宴。

    徐渐清想差涂泰回去告诉江蒲一声,偏刘氏拦着道:“你父亲都唤人备马了,你也赶紧的吧,素素那里我自会打发人去的。”

    尽管刘氏这么说,可徐渐清终是不放心。嘴上应着,打算出了院子,就找个小丫头往自己院子里告诉一声。没想到小丫头没碰着,反倒碰上了徐渐明,被他一路拉着出了二门,再不得机会找人送信。

    梅官听说能回田庄去,高兴的不得了,穿戴齐整了站在院门口不住地张望,可是左等右等,都不见自家大爷。她悻悻地回了屋,又怕招江蒲不高兴,嘟着个嘴闷在心里不高兴。

    倒是江蒲开口道:“我劝你还是把衣裳换了吧,这么热的天仔细捂出病来。”

    梅官还纠结着不肯去,江蒲忍不住笑道:“你还真以为今日能出门呢,做梦呢!”

    的确,江蒲压根就不觉着刘氏会同意。她之所以提回田庄的事,不过是投个问路石,也是给刘氏一个过渡期。让她以为,自己被她一驳再驳,渐渐明白了自身的处境,为着后边的投诚打个伏笔。

    不过,江蒲没料到的是,刘氏居然做得那么过份。

    直到了到傍晚间,才走来个粗使婆子告诉江蒲说,“老爷领了大爷出门吃酒去了,太太说让奶奶下回再出门吧。”

    这会江蒲都已经吃过了晚饭,歪在竹榻上乘凉,等小丫头提热水来了,听了婆子的话,摇着蒲扇淡淡地应了句,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那婆子倒是跋扈,居然连礼都不行转身就要走开,江蒲阴冷一笑,丢了记眼色给桑珠。

    就听她厉声喝住:“你且站住!”

    那婆子听得桑珠怒喝,转过身,面露不悦:“姑娘还有甚么吩咐么?”

    桑珠还不及开口,梅官就冷笑着发作道:“我劝你们也不要太势利眼了,就算舅爷不在了,舅太太、小公子还在呢!姜家头上还顶着虎牙大将军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梅官。”江蒲摇着蒲扇坐正了身子,又向那仆妇笑着赔礼道:“她年纪小又被我惯坏了,嬷嬷不要往心里才是。这大暑天的虽然日头下去了,地上的暑气还是热的。劳烦嬷嬷走这一趟,我也过意不去。”说着,斜了眼吩咐道:“桑珠去我屋里拿一百个钱来,给这位嬷嬷吃茶。”

    那仆妇只是个跑腿传话的,最是府里下下等的,一个月的月钱统共才五百钱。这会听得大奶奶一打赏就是一百个钱,喜得连忙福身道:“大奶奶不愧是大户人家出生,叫人看着就大气。”

    江蒲笑得可亲,“这也不值甚么,我成日家病着,太太、老太太那里也难表孝心。嬷嬷们都是在太太眼皮底下当差,替我多上上心吧。”

    她话才说了,桑珠就拿了一络子钱出来,那仆妇噌地亮了眼睛。嘴里说着不敢当,胳膊却伸得老长了,满手抓过了钱就往怀里揣。

    她在徐府当了半辈子的差,江蒲的话外之音自是明白的。这位大奶奶现下虽不得太太的眼,可府里谁不知道她娘家陪了三处田庄,听说每处每年都有四五千银子的进项。

    不像二奶奶,嫁妆就那几箱子死物生不出钱来,所以,想要从她手里讨个赏,真是难于登天。

    以前大奶奶眼高于顶,不是碰到她心坎上,鲜少会打赏。这会她娘家快倒了,太太又不大待见她,倒是学着会做人了。

    如今卖个好给她,将来还怕少了赏钱。那婆子心里盘算着,便腆着笑脸道:“奶奶这几日病着不知道。太太这几日可高兴了,前儿舅老爷来了信,说是表姑娘、表少爷要来了。奶奶也知道,太太的娘家人都在京里,只得逢到年节打送年节的下人口里问个安好,这么些年了心里可是挂念……”

    江蒲本来是笑盈盈地,摇着蒲扇听婆子说废话。不过,当她眼角瞥见立在院门外的涂嬷嬷,便以最温和语气打断那婆子道:“白耽误了嬷嬷这么会工夫,怕是误了嬷嬷的差事了吧。”

    那婆子眼珠子一转,跟着笑道:“我也是老糊涂了,一聊起来就没时候了,今朝可该轮着我当值呢!”她边说边福了福身,就告退出去了。

    她刚一出了小院门,梅官就啐道:“白拿了一络子钱,尽拣废话说。”江蒲失笑道:“这种买卖是讲长久的,哪里就立杆见影了!”

    梅官兀自嘟着嘴,心疼那一络子钱。涂嬷嬷已走进院子,江蒲摇着蒲扇,慢不经心地问道:“怎么样?东西都备下了么?”

    “奶奶放心,都备好了。”涂嬷嬷垂首侍立,神态恭敬。

    江蒲站起了身,脸上的笑容比黄昏的云霞还要灿烂:“病了这么多日,明朝我可该给长辈们好好的去请请安了。”

    因着晚下了场暴雨,早晨倒是凉爽了许多。

    李太君刚用过银耳红粥羹,歪在花厅的竹榻上,听王篆香说笑话,几个小丫头拿着大蒲扇站在后头,有一阵没一阵的扇风。

    忽地外边丫头报道:“大奶奶来了!”

    花厅里的气氛登时为之一僵,王篆香也没了声音,随众人盯着素罗纱的门帘子看。

    过不大会,果见桑珠扶着病恹恹的江蒲走了进来。她苍白的脸色落在王篆香眼里,心头可是高兴了,忍不住撩拨道:“大嫂子,你这是怎么了呀?”

    江蒲冲她微微一笑,冲李太君屈身行礼:“老太太安好。”

    李太君从来就不待见这个孙媳妇,以前因着她娘家的原故,总忍着三分。如今,哼哼,你也有今日!

    看江蒲半蹲着,李太君且不叫起,只冷冷砸过去一句话,“你还知道给我老婆子请安来呀!”

    “前些日子孙媳妇身上实在是不大好,所以才误了晨昏定省的礼数。还望老太太千万见谅。”

    徐家大奶奶何曾这般低声下气过!

    众人面上无不幸灾乐祸,惟有徐渐敏轻叹了两声,低了头,不去看她。

    “好,这就算了。免得你说我这个做祖母的不怜惜你!”李太君冷哼了声,接着训道:“那上回你私自就回田庄的事,又怎么说?我知道你娘家势大,可咱们徐家在江南也是有头有脸的,你一声不响的跑回庄子上去,还是你娘家陪嫁的庄子,你把徐家的脸面置于何地。”“还有日前,当着那么些客人的面,你说句走,抬步就离了离了席。是啊,你尊贵,有王妃娘娘给你撑着腰,可你毕竟是徐家的媳妇,是谁教你这般没规没矩,没大没小的……”

    江蒲坚难地保持着半蹲的姿势,身子摇摇欲坠。而李太君的教训兀自滔滔不绝,好似要把攒了三年的不痛快,一股恼的发泄出来。

    徐渐敏实在看不过眼,趁着李太君吃茶换气的工夫,轻声说了句:“老太太,且让大嫂子起来再说话吧!”

    还不等刘氏斥责,李太君眼睛一瞪,怒道:“又不是跪着,听我老婆子几句话都听不得么!”

    刘氏不满地瞪了女儿一眼,陪着笑道:“老太太说她也是为着她好不是。”

    不想李太君却不买她的账,两道冰冷的眸投在面上,冷笑着问道:“如今你怎么不护着她了?你好歹是她亲姨娘啊!”

    刘氏微微一叹,抽了帕子拭泪,“梗儿去了我省过味来,先前咱们都太由着她了,把她惯得没大没小。咱们在自不用说的,可咱们能护着她几年?只由着她那么下去,将来咱们腿一伸,叫她靠谁去!”

    她这一番说词在情在理,江蒲心里连声赞叹,这演技真不是盖的!

    不过,自己的委屈应该受得差不多了吧,再这么蹲下去,腿可麻得不行了。不然索性跌一跤?可这时间好像短了一点。江蒲心里正纠结着,李太君却被刘氏哭烦,失了教训的心情,大发慈悲道:“你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谁想江蒲早上吃得少有点低血糖,低头蹲了那么久,一站起身不用装,眼前陡然一片漆黑,她想也不想,顺势砰地下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桑珠愣了下,冲上前急声唤道:“奶奶,奶奶……”

    满屋子的人都被突如其来的状况惊住了,尤其是当江蒲身下晕开了一滩血迹!

    “大夫,她到底怎么样了?”大夫一从里间出来,徐渐清就赶忙迎了上去,急声问道。

    陈大夫是常来常往的,却也是头一回见徐渐清这般黑脸的要样子。嗫嚅着嘴,道:“孩子,孩子,没能保住!””甚么!”徐渐清的两道眉都要竖起来了,冲大夫发了狠道:“好得很好得很啊!看来你的回春堂,也不用再开下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渐清,你在做甚么!”刘氏一进门就见长子,死死的箍着老大夫瘦瘦的身子,脸上的神色仿若要吃人一般,赶忙上前拽开了他。

    尔后,方转向陈大夫问道:“孩子没保住么?”江蒲身下那么一滩子血,刘氏还能猜不出原故来。虽然她心里有些纳闷,不过现在并不是追根究底的时候。况且她很想看看,他们小俩口到底在玩甚么把戏!

    陈大夫哆哆嗦嗦地道:“大奶奶的胎本就不稳,且又受了大刺激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他说完,徐渐清又冲上了前,揪着他的衣领怒骂:“你根本就是草菅人命!当日你信誓旦旦,一定能帮素素保住胎的,这会出了事就诸般借口!”说着将大夫往地上一掼,大声喝道:“涂泰!”

    候在门外的涂泰应声而入。徐渐清指着瘫在地上如烂泥般的大夫,吩咐道:“把这混账东西绑去府衙,告诉府尹大人,就说他谋死了徐家的嫡长孙!”

    陈大夫吓得脸色都变了,涕泪齐下,“不管我事,真不管我的事啊。小徐大人你若不是不信,只管取了药渣来验!”

    刘氏在旁看着,心里暗暗好笑,自己在宫中甚么没见过,这种小孩子的手段,还想瞒过谁去!不过,真没想到外甥女会这般示好。

    况且如今老大看待她,也很是不同。而姜家倒不倒也还两说,自己即是姨母又是婆母,没理由不帮他们一把。

    “你还不赶紧给我松开!”刘氏低喝了声,“素素还睡在里头,你们这么闹算是怎么回事!”

    徐渐清咬牙道:“难道就这么放过他不成!”

    刘氏瞅了陈大夫一眼,叹道:“且先把他押到马房去,咱们验过了药渣,再处置他不迟。”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