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062、姜氏姐弟(中)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22:40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李若也算是小有机心的了,这会身边无人,那小厮又是伏着头的。自己就是踩死了一条鱼,谅那小丫头也不敢多说甚么!

    然而这只是她自己想像……

    小丫头盯着眼前的那双绣花鞋,怔了半晌,又缓缓抬起头,看着李若,眸中满是不解。

    李若得意一笑,转身要走,不妨那小丫头跳将起来,两步将她主仆拦了下来,一手叉腰一手指着李若,怒声喝问:“你为甚踩死我的金鱼?”

    李若铁青着脸色,搭在来喜胳膊上的手都气得打抖了。徐府里莫说是小丫头,就是管事的娘子也不敢这般质问自己!

    尽管她恨不能上前把撕烂了小丫头的嘴,可当着那么多人,她还是要端着身份的,当下只抿着嘴不做声。

    而她身边的来喜将小丫头一通打量,冷笑着道:“果然是漠北来的,真是粗蛮的紧,当着姑娘主子也敢这般大呼小叫!”

    “粗蛮……”小丫头嘿嘿冷笑了两声,“那我就叫你见识见识甚么叫粗蛮!”话音未落,小丫头像箭一样冲了上来,砰一下就把来喜给坐在身下,顺带着还把李若给撞倒了。

    小丫头人虽不大,却很有些力气,坐在来喜身上,抡着粉团似的小拳头,毫不留情地往来喜面上招呼,嘴上还叫着,“这才叫粗蛮,知道不!”

    旁边那些粗使婆子见闹得大了,一面有人去飞报陈婆子,一面就赶紧去扶人劝架。众人且先扶了李若起来,再去拉两个丫头。

    那小丫头虽有气力,终抵不过那些仆妇。不大会工夫就被从来喜身上架开了。饶是如此,她还伸腿乱踢。嘴里亦是胡乱叫骂。

    来喜散乱着头发,脸上也是青一块红一块的,眸子里含着两泡热泪,见那丫头被仆妇们架着,想也不想,冲上前就甩了她两记耳光!

    这一下不仅把小丫头打蒙了,连着旁边的仆妇都看傻眼了,见她还要动手,连忙过来劝道:“姑娘这可怎么使得呀!”

    姜家是甚么人?

    这道门外边。还坐着一百名特地护送他们姐弟的羽林军。他们家的丫头,是胡乱打得的!

    李若被撞这一下,不仅手被水晶缸的碎片扎破了,还把脚给扭了。身上那条月华裙多一半都拖到了水里。湿嗒嗒全粘在了身上。

    见来喜被仆妇们拦了下来。再摁不住心头的怒火,厉声道:“来喜打不得,我总打得吧!”说着。甩开了仆妇,走上前就要教训那丫头。

    那些仆妇素知李若的性子,哪里敢劝,可也不敢硬摁着那丫头由着李若动手,因此都悄悄撤了劲。

    小丫头见她挥手打来,随便一挣。恰好钳住了李若的皓腕。使力一扭,李若便就痛得直呼。来喜冲上前往她身上乱拳挥打,“放开我家姑娘,放开我家姑娘……”

    小丫头趁势丢开了李若,两手揪住来喜的头发,嘴里骂道:“反了你,还敢还手!”

    来喜哪里是她的对手,只有呜呜直哭的份。李若在旁连声骂人,“你们都瞎了么,还不赶紧拉开她们!”

    婆子们有了上回的经验,可不敢直劝了,嘴里说着“使不得”手上却都不使劲,由着两个丫头打去。因此,不大会工夫,来喜又被那丫头摁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陈婆子和心漪走来,正撞见这一幕,登时全变了脸色,徐府甚么时候有过这样的事。

    登时齐声怒喝,“你们都是死人啊,还不赶紧把她们给分开!”

    仆妇们见她二人来了,这才用力拉开了两个丫头,此时来喜脸上已是青乌一片。那丫头也散乱着发髻,浑身上下又是泥又是水。

    “我眼错不见,这是怎么了。你们是做甚么吃的!”陈婆子不好喝斥两个丫头,只好冲那些仆妇们发火。

    心漪则围着李若,一脸担忧地问道:“姑娘没事吧?”

    李若死盯着那丫头,推开众人,抢上前“啪”一记耳光打在那丫头面上,眼见还要甩第二下。

    陈婆子眼急手快拦了下来,“姑娘何必和个丫头一般见识呢。”她知道这会不让李若出口气,自己在老太太面前也不好交待。可打得重了,太

    太和大奶奶又该不高兴了!

    所以,打一巴掌意思意思就好了。

    那丫头捂着脸,恨恨地瞅着李若主仆二人,嘴里阴森森地道:“你俩个

    等着待姑娘和小公爷来了,有你们好果子吃!”

    陈婆子和心漪交互了记眼神,心里都忍不住叹气,若只自己两个丫头打架,那也就算了,可偏偏还伤了李若,这可就非得回老太太了。

    “姑娘且回去吧,老太太那里等你吃饭呢。”陈婆子一面吩咐人抬软轿来,一面又叫婆子去请大夫。而心漪则拉走了姜家的丫头。

    自己两边都得罪不起,只好且先将她们分开来了。

    陈婆子随着李若进了李太君的院子,扶了李若下轿,瞅了瞅她那一身的脏污,劝道:“不然姑娘先回屋梳洗梳洗吧!”

    李若杏眸一横推开了她,自己拐着脚往李太君正房行去,全不顾一路上丫头们眸中的取笑。

    此时正房的偏厅里是一片喜气洋洋,所以李若那一声凄厉的叫声,着实把众人惊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老太太,你可要替若做主啊!”

    众人循声看去吓了一大跳,刘氏登时沉了脸,喝问跟在后边进来的陈婆子,“李姑娘这是怎么了?你们是怎么侍候的?”

    陈婆子躬身肃手,万般为难地道:“奴婢在里边看他们放东西,也不知道仆姑怎就和来喜打了起来,等奴婢闻讯赶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胡闹!”刘氏指着陈婆子的鼻子骂道:“我再三再四交待你们好生照看,你们就照看成这个样子么!”

    刘氏何曾这般疾言厉色过,莫说陈婆子了,就是伏在李太君脚下悲嚎的李若也渐止了哭声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这会生气骂人有甚么用。”李太君虽然心疼侄孙女,可见媳妇气得眼睛都竖起来了,当着那些人自己还能说甚么呢,只得吩咐人把李若先扶回房去,只留下来喜问话。

    听说是姜家丫头把李若弄成这样,包括刘氏在内的所有都是满面愕然。

    “这,这,这,不大可能吧!”王篆香讪笑着道,要知道整个江南都寻不出这般蛮横的丫头啊!

    通过来喜的描述,江蒲的脑中跳出个活泼跳脱的女孩子,好像笑起来还有一对甜甜的酒窝,可那性子不当是这般莽撞的呀。

    尽管江蒲一时弄不明白其中的因由,却还是顺着剧情往下走,“只怕来喜说的是真的呀……”

    她一开口,众人不由想起一年前的大奶奶。心下都信了七八分,姜家人的凶蛮,厅上在坐的可都是见识过的。

    “但是,”江蒲眸光一转,向李太君道,“不是媳妇替那丫头开脱,只是她自小跟在连山身边,也算是媳妇看着长大的,虽然性子莽撞,却也不是若事生非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姜家的女儿取名素来是随男孩的,偏偏这一辈用了殳字,实在找不出适合女孩家的名字,只好以连山关为名。

    李太君一想也对,姜家的孩子就是再胡闹,也不至于毫无由头的动手打人,那岂不是成了疯子了。而自己这个侄孙女,素来有些个小性,自己也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当下便冷了脸色,问着来喜道:“到底怎么回,好好的怎么就动起手来了?”

    来喜看着诸人冰冷的脸色,哪里敢照实说,脑子里正编话呢,外头传来道清高的喝问,“是谁踩死了阿姐的乌龙晴,又打了仆姑?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一个身材魁伟的少年大踏步走了进来,但见他身穿紫绣团蟒箭袖袍,外套乌金两档铠,腰间挂着一柄小剑,脚下是一双嵌金线虎头靴,头上还着束着亮闪闪的金冠。

    一双虎目凛凛带威,年纪虽小,却叫众人心头一震,不愧是将门虎子!

    “殳儿!”江蒲连忙站起身走到少年身边,低声呵斥,“怎么还是一点规矩都没有,快过来见过老太太和姨婆。”

    少年兀自梗着脖子道,“姑妈,难道乌龙晴就白叫人踩死了么,仆姑就白叫人打了么?就是在宫里,咱们也没受过这样的气!哼,这里若是不欢迎咱们,了不起回京里去就是了,圣上可说了江南若是呆不习惯,只管回来!”

    江蒲听了眉峰直跳,难道是姜朴的记忆有问题,姜殳明明是个道理的斯文孩子,怎么几年不见,就变得这般蛮横不讲礼了,或者是因着父兄惨死,而变了性子?

    “你胡说甚么,赶紧过来给长辈见礼。”江蒲也不管他答不答应,硬拉着他到李太君和刘氏面前,摁着他磕了几个头。

    虽然他礼数甚是不周,可谁也不敢说甚么。他能说出那一翻话,显见的圣上待他可不是一般亲厚啊!

    跪在李太君脚边的来喜,更是吓得浑身乱颤,自家姑娘怎么就招惹了他们!人可是在宫中都不肯吃亏的呀!

    姜殳行过了礼,见来喜跪在地上,锵地一声拔出了腰间的小剑,剑芒直指来喜眉间,“是你踩死了阿姐的乌龙晴?”

    “不是奴婢,不是奴婢……”来喜的身子抖若筛糠,突然众人闻得一股骚味,原来她竟吓得溺了。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