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096、呼之欲出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25:23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李氏垂下眼眸瞅着胡婆子,叹惜道:“我连你犯着甚么事都不知道,可怎么救呢。再则说了,你若真犯了错,我又能替你说甚么!你还是自己老实招了,太太心慈兴许还能饶过你。”

    文煜的那件事,李氏事先的确不知。不过……这府分里能瞒过她的事还真是不多。

    她这般劝着胡婆子,眼眸却向花弄影惨白的面上瞟去。看着她雪白的脸色,李氏心里只是发笑,她也太小瞧大奶奶了,这么小小一个套子,她唬得过谁去!

    胡婆子正想往刘氏脚边爬去,却听刘氏道:“今朝可不大与我相干,你们只和大奶奶说去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李氏听了一愣,看她这架式,是要把花弄影丢开了?是了,如今她手里有了王篆香,还要这个小妾做甚么!

    胡婆子还不及转头看向江蒲,她已凉淡地问道:“阿苏啊,我再问一次,果真是她给你一百贯钱,使你害小相公的么?”她一边问,一边瞅了眼花弄影,再看了看刘氏恍然未闻的神情,心里冷叹连连,刘氏这个弃子的本事,还真是炉火纯青啊!

    从方婆子到这会的花弄影,她每弃一个子,她就占一分的好处!

    虽然,这会自己还不大明白这其中的原故,可猜也能猜出来。花弄影本是刘氏的人,却帮着旁人来害文煜,一个不听话的棋子,当然是早去早好。何况,还有旁人代劳。她何乐不为呢!

    “小的不敢胡说!”阿苏伏在地上磕了头,哆哆嗦嗦地道:“小的娘长年久病,家中着实是缺钱,见着那一百贯钱,就鬼迷了心窍。应了下来。还望奶奶宽谅则个。”

    江蒲转头又问胡婆子:“他说的可有不实之处?”

    胡婆子瞅了眼花弄影。磕头泣道:“老奴该死。求奶奶责罚。”

    这倒是在众人意料之外,谁也不想着胡婆子会全担下来。花弄影听了,才要吁口气,就听徐渐清冷笑着道:“你以为你这般说,事情就过去了?且慢说你是不是拿得出一百贯钱来,就是拿得出来,若无人指使,你又为甚么要害文煜?”他一面说,一面就瞅向李氏。冰冷的眸子分明带着怨恨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胡婆子跪伏在地上,整个人几乎要抖散了架。

    “焦晃家的。”听见刘氏的轻唤,那个矮胖的婆子赶紧站了出来。刘氏又道:“你也劝你姊姊,这件事可不是她能担下来的。”

    刘氏点破了两个婆子的关系,江蒲才知道,为甚么刘氏会第一时间就疑到花弄影头上去。她很明白。李氏达文煜得利太小,或者说根本就不无利可图。反而,还会惹祸上身。

    可花弄影就不一样了,头一件这事若不闹破,谁也怪不到她的头。二来文煜真要有个甚么,对二房那是大大的有利,尤其是在王篆香怀了身孕的情况下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一股寒意直透心房。王篆香是不大可能的,首先,刘氏动身前三天,她还不知她自己会跟着一起去,那会名义上还是她管事,她未卜先知的可能性太小了。

    再则,她才刚投向了刘氏,半点好处都还没捞着,不应该做这样的大动作。就算她有心要争,也要等着肚子里孩子出世才对。不然,若养下个女儿,一切就都白做了。

    那么,背后的那个人,江蒲深吸了口气,缓缓合上眼眸,一双手在袖子下禁不住地发抖。

    历史上为了要权势,兄弟操戈、父子相残、叔侄互戮的事是屡见不鲜。面对久远的文字,江蒲总是很理性,认为居上位者不据小节。

    毕竟那些凭着血腥手段登上帝位的,都还算是有道明君。可当残酷发生在她自己身上,她才知道,那是怎样的一种冰冷。

    当日徐渐清拿儿子做棋子,她就无法接受。遑论此番的血腥直接,那还只是一个走路都还走不大稳的孩子啊,莫说与他血脉相连,就是无亲无故,又怎么狠心下这样的黑手!

    焦晃家的苦着张脸,实在是说不出话来,只好呆站在那里。江蒲从震愕中回过神,冷笑数声,“怎么,嬷嬷连劝都不一劝么。如此……”江蒲敛了眸中冷笑,陡然拔高了嗓音:“仆姑,把她给我拉出二门,把姜家那几个家将叫来,好好审上一审。我就不信一个在内府当差的老嬷嬷,能比肃慎细作的嘴还硬!”

    金仆姑答应了,正要叫人进来,花弄影急道:“且慢!”她一这声,可是把所有人的眸光都吸引了过去。只是她说得一句,下边却挤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花姨娘有甚么话要说么?”江蒲冰着一双眸子直盯着她。大有再不出声,连她一起拉下去用刑的架式。

    “胡嬷嬷,你有话不妨直说,这事若说是你自做主张犯下的,是谁也不信的。当着太太的面,你也不用怕,谁还敢不让你开口么!”

    花弄影也是急中生智,再怎么说,胡婆子总是李氏的人,只要她一口咬定了李氏,谁能往自己身上攀扯。

    胡婆子尚还陷在惊吓中没有回神,焦晃媳妇却领会了自家姨娘的意思,急忙劝道:“我的姊姊,到了这会你还护着谁呢?真若是用上了刑,谁又护着你呢!”

    焦晃媳妇的话,那是明晃晃的直指李氏。江蒲心中暗笑花弄影,刘氏都明摆着把你叫来了,你还能逃得开么!

    胡婆子被自家姊妹一阵催促,总算是回过了神,当下抱着李氏腿大哭道:“姨娘,你救一救老奴吧!”

    “救你?你要我怎么救?”李氏犹是一副事不关已的神情,“你犯下这样的大祸,要我如何救你!”

    “姨娘。”花弄影冷冷地开口道:“胡嬷嬷她一个奴才。凭白无故的何苦去害小相公,莫不是她害了小相公,自己孙子就能顶了小相公的位置?”

    李氏冷了神色,抬了冰眸瞅着她,“听花姨娘的意思。是我指使着她去害小相公喽?我倒要问问花姨娘我又是为着甚么?”

    花弄影冷脸一撇。“这还用说么!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要说的。”李氏固执道:“这么大的事。总要说清楚道明白才是。”

    花弄影冷眸一横,下了狠心道:“姨娘这么做,不就是为了三相公么。”

    江蒲听罢,不由抬眸看向花弄影,没想到她还真敢开口。

    “你胡说甚么。”果然刘氏开口了,“三相公是你能挂在嘴上的!”

    然刘氏喝声未了,李氏笑了起来,“可我却觉着,二爷更的嫌疑更大一些呢!大爷子嗣艰难。统共就这么一个儿子,倘若有个三长两短。二奶奶又怀上了,二房可不就一枝独秀了么。”

    直到李氏把话说完。刘氏也没有邮声呵斥,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,看得花弄影胆颤心惊,强自辩道:“咱们二爷也是昨日才知道二奶奶有身孕的事。姨娘可莫要混赖人,再说了,胡嬷嬷怎么说也是姨娘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咱俩个各持一词,说破了嘴也没有!”李氏陡然抢断,一张脸沉如深潭,只一句话就把花弄影逼到了死角,“想知道背后到底是谁,很简单,只把胡婆子拉下去用一回刑,她自然就说实话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不错。”连山附和道:“不给她吃点苦头,说出的话也难信!只有熬住大刑的答案,才是真的。”她一面说,一面斜看向金仆姑,“把她给我拉下去,先招呼一顿鞭子。”

    焦晃媳妇和花弄影这下可是急了,想拦又不敢拦。至于胡婆子早得都溺了,亏得腊月衣服厚,众人还闻不到尿臊,只听她扯着喉咙哭嚷,一时是太太救命,一时又是奶奶饶命,再过会又是姨娘救我,总之乌七八糟的,把屋里的人几乎都喊了一遍。

    江蒲听着,不由微微蹙起了眉头,到时她乱咬一通可怎么办呢!她正要开口拦下,一直没有开言的徐渐清,忽地拦道:“且慢。杀鸡焉用牛刀。”说着,他踱到胡婆子面前,似笑非笑地问道:“你说是姨娘给了你一百贯钱,让你去害文煜,那么她是甚么时候给你钱的?又是怎么吩咐你的?还有她为甚么要找上阿苏?你一字不拉的说清楚!”

    胡婆子这会是连害怕都顾不上了,抹了泪,急慌慌地道:“钱是姨娘清早给的,她说难得老太太在、太太不在家,趁着这会工夫害了小相公,三相公也就出头了。至于寻了阿苏,一则他家里缺钱,二来,小公爷手底下人害了小相公,大爷和大奶奶说不定就生了嫌隙。”

    她这话算起来没一个字是假的,因此说得外份顺溜。徐渐清不免蹙了眉头,她吓成这样,一时间哪里能编出这样的话的来!尤其是后边两条,听着可真了。

    徐渐清正要再问,就听江蒲冷笑一声,“显见的你是假话了,太太动身的前三日,那天清晨,姨娘分明是在老太太屋里帮着收拾东西,哪里又多出一个姨娘来?”

    胡婆子愣了下,连忙道:“不是姨娘亲手给的,她是叫旁人给的。”

    “噢?她是叫谁给的?”

    这一回胡婆子也学乖了,没敢说明慧,只胡诌了个小丫头。

    “这般机要的事,姨娘居然让一个小丫头转告你。”江蒲冷笑数声,拍案而起,怒声呵斥,“你把我和太太都当傻子么!”

    刘氏此时道,“好了,我也乏了。没工夫听她胡说八道的,拉到二门前的空地上,垫两个大海碗让她跪着,不准给水给吃的,她一日不说实话,一日就不准起身!”说完,刘氏便转身进里屋去了。

    外头的花弄影,惨白着脸色一个踉跄,险些跌倒。看来自己这回是逃不掉了!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