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063、姜氏姐弟(下)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22:45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“姜殳!”江蒲急步冲上前,一把夺下他手中的小剑,“在长辈面前,你这是做甚么!”

    姜殳斜了眼来喜,轻嗤了声,满不以为意地道:“吓吓她罢了,谁知她这般不经吓。比开平郡王的小世子还不如。”

    屋里诸人听了这话,尽皆愕然,当日豫章王驾临徐府,上上下下是何等恭敬小心。而他却敢吓唬郡王世子,且还是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,仿佛只是随手欺负了下自己家的弟弟。

    “你莫以为圣上宠着你,就无法无天了!”回神的刘氏,端起长辈的姿态,阴沉着脸教训道:“如今你到了府里,就给我规规矩矩的,再要这么胡来,我可不像圣上那般好性看不捶你!”

    刘氏毕竟是祖母一辈的,姜殳还是有几分敬畏的,再则又有姑母冷脸在旁。姜殳的气焰总算是压了下来,老老实实的在江蒲身边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刘氏一面叫人把来喜拉了下去,一面向李太君赔罪,“这孩子打小就胡闹,在京里这些日子,圣上又怜惜父兄早亡,母亲又不在身边,难免娇纵了些,还望老太太千万担待些。”

    江蒲听在耳中,心底冷笑连连,刘氏真是会说话啊。在皇帝面前都娇纵的人,老太太敢不担待么?虽然不知刘氏打得是甚么算盘,但是她这般给他姐弟俩摆身份,至少他们在府里不会受了轻视。

    李太君果然连连答应,“孩子年纪小不知事,慢慢教就是了。”说着又叹道道:“也是可怜见的,父亲不在了母亲又不在身边……”边就老太太边就唏嘘了起来,甚至还拿了帕子抹眼角。旁人自然是跟着感伤叹惜。

    江蒲在心底对诸人翻了个白眼,问姜殳道:“连山呢?她怎么还没过来?”

    她才刚问了。外边仆妇就报,“姜姑娘来了!”

    众人的眸光都好奇的转了过去,弟弟这般粗蛮无礼,不知姐姐又是甚么样子!

    伴着一阵脚步声,屏风后转进来个十三、四岁的女孩,众人登时惊叹出声!

    江蒲知道自己这个侄女明艳不可方物,可是却没想有想到,她的美丽竟如天上的明月,让尘世间的女子。刹时黯淡了颜色。

    姜连山款款行来,盈盈拜倒,“连山见过老太太、姨婆。”

    “快起来,快起来!”刘氏忙伸手扶了起来。一圈打量。不禁红了眼

    圈,“来了就好,来了就好。”说着又拉着连山一一介绍。“这是老太太、这是你二婶子,这是你敏姑姑,这是你刘姑姑。”

    姜连山一一见过,才走到江蒲身前,“姑母安好。”

    看着她的笑厣,江蒲只觉得连日月也没有了光彩。天底下怎么可以有这般眩人眼目的微笑!

    “几年不见,连山都长成大姑娘了。”江蒲拉着她的手。怎么看都看不够。

    王篆香一半讨好,一半感叹道:“我今朝真真是开了眼,这天底下竟有这般好看的人儿,再过得几年,只怕姜家的大门也要被人踩烂了!”

    众人一边赞叹一边附和,王篆香则吩咐人道:“着厨房先端些点心上来,再叫她们赶紧添些酒菜。”

    仆妇答应的工夫,几个婆子扶着李若一步步的挪了进来。原本静立在姜连山身后的小丫头,突然叫道:“姑娘,就是她踩死了咱们的乌龙晴!”

    李若闻言又惊又怒,正要辩驳,一个横眉怒目的少年猛地蹿到了她面前,指着她厉声喝问,“你为甚么踩死我阿姐的乌龙晴,你可知道那东西多是珍贵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形吓懵了,只听一个娇柔无伦地声轻斥道:“殳弟,你又胡来了,还不快过来坐下。”

    小丫头却是不依,“姑娘,那几条乌龙晴可是你费了许多心思才养活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仆姑。”姜连山微蹙了眉尖止了丫头的不忿,又柔声轻唤,“殳弟。”语气里带了淡淡的求恳。

    姜殳恨恨地瞪了李若一眼,无奈地坐了回来,面上犹还怒气勃勃。

    李若何曾被人这般当众质问过,登时委屈得泪水涟涟地拐着脚扑到李太君怀里,“老太太,我哪里就踩死了甚么乌龙晴,他们只凭着个丫头的话,就这般质问于我……”

    见侄孙女哭得伤心,李氏心疼的不行,搂着她一面哄,一面蹙眉问道:“甚么乌龙晴?再买过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买过?”姜殳大叫着,跳了起来,“那可是新罗国进贡的,圣上见阿姐喜欢,给了几条,如今有钱也买不着了!”

    金仆姑撇了嘴在旁帮衬道:“再则说了,那几尾鱼是姑娘自鱼苗儿养起的,可费了不少心思的!”

    李若素性张狂,除了李太君与李氏,旁人都是一副看戏样子,听说几尾乌龙晴竟是这般精贵,面上更是兴灾乐祸。

    “哎哟。”王篆香怪声怪调地道:“那么精贵的东西,我竟无缘一见,真是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“二婶子言重了。”姜连山微笑着道:“其实也没甚么新奇的,就是几尾金鱼罢了。只是颜色油黑少见,哪里就真那么精贵了。”说着,又向李若道:“这位姐姐快别哭了,我替殳儿、仆姑给姐姐赔不是了。”

    李太君本来听说是御赐的东西,心里颇是不安。姜连山即这么说,她赶紧就着台阶就下了,“你若是喜欢金鱼也是简单,过几日叫你姑父带着你上集市里挑几尾养着,只是没有你带来好。”

    王篆香在旁看着姜连山很是乖巧的应了,心下颇是失望。这些日子来,李若可没少给自己脸色看,本还指着姜家姑娘替自己出口气,没想到她竟是这般的斯文。

    “真真是胡乱叫了!”刘氏趁便把话题带开了去,向姜连山笑道:“那是你李家姑姑,怎么就赶着叫姐姐呢!”

    姜连山闻言稍稍愣了下,“赶紧站起身,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,“殳弟冲撞了姑姑,连山替他赔礼,还请姑姑莫要同他一般计较。”

    李若心中虽还有气,可见她这守礼自己也逮不到甚么错处,再说了姜家姐弟远比自己尊贵了许多,认真起来只怕吃亏是自己。

    当下拭了泪,端起长辈的架子,软软说道:“罢了,以后好好管束下人就是了。在我这里就算了,这要搁旁人可怎么好。”

    连山很乖顺地应了,可在江蒲怎么看,怎么觉得奇怪。他们姐弟到底在玩甚么花样!

    一时间,丫头端了糕点果子上来,众人说笑着用了一些,不大会工夫,就有人来请吃饭了。

    偏厅里李太君独在正面榻上坐着,李若正要往老太太身坐下,却被王篆香撞开,只见她拉着姜家姐弟在左首边坐了。连山十分推让,“姨婆和众位姑母都在,咱们怎么好坐在这里的。”

    李若轻嗤了声暗道,这丫头还算有些个规矩,她正要上前落坐,却听李太君道:“你们远来是客,很该这么坐的。”边说,边就亲手拉了她在身边坐下。

    李若暗暗咬牙,扭着帕子往右边坐了,徐渐敏步过她身边时轻轻一笑,她听在耳里,只能投以忿然的眸色。

    因着算是小小的宴席,所以刘氏带着两个媳妇摆放了碗箸,便到旁边的小席上落坐,一起用了午饭。

    吃过了晌午饭,众人又陪老太太说了会话,江蒲便起身道:“我领她姐弟俩先去收拾收拾,等会还要过来拜见父亲他们呢。”

    李太君连连点头,“是了是了我也晕了头,你们赶紧的去吧。”

    江蒲领着姐弟二人,行礼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一进到西侧院的小堂屋,江蒲就将身边的人都谴了出去,绷着脸问两个孩子道:“你们今朝闹得是哪一出?”

    姐弟俩个低垂着头都不做声。

    江蒲又气又苦,指着他们道:“好好好,如今你们倒真是长大了,连我也防着了!”

    “姑妈!”连山扑通跪了下来,抱着江蒲的腿涕泪齐下。姜殳杵在旁边,也不住地抹眼泪。看得江蒲也不禁伤心起来。

    其实也怨不得这两个孩子,漠北的惨变,几乎让他们成了无父无母的孤儿,还要面对居心险恶的皇帝。他们今日能完好无损的站到自己面前,其中固然有刘氏的帮忙,可是也要他们用心才行。

    软弱无用的女儿,纨绔暴躁的儿子。江蒲恍然大悟,只有如此才安得了帝王之心吧!

    “好了,快起来吧。”江蒲扶起连山,一边揽着一个孩子,“以后有姑妈在,绝不会叫你们再担惊受怕了!”

    “不!”连山突地挣开江蒲的怀抱,眸中透出深湖般宁静的气质,压着声音无比坚定地道,“还请姑妈想办法,送咱们回漠北。”

    此时的连山哪里还有半点适才的娇弱,挺直的小腰板很有几分父亲的刚毅。

    江蒲晕头了,送回漠北,别说皇帝不答应,就是自己也不放心呀,“如今漠北正乱着,你们回去做甚么。”

    姜殳挺胸道:“我们要去帮娘亲!姜家的儿郎绝不许苟安后方!”

    “就因为漠北正乱着,所以我和殳弟才要回去,我不能上战场,却能筹运粮草,安抚百姓,缝制冬衣。至于殳弟,他是姜家的儿子,就应该站在姜家的帅旗下。”

    一番陈述慷慨激昂,听得江蒲的血都沸腾了。可她终究不是热血青年,在她眼中看得只是利害得失四个字。况且,她根本没办法赞成姐弟俩的观点,战争就应该让女人和孩子走开。

    如今女人已是避无可避,难道还要把孩子也牵扯进去么!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