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112、豫章 来客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26:41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日子如平原上的大江一般平缓的淌过,徐府在江蒲的管理下,那些嬷嬷虽然私底下小动作不断,反正都在可控范围内,江蒲和刘氏也就懒得计较。

    而宝琪的事,她嫂子被陈婆子叫来一顿呵斥。再不敢生赎人的念头,回去把彩礼退了,从此便歇了这门心思。那个富户听说徐府不肯放人,也不敢细较,自往庄子上寻了个十六岁的大姑娘,抬进门做了个妾。

    刘氏因见着刘如君身边没个像样的大丫头,索性就把宝琪给了刘如君。

    三月阳春,徐府园中桃争李妒,百花斗艳。年老之人喜欢热闹,便时常请了亲戚与处的好的官眷,前来吃酒赏花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以来,刘如君一径的摆出豁达大度,随分从时的样子,倒颇赢得些称赞。又兼她时时跟在老太君身边,因此每在席上,李太君总向人赞道:“莫说咱们家的那位大姑娘了,就是亲戚家那么些丫头、女孩儿,据我看来也难有比得过刘丫头的。到底是老话不错,穷人的孩子早当家。不比咱们家的娇生惯养的,哪里及她细致小心。”

    那些内眷吃着徐府的酒食,谁不应和。更有几个小官眷试探着议亲。刘如君虽说是徐府的八杆子打不着亏得刘氏坐在旁边,笑着挡了回去,“她兄长不在,这样的事情我可不敢胡乱应下。”

    刘氏那么一说,众人哪里还有不明白的,那几个试探的官眷面上便有些讪讪的。而老太君和李氏却是相视一笑,老太君甚至拉了刘如君的手,“这么好的姑娘,我可舍不得呢!你们啊,趁早别想!”

    众人是一脸恍然。刘氏却微蹙了细致的眉尖。江蒲坐得虽有些远,老太君的话还是听清了的,恰巧李氏微笑的眸光又投了过来,江蒲脑中灵光一闪,陡然明白了过来,刘氏这个盟军还真是不错。

    而老太君和李氏的行动,迅捷得让江蒲都有些措手不及。次日早起请过了安,老太君招呼众人道:“茶房里做了些椒盐的鸡腿子肉,配红枣梗米粥最是鲜香,你们也不用家去吃饭。大家一吃,也香一些。”

    众人没有推辞的理由。就连江蒲因着府中的事渐入轨道,不用成日守着。诸人应言入座,不过刘氏和江蒲都不敢真的放开吃,不时注意着老太君,时不时的添茶挟菜。

    “罢了罢了。你们只管吃自己的。再这样,往后我可不敢再喊你们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李氏也笑道:“是呢。太太奶奶不用管事,有我在呢!”

    刘氏见老太太不似做伪,方才放心吃喝。而江蒲接到李氏的笑厣,更是觉得这顿饭大有深意,早饭在她的猜测中悄然过去。

    老太君带着众人到外边堂屋里坐着吃茶,说了没两句话,忽地把两个女孩儿给打发了出去。刘氏还愕然间,老太君忽然开口道:“媳妇啊,我想跟你讨个人,不知你给不给呀!”

    刘氏愣了下,拿不准老太君的意思不敢把话说死。含糊应付道:“老太太这话可是折煞媳妇了,看中了哪个丫头只管叫她来就是。”

    老太君挥手道:“不是丫头。”

    刘氏顿时紧张了起来。圆脸上虽还噙着笑,可眉眼间却透出阴沉的防备来,“老太太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李氏接过话,却说起不相关的事,“前两日奶娘抱大妞儿过来给老太太请安,太太是没瞧见,没娘的孩子真真儿是可怜,因此……”她说到这里,便看向老太君。

    “刘丫头来了这么些日子,我看她秉性纯厚心思又细,按说这样的好姑娘该正儿八紧的给人说个婆家。可做长辈的,总是偏心自家孩子的。老二那媳妇又不好休了,凭白占着个位置,院里倒没人管事。就是把素云抬了做妾,身份终究是矮了一头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刘氏反而笑了起来,“那依老太太如何呢?”

    李太君叹息着道:“我也知道委屈着刘丫头了。可你放心,三书六礼、八抬大轿咱们一样不少,进门就是贵妾,上边又没有有嫡妻,二房院里大小事也都由她说了做准,将来有了孩子,咱们再想法子扶正了她。”

    刘氏已经不知是气是急了,脸上阴晴不定的。偏偏的老太君这话,一点驳不得。照刘如君这般出身,若不是与自己沾着远亲,要想进徐家的门也就是个妾。

    如今老太太许以贵妾,并且说养下了一儿半女就扶正,绝对不算委屈她,可是自己的盘算要怎么办,应了老太太自己到哪里再去找个像她这般合适的人选来。

    可若是不应,老太太这话却是万分在理的,再和徐孜需说了,自己不应也难。

    没想到啊,自己也有进退不得的时候,先把老二媳妇拱倒,再拉着刘如君填窟窿。这个谋划虽说简单,可一步步下来,自己此时回忖细想,竟然做不出第二个选择。

    就不知这样的谋划是出于何人之手,刘氏两道锐利的眸光先就射向江蒲。但见她也是一脸赞佩的神情,心下虽恼,却知这事与她无关。抬眸往上首看去,正碰到李氏那冰冷的眸光。刘氏陡然明白了过来,原来是她!

    估摸着她恨自己拿她儿子当枪使,累得老三缠绵病榻,所以她才来找自己的不自在了。

    冷静过后的刘氏,避重就轻地道:“大妞儿的事,真真是媳妇疏忽了。”她一边说,一边吩咐身后的圆香道:“你去二房那边,告诉她们把今朝就把大妞抱到我院里去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看着圆香应声而去,脸上的摺子都撑平了,“大妞儿你能护着,老二怎么样呢?难道他一世人,院子里就那么乱着么!”

    见老太君动了气,刘氏便站了起身,累得江蒲也跟着站了起来,刘氏不疾不缓地道:“老二屋里的事,媳妇正想找个时候回老太太呢。如今他屋里就只素云一个侍妾,身份不高不低的,也不好管束下人。倒不如抬做了姨娘,明公正道的那些个刁滑的,也就不好说甚么了。素云那孩子向来安份守已,性情也柔顺,又不是咱们家的家生子,给她一个姨娘也不算太抬举。然后媳妇这里再细细的寻访,只要是那门第清白的,性情温和的,咱们多使些银子,总会有合适的。”

    “现放着一个刘丫头你不应承,反倒去找别个。”老太君冷了神色,道:“我知道你心里对老二总是存着芥蒂,可他总是我亲孙子,只要我在一日,就不许你苛待了他!”

    老太君话音未落,刘氏就先抹起泪来了,“媳妇再糊涂,里外亲疏也是分得出来的,刘丫头再好终究不过是个侄女。老二虽不是我养的,到底是我儿子。哪有护着外人不帮自己儿子的道理。可刘丫头如今独身一个在咱们府里,莫说老太太许了三书六礼,八抬大轿,就是包袱一卷拉到二房里,她又能怎么样呢?可这话若是传了出去,外人会怎么看咱们呢?文远回来了,咱们又要怎么说呢?”

    刘氏一连三个问句,问得老太君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站在刘氏身后的江蒲,悄悄抬眸往上首偷瞥,老太君黑了脸不用说,就连李氏了也微蹙眉头。能不蹙眉么,精心布置的局,却被刘氏三言两语给化解了,在宫里混过就是不一样啊!

    一个传话的婆子打破了屋内的沉闷,“老太太、太太,郡王府平长史来了。”

    李太君和刘氏再有不高兴,也只能压了回去,一面叫人快请。不大一会,一个年约四十,留着山羊胡的男子,款步而来。

    “小的给老太太、太太、奶奶见礼了。”

    郡王府长史,虽只是个从七品的小官,可到底有品有阶的官。因此他嘴里说着见礼,膝盖却没有弯。

    刘氏也没有摆架子,一面叫免,一面请人入座,又叫丫头奉茶,待客人吃了一回茶,才不紧不慢地问道:“长史前来有何贵干?”

    平长史放了茶盅,道:“也没甚么紧要的事,郡王好容易得了空,便想沿着防区巡察一圈。本来是不想惊动贵府的,只是王妃跟着来了,倒不好住驿馆,说不得只好麻烦贵府了。”

    “郡王也是见外,咱们两家还说这个。”说着,又问长史道:“不知郡王何时到啊?”

    平长史道:“晚不过傍晚吧。”

    刘氏张了嘴怔了一会,连忙吩咐江蒲道:“你赶紧带人收拾出清静院子来,再叫厨里准备出一桌酒菜。”

    江蒲忙忙应了,心下却颇是埋怨,这要来也不早点通知。

    就因为这个消息,江蒲一整天都忙和陀螺一样。收拾院子,可不仅仅是打扫干净就成的,大到帐幔摆设,被褥靠垫,小到茶盅痰盒,一样样可都要她过目的。

    说是收拾,几乎等同于一次软装修,再加上屋子又大得离谱,到得晚间站在门口迎客,江蒲隐在黑暗中,头一点点的险些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徐渐清站得远,只能干着急没办法,好在两道呜鞭静道之声让江蒲稍稍清醒了些。

    她睁着迷茫的双眼,看着一个年轻贵妇从七宝香车上下来,晕乎乎地跟着众人跪拜行礼,只是还不及跪下,就被一双暖暖的手拉住了,“一年不见,妹妹越发的有规矩了。”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