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083、赤子之心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24:21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“都甚么时候了,大嫂子还没起么?”窗外传来徐渐敏格格的笑声,江蒲几欲喷火的眼眸死盯着心漪,嘴上应道:“早起来了,大妹妹快请进吧。”

    江蒲话音才落,徐渐敏就携着刘如君走了进来。江蒲一面赶了心漪下去,一面向她姐妹二人笑道:“敏丫头也就罢了,怎么刘妹妹也起得这么早呢,趁着老太太、太太不在家,正该歇歇才是啊。”

    “起习惯了一到时候就醒了,与其在床上翻来覆去的,倒不如起身。况且太太临去前,又再三嘱托我帮衬着院子里的事,但是早些起来的好。”刘如君一边说,一边又问:“文煜好些了没有呀?昨晚上我打大哥那里回来的晚了,实在是不好过来。”

    江蒲虽因着心漪的事情,心里乱糟糟的。可刘如君的话,她还是听出些端倪。按说刘氏不在家,院子里的事就该托给李氏才是,就算她忌讳李氏,那也还有徐渐敏,还有大媳妇呢,再怎么也不应该托给一个外客,况且又还是个未出阁的女孩子。

    这院里一个心漪就已经够自己心烦的了,再来一个刘如君,自己也不用吃喝了,天天只抱着个醋坛子过吧。

    她心里纵是万般郁忿,面上却得端出笑来。“多劳妹妹挂心着,吃了药已好了许多了。”

    三人说话间,两个小丫头抬了张摆了粥点的小几进来,徐渐敏见了,便拉刘如君道:“咱们且看文煜去,让大嫂子安心把饭给用了。”话还未说了,她已拉着刘如君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江蒲这会哪还有胃口吃饭呢,看着她俩个一出了碧纱橱。就沉了脸色,问桑珠道:“昨晚上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”

    桑珠且先给江蒲盛了碗赤豆黑米粥,方才缓言说道:“说到底也是爷体贴奶奶。回来的时候都过了三更了,便叫咱们不要惊动了奶奶,本说到小相公屋里看一眼就歇的。不想心漪还守在那儿,因此顺脚就到她屋里去了。”

    梅官装了手炉递上来。嘴里咬牙啐道:“正儿八紧的,连个姨娘都不是,她凭甚么守小相公了!不过是装个贤良的样子给大爷瞧罢了。”

    桑珠瞪着她又是好笑,又是好气,“你才多大的人,能知道甚么呀,就满嘴的胡说。”

    梅官抬了下巴。道:“我甚么不知道,戏文都有说呢!”

    桑珠笑着叹了两声,正要反驳,却听江蒲冷冷地道:“其实,静之多往她屋里去一去,也是好的。”

    桑珠、梅官都呆了眼,以为江蒲是气糊涂了,“奶奶,你说甚么呢?”

    江蒲咧出一抹冷笑,“人家做侍妾的都那般挂心。我这个做娘的,怎好不闻不问。”说着,便已出了纱橱,桑珠、梅官二人交换了个眼神。连忙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徐渐敏、刘如君都坐在东厢的堂上吃茶,有一句没有一句的问赵显媳妇,有关文煜的伤势。见着江蒲进来,都赶紧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江蒲瞅了眼赵显媳妇,正要开口问她谁在里边,心漪就挑了帘子打里间出来,“赵嫂子,小相公醒了直嚷饿呢,赶紧把炖着鱼片粥给端上……”她话未说完,就瞅见了江蒲,连忙躬身行礼,“婢子实在是没瞅见奶奶……”

    徐渐敏原以为江蒲就算不教训她两句,也会冷言冷语的,不想江蒲却满面堆笑的走上前,亲亲热热的扶了心漪起来,“你这是做甚么呢。我是谢你都来不及,太太不在家,我管府里的事就已经是手忙脚乱了。偏偏文煜又伤着,若不是有你帮衬着,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办呢!”

    她且说且牵着心漪的手进了里屋,去看视“儿子”。小家伙原本圆乎乎的脸,明显瘦削了许多,脸色也不大好看,因着与江蒲不大熟,因此睁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直瞅着她。

    看得江蒲倒真是生出几分心疼怜惜来,忍不住俯下身,在他脸蛋上了香了香,又叫着心漪问东问西的。说话间,江蒲眸角瞥见外头有人探头探脑,叫进来一看,却是陈宝瑞家的。

    江蒲正问她何事,徐渐敏笑了起来,“哎哟,可了不得昨日里大嫂子还再三交待那些管事的不能误了时辰,这头一日,咱们自己就先误了。”

    陈婆子笑回道:“时辰倒是还没误,只是不早了,老奴也是白走过来请一请。”

    江蒲微蹙着眉,道:“我这边只怕还要一会。”说着思忖了一会,出乎众人意料地道:“刘妹妹陪着敏丫头,过去帮着照看一会。我打发文煜吃过药就来。”

    刘如君忙推辞道:“这怎么能成呢,我知道甚么呀!”

    “也不用你真做甚么,只白陪着敏丫头坐一坐,真要有要紧的事,谴陈嬷嬷来回我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徐渐敏冷眼旁观,有些拿不准嫂子的心思,母亲在刘如君头上打得算盘,可以说是合府皆知。然她来了近半年,大哥硬是装聋做哑。

    据自己平日看来,兄嫂之间的感情可比先前要好了许多,况且这位嫂子,看着也不是个大度的人。按说,她应该想说法子压着刘如君的呀。

    今日自己带着刘如君过来,就是想给嫂子提个醒。没想到刘如君她自己先就撑不住,抖落了出来,终究是小户人家的女儿,还是沉不住气啊!

    而更没想到的是,大嫂子竟然还让她陪自己过去,这么抬举她,难道是想揪她的错处么?

    不,如今这会母亲不在,府里上下都是大嫂子做主。真要是出了事,刘如君一个外客,哪里怪得到她头上,最后背不是的只能大嫂子。

    自己都能想明白的事,大嫂子又怎会不知道。那么,嫂子这会到底打得甚么主意。

    刘如君却是再三的推辞,陈婆子却帮着劝道:“姑娘就去坐一坐,也是不打紧的,况且时候也不早了呢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呢。里边忽传来文煜的哭声,江蒲忙站起来走到房门口,急着就问:“赵嫂子。粥还没端得来么。”

    “来了,来了。”赵显媳妇捧了个添漆茶盘一路小跑的进来,江蒲见了。忙接过手转身进屋去了。

    看着她们主仆一阵风似的进了内室,徐渐敏微笑着站了起来。“刘姐姐一起去吧,就是不陪我,你也要回屋子呀。”

    刘如君不尴不尬地笑了笑,不大情愿的随徐渐敏而去。她心里很清楚,刘太太虽让自己帮着看看一院子,可自己若真敢趁着她不在的工夫,就插手府里的事。她心里定会觉着自己想靠向大奶奶。

    而自己想要在府里站稳脚。只能靠着刘太太。所以,这事自己一定不能管。因而一到院门口,刘君君就借口自己身子不太舒服,避回了屋。

    徐渐敏看着她急急而去的身影,嘴角掠过不屑的浅笑,算她还有些自知之明。若不是因着他大哥,这般两眼只盯着富贵巴结讨好的人,是断断入不了徐渐敏的眼。况且就是以私心论,她也是断不想刘如君做自己的小嫂子的。

    心漪守在床边,见文煜哭了起来。吓得赶紧抱了他在怀里。然而她从来就没带孩子,又怕孩子跌了,所以两手死死箍他的上身。

    小家伙哪里受得这个,一边嚎一边就挣扎了起来。他虽是病着可劲还是不小的。心漪又怕伤了孩子,也不敢用力,只得越发用力抱紧,于是小家伙便挣得越发的厉害了。

    江蒲端着茶盘进屋,恰看见文煜哭嚎着拼命拱腰,险些就从心漪怀里挣了出来。所有人都叫出了一身的冷汗!

    “你不会抱孩子,就不要抱!”江蒲将茶盘往桑珠怀里一送,急步上前,把孩子从心漪怀里接了过来,一只胳膊圈在他小屁股下,一只手轻拍着孩子的背脊,让他的小身子完完全全的靠在自己的身上。

    心漪头一回被江蒲这般沉声喝斥,呆了半晌,才开口道:“婢子,是看小相公哭得厉害才……”

    说也奇怪小家伙被江蒲哄了没一会儿工夫,就止了哭声。江蒲抱着他在榻上坐了,将小家伙置在膝上,一只胳膊从后边护着,吩咐道:“打些热水来,先给他抹一抹脸。”

    她等了好一会,也不见人答应,抬眸看去,发现屋内诸人都震愕地看着自己。这才想起,姜朴应该是不会带孩子才是。当下极牵强握着小家伙粉团似的小手,瞅着他笑呵呵地道:“咱们文煜真是个孝顺孩子,娘亲一来就不哭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是啊,咱们小相公将来指不定就长成天下第一的孝子。”赵显媳妇一面凑趣,一面吩咐小丫头打了水来。

    江蒲给他抹过了脸,又给他喝了些清水,才端起粥来喂他。一边喂,还一边不住口地称赞,“文煜真厉害,再来一口。”“哇,好大的一口啊!”“咱们文煜最能耐了,能吃进那么大一口鸡蛋啊,来来来,喝口粥别梗着了。”

    文煜还未满周,虽不大会说话,可大人的话他却是能听个大概的,况且江蒲面上始终挂着温馨的笑脸,小孩子家最是敏感,不用听她说甚么,也知道那是在夸自己,因此小脸上也笑盈盈的。甚至几次把汤匙推到江蒲嘴边让她吃。

    这一副情形,看在旁人眼中,嫡亲母子也不过如此了。

    江蒲心里亦万千感叹,自己一直都很喜欢孩子,想当初自己还特地买了许多有关婴幼儿的书籍,想着等自己攒够了钱,就开一家婴幼儿中心。可惜,这个想法怕是实现不了。

    而文煜,虽说是丈夫是别的女人生的孩子,可终究是个孩子啊。那么的天真无邪,只要你对他有一分好,他便以真心相报。

    自己之所以喜欢孩子,不就是觉着这世间真心难求么,更何况这份赤心之心。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