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059、讨好也是件技术活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22:25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经江蒲那么一闹,这一回王篆香连那几日的利钱,都老老实实的交了上来。又尝试着替常瑜说些好话,然而李太君却咬紧牙根说,要换了常瑜,又说要把印子钱停些时候。

    王篆香还待要多说两句,却见李太君阴沉了脸,便只好讪讪地打住,寻了个借口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见她身影没于帘后,李氏才低低地道:“瑜哥儿媳妇固然有不是,可终究还是好的。就是瑜哥儿这一两年我看着,也是细心办事的人,老太太何必……”

    老太君却向李氏叹道:“我知道你顾着三儿,我何尝不顾着他。只是老二家那边,实在不叫人放心。这回算是遮掩了过去,那下一回呢?到时候别把你也给拖累了进去。退一步说,这两年咱们也替三儿存了不少,还在乎这几个月,过些日子寻个实诚忠心的,再办起来也不迟啊。”

    老太君把话都说到这份上了,李氏也只能唯唯称是,心里却盘算开了。虽然不知是何缘故,可老太太明摆着要弃了老二媳妇,那么自己也得渐渐的远着她才是,毕竟在这府里,自己目前能巴住的只有老太太。

    陈宝瑞家的在刘氏身边服侍了大半辈子,没想到临老了却得了这份体面,尽管她觉着江蒲不大和太太一条心,但她心里都是感激的。

    况且明面上,太太和大奶奶还亲厚的很呢。所以,但凡是王篆香吩咐的事,她总要再差人去问过江蒲。尤其是领东西支钱,一律要到江蒲那里核算清楚了,才能到她这里领钱取东西。

    陈宝瑞家的这么一弄。王篆香被架空了大半。偏偏她又无可奈何,她也不是傻子。没有老太太在自己背后站着,自己能保住手里的对牌就算不错了。

    相对于王篆香那边的冷清,江蒲这边却是热闹到不行,自早起开始就是人来人往,报账的、消账的、核账的,梅、兰、竹、菊四人,忙得连头都抬不起来。

    看着川流不息的人潮,江蒲实在是烦不住。将四人全赶到刘氏后边的小院里去。如此一来,早上她跟着刘氏请安回来。陪着在屋里略坐一坐,就能直接过去做事。

    事情少的时候,她还能赶回院子吃午饭,事情多的话。就只能跟着刘氏一起吃了。

    王篆香原本是再晚都要回自己院子的。可现在她就是没事都要拖到晌午,和江蒲一起留下,陪刘氏一起吃午饭。

    既然老太太那边靠不住了。那么就抱紧太太吧。

    这一日早起就变了天,倏倏的凉风吹在身上颇有些秋意,再加上压在屋顶上的厚重阴云,更显得天气萧瑟。

    江蒲手头上的事不多,本说办完了就赶紧回去。这样的天,歪在软榻上。看看书,听听雨。再和梅官她们聊聊天,绝对是一种享受。

    可她刚说要走,原还缠缠绵绵的细雨,瞬时就下大了起来。她还不及叫人备软轿,就有个小丫头撑了把伞跑来道:“太太说了这么大的雨,两位奶奶就留下来吃了饭再走吧。”

    刘氏都开口留人了,江蒲只好应了下来。王篆香更是拉着她道:“反正没甚么事了,咱们就过坐吧,这里阴湿得很,总不大舒服。”一面说,她一面就拉着江蒲往刘氏那边去。

    两人还没进门,就听里头传来阵阵笑声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如君手巧,敏丫头有你一半,我也就知足了。”

    伴着笑声,王篆香亲亲热热的拉着江蒲进了屋。刘氏一见着她们满脸堆笑,“快过来看看,如君这一手活计可真是绝了!”

    王篆香笑应着丢开江蒲,几步走到绣架前,探头一看立时赞不绝口,“真不知道妹妹这双手是怎么长,要不是看着妹妹在绣,我绝不信是绣出来的!”

    刘如君微红着脸,停了手里的针线:“二嫂子就取笑我吧,哪里就这么好了。”

    江蒲在徐渐敏身边坐了,端着客套的笑脸看她们三人言笑晏晏。眼角余光扫过刚绣了半只绿孔雀的玉堂富贵图,但见孔雀翎羽细肖逼真,的确是栩栩如生。

    不由得感叹起刘如君的这一手技艺,着实是非同凡响。她这里这般想着,眼眸便往刘如君面上瞟去,见她眉目婉约,虽无十分颜色,却是清秀文静,若不说破,谁知道她竟是寒门出身。

    “好好的,太太怎么想起绣那么副图来了?”江蒲歪了身子,凑近徐渐敏身边问道。

    说起来这徐渐敏也蛮可怜的,祖母不待见她也就罢了,在自己亲生母亲这里也受冷落。

    难为她竟是没有一点怨言,面上还有淡淡的微笑,“嫂子糊涂了,腊月二十八可不就是王妃生辰,她头一年在江南过生辰,咱们家自然是要送份大礼的。”

    江蒲了解地点了点头,身为郡王妃甚么贵重物什没见过,一般的俗物自然入不了她的眼,这副玉堂富贵图,一直挂在刘氏正堂的墙上,虽不是名家手笔,然却是富丽堂皇,秀美大气。

    一副自己挂旧了的图自然不好送人,可照着图样再绣一副,加上刘如君的手艺,还是能讨王妃一赞的。

    况且如此一来,刘如君的名字也能在王妃面前显一显。江蒲借着吃茶低头掩了眸中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素素啊,这两日你抓紧把你后边的小院子收拾出来,他们姐弟这几日怕就要到了。”

    江蒲听罢,激动得险些打翻了手里茶盏,声音哆嗦地道:“他们已经动身了么?”

    刘氏道:“我也是昨日才收到京里的信,说他们已经走了有十多日了。”

    江蒲真想大笑三声,可却只能保持着端庄的微笑。心里则盘算开了,罗绮住的那院子,大小倒是合适,只是拘在这府中间。只怕两个孩子一点自由的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王篆香听见这话,从绣图上抬了眼眸。问道:“是谁要来呀,看把大嫂子高兴的。”

    “还不就是姜家那两孩子,在宫里把圣上闹得实在是受不了了,就赶到咱们这里,嘱咐她这个亲姑妈好生管教呢。”

    江蒲整个人还没从惊喜中回过神,所以刘氏的话,她也没听仔细。可王篆香又长又翘的睫羽却轻微地颤了一颤,这么说来,姜家的地位还是一如即往喽。

    “难怪大嫂子高兴了。我听着心里都欢喜。等我明朝翻几匹缎子出来,他们姐弟来了也好做几身衣裳。”王篆香这话即是讨好,又有意无意的摆了下身份,这家毕竟还是她在当。

    不想刘氏却不领她的情。“罢了罢了。他姐弟俩从宫里带了多少东西出来,还稀罕咱们的么!”说着,又问江蒲道:“流桐院的事办得怎么样了。人挑得差不多了吧。”

    江蒲还在想把他姐弟安顿在哪里好,压根没听见刘氏的问话,直待旁边的徐渐敏拉了拉她的衣角,她才抬眸迷茫地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刘氏见她这样,不由笑道:“瞧瞧,这可是高兴坏了!”说着。又把适才的话问了一遍。

    江蒲虽压下了心中狂喜,可嘴角总是情不自禁的往上咧。“人倒是都挑好了,哪日领过来给太太过过目,就能派下去。如今我只是愁找不着管事的,那些个婆子都是二门上来的,总要有个人管束才好。”

    刘氏听了这话,心里明白她这是再送自己一份小礼。流桐院虽然不大,油水却是很足的。可陈宝瑞家的都已经是内府的总管事了,自己再亲口提个人也太明显了,况且这往后若是有一点半点错处,自己面上也不好看呢。

    她想了想,掉头问王篆香道:“你当了这两年的家,瞧着谁稳妥些?”

    王篆香虽不知她们婆媳间那点弯弯绕,可她如今满心只想着讨好巴结刘氏,略一沉呤,便道:“我看满哥儿媳妇就不错。”

    陈宝瑞家的只养得一个儿子,因是小满日生的,就取名叫做小满。这些年一直就没有个正经差事,只成日跟着他老子四处跑,至于他媳妇就不更用说了,甚么差事也没有,只在家里闲着。

    王篆香满以为刘氏听了这个人选,会笑呵呵的说好。没想到刘氏却蹙眉摇头道:“满哥儿那媳妇,我见过几次,年纪又轻说话又直,哪里能压的住那些个婆子。”

    江蒲这会已从适才的兴奋中冷静了下来,听了王篆香的话不由微微而笑。她也算是个直肠子了,脑子怎么都不想想,常氏的婆媳档才刚被拽了下来,刘氏怎么肯换上另一对婆媳档,让下边的人盯着自己看呢。

    “素素,你瞧着谁好啊?”

    看着刘氏微蹙的眉头,江蒲淡笑着道:“我才当家几日,能认得几个人?太太问我可是白问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位置自己已经替她空了出来,这会自己要说推举个人,若是不合她心意,自然不好。可若是合了她的心意,像她这样的人,多半不喜欢被人猜中心思,江蒲可不想又往她心里添忌讳。

    徐渐敏突然道:“太太看方大嫂如何啊?”

    姓方的?江蒲登时在心底笑了出来,这真是好办法啊!

    刘氏蹙着眉没立时应下,王篆香正待要说两句话讨好,一个小丫头急冲冲地跑了进来,“奶奶,快家去吧,二爷犯了病,叫人抬了回来呢!”

    “甚么!”王篆香登时白了脸色,连礼数都忘了,拉着小丫头急急的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刘氏眸底的不悦一闪而过,又连声叫人备轿,刘如君扶着刘氏,一面劝一面急急跟着出了门。

    徐渐敏也站起身,笑看着江蒲,“我可先回去吃饭了,嫂子是跟我去,还是往二嫂子那边去啊!”

    江蒲摸了摸饿得平平的肚子,苦笑道:“你觉得我能跟你去么?”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