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第五十一章 :琉球贡品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21:47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江蒲脑子里思忖着,眼眸不由自主瞟向那个女孩,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,着一身寒素衣衫,头上挽着双平髻,只以几朵绢花为饰,比着徐府的丫头还不如。

    可她却不卑不亢,面色从容,言谈举止亦是大方得体,颇有些世家风范。

    “我在路上听得老太太寿诞,备不下别的寿礼,便赶了几条抹额,还望老太太莫要嫌弃。”刘如君边说,边从丫头手里接过一个小木匣子,打了开来里头边摆着春、夏、秋、冬四季抹额。

    李太君扫了一眼,随口赞了两句,正要交给李氏收了。李若猛地伸过手拿起了一条,“刘姐姐的针线倒……”

    她话还没说完,就听有人惊叹道:“哎哟,这是双面绣呢!”

    刹时间众人的眸光,都被引到那四条细细的抹额上。一般的双面绣,不过就是花样不同,颜色并图样大小还是体相当的。

    而匣中的四条抹额不仅花样不同,就连颜色、位置也截然不同。譬如秋天用的那条,一面是菊寿纹,另一面则是松竹。四色花样挤在窄窄两指宽的抹额上,却一点不显拥促。

    徐府管着内府监造,三异双面绣李太君听说过,可却从未见过。赞叹之余,李太君不由拉刘文君的一双小手,“真真是怎么就生了这么巧的一双手呢!”

    如果说之前众人夸赞李若,只有三分真,那么此时的赞叹便是实打实的了。

    李若哪里肯受冷落,她在刘如君寒素的衣衫上扫了两眼,佯做天真地问道:“姐姐手真巧,这四条抹额怕是能换不少钱吧。”

    闺阁中的女孩虽然也刺绣,可只是用来打发时间、小姐妹间互赠,再不然就是给长辈送礼,断没有拿到市井上去发买的,这要是传了出去,可招人笑话。

    因此,李若这话一出口,旁人者悄无声息了。李太君也觉得侄孙女儿当着那么些客人,这话实在有些个过了,才刚想要张嘴呵斥两句。

    刘如君已坦坦荡荡地说道,“这点针线倒换不了几个钱,还不抵荷包换得多呢。一天做十个,就能换到一贯子钱。”

    听她回得坦荡,江蒲的眸子不由在她身上又转了两圈,能当着这么些人的面,承认自己做针线维持家计,这姑娘可是不寻常啊。

    厅里的年轻媳妇闺阁姑娘,都是不知艰辛千金,听了刘如君这话,不由都诧异道:“双面三异绣,多稀罕的东西啊,怎滴反不如荷包值钱?”

    刘如君笑回道:“信安府是小地方,哪里讲究这些个,就是看着稀罕,也绝不会掏钱买的。倒是荷包,虽是简单却是不能少的。”

    众人这才恍然。

    而年纪大的太太、奶奶,听她说话温和,再则她又顶着刘氏侄女的名头,一个个都拣好听的赞叹,“小小年纪,真是不容易啊!”

    当然,也有和李若一般看不上她的人,只是她们不像那李若明显的摆在脸上。

    刘氏拉着刘如君向众人叹道,“他们兄妹和父亲都一个脾气,倔得不行。早些年他母亲去的时候,我就去信唤他兄妹来,养在我身边,也好让我少挂心些。偏他父亲拦着,死活不让。前年他父亲又走了,我这心里天天记挂着,去了几回信,好容易才把他们给叫了来。”刘氏一边说一边横睨着刘如君,“你说我这里又不是旁人家里,自家姑母有甚不方便的。”

    江蒲坐在一旁,心里冷笑连连,她想了半天,才估算明白这对表弟妹的来历。

    刘家祖辈自先帝为太子时便跟在身边,到如今也算是世家大族。除了嫡出这一支在京,其余旁支多在原籍,这兄妹俩也不知是刘氏从哪里找来的旁出庶支。

    还姑母呢,天知道他们的姑侄关系,隔了有多少重!

    刘如君低着头,轻声细语地道,“倒是和姑妈见外,实在是两重热孝在身,到底是在家里好些,再则家中也并没有太过艰难。”

    李太君听了刘如君的话,不由想起自己,年纪轻轻就守了寡,上公婆下有稚子,也是日夜做活,才熬过来,一时感同身受,红了眼眶,摸着刘如君的手,怜叹道:“真真是一个叫心疼可怜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王篆香见刘如君入了老太君的眼,越发待她亲切了起来,“妹妹在这里莫要拘束了,就当自己家中一样。”说着又吩咐婆子道,“今日不得空,明朝一定记得拿几匹料子出来,给姑娘做两身新衣裳。”

    众人围着刘如君,又是赞叹,又是怜惜。直到小丫头捧了戏本子进来请戏,才把众人的注意力引开了,花厅里才渐渐又欢闹了起来。

    江蒲虽然还是厌烦这种人多、喧闹的场合。只是如今她再不能像从前一般,躲开了去。她重重叹了声,敛了苦笑打起精神,端着明媚的笑脸加入到应酬中去。

    那些女眷见江蒲居然也言笑宴宴的和人聊天,不由得有些惊叹,要知道徐家大奶奶向来是眼高于顶的,轻易不搭理人的,今日怎么随和起来了。

    而曾经被姜朴刻薄过的内眷,都凑在一起兴灾乐祸,“这位大奶奶倒是识趣,知道娘家要倒了,性子都随和了许多。”

    她们声音虽不大,可总有一两句飘到江蒲主仆耳中,江蒲是一笑而过,混不放在心上。可梅官却气得是直咬牙,若不是桑珠拦着,她都要冲上去和她们理论了。

    端着标准、温和的笑脸应酬了一日。到晚间散时,江蒲是头痛欲裂,头一挨着枕头就呼呼得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徐渐清和赵元胤在外间书房商量完事,回屋就见江蒲已抱着薄被呼呼大睡。甚至还微微地打着呼。见她孩子似的睡相,徐渐清不由轻轻叹了一声,世事难料,本以为自己能护着她,没想到漠北一场大变,把她也牵扯了进来。陷进了徐府这个泥潭,自己无力多帮她甚么。一切只能靠她自己。不过,看她在老太太和刘氏之间游刃有余,两边讨好,还真是本事了不少。只是,刘氏对她好像不大放心,不然刘氏也不会特地找个远房的侄女来了。想到将来可能发生的事情,徐渐清忍不住又是一叹,在床边坐了,伸手轻抚着她的鬓发,“素素啊,将来我要拿你怎么办才好。”十六的月亮,又圆又亮,乳白的月色透窗而来,泼洒在他棱角分明的脸上,偏偏显出万种柔情。

    “爷,涂泰回来了。”涂氏挑了帘进来,轻声禀道。

    徐渐清眼眸往后一掠,倏忽敛了面上的柔情,冷声应道:“知道了。”说着又再看了江蒲一眼,方起身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外边书房,涂泰恭恭敬敬地立着,听见徐渐清的脚步,忙垂下了头,拱手见礼,“爷。”

    徐渐清也不废话,直接了当的问道:“你把三娘送回去了?可是当着众人的面呀?”

    涂泰简简单单应了一个字,“是。”徐渐清嘴角一勾,纤长的手指轻敲着桌案,合目问道:“你觉得那串紫晶的抹额效果如何?”

    “璀璨眼目。”这四个字从涂泰口中说出来,听起来和“属下领命”没啥区别。

    徐渐清却微微的笑了出来,脸上却是一片冰冷。

    自打去年那批贡瓷出了事后,誉诚商行就再没有甚么大的动静。而徐渐清也想留着这根线吊大鱼,便一直留着它。

    可今日传来消息,月前的突袭果然不出所料,倭贼的巢穴中仅仅区区十数人,至于财物,也只是些不值钱的东西。

    清理内鬼容易,可是想要同时逮到那些倭贼可就要花了心思了。虽然谁也不会做一网打尽的蠢事,可是总要拿出些成效来吧。

    不然,朝**又该议论纷纷了。

    他们虽然能躲,可徐渐清也有办法引他们出来。琉球来的贡船,自己随手一拿就是串紫水晶,那么船上该有多少宝物?这么大的饵,他就不信倭贼不动心!只要能剿灭两三百的倭贼,就算是立了件功劳,皇帝也就不好再借朝中那些大臣的嘴说甚么了。

    老太君的寿宴,徐府足摆了三日。江蒲日日相陪,觉得自己人都熬瘦了一圈。

    最郁闷的是,熬过了这三天江蒲也不得清闲。如今她管着府里的采买,虽然钱不过她的手,可账却是在她这里管着。三日酒宴摆完,管事媳妇自然要来和她对账。好在她也有所准备,把流桐院里学戏的女孩拉了几个过来,分派好任务,让她们和那些媳妇对账去。反正她们自小学戏,字都是认得的。因着对账的人多,江蒲又分得精细,对账快了许多,而且连错处都少了。至于江蒲呢,她只需每日早上听女孩子们报一次账就成了。对账这件在旁人看着很是繁复的事,但叫江蒲做得轻轻松松。

    这日早间,江蒲随着刘氏回到院里,把几件事回清楚了,就急着要回去做事。

    却被刘氏叫住,“前些时候你父亲上折子,提了提两个孩子的事。”

    听得这话,江蒲一颗心登时提了起来,两眼盯着刘氏,强压着心中的忐忑,问道:“那圣上的意思是……”

    刘氏看着江蒲只不做声,弄得江蒲一颗心越沉越低。难道皇帝防姜家,已到了这个地步,连刘氏他都放心不下了么?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