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第五十章 :刘氏兄妹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21:42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徐渐清扫了眼账本上高矮不一、胖瘦不均,歪东倒西的字,差点没笑了出来,赶紧侧过头借着咳嗽遮掩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笑甚么笑,有甚么好笑的!”见徐渐清居然还笑话了起来,江蒲登时拍案而起,怒目而视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来,江蒲总是一副世事了然的神情,就算是笑也带着几分冰冷。可现下她一脸气鼓鼓的,倒是凭添了几分少有娇气。

    “没有笑没有笑,只是嗓子眼有些干。”徐渐清厚着脸皮否认,再扫了眼桌案上那一摞摞的礼单,不由得心疼起自己媳妇来了,“还有这么多,靠你几个一晚上都弄不完。”

    江蒲委屈地瘪着嘴,颓然道:“弄不完也得弄啊,不然太太问起来怎么回话啊。”

    徐渐清蹙着眉,把江蒲从位子上赶了起来,丢给她一份礼单,“你报我写。”江蒲拿着礼单愣愣地看着徐渐清,有些个恍然,他这是要帮自己呀?

    她恍神的那会工夫,徐渐清又吩咐小丫头道:“叫涂嬷嬷把赵相公请来,就说我有事找他。”说着,横了眼江蒲,“发甚么愣啊?难不成你字也不认得?”江蒲刚冒出来的一点感动,被他一句话撑得烟消云散。他们还没抄几份,涂嬷嬷就来回道:“赵相公在外边等着了。”

    徐渐清头都没抬,指着那些礼单,“梅官,你拿一半出去,让赵相公帮帮忙。”

    三更半夜的,赵元胤睡得正迷糊,听说徐渐清找自己,只当他是有正经事,匆忙洗了两把冷水脸就赶了过来。所以,当他看到梅官抱着一大叠礼单进屋的时候,登时泪流满面……

    有了他两个帮忙,速度快了许多,只用了小一个时辰,就把礼单誉抄完了。

    此时天已将四更,夫妻俩忙忙地洗漱了,想说赶紧睡一会。然而越是想睡越是睡不着,江蒲睁眼盯着床顶,一点睡意都没有。她努力的闭了几回眼,脑子却越来越清醒。不由蹙眉唉了声,侧转了身,看着躺在身边的徐渐清,用指尖戳了戳他不粗不细的胳膊上,低声轻问,“睡了没有?”

    徐渐清仰面躺着,两手交叠于腹,听着江蒲软软的,像小猫般慵懒的声音,嘴角荡起一抹极温柔的浅笑,“怎么,睡不着?”

    连日来一直忙忙乱乱的,江蒲也没工夫去想那封信的事,可这会压在心底里的疑惑却一个个都冒了出来。最终,她忍不住问道:“那封信到底是谁送来的?”

    徐渐清满腔的柔情,被她这一句放在问得荡然无存。忍不住斜了斜嘴角,朦胧的月色投在他线条刚毅的面上,一片冰冷,“你不妨猜上一猜。”

    猜?怎么猜!

    姜朴压根就不知半点朝事,自己能猜得到都出鬼了。他真当自己能掐会算啊!

    江蒲给了他一记白眼,翻了身轻嗤道,“不说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因着八月十六是李太君的六十大寿,所以中秋的晚宴便没闹得太晚,吃过了团圆饭,众人就各回各屋,养精蓄锐去了。

    次日一大清早,刘氏夫妻才刚带了儿子媳妇给老太太叩了头,就听家人报说,“两位亲家太太来给老太太请安了。”那婆子话音未落,王、李两家的内眷一下子就拥了进来。老太君喜欢热闹,看着那么些人,倒是很高兴。一边吃饭,一边和众人说笑。

    李若一见着李太君,便粘在她身边,再不走开一步。王篆香只好悻悻地坐在徐渐明身边。

    “这是若儿自己做的鞋,不值甚么,老太太或是赏人,或是留在屋子里穿吧。”

    江蒲坐在徐渐清的下首,听了李若的话,不由微微地勾了勾嘴角,这个李若倒还是有些个心眼,送甚么老太太都不会在心上,可亲手做的鞋,虽不贵重却是一片孝心。

    “她还真是费心了呀!”王篆香怪声怪调地冷哼了声,转头看向江蒲,“就那几双鞋,可把咱们都比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江蒲只是笑了笑,这会自己手上已有了三分之一的管家权,若再要费心讨好老太君,只怕刘氏就要暗地里给自己使绊子了。所以,她送上的寿礼很是普通,不过就是尊白玉佛。

    然而,王篆香为了寿礼却是费了大心思的,不知她从哪里一包上品阿胶来。虽说府里冬日也都常吃,可是她送的明显比着府里的要好一些。

    可惜,老太太不是个细致人,压根就没留意,随便瞅了一眼就丢开了。

    所以这会她见李若只用几双寿鞋,就得了老太太的夸赞,心里自然是不痛快的。

    李太君见新鞋针脚细密,且团寿纹的花样也深得她心,便拿了一双试穿,走了几步居然合脚的很。老太太登时喜笑颜开,拉着李若道,“到底是你细心,针线上的那些婆子做来的鞋,总不那么对劲。”

    李若羞涩一笑,扶着李太君道,“那以后老太太的鞋,就由若儿做吧。”

    “哎哟那可不成。”李太君越发高兴了,“好孩子你有这份孝心就好,哪里真能要你做呢!”

    旁人见祖孙俩和乐融融,自然是拣好听的说,一时间满屋里都是夸李若的声音。

    江蒲虚着张笑脸陪着,心底里却直翻白眼。

    徐渐清看在眼里,面上不由淡笑开来,凑到她耳边低笑道,“怎么就受不了,这才刚起头呢,今朝可有你一日受的。”

    江蒲白他一眼,挪了挪身子,懒得搭理他。

    王篆香就坐他们边上,见他夫妻情意浓浓,不由得往徐渐明身边靠了些,不想徐孜需正好招手叫儿子过去,徐渐明一起身,王篆香险些歪倒,亏得没人看见。

    好容易挨到辰时未刻,丫头们报说,花厅里的酒席、戏台都已摆下了。李太君这才领着众人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偌大的花厅排摆了一张张小几,上首横着张罗汉榻,榻前摆着黄花梨的大案,那是李太君的主位。旁边几张桌案则是留给贵客坐的,譬如江南道督抚的内眷。而刘氏诸人的位置,只能设在老太太脚下。

    至于男人们,两边廊房下另设了酒宴。

    此时,戏台上已唱起了麻姑献寿。虽然就只王、李两家的亲眷,可花厅上却已是锦绣辉煌,笑语嫣然。

    渐渐的便有客人来了,刘氏带着江蒲四处迎客。那些太太也都是有眼力的,看了刘氏的做派,便一个个都围着江蒲夸个不停,弄得江蒲想溜都溜不掉,只能陪着笑脸,在那里不知所云。

    除了刘氏这里,主位那边也不时传来的笑声,因着老太君心疼孙子,所以徐渐止被留下来陪在祖母身边,引得那些内眷不时的夸赞。只是徐渐止不大做声,众人便讪讪的不再多说甚么。而李若她倒是有自己的位置,就在徐渐敏旁边。可是她就是粘在老太太身边,一串串娇声笑语把老太太哄得眉开眼笑。拉着她的手直和旁人说,“我这个孙女,虽是隔了一层,却最是贴心的。”

    听得老寿星这么说,那些女眷自是满**赞。而李若不比徐渐止,人长得讨喜也就罢,一张小嘴更是灌了蜜似的。

    一会夸这个太太显年轻,追着人问是怎样保养的。一会又赞那个太太衣裳首饰搭配的好。再转头,又夸奖起人家七八岁的小女儿。

    李若霸着主位左右逢缘,王篆香一丝儿都插不进去,而刘氏那边更是里三层外三层,围得密不透风,毕竟刘氏才是诸人主要的巴结对象!

    “太太对大嫂子可是真好,知道的说是婆媳,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母女呢。”王篆香瞅了眼一样受凉落的徐渐敏,坐了过去阴阳怪气地挑拨。

    这会戏台上正表演喷火,徐渐敏虽然偶尔也出门逛逛瓦肆,可总是隔得老远看不清楚。头一会离得那么近,正看得入神,对莫名其妙靠过了二嫂,很是不欢迎。所以冷梆梆地戳过一句去,“婆婆不一样也是娘么?”

    王篆香本以为被冷落的徐渐敏和自己能聊得起来,没想到她开口就让人难堪。她正要起身离开,就见一个仆妇乐癫癫、急冲冲地走了进来,挤到刘氏面前,大声禀道:“太太,刘姑娘、刘相公到了,都在门外下车呢!”

    这下连李太君都惊动了,众人眸光不由得都投向刘氏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刘氏兀自愣怔着,“不是说还要几日才到么?”说完,也不顾李太君,抬了脚就要往外去。

    江蒲连忙拦住,笑道:“太太高兴糊涂了,哪有长辈去接晚辈道理。”

    刘氏愣了下,才笑道:“可不是么,自打搬到金陵来,十多年没见过娘家人了。前些日子一听你弟妹要来,我就高兴坏了……”她一边说,一边拿帕子抹起了眼泪。那些内眷们赶紧跟着唏嘘感叹,江蒲皮笑肉不笑的虚应着,回想起自己刚回府时,那个婆子说的话,“太太这些日子可高兴了,说是表姑娘,表少爷要来呢。”

    当时江蒲并没有往心里去,可这会见刘氏露出这般高兴的样子,隐约地觉着事情不简单。

    因为根据姜朴的记忆,她外祖家就一位嫡亲大舅,在京中任户部侍郎,膝下四个儿子,可没有女儿。这刘氏又是打哪里跑出来一对侄子侄女来!

    就在江蒲疑惑的时候,几个嬷嬷领着一对斯文清秀的兄妹缓缓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刘氏登时激动地迎了上前,拉着两个人的手,泪如雨下,“十多年不见,都长得这么大了。”

    兄妹二人待要行礼,却被刘氏死死拽住,“来来来,且先见过老太太。”说着,她已将二人拽到了李太君面前,且笑且哭地道,“老太太还记得不,那年他们跟着老子娘来玩,如君连路都还不会走,如今都长成大姑娘了。”

    李太君瞥了眼亭亭玉立的大姑娘,脑子里可是一点印象都没有,嘴上却应和道:“是啊,都长这么大了。”

    刘氏兄妹则跪下来,恭恭敬敬地给老太太磕了头,当着那么些客人的面,李太君自是亲亲热热地赶紧叫起。又让徐渐止带了表兄去拜见父兄。

    王篆香见刘氏和老太君都这般看重他兄妹二人,早就贴上去问长问短。江蒲冷眼旁观,实在是猜不透刘氏在打甚么算盘。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