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113、他是谁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26:46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三更完毕,小樗今天码了一天的字!

    郡王妃娘家姓凌,是漠北一介小吏。她母亲是江蒲嫂嫂的亲姑母。

    当凌大人还是一个年轻相公时,被一个女山贼给强抢了,成了人家的押寨相公。凌家虽不是甚么大户人家,好歹身家清白,怎能接纳一个女山贼进门,莫说做媳妇了就是做妾,也是不行的!

    然而米以成炊,女山贼都替凌家生了大胖小子,凌家二老不认都不行。勉强容她住下,想着赶紧给给儿子娶一房门当户对的嫡妻,可凌家小妾是女山贼这件事,已传得沸沸扬扬,谁家的女儿肯往狼窝送啊!

    这娶亲的事也就搁了下来,女山贼便有争气,接二连三的生儿子。到她怀第四个孩子的时候,她的山寨娘家受了姜大人的招安投了军,官职不大,却还是在凌家之上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凌夫人的位置也就非她莫属了。第四胎养下的是个女儿,也就是此时的郡王妃。

    按说以凌家的出身给郡王做侧妃都嫌出身低了,可是庶出的皇子不受重视,勋贵世家的女儿,给了他也浪费。不过当时的皇后,为了多一支力量与太子抗衡,几乎不曾将朝中三品以上的官员翻了个遍。

    剃去没有生女儿的,剩下的,有实权的不愿嫁,没实权的娶了也没用。最后皇后娘娘,不得不降低标准,选中了只是五品官的凌家。

    实在是姜家女儿太小,而他亲家又没生女儿,只好选他亲家的亲家了。好歹沾些关系不是!

    于是,凌四姑娘这个中等偏下出身的姑娘,就成了郡王嫡妻。几年下来,倒是越来越有王妃的样子了。

    这会她一只手拉着江蒲。一手就去拉刘氏,“姨娘,这是做甚么。要这样讲究起来,以后我可就不敢来窜门了。”话音未了,姜家姐弟就从后头蹿了出来,“姨娘快来瞧瞧,姑妈今朝忙了一日,特地收拾出来的。人快来瞧瞧。”

    郡王妃被两孩子拖着,一路飞奔进了大门,丢下徐家的男男女女。对着搬东西的家仆发呆。

    起更时分,徐家上下都坐着在等郡王开席。王妃一个劲地劝。“不用等他,还不知道要巡到甚么时候呢。再说了他自有驿馆招呼,咱们不用理他的。”

    然而王妃能这么说,徐家却不能这么做。于是一个个都挨着饿,笑道:“不急不急。反正也不饿。”

    在众人望眼欲穿的时候,一个亲兵跑到堂前。跪下道:“郡王说军务繁忙,就不过来了。王妃自便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说么,等他做甚!”郡王妃一脸我早知道的样子,招呼着徐家众人道,“赶紧动筷子吧,你们不饿,我可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郡王来金陵的事。到了第二天就满城皆知了。男人们逮不住四处巡察的郡王,可女人只要杀进徐府,就能逮着郡王妃。徐府连着几日摆宴,可把江蒲给累坏了。

    郡王妃也算是体贴人的,江蒲的黑脸她看在眼里记在心上。过了两日。她便说徐府的园子看得厌了,带了徐府诸人。并各路女眷杀向了留云庵。

    虽说江蒲也要先安排,可有大规矩在,其实也麻烦不了她甚么。最主要的是,因着酒宴摆在了留云庵,请客的便成了郡王妃,江蒲终于做了一回客人,不用跟着刘氏四处陪笑了。

    “奶奶,咱们回去吧。”梅官回头瞅了瞅越发看不清的屋子,略有些担忧地道:“等会小相公醒了,又该哭着找你了。”

    江蒲横了她一眼,“我才刚把文煜哄睡着,哪里有这么快醒的。你呀是越来越像桑珠了,这么唠叨,当心嫁不出去。”她就是怕桑珠老念自己,才带了梅官出来的,没想到这小梅官也跟着桑珠学的少年老成的。

    “不嫁就不嫁,我一辈子跟着奶奶,也混个忠义的名声。”在这个世界,一个女仆守着主子一辈子不嫁人,也是让人交口称赞的楷模啊!

    江蒲被她顶得无话可说,只管闷头走路。

    主仆俩随步闲晃正走得累了,恰看见有座小亭,二人刚抬脚进了门,就见窗边坐着个人,在那里自斟自饮。

    “大奶奶。”

    徐渐敏闻声回头,笑道:“大嫂子又跑出来躲清静么?”

    江蒲横了她一眼坐下,也不用人让,自己取了个小酒杯,倒了小半杯冻醪,浅嘬了一口,感叹道:“冬酒的味道就是薄,喝起来清清淡淡的,倒是文雅的很。”说着,又挟了一筷子鲂鱼丝,“说起来,我哪里会有你会躲懒。小酒喝着,小菜就着,风景看着。又清静又舒服。”

    徐渐敏微笑着一叹,将眸光转向了窗外。江蒲吃了两杯酒,歇过了乏,才发觉徐渐敏同往日有些不一样。以前两人私底下可是有说有笑的,今朝她怎地这般沉默了起来。

    还有这座亭子四面开窗,她却挑了景色最不好的一个方向开窗,江蒲细细忖度了一回,低声吟道:“忽见陌头杨柳色, 悔教夫婿觅封候。”

    “嫂子!”被人道破了思念,徐渐敏飞红着脸辩驳,“我才没有后悔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了是了,我们大姑娘只是想念了,所以就算对着北方也是好的!”

    徐渐敏毕竟不是那起小家女儿,最初的羞涩过后,抬着下巴高傲地应道:“是啊,我是想他了,念他了。可是留他在身边又如何,我们若想长长久久,就得暂别。他若身无功名,我也不会认他的!”

    徐渐敏说得理所当然,江蒲却打从心底生出些许低落,踌躇了好久,才看着徐渐敏问问:“如果他今科没有考中,怎么办?”三年一科,就徐渐敏的年纪,是等不了三年的。

    徐渐敏愕怔了一会,笑道:“嫂子担心了,以他才学怎会不中。”

    江蒲涩然一笑,很想再问下去,可话到嘴边还是咽下。这样的追问毫无意义,正如徐渐敏所说,刘文远不可能不中的。

    “我出来许久了,怕文煜找我,且先回了。”江蒲陡然间失了与她闲聊的兴致,起身告辞。

    徐渐敏愣愣的还不及留,她主仆二人就已出了门。

    “奶奶,好好的怎么了?”梅官小心的问道。

    江蒲随便拣了个块石头坐下,深深地叹了一声,问道:“梅官,你想找个甚么样的夫君呢?”

    梅官登时红了脸,跺着脚道:“奶奶,你又拿人寻开心。”

    江蒲笑了笑,径自道:“我想像中的丈夫,不需要多本事,粗茶淡饭就好;不需要多英伟,能让我依靠就好;不需要多有抱负,平稳度日就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若男子也做此想,也真就愧对父母了!”

    江蒲话音未落,山石后转出一个身形魁伟的男子,二十七八的年纪,气质豪勇,眼眸偏又带着几分儒雅。偏偏这两种气质又在他身上很好的融合。

    一时间,江蒲看得不禁有些失神。

    “即生做男子,就当建一翻功业,岂能镇日沉醉于温柔乡。”

    这男子说话的语气,总带着咄咄逼人的意味,令江蒲很是反感,看他的装束,应该是赴宴的官员,反正以自己的身份,也不怕得罪人。江蒲索性将心中一点郁闷,全撒在他身上,“这位相公好没道理,我只是说我希望找个甚么样的相公,又不曾说建功立业不好,你何必这般义愤填膺!”

    那男子显然没料着江蒲会这般反驳,不由生了兴致,“那你的丈夫偏偏要建功立业呢?”

    这话可算是戳到江蒲的痛脚了,若自己能劝徐渐清退一步,还用担心甚么刘如君,只要不想争不想抢,刘氏也无可奈何。娘家给的陪嫁足够夫妻二人生活一世了。

    可是问题真的要徐渐清身上么?自己出身将门,刘氏肯放过徐渐清,皇帝未必肯放过自己吧!

    想到这里,江蒲蓦地发了狠,“既然性格不合,那就和离好了!他自去找个贪图功名的女子!”她图了嘴巴痛快,对面那个男子却已是张口结舌。

    今朝江蒲为了图方便,穿的是胡服,再加上适才她的感叹,那男子认定她是个未出阁的闺女,听她的话焉能不惊!

    江蒲说完后也觉得过份了,想趁着那男人震愕时走开,不想她刚迈了两步就被拦了下来,一双凛凛虎目,将她一通打量,“你是谁家的女儿?”甚么样的人家能教出这样的女孩儿,他真的很好奇。

    江蒲知道这男人误会了,她脑子里飞快地过着人名,毕竟自己说的可不是甚么好话,自认身份是不可能的了。但随便拉个人垫背,也太不厚道了,想了想,福身道:“奴家姓刘,寄住在徐府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你就是刘如君啊!”那男子的虎目,越发肆无忌惮的打量了起来,“长得不怎样,连性子也不好。还妄想嫁给静之做妾,刘夫人的眼睛是怎么长得!”

    听了他的话,江蒲心里七上八下的,连生气都忘了。这家伙知道刘如君,还知道刘氏的心思。那么他和徐渐清的关系,肯定不一般,徐渐清的性子不是会到处和人吐苦水的人。这男人到底是谁,说起来金陵够格进徐府的官员,自己虽不能一一叫出名字来,但至少眼熟,可这个男人自己的的确确没有见过!

    一个自己不认得的男人,却和自己丈夫关系甚近,他到底是谁?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