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第四十二章 :茜罗香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21:4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听到江蒲小产的消息,李太君惊的连退了两步。她虽不待见这个孙媳妇,可是重孙子还是很看重的。况且徐家数十年都没有嫡子出生了。这会失了个嫡孙,老人家心里着实是肉疼万分。

    因此次日去看望江蒲时,老太太面上难得的有了几分好脸色。尤其是江蒲见着她,不但不怨,反倒抹着眼泪,口口声声地说,“都是孙媳的不是,实在对不住老太太、太太。”

    李太君之所以厌恶这个孙媳,一来是她觉得自己受了媳妇半辈子的压制,讨回来的孙媳妇又是个身份高贵的,自己这个太婆婆还跟谁摆身份去!所以,还没见过面,她先就不满意了。

    再加上姜朴在漠北被父兄宠成了骄横跋扈的性子,简直就是匹小野马,仗着身份谁都不放在眼里,哪里肯做小伏低。因此几回面见下来,李太君算是打心底里恼上这个孙媳了。

    而如今李太君心里先存了几分愧意,言语间不自觉地软了一二分。江蒲呢又是一副小媳妇样。两人各退了一步,居然是前所未有的慈孝和顺。

    王篆香在旁看得恼恨不已,却又无可奈何。刘氏陪在边上,心里着实的迷糊起来,他们玩这么一手,到底是个甚么意思?

    她心里正烦疑着,忽瞥见纱橱外闪了个人影,而立在身边的徐渐清抬脚就要往外去。刘氏心思一转,估摸着涂氏是来回药渣的事,故意高声问道:“是谁在那外边探头探脑的呀?”

    这一下把众人的眸光都引了过去,涂嬷嬷只好走了进来行礼,刘氏扫了她一眼,道:“原来是涂嫂子啊,药渣里可察出了甚么来?”

    她原本是打定主意做壁上观,只等着他们夫妻继续示好。可看着江蒲和老太君渐生亲近,心底里不免生出些疑惑来。他们莫不是想要拉拢老太君吧,一生出这个念头,不免又是好气又是好笑。徐渐清怎滴也糊涂成这样,能帮他可不是那个徒有其名的老太君啊!

    因此,这会她才故意问破,且看他们如何应对。

    “药渣,甚么药渣?”李太君纳闷的眸光在诸人面上转来转去。

    刘氏的眸光不露痕迹地扫过徐渐清和涂氏,才向老太太解释道:“渐清觉着是有人在素素的汤药里动了手脚,不然那么跌一下孩子怎么就没了呢!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王篆香头一个变了脸色,太太这话能是说谁,还不是明摆着的么!

    她心里不免又恨又慌,嫡子啊!这对子嗣单薄的徐家而言,意味着甚么不言可知。若是他们硬往自己身上攀扯,想到这里,王篆香不免得打了个寒颤。眸光也不由得向瞟李氏,却见她神情淡定地站在老太君身后,好像压根没听刘氏的话。

    王篆香在心里冷哼一声,暗自咬牙,太太若是真栽给我,你也甭想干干净净的!

    “世上还能有这样的事?”李太君睁大了眼,不可置信地问道。她出身小户人家,人口又简单,从来就没听过这样的事情。后来儿子发达了,她也是只管享福,从未管过事。

    所以,这种事情在她看来,简直无法想像!

    “这会还不清楚呢。”刘氏一边说,一边催涂氏,“到底怎么样,你倒是说啊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涂嬷嬷看了眼江蒲。迟疑着没有回答。江蒲靠在大迎枕上,无力地道:“嬷嬷,你只管说就是了,到如今我还怕甚么!”说着,就从迎枕上摸出了罗帕拭起了泪。

    涂氏这才淡淡地回道:“药渣并无不妥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几个字,王篆香先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李太君念了声佛,道:“我就说不能有这样的事。”一面又劝江蒲道:“想来是你前些日子太过伤心动了胎气,好好将养着,年轻轻的还怕怀不上孩子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但是。”涂嬷嬷自怀里掏出个绣着五子图的如意香囊,“陈大夫说,这香囊的味道有些儿不对。

    江蒲奇道:“这不是一直挂在我床头的么。”

    李太君纳罕地接过来,凑到鼻前用力地嗅了嗅,道:“没甚么特别的呀,清清淡淡的。”说着顺手递给了刘氏。

    不想刘氏嗅了之后,登时怒声喝问桑珠道:“这个东西是打哪里来的?”

    桑珠慌忙接过来细看了看,又想了好一会,颤微微地回道:“这个香囊一直就挂在奶奶的床头,实在是记不得是打哪里来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香囊怎么了?”李太君不解地问道。

    刘氏冷笑数声,“老太太还记得莤罗香么?”

    李太君一脸的迷茫。李氏却微微蹙起了眉头,若自己记得不差这个香,当时罗绮还在老太君屋里当差。

    “这种香是西域传来的,具有宁神镇定的功效,年纪大的人睡得浅又容易惊醒,所以在宫中深得太后太妃的喜爱,常用它制成香囊悬挂床头。前些年圣下赏了一些下来,老太太不喜欢,便收了起来。”

    江蒲纳罕道:“这事,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当然不知道了,那会你和香儿还没进门呢。”刘氏边说,边叹了声,“这香也不好的地方,就是年轻媳妇闻得久了,容易身子虚寒,不易有孕。”

    屋内诸人皆面了脸色,江蒲愣了会,眼泪扑籁籁地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惟有李氏面色如常,心里暗暗发笑。太太真是好手段啊,先是夺了人家儿子,如今连人都不留了么!

    刘氏一边替江蒲拭泪,一边劝道:“好在这香动不了根本,你将养些日子,一年半载的还怕怀不上么。”

    徐渐清突地跪了下来,郑重道:“求老太太、太太千万还我们个明白。不然,我和素素只好搬去田庄上住了。”

    李太君忙伸手去拉孙儿,“你这叫甚么话,我和你娘岂能放过那起诛心的东西!”说着先夺过香囊,掷给涂氏:“还不赶紧拿了出去,再不准在拿到你奶奶面前来了!”

    一回头见江蒲哭得小脸惨白,李太君不由软言安慰道:“好孩子你放心,我和你娘一定查明白了,总不能叫徐府的嫡孙白白的就没了!”说着转身问刘氏:“这香是谁收着呢?”

    刘氏皱着眉想了想,为难道:“隔了这么些年,倒真不记得了。”李氏听罢,微蹙了眉头,有些猜不透刘氏的意思。当时还是她当家,茜罗香这么重要的东西,她怎么可能忘了交给谁收着了。“那岂不是便宜了那起混帐东西!”得知自己的重孙是被人害的,李太君恨得直磨牙。

    “这倒未必!”王篆香见事情扯不到自己身上,便忙着讨好献计,“我瞧那香囊上的针脚并不像是外边坊间货,只怕是咱们府里的针线,只叫他们做了活计来,一一对照,多半能找出线索来!”李氏抬眸看了眼得意的王篆香,心里蓦地明白了刘氏的盘算。她若是当面说破,当着那么些人,老太太面上怕是不好看。指不定就要迁怒到她身上。况且,人往拄更相信自己寻找到的答案。而王篆香,这回讨好可是讨错了!李太君听罢想了一回,赞道:“这法子好,我就不信揪不出人来!”说着,又瞪了屋里诸人一眼,“这里事谁要敢走漏了一个字,哼,就等着给我孙儿陪葬去!”

    屋内众人皆唯唯而喏。李太君安慰了江蒲几句,又吩咐了徐渐清、桑珠一大串话,才带着众人而去。

    徐渐清送出了院门转回屋里,见江蒲坐在窗边,手里提着那个香囊,正看得入神。

    他眉头微皱,大步上前夺了过来,“你又碰它做甚么!”说着就丢给桑珠,令她拿出去收好。

    江蒲垂眸轻笑,淡淡地叹道:“真真是好针线啊!就这么锁在柜子里倒是怪可惜的。”

    徐渐清一愣,“这有甚么可惜的,你若喜欢叫针线上的人再做了就是。”

    江蒲冷笑数声,忽地问道:“你想好了怎么处置她了么?”她边说,边摇着蒲扇歪到竹榻上,“如果你想给她条活路,最好先跟我通个气,不然到时可别怨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甚么意思?”徐渐清登时冷了脸,他就是看不惯江蒲那么冰冷、视一切如棋子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没甚么意思,只是她好赖是你儿子的母亲,所以问你一声罢了。”

    想到儿子,徐渐清眸光一黯,叹惜道:“一个奴婢罢了。况且最多也就是被打发到家庙里去,总不会要了她的性命的。”

    “嬷嬷,我们姨娘又赶制的十套僧衣。”多儿抱着个大包袱,进了李太君院里的倒坐。前此日子太君许了留云庵三百套僧衣,府里上下都动起了针线,罗绮闲着没事,又想讨老太太的好,倒是做得勤奋。那仆妇接过来,点了点,记了个数字。多儿又道:“嬷嬷,我们姨娘说想再领些布匹,多做几套,也好替小爷积些福。”

    那仆妇瞅了多儿一眼,还不及答话,外间便传来了一道冷笑声,“积福?姨娘做了甚么亏心的事,还怕连累了文煜?”

    小丫头挑起珠帘,王篆香摇着团扇,带着四五个粗壮仆妇,笑盈盈地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二奶奶安好。”多儿虽然年纪小,却也知道自家姨娘不比先前了,自己做个丫头的更该收敛一些才是。因此听了这话,也没敢硬梆梆地驳斥,只说:“姨娘也只是一片怜子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她话说完,“啪”地一记耳光就将扇翻在地。

    王篆香冰着声音道:“怜子?谁是她儿子?下做的东西,倒真把自己当回事了!”

    得知江蒲是被侍妾给害的,王篆香联想到自己,倒是生出几分同仇敌恺之心。因此,她这一记耳光,打得多儿的半边脸登时肿了起来。

    知道自己说错了话,多儿也不敢哭,爬了起来磕头认错:“婢子知错了再不敢了,求二奶奶饶过婢子这一遭。”

    王篆香冷冷一笑,“饶过你,这可要看老太太、太太,饶不饶得过你家姨娘了。”说着,喝令身后的仆妇道:“且先把她给我绑起来!”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