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101、新局面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25:48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过了正月十五祭了宗祠,便要将各色祭祖的物件点算收拾清楚。刘氏说江蒲一人忙不过来,便叫徐渐敏帮着一些。老太君那里又差了李氏来,虽然两边都是居心叵测,可有了两个帮手,江蒲总算能偷一偷闲了。多放些心思在文煜身上了。

    所谓烟雨江南,早春的江南阴雨连绵湿冷无比,徐府里接二连三的有人生病,先是老太太伤了风,尔后又是刘氏的老寒腿犯了,不能出门。接着又是徐渐敏风雨里多走了几回,又受辛苦了些,喘症又犯了。

    李氏要照顾老太君,不能常过来。徐渐敏那喘症更是劳累不得,自是指望不上,江蒲失了两个臂膀,又多了那么些事,成日里忙得连家都回不得。

    早起请过安,就在刘氏的小后院里办事,总是要过了未时才得回去。老太君倒是体谅她,准她晚边不用过来请安,好歹算是个得了闲,偏偏的文煜也跟着病了,后半晌这点时间正好就用来带孩子了。

    “这些日子真是难为你了,瞧瞧,人都瘦了一圈。”刘氏歪在榻上,拉着江蒲的手,一脸心疼的样子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,江蒲的晌午饭都跟着刘氏吃,难得今朝事情少一些,她本想吃了饭,赶紧把剩下的事都办了,也好回去。偏偏的刘氏又留了自己吃甚么茶,心下虽急,面上却只能陪着笑。

    “这正好呢,冬日里养了一身的肥膘,趁着这会正好减一减。”

    坐在榻边给刘氏捶腿的刘如君,扭头笑道:“大嫂子这是在笑话我呢,自打进了府里,可长了好些肉。”她这话倒是不假。她刚进府那会,整个人就跟咸菜干似的,如今不仅脸色娇艳,就了身子骨也圆润了起来。再配上得体的衣饰,还真有几分大家闺秀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竟是胡说!”刘氏横了她二人一眼,“年轻轻的太瘦了可不好,你们如此是再好没有的。”

    三人正闲聊着,刘氏忽见外边有隐约有人影闪过,便问:“谁呀?”

    宝琪进来笑回道:“是几个嫂子在外头候着大奶奶,等着回事呢。”

    江蒲正说要起身。刘氏微蹙了眉头,“你去问问有甚么要紧的事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问过了。都说没甚么要紧的事。”

    刘氏思忖了一回,道:“即没甚么事,如君啊你替你嫂子去看看,也让你嫂子回去歇一歇,照顾照顾孩子。”

    屋里那些丫头婆子听了。无不震愕。这些日子以来,太太和大奶奶明明是处不得错的呀。怎么好好的又捧起刘姑娘来了?

    宝琪更是呆怔了好一会,直到刘氏开口轻斥,她才应声而去。江蒲默坐在一旁,面上虽是平静,心底却是冷笑连连。刘氏到底还是动手了,这时间倒真是掐得刚刚好。

    刘如君听了刘氏的话,自是喜不自禁。可面上却摆起为难的神色,“我一个外客且年纪又小,只怕要给大嫂子添乱呢。”

    年前,刘氏就借着出门,让刘如君帮着看院子。如今进一步也在预料之内。徐府毕竟是刘氏说了算的,自己能顶回这一次。下一次呢?况且,现下也不能和刘氏闹僵。

    所以,与其一回一回的想法子拦,倒不如就应了下来。一则是顺了刘氏的心。二来么,就刘如君那自做聪明的莽撞性子,自己还怕拿捏不住么!

    故尔,不等刘氏开口,江蒲抢先道:“凡事都有陈嬷嬷和桑珠,妹妹只管替替我镇一镇场就得了。”

    刘氏也道:“是呢,你只去帮着看看,自有宝瑞家的,和桑珠拿主意。真有大事,你只叫人去回你嫂子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刘如君这才半推半就的应了下来,江蒲便道:“那媳妇这就送刘妹妹过去。”

    刘氏点了点头,道:“你们且去吧,我也歇一歇。”

    见她二人转出了屏风,刘氏慈善的面容登时沉了下来。老大夫妻到底打着甚么盘算,整倒了老二媳妇,素素一家独大,换作旁人应当把掌家权牢牢拽在手里者才是。

    可素素……

    前些日子的敏丫头帮着,也还罢了,毕竟一个姑娘家,早晚要出阁了。而老太太那边的李氏,说到底不过是个姨娘。可如今的刘如君,他夫妻二人难得会不知自己的盘算么!

    自己几次三番的暗示老大,他总做不知,转过身又去抬举心漪,无非是想推脱的意思。就是素素,待刘如君也是不冷不热,防备之心显而易见。

    今朝却爽快的应了下来,刘氏是越想越觉着事情不对。

    再说江蒲领着刘如君进了后院,那些等着回话的媳妇,面上都露出纳闷的神情,交头结耳的议论着。其中诧愕者有之,轻鄙者有之,讽笑者有之。

    总之种种言词无非就是说她,不自量力。刘如君听在耳中,即怒且忧,索性站住了脚,“大嫂子,我看还是罢了,我一个外客又是姑娘家,实在是……”

    江蒲却牢牢拉着她的手,一对含着冰冷笑意眸子盯视着她,“妹妹这般推辞,岂非令太太寒心,她当你亲生女儿般看待,而你却连这点小忙都不肯帮。”她一句话,不禁震住了院中的那些管事媳妇,也拦住了刘如君。

    “嫂子这么说,小妹只好厚着皮支应半天了。”

    江蒲松开握在刘如君胳膊上的手,扬眸看着院里那些媳妇道:“小相公病着,妹妹替我一阵,有事只管来回,同我是一样的。你们若敢存了轻视的意思,我知道了可是不依的。”说着,又向出陈婆子道:“陈嬷嬷,你是个老成的千万多上些心。”

    陈婆子自是忙不迭地应下,江蒲又吩咐了桑珠几句,才唤了梅官回去。

    “奶奶,适才她要走你为甚留她,太太吩咐下来,咱们不好驳。可她自己要走,却不关咱们的事。”

    梅官跟着江蒲办了这么些日子的事,咋呼的性子改了不少,直等到了僻静无人处,才小声报怨。

    江蒲扯了扯嘴角,脸上露出一丝笑,没有做声。

    梅官如今也学得些眉高眼低,见江蒲不说话,便也不再多问,只低头跟在后头,一路回院中去了。

    午错时候,日头暖和,赵显家的在院子里铺了一大张油毛毡,把文煜放在上边晒日头,她自己则坐在旁边的石凳上做针钱,两只小雪貂图舒服也都趴在日头底下打磕睡。

    江蒲一进院门,看着这副情形,心头蓦地一暖,如果天天这么过日子该多好啊!

    文煜如今已会跌跌撞撞地走路了,一见着江蒲,登时手脚并用的冲她爬了过来,嘴里还含糊不清地喊着,“娘,抱。”

    自年前小家伙就一直病着,江蒲白日虽忙,晚上却多是她带着,所以小家伙跟江蒲倒是亲了许多,徐渐清带着他的时候,则时不时地教他喊爹、娘。

    小家伙也聪明,听了没几回,就知道冲江蒲含娘了。

    江蒲对这个孩子,原先多是愧疚。可听过他喊娘,心底里倒真是把他当儿子般看待了。

    江蒲见儿子冲自己爬了过来,赶紧几步上前抱起软软的,带着奶香的小身子,又在他面颊上香了香,“文煜啊,晌午吃了甚么呀?”

    赵显家的站在旁边,面上也露出淡淡的微笑,小相公是自己一手带起来的,她是打心底里爱护疼惜。之前看着着他不受父母待见,万般替他担忧,却也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饶是她再没见识,也知道在这大宅门里,小相公失了父母庇佑往后的日子定是难过的。

    可是没想着,小相公的一场病却换来了转机。听说,大奶奶已经准备向老太太提,正式把小相公认做嫡子。如此一来,小相公即嫡且长,位置也算牢固了。

    小家伙歪着大脑袋,想了许久,才奶声奶气地道:“蛋汤、菘菜、鱼……”

    因着江蒲和他说话,从来就是大人样,因此小家伙说起来颇是吃力,就是大人们听着也累。江蒲却一直微笑着,仔细听了好一会,才明白文煜在说甚么。

    “那文煜今天是不是自己吃的饭啊?”

    岁把的小孩子最喜欢自己吃饭,却偏是拿不稳,总吃得一脸一身。起先赵显媳妇也是不让他自己动手的,被江蒲说过几次后,才无奈地改了。结果,小家伙一天换三四套衣服都不止。

    “是!”小家伙极其得意地高声应道,“喂大白、小白。”他的意思是他还喂了两只雪貂。江蒲取名无能,直接就叫大白、小白。反正那两只貂儿傲气的很,吃饱喝足了,一般就不理人的!

    只是江蒲听了这话,不禁微沉了脸,看向赵显媳妇,“我是怎么吩咐你的,小相公吃东西、喝水的时候,雪貂不能在旁边的。”

    两只貂儿虽然可爱,可却是甚么防疫针都没打过的。大人也就罢了,小家伙年纪小,万一要是染上甚么病,真是要小命的事!

    赵显媳妇忙回道:“婢子没敢让貂儿在旁边,是小相公吃过了,看着小丫头喂貂儿,闹着要喂,婢子才让他玩了一会。”

    江蒲松了口气,道:“是我性急了,嫂子别往心里去。可给他洗过手了?”

    不等赵显媳妇回话,小家伙就拍一对白嫩嫩的小手道:“香。”

    江蒲空出一只手抓了他的小手,就往嘴里送,“那么香的小爪子,给我吃掉好了。”

    小家伙格格笑着要躲,母子俩正玩笑着,

    忽听院外有人问道:“徐大哥回来了么?”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