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第四十九章 :先发制人(小小修)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21:37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小樗把心漪打成了罗绮,特地上来修改!

    王篆香嫁进徐家三年,头一年那是受足了气。好在大奶奶实在是骄横无理,而她又是一味的做小伏,才渐渐讨了李太君的喜欢。刘氏本来是想把管家的事,交给自己外甥女的。

    可是姜朴那性格怎么做的了事。无奈之下,刘氏才不得不应了李太君,让王篆香管事。她一个小户人家的女儿,又是冲喜嫁进来的。府里那些管事的娘子,谁把她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再则刘氏又摆出副不管事的样子,那些人越发的横了起来。所以王篆香刚接手的时候,在那些媳妇手里着实吃了不少苦头。

    在她一次又一次的让步下,且又拿着府里的公中的东西做人情,才渐渐的赢得性情温和的好名声,且那些管事媳妇也处得好了。只是那些媳妇,在她面前是从来不讲究甚么规矩。

    今年是老太君六十大寿,酒宴比往年都办得盛大,王篆香忙乱了一日,到这会才抽出空来。她心里想着自己当初吃的那些暗亏,便不由得幸灾乐祸起来。

    那些媳妇可都是有能耐的人,还记得自己头一年办老太君的生辰,她们居然拿发了霉的陈米派粥,自己为着这件事,足足在李太君院里跪了一天。

    就不知道那些媳妇会怎么刁难江蒲。

    她满心地来看热闹。结果院中的情形却让她瞠目结舌。江蒲站在树荫底下和丫头说笑,那些曾经在她面前凶悍得不得了的管事媳妇,却像温顺的绵羊似的,一个个肃手恭立,悄静地候在树荫下,老老实实的等小丫头传唤。

    想着她们在自己院中那一叫嚷吵闹的样子,王篆香恨得直咬牙,这帮狗眼看人低的奴才!

    “大嫂子真是心宽啊,打发了谁在里头办事呢,就不怕出了差错。”王篆香不阴不阳的笑道。

    江蒲本想回屋去再看看那封信的,情知这会是走不开了,索性在石凳上坐了,把桑珠打发回屋梳洗换衣服,身边只留了涂氏。

    “梅官识得字,心漪又最是心细的,她两个还抵不上我一个么?再说了,她们也只是对对账,就算有点小出入也是不碍的,哪里就算得那么仔细了。”

    听她这么说,王篆香差点没呕出血来,自己小心谨慎了两年,到了她这里居然这般的满不在乎。

    涂氏见她二人都在石凳上坐了,便吩咐小丫头,赶紧端了果子的茶水来。

    “府里动用起东西都是大笔大笔的,嫂子就不怕她们从中做了手脚?”王篆香只顾着要问倒江蒲,全没顾及那些媳妇就在边上。

    江蒲眼角余光微微一斜,就瞅见那些媳妇怨恼的样子。不由得在心里轻叹一声,王篆香小心翼翼的讨好了她们两年,只因着这一句话,便惹得众人不快。

    她还真是失败啊!

    “做手脚?做甚么手脚,弟妹就不这么不信诸位嫂子么?”江蒲感叹归感叹,可是添油加醋的话,却不会少说一个字。

    王篆香听了她的话,果然脸又黑了几分,又恨恨的往那些媳妇们瞅了一眼,心里暗暗道,等你们回来了,看还有往先的好日子过么!

    涂氏见王篆香面色不善,只怕闹起来叫众人看着不好,便道:“大奶奶、二奶奶,时候也不早了,是不是往老太太那里请安去了。”

    王篆香强摆起笑脸,道:“是呢,我都糊涂了,我可不就是走来邀大嫂子一起过去的么!”

    近一年来她从未邀过自己,自己一掌事,她倒想起来邀自己了。江蒲垂眸一笑而过,懒得和她说甚么。

    妯娌二人面和心不和地走到李太君院中,小丫头打起竹帘让进了二人。王篆香满脸喜气的请了安,凑上前道:“差去请柳三娘的人回来说,她应承了过来唱两段。终于是老太太有脸面,这可是她头一回应承赴宴呢。”江蒲听到柳三娘的名字,心里暗暗好笑,只怕她是巴得进一趟府吧。

    本来王篆香以为,老太君一定会夸赞自己办事得力,毕竟在江南道谁不知道柳三娘的艳名,可是又有谁请到过她。不想李太君却冷哼道:“哼,是啊,你真本事!只是你那本事也多用在家事才好!”

    王篆香心下一惊,不知自己是哪里出了错,勉强笑了笑道:“孙媳有不是的地方,还请老太太教训。”江蒲撇了眼站在刘氏身后的陈婆子,心下了然,王篆香果然不是她的对手啊!

    李太君又道:“我再三再四的交待你照看着老三,你是怎么照看的,他屋的东西险些叫人搬空了!”李氏站在老太君身后,眉头紧蹙,本来她和王篆香设计让江蒲去搜方婆子,想着姓方的是太太的陪房,江蒲一定不会真揪她出来,到时候再由王篆香来揭破,不怕老太太不动气。

    可她怎么也没想到,刘氏居然亲自押着方婆子来跟老太太请罪,还哭得眼泪一把鼻涕一把的。

    老太太心眼实,反倒劝她:“这一二年来,都是老二媳妇管着事,你哪里能知道。”

    所以,这一单罪过,一下全扣在了王篆香头上。

    王篆香听老太君提起徐渐止,脸上登时一片刹白。她忙了一整天,稍闲了又走去看江蒲的笑话,还没来得及打探徐渐止那边的事。况且她满以为江蒲是刘氏的人,就不会把方氏给揪出来,万没想到刘氏居然已经将结果送到了老太太面前。

    所以,这会她除了老实挨训,一句分辩的话出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李氏见老太太动了真怒,自己总不好不顾她。再则说了,老太太那档子事,她可是知道的清清楚楚,真把她逼急了,把事捅了出来,老太太自是不吃亏的。可自己只怕就别再想拿一个子了.

    因此她咬了咬牙,替王篆香说情道:“二爷的身子素来不好,弄影又怀了孩子,府里那一大摊的事又全都压在二奶奶身上。三爷住得又远,一时顾不到也是有的。况且她一个嫂子,总不好天天往小叔子屋里去。就是关心到了,方嬷嬷即是三爷的奶娘,又是太太的陪房,二奶奶见了只有问好的份,断没有无故翻拣人家的屋子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听李氏说了那么一串,老太君才消了些怒气,还想再教训几句。不想刘氏顺着李氏的话,不紧不慢地道,“姨娘说得很是,过些时日弄影就要生了。老二媳妇越发不得工夫了。家里的事倒不如让素素先暂管着,也好让老二媳妇歇一歇。”

    王篆香这会垂首而立,甚么话也说不得,心里却在冷笑,亏得自己手里抓了件大事,不然还不说踹就被人踹了。

    李太君没想到媳妇会这么说,当下微变了脸色。一时间又想不出话来驳,不由地就看向李氏。可在这件事上,她一个姨娘却不好多嘴多舌的,只得垂首侍立。

    不过老太君的身份摆在那里,她不做声,谁也不好就敲定来。因此一屋子的人,都静默着等她的回话。她沉默了好一会,才缓缓道:“老二屋里事虽多,可老大媳妇也带着个孩子,且她又没管过事,这会一挑子事全交给她,只怕她也忙不过来。不如,让她和老二媳妇一起管着事,再让玉芳搭把手,我想断出不了甚么大事的。”

    江蒲落于末坐,听了李太君的话,心里不由生出些纳闷来,照往日的情形看来,李太君并不是真心疼王篆香,出了这样的事,她为甚么还要保王篆香呢?

    江蒲脑子里正乱着,刘氏已应道:“到底是老太太想得周全。”说着,她话峰陡然一转,问王篆香道:“这个月的月钱放了么?”

    王篆香忙答道:“已经照日子放了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刘氏点着头叹道:“等忙过了这一阵,各处的管事都添些赏钱吧,这一个月也够难为她们了。”

    王篆香心虚地应了。

    而江蒲在听到“月钱”这个词的时候,陡然想起李茂、常瑜,再加上原先时不时晚了的月钱,江蒲不由往王篆香面上看去。

    但见她脸色微白,鬓角边渗出密密的汗珠,一副心虚的样子。她应该没那么大的胆子。况且就算她有心捞钱,也该找自己娘家人才是,没道理寻上李茂。

    那么,江蒲抬眸向上边两人面上扫去,老太君到底知不知道呢?

    即管了事,江蒲的日子不免得就忙了起来。早起给李太君请过安,便匆匆地赶回屋吃饭,心漪和梅官趁着这会工夫回话。然后整个上午她便都在抱厦里做事,直要忙到吃晌午饭才能歇下来。

    后半晌她倒是能清闲些,吃了饭歇午,能一直歇到傍晚时分,尔后往上房请完安,一日的事情就算完了。

    眼见的就到了八月十二,江南道的官员,以及世家大族,听得徐府老太太六十大寿,谁不来送礼。

    就为这徐家特地在门房那里空出间屋子来,派了几个老成的家人守着,专门接待各府前来送礼来的家仆。

    而礼单的事则落在了江蒲身上,第一、第二天的礼单,还不算太多,她白天抓紧时间瞅几张,到了晚上也不觉得多。可今日是八月十四了,明朝中秋不好送礼,后日就是正日子。

    所以,今朝一天的礼单比着前两日多出了三倍不止。偏偏江蒲这一日的事情又多,白天一节礼单都没来得及看,在上房吃了晚饭,又陪李太君聊了好半天,直到天将二更才回屋。尽管江蒲把梅官、桑珠,都拘在身边帮忙,可眼见就三更,三人也还没看几张。

    徐渐清从书房过来,见江蒲屋里的灯还亮着,不由好奇地问小丫头,“奶奶怎么还没歇下?”往日她可都是早早就睡下了,有时自己回来的晚了,她都已经睡得沉了。

    小丫头还没来得及答话,徐渐清就听见里头传出一声哀嚎,“天啊,怎么会有这么多礼单啊!”

    徐渐清挑帘进屋,就见江蒲趴在桌案上,两手攥成拳头拼命的捶桌子。

    桑珠、梅官,一脸无奈地看着她,心漪则在旁边打扇子,“不然,奶奶先歇一歇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是把手捶断了,这些礼单也不会变少的。”

    听到徐渐清微凉的声音,江蒲恨恨地转过头,“捶断了,至少不用做事。”

    难得看到她这般孩子气的样子,徐渐清忍不住笑了起来,走上前问道:“还有多少呢?”

    其实礼单的事说起来也是简单,只需把各府里的礼单,誉抄到账本上,备着以后回礼就行了。

    可是看礼单、抄礼单,这得识字哇!

    除了江蒲自己,院子里就梅官识得字多,桑珠勉强也能顶半个人用。可她们两个不会写字哇!

    江蒲做为一个新时代的女性,毛笔字绝对、绝对是她的弱项。那么指望姜朴,悲催滴呀,那一位也是个不爱学习的主。字她倒是都认得,可写出来的那笔字,何止是惨不忍睹,简直比她那响马出身的嫂子还不如!

    于是乎曾经把电子文档管理的井井有条的江蒲,硬生生的载在礼单了。她不由仰天长叹,没文化真可怕啊!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