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076、闹鬼(中)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23:48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站在门外的刘氏,听了这话不禁微蹙起了眉头,府里甚么时候竟开始传这些个没头没脑的话了。

    因着陈婆子升做了主管,所以如今跟刘氏出门的是大丫头圆香,她自七八岁上,就跟在刘氏身边服侍了,如今刘氏房中的丫头,她算得是头一份。

    在府里颇有些体面的,因此她听了这话,第一反应就是要进去呵斥。然而她才迈了一只脚,刘氏就以冰冷的眸光阻止。

    圆香一愣,老老实实的垂道退到刘氏身后。

    这时里边又有一个尖细的声音道:“你还只是听见声音呢,我那天晚上值夜,一个黑影就从我眼前飞过去,吓得我喴都不喊不出来呢!”

    先前那声音又道:“二爷和奶奶又拦着不让说,再这般闹下去可怎么是好。”

    尖细嗓音也叹道:“是呢,照说咱们府里是极仁厚的,从来都不作贱人的,真不知道那些个脏东西是哪里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府邸可是换过好几个主人家的,指不定就是先前有人造了孽了,昨晚上我可是隐隐约约听见那影子哭,‘姐姐,你好狠得心啊’”

    刘氏在门外听了,心头猛地一惊,掩在袖子底下的手,攥紧了拳头,骨节泛白,一阵阵刺痛从掌心传来。面上飞快的掠过一丝冷笑“姐姐”这个称呼,自己可真是许多年都没听过了。

    那尖细嗓音却不信,“我家打曾祖起就在金陵住着,这监造府可从来没传出甚么大事来的。再则说了,咱们家在这里住了又不是一年两年,真要有那些脏东西,怎么等着这么些年才出来。只怕是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那人压低了声音。刘氏不用听,心里也能猜出三两分。果然没一会工夫,另一个人鄙屑道:“我却不信!那一位可有甚么冤的。那是大奶奶性子好,敢安下那样的恶毒心思,搁别人家里那是打死算数的。再说了。她顶了天也就是位姨娘,凭着甚么跟大奶奶称姊道妹的!退一万步说了。前些日子我还见涂嬷嬷打发人给她送炭例去呢。”

    尖细的嗓音隐约的试探道:“那依着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
    那人轻呵了声,“我能有甚么意思,府里的事是你我能议论的么。”

    刘氏听得里面脚步声响,知道她们要出来了,带着圆香转身便拐出了门道。

    老二到底在盘算甚么?他若是心中坦荡,适才老二媳妇又为甚么吱吱唔唔的。刘氏且思且行,不知不觉进了李太君的院子。恰碰见李氏。

    “太太安好。”

    “妹妹快请起。”刘氏一面说,一面伸手扶起了李氏。眼前突然晃出多年的情形,那个女人也是这般恭恭敬敬,自己则是面带浅笑,亲亲热热的唤着妹妹。

    然而流年偷转老了红颜,就连李碧瑶的眉眼间也添了细细的,看不大清的纹路。而她初初入府的情形却还历历在目。

    刘氏换上最是和蔼的笑容,拉着李氏的手,一起进了屋子。莫说李氏纳罕莫名,就连李太君也觉着奇怪。媳妇明明同李氏不大亲近的,今朝这是怎么了!

    闲聊之时刘氏旁敲侧击,想从李氏这边探一探老二院子里的事。毕竟之前,她还王篆香的交情可不是一两日啊!

    然而。不论她怎么试探,李氏都说不到点子上。那两个媳妇议论事情她好像真的不知道!

    老太君本以为媳妇略坐一坐就走的,不想她和李氏说起话来竟没完没了。眼见的近午了刘氏也没走的意思。因着早晚都有人来请安,只得晌午这一顿,老太太能安生吃,她可不想让媳妇搅了自己的晌午饭。

    因此她不得不开口道,“时候不早了,你也回去歇着吧。晚上还要过来呢!”

    老太太开了口刘氏也只得应下,她带着丫头,一出了上房的房门,面上的笑脸就倏地消失了,阴沉着脸回到院中,站在门口,忽地停了下来,吩咐圆香道:“你去把陈婆子给我叫来!”

    圆香见了刘氏这般神色,也不敢多问甚么,福了福身便急步而去了。

    陈婆子才刚随着王篆香出了小后院的门,就见圆香跑了来道:“陈嬷嬷,太太叫你呢!”

    陈婆子服侍刘氏大半辈子了,她只看着圆香的神色,就知道刘氏心情大大的不好。因此上也不敢多耽搁,只向王篆香微微福了福身,就急冲冲的带着圆香往前院而去。

    她一进了屋子,却见里头悄静的,一个丫头也没有。刘氏坐在窗下的榻上,阳光在身后光茫万丈。而刘氏则瞅着自己掌心发呆。

    陈婆子走上前,“太太叫我……”话还没说完,就瞧见了刘氏掌心上的红痕,登时叫了起来,“太太怎么伤着了。”她一面说一面就要叫人进来。却被刘氏拦了下来,“来弟,算了。”

    陈婆子听了这个称呼,心里不免一阵,太太多少年没唤过自己的闺名了。这半天到底出了甚么事呀。

    “太太,出甚么事了呀?”

    刘氏收起掌心,嘴角勾了抹笑,慢慢地将适才听到的事告诉了陈婆子。最后笑道:“而且我刚在老太太屋里试探过她二人,那面上的神情不像是知道的样子,看来这一回是老二自作主张了。我只是纳闷,他好好的怎出兴出这个念头来了,他到底想要做甚么!”

    陈婆子听完了,面色也沉得死水一般,“老奴这几日看着二奶奶倒真是心神不宁的样子,莫不是二爷连二奶奶也瞒着?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刘氏冷笑数声,“一面遣着媳妇到我这里来示好,一面又玩这样鬼把戏,老二他到底想做甚么!”

    陈婆子迟疑了好一会,方吱唔地道出心中担忧,“太太,你说二爷会不会是哪里听到了甚么……”

    刘氏一记冷眸扫过去,陈婆子立时打住了。

    “他能听到甚么!”刘氏话虽是这么说,可她心底多多少少也生出些疑惑,然而只凭着一声“姐姐”还不足以与陈年旧事给联上。当下她绷着圆脸,冷声吩咐陈婆子:“这些日子,府里的事你给我多留心些,我倒要瞧瞧老二想玩甚么花招。”

    然而,令刘氏没有想到的是,府中闹女鬼的事,愈演愈烈,一到三更时分,几乎每个院子都能听到那女鬼细细的哭声,颠来倒去的只有一句,“姐姐,你好狠的心啊!”

    而且值夜的婆子,几次三番碰到鬼影,着实吓病了好几个人。就连李太君也因着那哭声夜不安寝,碰着这日正是休沐,老太太把一家人都叫了过来,张口就要刘氏叫了道士来打三日平安醮。

    刘氏在宫里甚么手段没见过,怎会相信这种鬼把戏。况且真把道士请了来打醮,徐府岂不是成了江南道的笑话了。当下她只得劝道:“老太太莫信这样的事,所谓见怪不怪,其怪自败。媳妇估摸着,这事多半是哪个促狭鬼闹出来的。咱们只不理他,过得几日自然就消停了。”

    徐孜需这几日晚上也是听到那个哭声,老实说还真有几分南洛的感觉。虽然圣人说,不语怪力乱神,可他心里多少有些个疑心刘氏。

    可这会听得这刘氏这般说,却又觉着自己太过多心了,毕竟当年刘氏对南洛还是不错的。

    李太君听媳妇这般推托,登时就怒了,“你倒说得轻巧,我这么大岁数,经得闹几日。”说着,又冷笑道:“我知道,你是巴不得我早去早好,免头我压在你头上,让你不自在。”

    “老太太这般说,我可要替太太报个屈的!”脸色暗沉发青的王篆香突然站起身道,“老太太白想着,咱们家总是官宦门第,凭白的请了道士来摆坛打醮的,监察御使一本参到圣上那里,父亲难免要挨两句训。再有那起小人,无事就要生非的,逮着这个机会,还不晓得要生出甚么事呢!”

    刘氏面上虽端着浅浅的微笑,心里却在疑惑,是老二媳妇不知内情呢,还是这件事压根就不是老二做的呢?她心里想着,眸光不由投向了徐渐明。但见他神色如常,只是眼底下隐约有一圈黑青。

    她心里即生了疑,眸子便往李氏和老大面上瞟去。李氏是一如即往的刻板着脸,而徐渐清却是微微笑着,他看到刘氏的眸光,忽地开口问徐渐明道:“二弟这些日子,是不是晚上没歇好,身子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徐孜需听得大儿子的话,连声问二儿子道:“怎么,你身子又不舒服了么?”一面说一面就叫老二回屋歇着。

    徐渐明这几日晚上,的确是因着那声音睡不安稳。然而他却不因着怕鬼,而是因着犯愁。听得徐渐清的话,猛然明白了捣鬼的人,面上笑应着道:“爹,你别听大哥瞎担心,我不过是这几日没歇好,哪里就真弱到这份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么!”徐渐清接着又道:“那我怎么听说,二弟这么些日子常差人去回春堂打听一个大夫啊,之前二弟不是吃陈大夫的药么。”

    听得大伯的话,王篆香不免也担心了起来,伸手握丈夫的手,却发现他案下的手用力的攥成了拳头。

    而刘氏听到“回春堂”三个字,端着茶盅的手,不自觉地抖了一下。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