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095、盘问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25:19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阿苏伏在地上,腊月天的,他的里衣都叫汗浸湿了,紧贴在身上冰冷冰冷的。屋里人虽多,可却悄静无声,这份沉默如巨石般,重重地压在阿苏的心头。

    自己已然是得罪了大爷那边,再要把人给招出来,岂非两边都得罪了,自己往后的日子可要怎么过啊!

    他还在踌躇迟疑,连山软绵绵的嗓音,幽幽说道:“难道你以为咱们查不出来么?不过是念着你跟了殳弟那么些日子,也算是周到小心,问你一句算是给你个将功赎罪的机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说我说!”不等连山说完,阿苏便磕着头道:“钱,是胡嬷嬷给的。”

    江蒲当家也有些日子了,府里有头有脸的嬷嬷、管事,她都认得差不多,可这个胡嬷嬷听着是耳熟,却想不起是哪一个。当下随口就问道:“哪一个胡嬷嬷?”

    “就是,就是,就是……”阿苏就是了半天,才横下心道:“就是李姨娘屋里听差使的胡嬷嬷。”

    这个答案着实是出乎江蒲的意料,她原本料定是二房所为,怎么又扯到李氏屋里去了!况且这事,明面上是李氏,可背后是谁,还用明说么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江蒲心下不免冷笑数声,亏得自己还觉着老太太人不错,她虽偏心老三,可至少不会像刘氏那般明着一套,背后一套。

    喜欢便喜欢恼便恼,简单而直接。

    可是没想到啊,她也能这般心狠手辣。文煜才多大的孩子啊,万一摔出个好歹,她于心何忍!

    然而……

    江蒲心头终究还是有些不信的,今朝若说是老三渐止的嫡妻怀了身孕,老太太倒是有可能替老三扫清障碍。可现如今怀孕的不过是王篆香。老太太总不会因着她有了身孕。就前事不记了吧?再说了。老太太也不像事先就知王篆香怀孕。

    退一万步说,王篆香这会可是巴结着刘氏呢,老太太总不至于去讨好孙媳妇吧!而且,就王篆香那性子,将来真得了意,未必就会顾着老三。

    就算老太太糊涂瞧不透她的性子,可李氏呢?她前不久才和自己结了盟啊,把自己整下来,她可没甚么好处啊!

    “你莫胡乱攀扯!”徐渐清陡立起身。一脚踹翻了阿苏,怒喝道:“她一个月才几个钱,一出手就能有一百贯。你唬谁呢。”

    江蒲向徐渐清瞅了一眼,这家伙还真是火上浇油啊!

    “她没有。可她姊姊有啊。”刘氏淡淡地吩咐陈婆子道:“你去把她们都给我叫来,小心着,莫要惊动了老太太和二奶奶。”

    徐渐清听了刘氏的话。坐了回去。姜家两姐弟都得意的围坐在刘氏身边。尤其是连山,巴着刘氏又是递香柚,又是剥橘子,哄得刘氏揽了她,直赞她贴心。一面又把地上那几个小厮都打发了下去,只留下了阿苏。

    江蒲眼瞅着陈婆子应声而去,心头越发的疑惑了,那个胡婆子不是李氏的人么?又关王篆香甚么事?或者,李氏想两边占着?

    江蒲心里一个念头接念头的乱冒,手却伸了去拿茶,一个不稳一盏茶全打翻在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哎哟,奶奶可烫着了没?”头一个反应过来的是立在她身后的桑珠,话音未落就上来给她收拾,一面又埋怨道:“奶奶也不小心些,这可是才刚换上的热茶呢!”

    刘氏也是一迭声问着,又怨责江蒲毛躁,再配合上她面上的心疼担忧,不知情的人还真以为她们婆媳亲如母子呢!

    “没事没事。”江蒲一面说,一面把湿了的裙子提起来些,“好在穿得多,倒也没烫着。”

    刘氏横了她一眼,道:“亏得是这样呢,不然可怎么好。”说着,又道:“赶紧进屋去换套衣衫,且先将就着穿我的,这腊月天的一会茶就冷了,当心冻着了。”

    江蒲应着起身,姜家姐弟也都跟担心地跟上前。一伙人簇拥着江蒲往内室而去。江蒲临去前,眸光不经意地瞟过徐渐清,清楚地看到他眸中的担忧,于是一笑告之,我没事。

    刘氏见江蒲进了内室,转头见徐渐清没事人似的坐在那里,少不得开口训道:“你媳妇烫着了,你竟连问都不问一句,叫人看着成甚么样子!”

    “儿子,这就瞧瞧去。”徐渐清放了手里的茶盏,抬脚要走。

    不想刘氏却叫住,“你且站着。”

    刘氏开了口,徐渐清不好违逆,只有站住脚听训。刘氏却先嘱咐丫头、婆子们下去,顺便也把阿苏拉出去。

    待得屋里只剩了她母子,刘氏才又向徐渐清开口道:“文煜的事你心里还不清楚么,怎么能怪到素素头上。我可是听说了,文煜伤着的日子,都是她在照顾,你这般冷待她,就不怕伤了她的心。”

    “母亲言重了,儿子哪里就冷待了她,不过是因着她要照顾文煜,儿子才到心漪屋里歇了两日。再则母亲也是知道的,咱们衙门里年底尤其的忙,如今她又管着家,咱们自然就见得少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莫要跟我打哈哈。如今衙门里可是封了印的。”刘氏如何听不出他的话外之音,说来说去,不就是因着素素这会得了自己的倚重,所以他才远着她么。原先的心漪,自己也就由他去了,毕竟只是个丫头。然素素却是嫡妻的身份,自己也还有好些地方要用着她呢。这个徐渐清可该是好好敲打敲打。

    不过刘氏也不想和徐渐清闹破了脸,当下她叹了一声,摆起慈母的神情,说起了软话,“你虽是在我身边长大的,到底不比亲娘。素素又是我嫡亲的外甥女,我管多了旁人只当我偏着素素。所以往年也都由着你们闹去。可这一年多来,素素也懂事了,你若是为着点没由头的事委屈了她,我是不依的。”

    “太太,两位姨娘来了。”

    听得屋外的传报,刘氏打住了话头,只一双冷眸兀自瞅着徐渐清,应道:“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太太安好,大爷安好。”李氏和花弄影恭恭敬敬地行过礼。她们身后除了胡婆子,还有一个身形矮胖的婆子,她俩个虽垂着头,却掩不住忐忑不安。

    刘氏扶了李氏起来,又吩咐丫头道:“给李姨娘看坐。”

    李氏连忙推辞道:“这可怎么敢当呢。”

    府里的规矩除侧室,姨娘也罢侍妾也罢,在主母面前只有站着份。

    “有甚么不敢当,咱们私底下哪里还有这么讲究。”刘氏笑盈盈地将李氏摁在绣墩上。

    花弄影站在边上,有些个弄不明白情况了,适才陈婆子的面上,可是不大好看呢。这会,太太怎么又是这样,难道是自己估摸错了?

    她一颗悬着的心正要放下,却听刘氏说道:“我今朝叫你们来,是因着素素有话要问,你们且等一等,她换了衣服就出来。”

    花弄影听了这话,心头一阵乱跳。那两婆子更是变了脸色,惟独李氏一脸平静地坐在那里。

    不大会江蒲换了衣服出来,刘氏先就问:“没烫着吧?要不要请大夫来瞧一瞧。”

    “不碍的,衣服穿得多,只是有些发红罢了。”江蒲应着刘氏,然垂首时,眸光似不经意地掠过徐渐清,感觉到他眸中的关切,心下虽喜,可也不敢真瞧过去,叫刘氏看出破经绽,这些日子的戏可就白唱了。

    刘氏点了点头,才向连山道:“人我都给你叫来了,你有话只管问就是了!”

    连山答应着,一双妙目从诸人面上缓缓拖过,吩咐金仆姑道:“去把阿苏给提进来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名字,胡婆子两腿一软,险些没有跌倒在地。就是花弄影并她身后的婆子,手都发起了颤。

    金仆姑应声去了没一会,阿苏就被两个粗壮的婆子押进来,摁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你适才说,是胡嬷嬷给了你一百贯钱,你抬眸看看,那位嬷嬷可在屋里么!”

    连山语速即慢,嗓音又绵软无力,可听在那几人耳中,却是不蚩惊雷。

    阿苏答应着,抬了一双眼眸看去,只一会工夫,就指着胡婆子道:“就是这位胡嬷嬷。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甚么!”胡婆子虽是吓得脸都扭曲变形了,可还是嘴硬地道:“太太、奶奶,我冤枉啊!我在姨娘屋里呆了多年了,府里这些小猴崽子谁不认得我,这小子犯了事就胡乱攀扯,还请太太、奶奶明察。”说着,她跪了下来,又求李氏道:“姨娘替我辩白辩白,我何曾就认得这个小崽子了。”

    李氏却默然而坐,瞅都不瞅她一眼。

    胡婆子见李氏不搭理自己,便膝行至刘氏脚边,哭求道:“太太千万莫信了小子的话,老奴何曾认得他了!”

    “这话你也不用和我说,我昨日才回来,能知道甚么。”刘氏的话不重,可听在胡婆子耳中,却好似被泼了一桶冷水。她心里直道,完了,完了!

    “胡嬷嬷,你这般急着辩驳做甚么?”江蒲不轻不重地道:“连山不过是说你给了阿苏一百贯钱罢了。许是你们私底下情份好,这也没甚么大不了的,何至于就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胡婆子听罢,整个人都怔住了,自己这是不打自招啊!慌乱之下,她只有抱着李氏的腿哭道:“姨娘看在我跟了多年的份上,救我一救吧。”

    花弄影和另一个婆子,惨白着脸,虽然她们希望事情能在胡婆子那儿就了了。可是太太既然把自己叫了来,多半是已然知情了。

    可她们怎么也想不明白,太太是怎么知道那一百贯钱的事的!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