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第四十五章 :一个果子引发的争端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21:18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尽管时近中秋,秋老虎却还散发着余威。

    傍晚的时候,采萍使唤着小丫头往院子里泼整整两桶井水,才觉着热气散了些。她拿了把蒲扇在廊下乘凉,看小丫头们给雀儿洗、嬉闹。

    院子里正闹着,外边突地传来道笑声,“采萍在家么?”

    “谁呀?”采萍站起身看了过去,却是李太君院里的一个大丫头,名唤汀兰。

    她二人都是在李太君院中大的,李太君心疼孙儿,又见采萍沉稳仔细。所以徐渐止从主院搬出来时,李太君特地把人拨给他使。

    因此,采萍见了汀兰,连忙上前牵了她的手,在廊凳上坐了,一脸笑意,“这会你不在流月舫服侍,跑这里来做甚么?”

    流月舫靠着湖边,又有一棵大槐树遮荫,再加上湖面上荷香淡淡,凉风习习,着实是个乘凉的好地方。自入伏天,李太君便时常在那里歇午,有时候晌午饭和晚饭都在那里用。

    尤其是如今时近中秋,荷花渐都谢了,稀稀疏疏的荷叶,映着湖中的明月,是李太君最喜欢的景致。所以总时不时在那里摆个小宴。

    譬如今朝,徐渐止刚从学里回来,就被唤了过去。

    汀兰一把夺过采萍手上的蒲扇,一边扇一边横眼道,“还不是你家那位爷。说前些日子得了好些个庵波罗果,放到这会正是吃的时候,老太太听了高兴,便着我来取呢。”

    采萍笑着吩咐小丫头到屋里取来,一面向汀兰道:“你是不知道,他刚得了那些果子,就巴巴的要给老太太送去。那东西在旁人看来是新奇难得,可咱们家哪一年不吃个三五回呢。所以,我就劝他说,这些果子都还青着,虽能放着也能闻香味。可老太太屋里素来是摆佛手或益母果的,你这会正儿巴紧的送了去,老太太是摆还是不摆。倒不如等搁软了再送去,一样也是孝心。他听了这话才罢了。”

    汀兰听了格格直笑,“难怪老太太心疼他,三位爷里也就是孝心诚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她说完,采萍就伸了手去捂她的嘴,左右瞧了瞧,压低了声音斥道,“别仗着老太太惯你,说起话来就没轻没重,那一位甚么样的结果,你没瞧见么!”

    二人早年都是跟在罗绮身边的,因此提起她,脸色不免都凝重了起来,汀兰勉强笑了笑,道:“我何尝不知道要小心,这不是对着你么。”一边说着,一边站起身就冲里边问道:“那果子取到天边去了么?”

    她一句话才问完,小丫头就跑出来道,“姐姐是不是把果子收起来了,我在屋里找了一圈,都没见呢!”

    小丫头那么一问,采萍的脸色不由得沉了下来,“我晌午的时候还见着呢。就在里间的小方几上,用水晶盘装着。”她边说,边就快步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然而,小方几上空空如也,连水晶盘都不知去向了。

    采萍、汀兰面面相觑,小丫头们的脸色更是难看。本来丢几个果子也不是甚么大事,可偏偏主子要的时候丢了,这事就可大可小了。汀兰不由得替采萍担忧道:“这可怎么办呢,老太太还等着呢。”有个小丫头怯怯地道:“姐姐歇午的时候,方嬷嬷好像进来过……”“你胡说甚么!”采萍厉声喝断,然而谁拿了果子,她心已有了底。毕竟,方嬷嬷的这个习惯,已不是一日两日了。三爷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自己难道还去跟她认真不成。她可不仅是三爷的奶娘,还是太太的陪房!只是这回她怎么就赶得这么好呢!采萍心里一叹,自己总不能拿这话去回老太太。最要命的是,那庵波罗果不比别的,还能说是自己失手跌坏扔了。

    汀兰见她不说话,不由急了,“你倒是赶紧拿个主意啊,不然让老太太等久了,越发不高兴了。”

    采萍叹了声道:“还能怎么办,这会也变不出来了,只好去照直回三爷和老太太了。”

    流月舫上雪纱低垂,河风微凉。李太君歪在竹榻上听曲。刘氏剥了个荔枝,问王篆香道:“弄影差不多要生了吧?”

    “请了大夫来看过了,说就在这几日了。”王篆香声音平平地回道,就像在说别人家的事一般。

    刘氏微蹙了眉头,“怎么就赶得这么巧。”说着,掉头吩咐江蒲道:“你这几日多帮着她一些,今年可是老太太六十整寿,断不好出甚么差错的。”

    每年的八月十五,徐府都要忙乱一阵,谁让老太君是八月十六的生辰呢!

    “媳妇省的。”江蒲微笑着应下,又朝王篆香看去,“我从来没管过事,可就听弟妹吩咐了。”

    王篆香也笑着道:“我正想找大嫂子帮衬呢,既然太太开了口,明朝我就把甚么长明灯的灯油账、放粥的米粮、派长寿包的面粉,一股恼都丢给大嫂子了,这几日为着这几笔账,闹得我脑袋都疼了。”

    听二媳妇应得爽快,刘氏眉间的微蹙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江蒲微笑依旧,“弟妹这是为难我呢,一上来就丢了几笔烂账给我。”

    送去留云庵的长明灯油,还算容易,只要对清楚数目就行。

    然而施粥派包,全城那么多百姓,得准备多少米面啊。再则厨房里又不是只做这两样,还得管着府里的酒席。再就是在外边,也得差家仆看着,倘或出一点乱子,啧啧……

    这几件事,王篆香年年都是办得稳稳当当,自己办得好没甚么稀奇。然但凡有一点子差错,可不就落在别人眼里了。

    她可真是给自己挑了个好差事啊!王篆香万没想到江蒲会接这样一句话,一时间便愣在了那里,不知说甚么好。恰好见汀兰空了双手走了回来,眉梢微微一挑,与李氏换了个眼神,高声笑问道:“哟,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她这么一问,把李太君的眸光引了过去,采萍站上前垂首回道:“那一盘子庵波罗果,连盘子一起不知是被谁拿了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甚么!”徐渐止闻言蹭地就站了起来,绷着脸问采萍,“你是怎么办的事,我再三说了是要给老太太的,你一整天在家做甚么呢,连几个果子都守不住。”徐渐止只当是小丫头嘴馋给吃了,因此不住地训采萍,觉得是她没能把那底下那些丫头给管教好。

    汀兰能说甚么,只能低垂着头默不做声。

    李太君见小孙子脸色都青了,忙拉着他坐下劝道:“好了,好了。不过是两个果子,值得你动这么大的气!”

    王篆香又问,“你说盘子,是甚么盘子?”听见她这么问,江蒲不由得纳闷,甚么盘子能比芒果还精贵?

    “是一个大水晶盘。”汀兰照实回道。

    听到这里李太君的面色可不大好看了。果子没了,还能说是小丫头嘴馋,这东西不见了,岂不就是孙子屋里进了贼!

    江蒲看着李太君倏尔而变的神色,嘴角咧了一笑,原来是在这儿等着呢!

    芒果这玩意,在这里算是个极稀罕贵重的东西,若不是徐家管着海运,也难吃得到。

    适才王篆香有意无意地把话题往芒果上带,江蒲就觉着有些不对头。然后,徐渐止说自己屋里有,当时王篆香面上的笑,江蒲看着就不寻常。

    虽说她是小户人有出身,可在徐府做了几年的二奶奶,这点东西她还稀罕么!

    到这会采萍又说果子不见了,甚至还带着个水晶盘。江蒲若再看不出问题来,她就算是瞎了。可是王篆香她到底要做甚么,江蒲一时倒是猜不出来。

    就凭几个果子,一个盘子能挑起甚么事来呢!

    江蒲还自己猜测着,王篆香已凑近李太君身边,神色慎重地道:“虽说几个果子,一个水晶盘都是不打紧的。可这事若马马虎虎的过去了,那起眼孔浅的,见咱们这回不理会,将来一个个都顺手牵羊起来,三弟住得又远……”她话说到这里,便拿眼睛去瞅李太君。

    见李太君果然渐渐冷了脸色,便继续说道:“老太太可还记得,上回在三弟屋里翻出了甚么来。这回又丢了个水晶盘,那算是咱们今朝碰着了,那没碰着的呢?”

    王篆香的一翻话可是提醒李太君,她登时冷声道:“倒是我大意了,这事确实不能就这么过去了……”李太君还待再说,刘氏横插着抢断道:“可老二媳妇的事也太多,只怕她忙不过来。”

    李太君想了想,指了江蒲道:“那就让素素办吧。”

    连日来江蒲刻意奉迎,虽不敢说就招李太君喜欢了,可同之前相比,李太君对她那还是有很大的改观的。

    这会她听得李太君指派了自己,连忙摆起一副推脱的样子,“这怎么能成呢,我帮着理理账还行。府里的事,说句不怕大家笑话的话,我人都还认不齐全呢。”

    李太君冷着脸道:“照着规矩办就是了,要认得人做甚么,不认得才好呢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老太太这么说,孙媳妇应下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ps,益母果就是柠檬啊!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