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114、刘氏的逼迫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26:51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郡王准备在金陵住上数月,整顿军务。郡王妃借住徐府总不大方便。好在金陵的驿馆因要接待外来使臣,颇有几处大的别院,驿丁们急急收拾了一处,拣了个日子,请郡王夫妇入住。

    徐府自是百般相留,可郡王妃却道:“郡王年轻,因是军务过来,又没有随行的侍妾,我不在旁边看着,只怕闹出甚么笑话来。”

    王妃都这么说了,徐府也没道理不放人。合府上下送王妃上了车,眼见得车队去远了才回身进门。

    江蒲随着刘氏送老太君回房,老太太本来就生着刘氏的气,压了小半个月,总算得以发泄。刚一进了二门,当着众人的面,她一把甩开了刘氏,“你且去吧,免得我看着闹心。”

    莫说丫头、婆子,就是江蒲她们也看愣了眼。

    可怜刘氏被人赶了,也不能即刻就走,不然可不就成和老太太赌气了。当下她只好带着媳妇、女儿远远地跟在老太君软轿后边。

    李氏安顿好了老太太,才从上房出来,见刘氏并江蒲诸人都还等在院中,便笑道:“太太先请回吧,老太太这会已经歇下了。”

    江蒲为着能快些回房去,也跟着劝道:“是啊太太,老太太累了这些日子,难免有些个心烦,咱们这么堵在门口岂不是惹老太太不痛快么!”

    刘如君贤慧地道:“太太只管放心回去歇着,老太太这里我守着,有事我即刻叫人去回太太。”

    刘氏迟疑了好一会,才开口道:“那就劳烦你了君儿。”又向李氏道:“老太太烦妹妹照看,我晚间再来。”

    李氏颔首一笑,“太太放心。”

    刘氏最后往屋里望了望。才带人出了院子。江蒲本以为送刘氏回了屋,自己也能清闲一下,不想刘氏到院门口时,忽地道:“素素,你跟我来,我有话同你说。”

    江蒲再不情愿,也只得应声跟了进去。

    婆媳两人进屋落坐,江蒲才刚接过丫头奉上的茶盅,刘氏就已开口道:“尽管文煜的事情已然弄明白了,可老大就这么一个孩子。也太单薄了些。虽说我看着他们兄弟三个都是一样的,但老大总是在我身边大的。若说我一点偏心也没有,也是骗人。”

    丈夫纳妾这种事她无力反对,但要她积极主动,未免太强人所难。听了刘氏的话,再想着之前李太君向她讨要刘如君。江蒲心里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,她直勾勾地看着刘氏。“母亲的意思是……”

    刘氏叹了一声,满脸慈和地道:“我深知你的性子倔又要强,因此能帮你兜着的,多难我都帮你兜住。这么些年来,老太太几次想给老大添个人,哪一回不是我拦了下来。本来我想着,只要你养下一儿半女的。老大屋里又有两个人,老太太也不好说甚么了。偏偏……”

    虽然江蒲早做好了准备,可真看到刘氏那言犹未尽的样子,心里还是怒火直蹿。

    自己肚子没动静,最着急的是桑家老夫妻俩。年前的时候。他们访着了一位极有名的老大夫,趁着刘氏不在家。悄悄地来给自己诊过脉。

    江蒲这才知道,自己旧年落水时已有三个月的身孕。那时母体危在旦夕,更不要说孩子了。用大夫的话说,好生将养着,这事急不得,好在相公和夫人都还年轻。

    因为江蒲一直对落水前后的记忆一直是空白,所以她便将那次的失足落水当做意外。可听了老大夫的话,江蒲装也装不下去了。本尊怀孕,这么大的事,府里竟无人知晓。然后,在徐渐清就要回来的的时候,本尊又失足落水,这样的巧合,江蒲想起就心惊。

    这会就是要查又往哪里查起?再则说了,府里一共也就这几个人,查出是谁都是一场大乱,而今府里的规矩是自己好不容易才挣出来了。所以,这件事也只有放心底忍了下来。

    据桑珠说,当日本尊小产,刘氏是知道。可她却口口声声戳自己的痛脚,江蒲怎能不恼。

    刘氏见江蒲不做声,又是一叹,“现如今你们屋里,也就心漪一个人,这么些年来她一点动静也没有,怕也是难指望的。老大就文煜那么一个儿子,也太单薄了,倘或老太太要指个丫头过去,咱们拦都不能拦。”

    江蒲勉强压下心头翻涌的怒火,抬眸看向刘氏,试探着道:“母亲放心,年前桑嬷嬷给我请了个老大夫来看过,说我是旧年落水伤了身子,将养些时日,自然就好的。”

    刘氏脸色倏忽几变,“这事我怎么没听你提起过?”

    “拿不准的事,怎么好回母的。”江蒲眸中一片浅笑,可她实在太过低估刘氏了,但听她微沉了语气。

    “你即会这么说就好,拿不准的事,何苦拿出来说。”刘氏的圆脸,就像被云翳轻遮住的月亮,晦暗不明,“莫说我没提醒着你,老二那媳妇可怀着身子。如今文煜的事又被耽搁了下来,倘或她养下个儿子,长房的事可就难说了。毕竟那个才是正房嫡出。就是圣上有心偏帮也是难说话的。”

    江蒲如何听不出刘氏的威胁。她虽是很想帮徐渐清争到家主的位置,可是她终没有王篆香的本事,主动给丈夫讨妾。反驳的话她也不能说,只好阴沉着脸,端坐不言。

    刘氏瞅着她,圆圆的眸子转了几转,这个大媳妇还有用,自己不好主动与她闹得太僵。于是软了语气道:“论起亲疏来,你是我嫡亲的外甥女,你和老大手心手背都是肉。我也不舍得委屈了你,不然你进门这么些年又无所出,老大屋里何至于就两个人呢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刘氏稍停了一会,瞅着江蒲阴沉沉的面色,继续道:“说到底我也是为你着想,君儿那丫头,我这些日子看着,又知轻重又敬重你,品行也温柔。她进了门一则堵了老太太的嘴,二来你也添个帮手。总好过那些轻佻的狐媚子。再则说了君儿不好,老太太能替老二来讨么?你不赶紧着,错过了,可没地再找这么个合适的人了!而且呀,真叫老二讨了去,老太太的话你也听见了,她若生了个一儿半女,可就同你比肩了……”

    刘氏把最后一个字的尾音拖得老长,威胁的意味不言可知。江蒲气得攥紧的拳头,努力深吸了两口气,才挤出一抹笑来,“多劳母亲挂心只是母亲前些日子,在老太太面前也说了,给咱们家做妾虽是抬举了刘大妹妹,可是独身一个在咱们这里,外边那起小人无事还要生非,叫他们知道了,真不知会传出甚么话来!”

    刘氏没料到,江蒲会拿这些话来堵自己,满腔的恼迫到面上冷笑连连,“这不用你担心,我已差人往京里给文远送信了,甚至也连君儿我也问过了,她虽不做声,可看她那神色已然是应下的。”

    刘氏微笑着瞅着大儿媳妇,自己将所有的路都封死了,倒要看看儿媳妇会不会为了这事与自己反目。

    江蒲在这件事上的坚持,是她最后的底线。尽管理智告诉她就算不应下来,至少也要敷衍两句,可当她抬起一双冰眸,恼怒的话不受控制的出口,“太太即然都安排好了,何必还要我来提。”言毕,愤然转身。

    “素素!”刘氏疾声大喊,江蒲却是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桑珠跟着江蒲出了刘氏的院门,走在巷道上,思来想去的,过了好一会才道:“奶奶,你这样驳太太的面子,万一……”

    江蒲陡然站住脚,瞪着她问道:“甚么万一,最多不过是夺了我管事的权。”说着江蒲冷笑两声,“只是如今府里,除了我还有谁能管事。总不能她自己亲自来吧。”

    大户人家不成文的规矩,媳妇进门,做婆母的掌着大权,可办事的却是媳妇。若谁家里还是婆母一手抓,被人笑话不说,还会叫人议论婆媳不合。

    自己和刘氏除了是婆媳,还是姨甥,以刘氏的性子,她决不会和自己撕破脸,争这一时之气。

    只是这一回江蒲却是料错了。

    刘氏看着她绝然而去身影,阴沉的面上渐渐的露出丝丝如冰的笑意。看得陈婆子胆寒不已,“太太,这可怎么办呢?”

    刘氏笑着坐回榻上,瞅了陈婆子一眼,“素素的性子,到这会你还不明白么,指着她开口提,那不是痴人说梦话么!”

    陈婆子不禁愕然,眉头拧成了结,也想不出刘氏到底打得甚么盘算,“那太太何苦那般逼大奶奶,闹得彼此不高兴呢!”

    “我是做长辈的,总不好跟一个晚辈翻脸吧。”刘边吃着茶,很是随意地道。

    陈婆子的脑筋转了好一会,总算明白了过来,笑赞道:“太太真是好谋划。”

    刘氏笑而不言。

    陈婆子又担忧道:“可咱们不赶紧把事情定下来,老太太那边再提,怎么办呢?万一老太太和老爷去提,咱们可推都推不掉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咱们就先帮她们向老爷提好了。”刘氏圆润的嘴角弯起好看的弧度。陈婆子更不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今朝的还只是开头,后边还有好戏呢,看她能忍到甚么时候。”刘氏面上笑着,眸底却是一片冰冷,素素啊,你莫怪姨娘狠心,要怨就怨你不同我一条心啊!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