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067、大畜小畜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23:4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适才姜殳念诗时重音是落在前头四个字,颇有点骄横自得的意味,而甄思齐的重音却落在后边三个字上,怎么听怎像是在取笑姜殳草包。

    旁人听了想笑却没敢笑出声来,姜殳吃了个哑巴亏,又有徐渐清在旁盯着,重重地哼了声,悻悻地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小徐大人。”甄思齐朝着徐渐清一拱手,“因着乡试临近,家父实在脱不开身,所以令我过来跟小徐大人告一个罪,待得乡试过后,家父一定登门致谦。”

    这个甄夷简出身破落世家,二十五岁得中状元,自诩是仕林清流一派,所以在通直郎这个散官的位置上一耗十多年。直到今上登基,才因着一篇文章走了大运。

    倏倏数年时间,便就做到了从二品观文殿大学士。近几年来他不仅常任乡试的主考官,甚至连做了几回会试主考。圣眷之隆宠,满朝皆罕!

    而他也因着皇帝器重,越发守正律已,与同僚多一句话都不说的,就怕别人说他结堂营私。

    此次徐渐清私下相邀依他的性子,那是绝对、绝对不会来的。因着小妾提醒了一句,徐家可是圣上心腹,他才打发了儿子过来看看。

    诸、卫二人听了甄思齐的话,心里都有些忿忿,你那话不是摆明了说咱俩个不管事么。不过心里再不痛快,二人面上还是要说,“见了甄大人才晓得圣上为何几次三番点他为学台,办起来事实在细致认真,实为我辈楷模。”

    徐渐清断没有想到,甄夷简居然只叫儿子过来。他虽位居二品,可是在金陵的地界上。怎么也该给徐府三分薄面吧。

    这个甄夷简还真把自己当一回事了。

    徐渐清心中虽是冷笑不屑,可面上却赔着笑。让坐道:“终是我疏忽了,光想着甄大人来金陵后尚未一见,却忘了甄大人公务繁忙。”

    甄思齐微微一笑,“小徐大人言重了,家父早就想到府上拜会了,实在是事情太多脱不开身。”他一面和徐渐清说着话,眸光淡淡地掠过刘文远,又在姜殳面上停了一停。

    姜殳正在掰蟹螯,感觉有人盯着自己。不由抬了眼眸看去,恰见甄思齐微笑着转了眸光。姜殳猛然间觉着他很是眼熟,偏就想不起在哪里见过!

    因着甄思齐的到来,作诗的事便被众人放到了一边。只陪坐着闲聊吃酒。

    徐渐清几次想把话到科考上带。甄思齐两句话一说,就给他绕开了。徐渐清看他的眸光不由得透出几分赞赏,这小子年纪不大。倒是有几分本事。

    诸、卫二人见甄思齐总不让徐清渐把话说到点子上,相互换了个眼神,决定帮徐渐清一把,毕竟他们不像姓甄的,事情办完拍拍屁股就走了。他们可还是要在金陵长呆的,徐府可是得罪不得。

    当下诸大良清咳了一声。丢了个眼色给儿子,诸置心领神会。开口道:“小公爷都开口说了两句,刘兄、三公子,咱们可是正经读书人,怎好拉在他的后头。”

    姜殳连连应和道:“就是就是,眶我说了。你们倒没事人一样了!”

    诸置笑了笑,又转向甄思齐道:“甄相公以为如何呢?”不管怎么说,人家也算是个主客,不邀上一邀,难免有些个失礼。

    不想甄思齐却笑着道:“我于诗词一道素来不精,还是不要献丑于人前了。”

    他说得随意,诸、卫二人面上却有些不可置信。他们本以为甄家即自诩诗书清贵之家,赋诗吟咏这样的雅事,甄思齐断不会拒绝的。没想到,他竟拒绝得如此坦然。

    再联想到他父亲的行事作风,诸、卫二人的面色越发的难看了,这个甄思齐只怕不是不会作,而是不屑与他们相较吧!

    诸、卫二人黑了脸,阁间里的气氛登时有些凝重了起来,一直没怎么开口的刘文远,淡幽幽地说道:“作诗论词的终究没多大意思,咱们不如来玩个新鲜的。”

    甄思齐那副孤高自许的架式,刘文远很是不待见。所以也就无心结交,他相信凭自己的本事,一个举人应是不在话下的。

    “噢?”徐渐清自斟了一杯酒,轻笑着道:“不妨说来听听。”他算是看清楚了,甄夷简摆明了是不买徐府的账。只是当今天下,不买徐府账的人倒还真没几个。

    这个甄夷简倒要好好的留意留意,若真是个真臣,也能留着一用。怕就怕他表里不一呀!

    刘文远喝干了杯中残酒道:“咱们行一个新令,头一句必要用一个典,后边用两个双音卦名做结。”

    众人听罢,眼眸都亮了起来,齐声赞道:“这个令颇是有趣……”

    姜殳却跳了起来,“你们这又是为难我呢,我连啥叫双音卦名都不知道呢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简单。”赵元胤一边说,一边提笔写下了十五个卦名,又叫小厮取了针钉在墙上。

    姜殳一个个的看了,字大多认得,可意思却不明白,还不等他问人,刘文远已道:“即是我起得头,就由来起令。”说着先喝了一门杯,道:“孟尝门下三千客,《大有》《同人》。”

    他话音未落,徐渐止道:“刘宽婢羹污朝衣,《家人》《小过》。”

    甄思齐笑了笑,先饮了一杯,缓缓道:“檀道其父子上阵,《大过》《小过》。”

    檀道其父子是前朝戍边名将,与肃慎交手多年。只因一战之败而大动中原根本,若非本朝太祖力挽狂澜,这锦绣江山只怕早就被肃慎人占了去。

    他这个典明着是在说檀道其父子,实际却是暗讽姜家,徐渐清和赵元胤冷了脸色,却也不好说甚么。刘文远虽是不忿,却又想不出话来回驳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纱屏外传道娇柔清亮的声音,“严惟中父子犯法……”

    说了前半句那声音忽低打住了,众不由扭头看去,都伸长了耳朵等下半句。

    甄思齐也微蹙了眉头,和众人一起往纱屏外看去,不大会款款行来一个韶龄女子。甄思齐登时倒吸一口冷气,这天底下竟有这般神仙似的人物!

    姜连山被那两个夫人围着奉承了半天,好容易躲出来透气,恰听见他们行酒令,觉着很有意思便在外头听住了。甄思齐的话,姜殳听不明白,可她却是清清楚楚的。

    她万般皆能忍,却不许旁人非议父兄。

    严惟中父子乃稗官笔下之人,朝代年纪皆不可考。然其恶迹却是人尽皆知!

    连山秋水般的眸光在众人面上轻轻一晃,最后停在甄思齐冠玉似的面上,冷冰冰地说出了下半句,“《大畜》《小畜》。”说着向徐渐清敛衽一礼,“姑爹。”

    诸、卫二人毕竟年纪大了些,很快就从惊艳中回过了神,互视了一眼,心中皆道原来她就是姜家那个仙子似的女儿,果然是名不虚传啊!

    “好好好!”赵元胤站起身连声道好,“连山这个令行得最好,甄相公你自罚三杯吧。”

    甄思齐的一双眸子还粘在连山身上,赵元胤的话是一个字都没听见。

    诸、卫二人看在眼里,心头皆是一笑。少年人就是少年人啊!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