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052、拿谁开刀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21:52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刘氏迟疑了会,才拉着江蒲的手叹息道:“圣上说,两个孩子都还小,走那么远的路他也不放心,还是放在舅公家里住着。”

    江蒲听完,咬着牙,把皇帝的祖宗问候了个遍。可是再气恼,她也要小心措词:“圣上固然是好心体恤,只是舅舅家人多事多,况且他两个年纪又小,又是在漠北胡闹惯了的,舅母年纪也大了,哪里管教得了。”

    让两个孩子留在京城,那不就等于让人悬一把刀在姜家的头顶么。这种情况,一定要变才行!

    “我也是这么说呢。”刘氏愁眉苦脸的跟着叹道,“你舅舅家那么些人,你舅母身子又不好,哪里顾得过来呢。再说了,自打漠北出事,我夜夜都睡不安稳,就挂心那两孩子。”

    江蒲嘴上附和着,心里却是连连冷笑,搞不好自己刚才骂错人了呀。她这里还没想完,刘氏已转了话头,“我听说你把对账的事都交给学戏的那些女孩子了?”

    “媳妇是看……”江蒲拿不准她为何突然提起此事,因此小心翼翼地试探道:“她们闲着也是胡闹,倒不如给些事情她们做……”

    刘氏不等她说完,就打断道,“话是这么说不错,可使着学戏的女孩子做事,叫人家知道了还当咱们家里没人了。你喜欢的话挑几个跟在身边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江蒲还真怕她要自己亲力亲为,听了这话,心口一松,还不及吁气。刘氏接着又道,“你如今也当家理事了,眼睛里要有事才是。别总觉着自己的事情办好成。”

    刘氏说到这里顿了下,挪了挪她略有些丰腴的身子,“至于两个孩子,我也同你一样挂心的,总要接了来才好的。”

    江蒲温顺的低垂着眼眸,挡去了眸中的冷笑,刘氏转来转去,原来是嫌自己夺权不够主动积极。所以。才拿着两个孩子逼迫自己,这样的手段还真是令人齿冷。

    “母亲教训的是。”江蒲浅笑着,算是应下了刘氏的要求。

    不过从哪里入手,江蒲却有些为难,自己手上虽有一张借据。一来那上么的大名写得是李茂,跟常瑜扯不上半点关系。二来,她也不敢就这么抖出来。指不定是老太君借着这名义,私底下帮衬娘家呢?

    自己冒冒然的揭穿,岂不是得罪人。她还想接着做墙头草呢。

    江蒲且思且行,不知不觉的已回到了自己院子。梅官抱一叠子账本跟了进来。“这是昨日理出来的账目,请奶奶过目。”其实她也不想这么急。可是照江蒲的规矩旧账不清,是不能开新的。

    而外边却候了一群等着支东西、领钱的管事。所以,梅官不免焦急了些。

    心漪早就候在屋里等着给江蒲请安,这会见小丫头端了水上来,忙替江蒲卷了袖子。江蒲一面洗手,一面扫过梅官手中的账本,不由蹙眉问道,“怎么那么多?”她记得自己每日都有任务,而且每天都做完了的呀。

    “其实也没有甚么,就是把这几日的账誉抄整理了下。”梅官边说边拿起最上一边的账本。“只有这本是昨日的新账。”

    江蒲拿帕子擦干了手,榻几上已摆下了清粥小菜,江蒲一面吃一面听梅官报账。突然她放下筷箸,皱眉问道:“那么大一笔钱。怎么不来回我就支出去了?”

    梅官赶紧往回瞅了眼,回道:“那是常大嫂子拿了对牌亲自到账房支的。”

    江蒲愣了下,不由笑了起来,自己还真是糊涂了,都忘了对牌还在王篆香手里。自己只是个账房先生。不过,提起常瑜媳妇,自己倒想另一个人来,从那里入手,倒是再好没有的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江蒲的笑容越发明亮,夹了一筷子凉拌海蛰丝,吩咐梅官,“继续吧。”

    听梅官报完了账,江蒲漱了口,吩咐桑珠道:“既然寿宴的账都核对清楚了,就让那管事媳妇都散了吧。拿了对牌,直接上库房支东西、领钱就是了。咱们到时候直接和库房核账就是了。也省得她们天天在我院门口堵着。”

    桑珠可也是听到刘氏的话的,因此听得江蒲这般吩咐,心里不由得有些纳闷,可还是应了声出去。

    那些管事媳妇,在江蒲手底下办了几日差,也都摸清了江蒲的脾性。只要别存了糊弄她的心思,别犯她的规矩,账目上的一些小出入的,她倒也不会认真计较。

    这会又听说,可以直接上库房支东西,那些管事都满口交赞,“大奶奶真是体恤咱们呀。”

    江蒲立在内院,看着她们感激而去的样子,嘴角不由斜了斜,恩威并用果然是个好手段。只短短几日工夫,这几个媳妇不仅老实了,还赞起自己的好。

    不知道辛苦了两年的王篆香听到这话,会是甚么感受!

    “我好久没去流桐院了,心漪啊,陪我去走走吧。”

    心漪虽不知她是甚么意思,却恭恭敬敬地应了下。

    流桐院里,女孩子们正跟着老妪学戏。常婆子见没甚么事,便回家去了,不想江蒲突然带人走了来。

    那些婆子登时就慌了神,一面把江蒲迎到堂屋坐下,奉了茶点,一面又急急地差人去叫常氏。

    江蒲却笑道,“不急的,我正好偷懒听她们唱几段。”

    她话虽是这么说,可流桐院的那些婆子还是担心吊胆,要知道这位大奶奶开口就是要打人板子的!

    当日那个媳妇在二门外挨板子,府里许多人都去看了,虽然只三板子,可他下半身就已是血淋淋了,那情形她们一辈子都忘不了。

    还有三爷屋里的方嬷嬷,太太的陪房啊,她说办了也就办了,竟是一点情面都不留。

    这样雷霆手段,怎能叫她们不心惊胆寒。

    所以,常婆子一听到消息,就飞快地赶了回来。当她气喘吁吁地到流桐院,江蒲正歪着椅子上,微眯着眼听女孩子们唱曲。

    “大奶奶安好。”常婆子稳了稳气息,上前见礼。

    听到声音,江蒲睁开眼打发女孩子下去,笑着向常婆子道:“嬷嬷来得好快呀,我还说多听一会呢。”

    常婆子心里一惊,只当是江蒲恼了,赶忙跪了下来,“着实是家里有些急事,还请奶奶饶了老奴这一回。”

    “哎哟,嬷嬷这是做甚么!”江蒲边说,边使着心漪、桑珠把常婆子搀了起来。一面又道,“我来是想管嬷嬷要几个人的。嬷嬷也知道,我那里就是个账房,没几个识字的实在是不行。可兰官她们怎么说也是流桐院的,总在我那里帮忙看着也不像。所以,我想把她们调到我院里使唤。”

    “奶奶真是折煞了老奴,这事只需差丫头们来说一声就是了,何需奶奶亲自走一趟。”

    如今的大奶奶可不比以往,要几个人还特地走一趟来和自己说,常婆子还真是有点受宠若惊。

    江蒲笑了笑,端了茶盅轻呷了一口,“我倒是图自己方便,差小丫头来,你还要去回你二奶奶,然后再来改名单账册,改完了还要送到我那里去,兜那么大一个圈子,何必呢。倒不如索性我这会一起办妥了,不就是把她们几个的份例、月钱直接拨到我院子里。晚上请安的时候,我和老二家的随口提一提也就完了。”

    几个婆子听了冷汗都要下来,大奶奶这是要看账册呢。可是流桐院的账册能看么!

    这些个学戏的女孩子,徐府是当宠物养的,所以她们的吃穿用度都是照着主子的份例,每月打常婆子手里过的钱粮倒可是不少。

    刘氏当家时,还偶尔查一查,可自打王篆香当了家,常瑜媳妇抬了做总管事,她们的胆子就越来越大了。

    这会真要是把账本捧到大奶奶面前,大家都没好果子吃了。可是大奶奶这话又十分在理,她们实在找不出驳斥的理由。

    常婆子在众人注视的眸光下,哆嗦着腿,颤微微地道:“大奶奶,那账本子咱们都胡乱记的,等明朝整理了,再给奶奶送去吧。”虽然账目不清也是个罪名,可总好过被赶出去吧。

    流桐院的事,江蒲早就听梅官报怨过,之前她是懒待管事,待得从田庄回来,漠北出事,自己一时又还没顾上这里。今朝被刘氏一逼,才发现流桐院实在是一个完美的突破口。

    “账目不清!”江蒲将手中的茶盅往桌安上一搁,冷了脸色,“即是账目不清,就更要拿出来翻查翻查,不然哪天太太问起,我岂非要落不是。”

    常婆子这会是恨不掌自己的嘴,明知大奶奶的管账的,自己偏说账目不清,这不是正撞在她手上么。可是除了这个借口,自己也的确是找不出别的来了。

    另一个婆子机灵些,大着胆子上前辩道,“大奶奶误会了,不是账目不清,只是记得有些个乱,比竟咱们这里没人专门管着账。”

    梅官在院里受惯了这些婆子的气,这会哪有不落井下石的,当下笑了直起来,“咱们几个在大奶奶手底下记了几日的账,倒是会看账本,嬷嬷只管拿出来,咱们保管到晚饭时候就能理出来。”

    看着梅官满脸得意的神情,众婆子面上一片灰败。常婆子抬眸看了看,江蒲,见她只管低头吃茶的,常婆子不由在心底一叹,看来是在劫难逃了。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