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第四十三章 :祸从天上来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21:8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自从文煜满月之后,罗绮就挪出了徐渐清的院子,搬进由后罩房改成了小院落。虽说是小了些,可离着主院近,能时常见着儿子,她也就知足了。

    至于徐渐清,经过那些日子,她倒真是渐渐地冷了心思。前些日子徐渐清总往田庄跑,她不仅不恼,反倒很高兴,因为主院没人了,自己进进出出才方便。

    赵显家的毕竟只是个奶娘,又是新近来的,没胆子驳一个姨娘。看罗绮抱着儿子,“儿一声”、“肉一声”的只好当没看见。

    母子俩处得多了,小家伙一见着罗绮就“咯咯”笑起来,有几次赶上厨里送糊糊来,她还亲手喂了儿子。罗绮满以为日子就这么过下去了,不想突然来了个郡王,逼得太太亲自接回了江蒲。

    罗绮本来觉着回来也就回来吧,反正奶奶对自己也算是好的。万没想到姜家又出了事,奶奶又是一场大病。主院里汤汤药药的,自己除了请安也不好久待。

    及至奶奶病好,性情却大变了样。原先见着自己去请安,她总会特地叫奶娘抱了文煜出来。可现在,不要特地说抱出来,就是自己偶尔碰见一两次,大奶奶也是找了各种各样的借口,让赵显家的把文煜抱走。

    就是对自己,大奶奶也是淡淡的,远不如以前亲厚。总是说不上两句话,就推身上乏了打发自己。

    起先,罗绮还当江蒲是心里没缓过来。可后来看着,她和心漪却总是有说有笑的长篇大论。罗绮便估摸着,她多半是因着文煜的事情,记恨上自己了。

    罗绮也不是个认死理的,既然江蒲不待见自己,就琢磨着往老太太那边靠。再怎么说,自己也是老太太屋里出来的,如今又做了姨娘,自己体面了,老太太面上也有光。

    况且她心里还幻想着,讨得老太太欢喜,指不定哪有自己也能和李姨娘一样,把文煜带在身边。

    毕竟,大奶奶的身体也不大好啊!

    可惜她不比李氏是太君的族女,自打她进门,就一直跟在老太太身边。照徐府的规矩,她一个姨娘,最多也就是到主母房中请请安。老太太那里,非传唤是不得擅入的。

    她正犯愁寻甚么借口往上院里去,就听见老太太布施了留云庵三百套僧衣,替大奶奶消灾解难。着人在院子里分发布匹。

    罗绮自是急急的赶了去,领了好几匹布,又拣了些好话奉承。哄得老太太直夸她有孝心。

    就为了这一句话,罗绮日夜赶工。希望能借着此事在老太太面前露个脸。顺便能再讨好讨好大奶奶就再好没有了。所以除了针线上的女人,府里就数她僧衣做得多。

    这日打发了多儿去送僧衣。她自己拈着针线,在心里估算着做了多少套僧衣,走马一算居然有小六十套了。于是乎手里的针线越发走得快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姨娘,你都做了大半天了,也吃口茶歇一会吧。”吴嬷嬷看她眼睛熬得通红,额头上也浮了一层细密的汗珠,着实的有些心疼。

    自己原本是二门外跑腿的粗使婆子,若不是姑娘,自己这一世也甭想进二门的。更不用说跟在姑娘身边,脸面上不知风光了多少。

    往日的那些老姐妹,都羡慕得不得了,见着了她都殷勤地赶着叫嫂子,奉承得她跟主子似的。

    还有园子里那些管洒扫的小丫头,原先是从不放她在眼里的。可自从跟了姑娘,那些小丫头见了她,都要站住脚,称一声,“嬷嬷好。”

    尤其是姑娘被抬做了姨娘后,自己的月钱跟着翻了一番不算,还能管着个小小院落,那是她一辈子都不敢想的事情。

    因此上,她对罗绮是越发的感激了,也处处真心实心地为她着想。

    罗绮听她这么说,笑了笑圈了个疙瘩,铰断了线尾。放了手里的活计,揉了揉眉心,倚在榻上端起茶盅,轻呷了一口,忽地想起多儿来,不由问道:“怎么,多儿还没有回来么?”

    “许是她拿的东西多,回不来呢。”吴嬷嬷蹙着眉猜测道。多儿虽然年幼爱玩,倒也还是有分寸知轻重的,断不会在这个时候跑外边贪玩去。

    罗绮也知道自己如今不比原先了,只怕多儿是找不着人帮忙的,所以她想了想道:“你带查大家的去吧,省得她闲着无事。”

    查大家的自上回受了江蒲的教训,老实了许多。虽不做事情,可也不生事端,每日里只吃了,就是往园子里闲逛,再不然就歪屋里睡觉。也没人去管她。这会罗绮也是实在没人使了,才硬着头皮差遣她。

    吴嬷嬷应了声,正要退出去。忽听得外头一阵脚步声响,她还不及问是谁,三四个粗壮的仆妇就闯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嫂子们这是做甚么呢?这里好歹也是姨娘的屋子!”吴嬷嬷护在罗绮身前,瞪着眼睛呵斥。

    只她心底隐隐透出些不安来,这些人可都是老太太院里的,如今这般凶神恶刹地来,只怕不是好事。

    莫不是姨娘做的僧衣出了甚么问题,再不然就是多儿在上院冲撞了谁?

    她还在揣测着,一个领头的婆子,冷笑着道:“老太太有话要问姨娘,还请姨娘这就跟我们去吧。”

    看她们的面色,罗绮也知事情不好。可这情势也由不得自己说不去。

    再细想想这些日子,自己除了往主院去给大奶奶请安外,鲜少出门,实在是想不起自己哪里出了错。

    她左想右想,估摸着还是多儿在上院那边惹了甚么祸事。这么一想,心便定了下来,笑道:“婶子们且在外边吃口茶等一等,我换了衣裳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劝姨娘了还是这就走的好,叫老太太等急了,姨娘可不落甚么好!”其中一个领头的,不等罗绮话说完,就冷笑着打断。

    罗绮和吴嬷嬷交换了记眼神,心里的不安越发的浓重了。领头的那个婆子,可没耐心看她主仆打眼色,长胳膊一伸推开了吴嬷嬷,拧小鸡似的把罗绮从榻上拽了下来。

    还不等罗绮惊呼出声,另两个婆子就架着她出了屋子。吴嬷嬷怔了好一会,才哭喊着跟了出去。追到一半,猛地站住脚,往江蒲院子跌跌撞撞地跑去。

    罗绮一路都在嘶喊挣扎,因此当她被推倒在李太君面前时。不仅发髻散乱,脚上的鞋也少了一只,穿花绫的裙边被勾扯得稀烂,还有小半拉全拖进了泥地里,沾了大片的泥污。

    她脸上又汗又是泪,妆粉被冲得一道道的,还有几缕发丝也粘在脸上,狼狈万分!

    起先在外头她还敢放声哭喊,这会见老太太、太太、二奶奶、李姨娘都在,且面色凝重。她哪里还敢哭出声来,只趴在地上细声呜咽,“老太太为婢子做主啊!”

    “你瞧瞧认得这个东西么。”伴着李太君冰冷的声音,一件物事“啪”地声掷在了罗绮面前。

    罗绮定睛一瞧,原来是个绣着五子图,半旧不新的如意香囊。她只觉着这件东西很是眼熟,拿起来细瞅了瞅,猛然发现全是自己的针线。旧年的情形猛地清晰了起来。

    好好的,老太太把这个旧香囊翻出来做甚么,就是认真追究,自己也没半点错处啊!

    罗绮拿着香囊,有些不解地抬眸往主位看去:“老太太,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想起来了!”李太君气得两腮都哆嗦了,“你倒真是好手段,好心机啊!”

    罗绮被骂得一愣,只当她们是恼恨自己抢在大奶奶之前生了庶子,偏偏这会大奶奶又小产了,听说下来的可是个成形的男婴。也难怪老太太、太太找自己的不痛快。

    因此她忙磕头辩解道:“那会婢子刚去侍候大爷,年纪小不知事,才胡乱做了这个香囊。请安的时候见奶奶喜欢,便给了奶奶,往后就再没敢做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真是歹毒啊!”刘氏猛地冲上前,“啪啪”地连赏她好几记耳光,被王篆香劝开了,还指着她鼻头骂道:“你个毒妇,知道素素是直性子就故意这般激她,如今你可趁心如意了!”

    罗绮肿着脸都不敢伸手去捂,两眼茫然地瞅着刘氏。

    “太太消消气。”王篆香扶着刘氏坐下,连忙奉了一杯清茶,“为这种下作的娼妇,气坏了身子不值当!”

    刘氏一边哭,一边委委屈屈地向李太君道:“再怎么说她也是老太太身边大的,还是请老太太处置的好。”

    李太君这会气得脸都青了,她满心以为是心漪做的手脚,可万没想到居然是自己屋里出去的罗绮!在听到消息那一刻,她险些气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会听罗绮说,她刚过去就做了这个香囊,真真是用心歹毒啊!因着瞅着罗绮的两簇眸光,几乎要喷出火,恨不能扑上前撕烂了她

    又想着这样的人竟是自己亲手指过去,而且还是自己亲口抬了她做姨娘。想到过往种种,李太君不由得又是羞忿又是愧恼,当下恨声道:“这还有甚么处置的,拖出去杖毙就是了!”

    李太君心里可没那么些多弯弯绕,一个家生的奴才,就像是主人家养的猪牛马羊,莫说犯了这样天大的罪过,就是无原无故的,打死也就打死了。

    杖毙两个字如一道霹雳,把罗绮震得脑中一片空白,软塌着身子,脸上全无血色,连哭都不会哭了。

    刘氏心里却是清清楚楚,虽说打死个罗绮没甚么了不起。可是这般堂而皇之的杖毙,只怕将来有心人会借此生事。不过,这件事从头到尾自己都没掺合过,到底要不要替他们留条退路,一时间刘氏有些拿不定主意。

    就在她恍惚的工夫,外边丫头报说:“大奶奶来了。”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