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第四十八章 :打人立威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21:32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过得好一会,江蒲才收回了震惊的眼眸,心思却飞快的转着。自家嫂子文化水平不高,写出来的字个个是狗爬。成人想要模仿小学生的字,难度很高。

    所以,这封信十有七八是真的,再加上信里的口气、以及内容又添了一分可信。

    可是如果这封信不是伪造的,又怎么会送到柳三娘那里去?

    看着江蒲一脸凝重的沉思样,赵元胤估摸着她的心思道:“这信的确是你嫂子亲手写的,只是送信的渠道不一样罢了。”

    虽然不论是姜家还是徐渐清都不想把她牵扯进来,可这些日子看来,她已然日身陷其中了。两边商量的结果就是,尝试着透些风给她。不然一个搞不好,她许就坏了事。

    渠道不同?

    江蒲微蹙着眉,手上拿着青瓷汤匙,一下下地搅着碗中粘稠的银耳,脑中一遍遍的梳理着姜朴的记忆,和近一年来发生过的事情。

    漠北传来的家书,为了让皇帝放心多是走驿站。可这不表示姜家就没有自己的传递消息的渠道。但是为了一封寻常家书,动用暗探,显然是不大可能的。

    况且,柳三娘分明就是徐渐清一伙的,只是徐渐清背后是谁,自己就有些看不清了。不过,怎么看也不像是皇帝那边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江蒲脑中灵光一闪,恍惚抓住了一丝头绪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涂氏走过禀道:“奶奶,管事的媳妇们来了,在抱厦等着回话呢。”

    江蒲蹙了蹙眉,自己不是说打明天开始么,怎么她们今朝就来了。她心里虽然有些不悦,可也没说甚么,只淡淡的应了声,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赵元胤倒是很识趣,站了起来道,“信我也送到了,就不耽误你工夫了。”

    江蒲知道这会不是追问的时候,点了点头,笑着说道:“待静之回来,再邀你过来吃酒,咱们自家酿的葡萄酒,滋味可是不错呢。”

    “只怕你们不得工夫呢,再过几日就是老太君六十大寿了,我听说连郡王差人送了贺礼来呢!”赵元胤摇着折扇,噙着浅笑的桃花眼,叫人看不分明。

    听了这话,江蒲心里好似抓住了甚么,可又不大清晰。待要再细问,赵元胤已出门去了。江蒲只好整理了心绪,扶着梅官领着涂氏,摇摇的出房门。

    不想竹帘刚打起来,就见心漪带着花铃儿走了来,见了江蒲含笑见礼,“奶奶安好。”

    江蒲点了点算是回了礼,才刚下了石阶,忽又站住了脚,把心漪从头到尾一通打量。

    心漪被看得心底直发慌,自打罗绮被送去家庙,她便有些唇亡齿寒的感觉。待人处事越发的小心了,就怕叫人寻了错处。

    譬如今朝早上过来请安,江蒲不得空,若在以往她也就算了。可是现在,她却拿捏好了时间,估摸着江蒲差不多歇过了午,就赶紧的过来。

    江蒲打量了她半晌,终于开口道,“你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心漪不敢不从,忐忑地跟着江蒲往抱厦而去。

    那些管事的媳妇,本都在树阴的花坛子上坐着说笑聊天,一见了江蒲,连忙都站了起来,垂手肃立。

    江蒲眼睛都不斜她们一下,径自进了抱厦,在东首的凉榻上坐了。自有小丫头端了冰盆和茶水上来。心漪立在她身后打扇子,花铃儿更是殷殷勤勤地自小丫头手上接过一盏菊花茶。

    “奶奶吃茶。”江蒲瞟了眼小心翼翼的花钤儿,不由觉得好笑,经过了罗绮的事,在她们眼里自己恐怕就是会吃人的老虎了吧。

    江蒲接过白玉似的茶盅,轻呷了一口,果然清香盈腮。她心里恼那些管事的,不把自己的话放在耳里,有心要晾她们一晾,因此只顾着吃茶,也不叫人进来。

    那些管事媳妇早上领教了江蒲的厉害,都有心来讨好,想着赶紧把事情理出来回了大奶奶,也好叫大奶奶高兴一回。没想到马屁拍到了马腿上,眼见着江蒲进了屋,却半天不叫人,心里不免焦急了起来。

    几个略有些头脸的便都凑上前的看探,见江蒲悄静地坐在那里吃茶。其中一个管采买的媳妇,因着老娘是李太君院里的小管事,在老太太面前能说上两句话。她男人又是三爷的长随,因此她比着旁人略有些脸面。

    以前在王篆香手上,可是嫂子长嫂子短的称呼,很是有些体面。尽管早上她见江蒲发落的汤氏一顿,可她自认为自己与旁人不同。

    要知道在王篆香手里,她们有事都是随时去随时回的,王篆香就是正吃着饭,也得停下来听她们先回事情。因此她大着胆子走了近去。

    “这是做寿包的馅料单子,请奶奶过目。”那婆子一边说,一边把单子递了上前。

    江蒲正犯愁找不到出头鸟呢,早上打发那媳妇,手段毕竟还温和了些,起不到大作用。这会听见有人自己送上来,脸上的笑容登时灿烂了。

    那媳妇低着头等了半晌,也没人来接单子,抬眸偷瞟了眼,见江蒲只是笑看着自己,心里便有些打鼓了。

    “嫂子在府里当差多久了?”江蒲不轻不重地问了句。

    那媳妇一愣,只当江蒲是抬举她,有些卖弄地回道:“奴婢是跟着老娘进府的,算来也有近二十年了。”

    江蒲的身子往后靠了靠,盯着那媳妇笑道:“那可比我的时间长多了。”说着,她话音陡然转厉:“难怪敢不把我放在眼里!”

    那媳妇吃了一惊,猛地抬头直视着江蒲,涂氏连声喝道,“做死了,该这么盯着奶奶看。”

    “奶奶恕罪。”那媳妇后知后觉地怕了起来,扑通跪伏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江蒲轻叹了声,道:“本来这也不是甚么大事,可如今我即管着事,少不得要立起规矩来,不然乱糟糟的,办砸了差事,太太那里可不好交待。”江蒲话音微微一顿,嘴角挑起抹浅,“说不得要委屈嫂子了。”说着,放下脸扬声喝道:“拖出去,打三板子!”

    外间那些媳妇都候在门边听觑,江蒲这一道怒喝,把众人吓得脸色都变了。府里多少年没动过板子了,这位大奶奶真不愧是将门出身,才头一天掌事,就动上了板!

    里间那媳妇兀自爬在地上哭嚎求饶,而闻声进来的那些粗使仆妇,素来是被这些管事娘子辖治惯的,见她哭得凶狠,一时间都不敢上去。

    江蒲见诸人不动,当下不由真有些恼了,将手里的茶盅往地上奋力一掷,登时“哐啷”一声响,把那媳妇吓得都忘了哭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,还要我亲自动手么!”

    众人见江蒲两道眉毛都竖了起来,知是真恼了,赶紧七手八脚地上来拖人。

    发放了那媳妇,江蒲才幽幽吩咐道,“传她们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汤氏运气好,头一个被叫到。她揣着账本子,小心翼翼地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“这是厨里现有存货的数目,请奶奶过目。”江蒲早上开发她,不过是寻个借口,叫众人知道,自己不是那么好糊弄的。哪里真愿意看甚么账本,再说了水至清则无鱼,自己真要把这些的财路都堵死了,这个家自己也甭想当得长久。当下她瞟了眼汤婆子手里的账本,淡淡地开口道:“心漪啊,账本的事就交给你和梅官看着办吧。”交给下边的人办,自己也能得个轻闲,抓大放小才能把事情做好啊!

    心漪打手扇子的手,猛地停了下来,心里揣测着江蒲的意思,脸上笑推辞:“奴婢从来没理过事,只怕……”

    她还没“只怕”完,江蒲又道:“又不用你管甚么,只和梅官一起看看账,只要细心些就行的。”

    江蒲本来是打算把这事交给梅官和涂氏的,谁想出门的时候恰好碰上心漪。通房丫头和涂氏在身份上虽是半斤八两,没谁比谁尊贵。可是,她就是想抬举抬举心漪。一来是自己好偷懒,二来么,办了事才能试出她的深浅来。

    心漪听得江蒲这般说,不敢应下,一时又找不出推托的借口,憋了半晌,“不然,叫桑珠一起吧。”

    江蒲心里暗道,这个心漪还真是谨慎啊!阖府上下谁不知道桑珠是自己的心腹。不过是差她看个账本,她就想着拉上桑珠,这未免小心得太过了吧。

    “老太太大寿,要办的事多了去,对个账罢了。还要三个人?旁的事都不用做了!”

    看江蒲微蹙了眉峰,脸色了也沉了下来,心漪不敢再多说甚么。

    江蒲便向外吩咐道:“往后几日,心漪、梅官专负再对账,你们下午只管来找她们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不顾众人睁大的眼眸,就带着涂氏离开了,正好碰见桑珠一头细汗的,拿着个大纸包走进门来。

    桑珠沉稳的性子,她清楚的很,决不至于四处瞎跑。多半是自己睡着了时候,甚么人使唤了她,看她一头的汗,江蒲不免有些心疼。当下不由训道,“这么个大热天的,你到处瞎跑甚么?”

    桑珠也不以为意,笑呵呵着把纸包递上前,“太太今朝得了好些上等的燕窝,特地叫我去拿,说眼见的天气就燥了,刚好炖给奶奶去火。”

    江蒲斜眼一瞟,叹道:“你不拘叫谁去都成,何必自己跑这一趟呢。”

    桑珠却道:“我才要去呢,太太见我一头汗,直夸我呢,还给了好些赏钱。”

    江蒲听了扑哧一笑,“怪道你这般殷勤,原来是有这样的好事啊!”

    主仆俩正说笑着,外边就传来了王篆香的娇笑,“大嫂子,可有甚么要我帮衬的么?”

    江蒲微微拧了拧眉,才刚转了身。就见王篆香已经进来了。然当她看到院里的情形时,笑容登时僵在了脸上。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