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第四十四章 :做戏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21:13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听得丫头的话,罗绮猛地醒过了神来,手脚并用的爬了过去,她堪堪爬到,桑珠、涂氏扶着江蒲刚好转过屏风,她一把抱江蒲的双腿:“奶奶救我,奶奶救我!”

    地上的仆妇见了,连忙上前来拽。可如今的罗绮犹如溺水之人,好容易攀到一根浮木,自是死死抱定。那些仆妇见江蒲病容苍白摇摇欲坠,都不敢用力,一时间竟是拉扯不开。

    李太君又气又急,柱着拐喝道:“快紧把她给我拖下去!”

    “嬷嬷们且住!”江蒲突然出声喝住了身边的仆妇。

    经过这一番折腾,罗绮身上的纱襦早被汗浸湿了,贴在背脊上,隐隐透出肚兜的细绳。前襟也都散乱开了,露出一小片雪肌。

    只是此时她已顾不得许多了,不住地给江蒲磕头,“奶奶救我,奶奶救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救你?”江蒲缓缓地弯下腰冷笑数声,纤细、苍白的手指猛地揪住她乌亮柔滑的发丝,“砰”地一声将她甩在金砖地上,“你这般好的手段,哪里还要人救!”

    罗绮的额头撞在地上,登时蹭出一片鲜红,疼痛令她渐渐清醒了过来。一双眼眸含泪带怨地把堂上众人扫了一圈,“我一个家生奴才,主子要我死便没有活着的道理。只是,我死也要死个明白!”她满怨忿都砸在了最后一句话上,每一个字都带着愤慨和不甘。

    此时,桑珠和涂嬷嬷扶着江蒲坐了下来,她微红的双眼含着盈盈的泪,恨恨地盯着罗绮,“明白,好。我就给你个明白,茜罗香,想来你不陌生吧!”

    看着罗绮震愕的面容,江蒲终于滑下了两行清泪,扯着嘴角冷笑道:“可它为甚么会出现在你做的香囊里?而那个香囊在我的床头一挂数年!”

    罗绮瞪大了眼瞅了瞅一直拽在手心里的香囊,忽地觉得这个自己亲手做的香囊,成了会噬人的恶魔,她惊呼了声,飞快地扔了出去,向众人哭喊道:“这不是做我的,不是我做的呀!”

    江蒲闭上眼,不再看她,苍白的脸上两道泪迹份外明显。她紧紧的拽着帕子,白玉般的手背上青筋暴起,骨节泛白。刘氏也趁机呜呜地细哭了起来,“我苦命的孩子啊……”李太君觉得媳妇这一句,就像是往自己脸上扇了记耳光。当初自己再三坚持把罗绮给渐清,如今闹出这种事来,岂不是落在她们口中说了么。她这一腔怒气,只好全撒在罗绮身上。当下她铁青冲着那些仆妇们怒声喝道:“还愣着做甚么,赶紧把这个下做东西拖下去乱棍打死才好。”

    那些仆妇们登时就上去拽罗绮,她这会了不求救了,只是满口的喊冤枉。

    “嬷嬷且慢!”江蒲哽咽着拦止,抽噎了两声,吩咐涂、周二人道:“你们且把她押回院子的倒座里去,免得我见了她忿恼伤心。”

    二人应了声,把兀自在喊冤的罗绮给带了下去,江蒲这才转向李太君道:“她再有不是,总是为徐家添了丁。如今文煜又养在孙媳身边,真把她拉下去打死,不知内情的人会怎么想孙媳呢?这都还是其次,倘或这件事传了出去,外人会怎么看待咱们?就是大爷的名声也不好听。所以孙媳想着,还是悄悄地把她打发到家庙里去,眼不见心不烦的也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她说话时,王篆香一直盯着她看,眸中冷笑如冰,这位大奶奶还真是大度啊!罗绮害得她流了个儿子,她居然还能因着为府里着想,而留她一条性命。

    这贤良得未免也太过了吧!

    刘氏听了,也帮着劝道:“是呢,谁不知道咱们徐府待下人最是宽厚,为着一个下做的奴才,惹人议论实在不值当。”

    李太君说拖出去杖毙,一来是气急了,二来她的心思总还是很直接的,压根就没想那么多。这会听了江蒲的话,倒也回过味来了。

    徐家如今也算是江南一顶一的世族大家。虽然尊贵,可有多少人等着看笑话,这种家丑的确是应该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的才好。真要是堂而皇之的杖毙了一个姨娘,天晓得会传出来甚么谣言来!

    想到这里,对江蒲的怜惜之情又重了几分,向她感叹道:“我真是老糊涂了还是你知道轻重,这事就照你说的办。”

    江蒲软软的应了下来,刘氏敛眸一笑,她果然是不同以往了呀!

    而立在李太君身后的李氏,精致的妆容上却罩了一层寒霜。她帮太太踢走了罗绮,不仅没惹怒老太太,反而两边讨好。呵呵,往后的日子可有得瞧了。

    江蒲随刘氏从上房退了出来,走到叉路时,刘氏忽道:“素素,你随我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江蒲乖顺地应道。

    一进了屋,刘氏便将所有人都遣了出去。陡然冲江蒲厉声喝道:“你给我跪下!”

    江蒲连迟疑都没有,缓缓地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倒是好本事啊!说说,那孩子到底是甚么时候没有的?”

    茜罗香即是宫中常备之物,刘氏哪里会不熟悉。她之前可从未曾在江蒲的卧房中闻到过这个味道!

    江蒲低垂着头,听刘氏喝问,心底的微笑如涟漪般一层层地荡开。

    “媳妇不敢瞒母亲,当日听到兄长死讯,孩子便没了。而且也不知是男是女。”

    刘氏冷笑数声,“好好好,如今你连栽赃陷害都学会了!”

    江蒲抬起冰冷的眸子,直直地看着刘氏,“媳妇没了孩子,还要每日对着她,这种苦况太太也是清楚的。况且……”她停下来,深吸了两口气,才接着道:“罗绮也太不知足了,竟还时时地想亲近文煜,这样的人太太以为能留得么!”

    想起夭折的儿子,刘氏面色一黯。但这一点都不妨碍她理解江蒲的话外之音。不过,她对江蒲讨好太君的行为,还是有些不满。只是这会木已成舟,再说甚么也没用了。

    “就算如此,你也不该……”刘氏叹息着扶起了江蒲,“幸好老太太听你的,不然真要是拖出去杖毙了,你心里怎么过得去。”

    江蒲心里虽然鄙笑连连,面上却是一副受教的表情,“媳妇也后怕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事情既然这样了,就赶紧把她送出去吧,倘或出点甚么事,可就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母亲放心,媳妇这就叫人备车,一定连夜送她出府。”江蒲顿了一顿,突然换了话题,“只是,昨夜媳妇梦见父兄,他们再三再四嘱托媳妇,好生照看他们姐弟。”

    江蒲把话说到这里停了下来,眼睛一瞬不瞬地看着刘氏,眸中皆是求恳之意。她的当务之急就是要把两个孩子接过来,而这件事,只有刘氏才能帮上忙。

    听江蒲提起两个孩子,刘氏总算明白她为甚么这般急着向自己服软示好。同时也放了大半的心,人但凡有所求了,就好控制了。

    “我正想着等你父亲上折子的时候,把这事往圣上提一提呢。且看着吧,倒不着急的。”

    江蒲口里应着,心下却犯起愁来,皇帝若是不放人,可怎么办呢!

    婆媳俩既达成了一致,又虚伪客套了两句,江蒲借口说要安排罗绮离府,早早的离开了。送走了江蒲,刘氏才微微笑了起来,只要自己把两个孩子攥在手里,大儿媳妇就只有乖乖听话的份。

    罗绮缩在倒座屋里的榻上,不知哭了多久。忽听得外边有声响,紧接着就是开锁的声音。

    黄昏的光线有些晦暗,斜斜的在地上投一片光影。

    罗绮抬眸看去,江蒲如一白菊般立在光影里,面上却是一片晦暗不明。

    “奶奶,莤罗香不是我放的,不是我放的!”她哭喊着扑到江蒲脚边,好似看到救命稻草一般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江蒲的声音又轻又淡,却止住了罗绮的哭喊,她仰头看向江蒲,满面愕然。

    江蒲走到榻边坐下,语气轻淡的犹如天上飘着的云絮,“我若不信你,吴嬷嬷来求救,我怎么会应下!只是如今是不是你做的,都不打紧了,孩子总归是没了!”她说着这些话的时候,脑中回想着前世的种种,眉眼间的悲伤与无奈倒是无比真实。

    “当初我极力反对把文煜过继到我名下,是你自己哭着闹着非要不可。到如今,你又怪得谁来!”

    罗绮止了泪,惊恍道:“奶奶的意思,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甚么意思。”江蒲疾声打断,不让她说出那个称谓,不过她眸中的忿恨,江蒲看得很满意,“我只是来告诉你,放心往家庙去吧,我会好好照看文煜的。”说罢,再不看罗绮一眼,起身而去。跪在地上的罗绮,登时软了身子,只有眼泪不断的落下。

    守在门外的桑珠、涂氏,叹了一声,关上了房门。挡去了最后一丝光亮。

    是夜,一场暴雨毫无征兆地泼将下来,青油布的马车,在雨中向外城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李太君在雨声中,已是香梦沉酣。李氏和王篆香一人掩了罗帐,一人举了灯烛出来。守夜的仆妇,提着灯将她二人送出了上房。

    仆妇们一开门,一股冷冷的湿意便扑面而来。檐下一溜的水花,很快就溅湿了二人的裙脚。那些等在廊下的仆妇,见王篆香出来了,忙披了蓑衣抬了小轿赶过来。

    秋雁撑起伞,送王篆香上了轿子。

    “这么大的雨,姨娘坐我的轿子回去。”王篆香刚坐进轿中,便挑着轿帘,笑着邀李氏道。

    李氏再得宠,毕竟只是个姨娘,断没有在府里坐轿子的道理。她看了铺天盖地的雨雾,轻笑着应了声:“好啊。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