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061、姜氏姐弟(上)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22:35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小榻几上的碗碟小丫头们已收了下去,又捧了茶上来漱口。茶还没换下去,就有丫头来报,“赵相公来了。”

    徐渐清微蹙着眉答应了声,本来他还想多陪陪江蒲,毕竟难她关切神情,着实令自己很是心暖。

    唉……那赵元胤回来的也太快了吧。

    徐渐清恋恋不舍的拉了江蒲的手,轻柔地说了句,“我就回来了。”又在她额头亲了亲,方转身而去。

    直待他出了门,江蒲才后知后觉的红了脸,坐在那里,娇羞得如同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。

    “奶奶,咱们是收拾后边的小院,还是另外再寻个院子呀?”知道姑娘、公子要来,桑珠的激动可不比江蒲的少,一溜小跑的进来,却见江蒲微红着傻笑,伸手在她面前挥了两挥,才省过神来。

    “做甚么呀!”被人打断的粉红的感觉,江蒲不免有些个不悦。

    “我是问咱们到底收拾哪里好,太太不是说小姐公子都在路上了么。”

    江蒲愣了下,连拍着脑袋道:“我都叫事情闹糊涂了!”她一面说一面就起身往外走。

    原先江蒲是打算挑个大点的院子,也好离主院一带远一些。可这场大雨却提醒了她,离得远虽是清静可也难照顾,况且两个孩子千里迢迢的来了,姑母却将他们安排得远远的,他们心里指不定怎么想呢。

    思来想去,江蒲最后还是决定收拾罗绮原先住的小院。她带着桑珠、梅官和一群婆子,在小院里忙乎了大半天,总算收拾了个大概。

    看着空荡荡的屋子,江蒲才说要差人去和陈宝瑞家的说一声。开阁楼搬些家伙什出来。就见陈宝瑞家的戴着斗笠披着蓑衣走了来,后头还跟着五六抬箱子的个婆子。

    “今朝早上老奴开阁楼拿东西。顺手拿了些摆设出来,奶奶则先看着摆吧,若不合心意等天晴了再翻找翻找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里正说要去找嬷嬷呢。”江蒲一面说,一面上前携了陈婆子的手,“没想到嬷嬷就亲自送东西来了。”说着,二人便进了小堂屋,听得江蒲再三再四的让坐,陈婆子才在旁边的椅子上斜插着坐了。

    桑珠亲捧了茶奉上,惹陈婆子稍稍起身。“有劳姑娘了。”接了茶,又起身走到窗边四下打量起这座小院,看了一圈回来,蹙眉道:“大奶奶。这院子怕是小了些吧。”

    且不说陈婆子这话有甚么用心。说得却是事实。毕竟要来一个姑娘、一个小公爷。而这院子是后罩院改的,虽说有两间正房,可姐弟俩住一起总不大好看。况且还有那么些跟着的人,住这里可是挤了些。

    “谁说不是呢,且先让她们挤在这里吧,等得空再找地方搬吧。”江蒲吃着茶,微蹙着眉应和,等着陈婆子的下文。

    陈婆子想了想了。道:“依老奴看起来,倒不如把心漪姑娘挪过来。她那个院子倒比这里宽敞。”

    江蒲心里发笑,面上却作难道:“这不大合规矩吧。”

    陈婆子笑道:“往实里说,如今她一个人可住着个大院子呢,奶奶若实着觉着挪过去不好,把她搬西边鹿顶内住着岂不便宜。”

    西边的鹿顶?

    两侧的鹿顶,虽是连接正房和厢房的小屋宇,可到底是在主院,且与正房又挨得极近,刘氏怎地突地想抬举心漪了?

    “到底是嬷嬷年岁大,想得周全些。哪像我这般就认个死理,一点不知变通的。”

    刘氏已明摆着忌讳自己了,这种事不相干的事上,还是依着她意思办的好。毕竟自己想要站稳脚,还需要她的支持。

    自己受委屈没甚么,她可不想两个孩子也跟着自己受委屈,要想让他们

    在这里住得舒服,自己这个姑母,在府里一定要是举足轻重才行。

    且不说江蒲在小院里和陈婆子明来暗往。外院书房里,赵元胤说完了正经事,又把自己适才在园子里看到情形告诉了徐渐清。

    他兄妹二人,自小都跟在刘氏身边。徐渐敏打小就是个识进退、知分寸的冷淡性子,不然也不能兄妹俩一个院住了几年,却没多深厚的情份。

    因此,徐渐清并不大信赵元胤的话,“许是她有甚么事呢。”

    “有事?”赵元胤翘着二郎腿,斜挑着眉,“这么大个雨天,能有甚么事能劳动大姑娘跟到那个偏僻地方去?再说了真是有正经事,她为甚么不坐软轿?”说着话,赵元胤嘿嘿笑两声,桃花眸中水波轻漾,“就她眉梢眼角的那神情,我敢断定你那个冰榻似的妹子,春心动了。你母亲若知道了,估计要气得头顶冒烟了,想要算计你,却把自己女儿贴了进去。”

    徐渐清虽不大信赵元胤的话,心头却浮起个盘算,一丝精光自眸底飞快闪过,仿似无意地问了句,“你说,我是帮还不帮啊?”

    赵元胤坏笑着道:“我看他们郎才女貌的,倒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正是菊盛蟹肥的时候,弟妹们来了,我还没好好招待过呢。”徐渐清纤细的手指沿着茶盏的杯沿一圈圈转着,语气中虽带了笑意,面上却依旧一片冷淡。

    赵元胤丢过去一记白眼,“那你可赶紧了,眼见得可就只半个多月了。”

    江蒲听了陈婆子的话,次日便将心漪可搬到正院的西侧鹿顶里去了。西侧院一直都住着人,收拾起来也方便,不过添置些帐幔摆设。

    姜家姐弟来得也快,江蒲才刚收拾好屋子没两天,就有驿站快马来报,“羽林军已将行李车辆送了到门口,姜姑娘和小公爷晌午后就进城了”

    那会江蒲正随着刘氏在李太君屋里请安,众人见两个孩子不仅劳驿站传报,而且还有羽林军千里护送,不免又是惊叹又艳羡。

    心里把前些时候,胡乱传谣言的狠骂了一通!谁说姜家要倒了,瞧瞧人两孩子,圣眷是何等荣宠。

    在众人的惊叹中,刘氏又吩咐陈婆子道:“赶紧安排着那些军爷歇着吃茶,差些婆子去抬箱笼,千万叫几个老成的盯着,再使着几个老家人往城门口去候着。”

    刘氏说一句,陈婆子就应一声,那喜滋滋的样子,好像要来的是她侄子、侄女一般。

    王篆香如今是一心巴结刘氏,因此忙忙走到门边吩咐,外边的婆子道:“去叫厨里备桌小酒席上来。”

    江蒲急步上前拦着道:“两个孩子罢了,这怎么当得起!”

    王篆香挽了她的手,亲热地道:“两孩子来了,自然是要先过来拜见老太太、太太的,正好就留下接风洗尘,也算不得甚么正经酒宴不是。”说着,又悄悄地道:“就是咱们也蹭一顿饭吃。”

    李太君也点着头,向江蒲道:“是啊,一则是洗尘,二来也认认人,还省了他们四处请安。”说着,便吩咐人说:“等爷们回来了,请他们过来。”这话自有丫头们应了。

    江蒲听老太君都开了口,只好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上房里不论主子、丫头仆妇都赔笑脸,奉承刘氏和江蒲,把姜家姐弟赞得天上有地上无的。有些话江蒲听得都起鸡皮疙瘩,难为他们怎么说得出口。

    而坐在李太君身边的李若,却阴沉着脸闷坐了一会,便撅着小嘴领着自己的丫头出了屋子。沿着甬路信步而去,刚拐过一道小门,听见个清脆的声音叫嚷道:“你们手上小心些,这些都是咱们姑娘极心爱之物,弄坏了这里可没的买。”

    李若转过小门,见前边空地上摆满了一抬抬的箱笼,又有一个身着嫩黄罗衫的小丫头,站在那里冲着仆妇们颐指气使,“哎哟,这可不能粗手重脚的,里头可全是姑娘喜欢的摆设,磕碰坏了可没地找去了。”话音未落,又指着另几个仆妇道:“那箱子是姑娘带给姑奶奶的见面礼,别弄混了,到时候可不好翻找。”

    她正说着,又有两个小厮抬了栋小木屋子进来,李若心里好奇,上前了几步,见他们都憋红了脸,那木屋子显是不轻。

    那小丫头见了,又叫了起来,“你们可抬得稳当些,别把里边的褥子颠乱了,大黑会生气的!”

    李若主仆看得入神,不由步近了前。突然李若被人撞了个踉跄,还不及哎哟出声,就听哐啷一声,不知是甚么打破了。

    李若的丫头来喜跟着主子,素来是嚣张惯了的,登时就指着那小厮骂道:“瞎了你的狗眼,没见姑娘站在这里么!”

    小厮只十三、四岁的年纪,见撞着了表姑娘,吓得连忙跪了下来磕头,嘴里不住地求饶。

    李若本就心情不好,正好拿着他出气。只是当着那些下人的面,自己也不好和一个小厮说甚么。来喜自小服侍她的,深知姑娘的心思,当下高声叫了起来,“这里谁管事呢,还不赶紧的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哎哟,完了完了!”来喜话音未落,一道嫩黄的身影就冲到了眼前,一面去拣在地上乱扑腾的黑金鱼,一面叫道:“这可是姑娘好容易才养活的乌龙晴啊!”说着,嘴里便埋怨李若道:“你这人怎么回事,眼睛是白长的么,怎么一点不看事呢……”

    小丫头还在那里数落个停,李若气得头顶都要烟了,恰好一只金鱼扑腾到她脚边,她抬起脚用力的踩了下去,然后抬着尖尖的下巴,挑衅地看着那小丫头!

    ps:小樗做了个作者调查,大家去支持下吧!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