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126、上山乞福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27:49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刘文远没有给江蒲太多的时间疑惑,三日后,他便骑着头小毛驴,带着从刘家跟来的小书僮,一颠一颠地出了金陵城。送走了他,不仅江蒲,就是刘氏和刘如君也都放下高悬着的心,长舒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现如今刘如君,顶着准姨奶奶的身份,又帮着江蒲管家理事,还有刘氏和老太君的看重。府里的那些婆子、媳妇无不上赶着巴结讨好。

    只是刘如君非但没有拿乔做势,反倒是越发的谨小慎微,处处让江蒲为先,以她为尊。已然是把自己当徐渐清的侧室看待了。

    “这么个大暑天,姑娘有话吩咐只管叫咱们进去,何苦自己走来呢。”

    二门的门厅里,几个婆子正在整理布庄上送来的新衣裳,见刘如君进来,都丢了手里的活计,倒茶、让坐、打扇子,忙忙地围着刘如君转。

    “嬷嬷们不用管我,忙你们的就是了。我只是白过来瞧瞧。”

    发放新衣的事原是江蒲管的,只是她近日总觉得有些个不舒服,刘如君便趁机揽了过来。其实江蒲都已安排妥当的,并不用她多做甚么,然她即接过了手,自是要过来瞧瞧的。

    说话间,她已围着堆衣服的大圆桌转了一圈,指着一捆新衣衫蹙眉问道:“这是哪个屋里的?怎么只有丫头们的?”

    主子们的衣服都用油布毡包好的,丫头们的才用绳子捆着。

    婆子们听问,凑上来瞧了一眼,回道:“这是大姑娘屋的,因着大姑娘说不用做新的了,所以份例都让给了丫头。”

    刘如君瞅着那一大捆衣服,蹙眉思忖了一会。道:“解开来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婆子们答应着,解开了绳子。每一套衣衫的胸口都缝着块细布,上面用炭笔写着尺码。刘如君从头到为翻看了一遍,微蹙了眉问道:“依规矩每个丫头,是赏几身衣服呀?都用甚么布料呀?”

    那些婆子见刘如君面色微沉,都敛了笑容,谨慎回道:“照规矩是大丫头,每人三套,用得是纱绸,次一等的是二套。用上等细布,洒扫的小丫头只得一套。用的是一般的细布。至于各院里的嬷嬷,都是照二等丫头的例,只是用的却是细布。”

    “那为么这个尺码的细布衣裳有五六套之多!”刘如君将一套竹青色的衣衫丢到众婆子面前,其实最让她疑惑的是这套衣服的尺码,她瞅着很是眼熟。偏就是想不起来。

    众婆子瞅了那衣裳一眼,垂了头喃喃回道:“这……咱们也不大清楚。咱们收了各院的尺寸,连着布样直接就送去布庄……”

    婆子们话音未落,外头就传来一道不悦的嗓音,“这都甚么时候了,咱们院里的衣服,怎么还不送了去呀!”

    说话间,徐渐敏屋里一个名唤金杏的丫头。就摔着帘子走了进来。进了门见刘如君也在,愣怔了一下,随便屈膝一礼,“刘大姑娘安好。”

    也不用刘如君叫起,自己就站直了身子。

    如今徐府里也就徐渐敏屋里的大丫头。会不把刘如君放在眼里了。这也难怪,刘氏早就下了令。女儿屋里自二等丫头往上,都要跟着陪嫁。

    而这个金杏,虽不是徐府家生的奴才,差着珍格儿一等。却也是徐渐敏屋里头等份的,因着性子泼辣,人也精明。刘氏特地点名要她陪嫁。

    她刚站起来,就见自己院里的衣服,被人拆解开了,还有几件甚至都翻乱了。

    大暑天的,她跑来那么远路过来,本就满心的不快了。见了眼前的情形,登时就沉了脸,指着那些婆子嚷了起来,“这是谁给你的胆子,大姑娘院里的东西,你们也敢乱翻!”

    那些婆子唯唯而退,垂着头不敢应声。

    “都是我的不是。”刘如君也是知道她的性子的,赶紧上前劝道,“我是看那么一大捆,怕布庄上弄错了,才叫她们解开看看的。”她一面说,一面叫婆子将衣裳收好。

    金杏冷笑了两声,道:“原来是刘大姑娘吩咐的啊,还真是有心了。只是咱们姑娘心慈念旧,临出阁前多赏下边人两身衣裳,还要问过刘大姑娘不成。”

    一来是她性子泼辣,嘴里不饶人。二则也是因着她知道,徐渐敏不喜欢刘如君,所以故意做出这个样子来,讨好徐渐敏。毕竟往后的日子,她能仰仗的只有徐渐敏了。

    刘如君讪笑着没有答话,瑛儿则替自己主子叫屈道:“你这叫甚么话,咱们姑娘不过是关心多问一句……”

    “咱们姑娘。”金杏冷嗤着笑了一声,将刘如君一通打量,“还真是位姑娘呢!”她将姑娘二字咬得极得,毫不掩饰语气里的嘲讽。

    尔后叫个婆子拿了衣服,自己空着手,摔帘而去。

    刘如君跟在她后边出了门,站在廊下,眸子一直瞅着那一大捆衣服。站在她身边的瑛儿低声抱怨道:“姑娘,也太好性了!就是闹到太太面前,咱们也没有错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呀!”刘如君往她脑门戳了一指甲,笑斥道:“这么点小事还闹到太太面前,她要烦的事你还嫌少么。”

    刘如君这句话算是说到点子上了,虽有媳妇、侄女帮手,可刘氏依旧忙得团团转。徐渐敏是她唯一的血脉,她本打算多留两年,再给她找个好人家。可一道圣旨降下,她有万千的不甘、不舍、不愿,都只能咽下肚去。出于愧疚,女儿嫁妆上的事,她是一一亲自过问。

    当刘如君在二门厅上翻衣裳的时候,刘氏正陪着女儿在屋里挑首饰。之前做的那些头面,都有一定的规制,无非就是样式上一点小变动。

    而此次送来的珠玉首饰,都是家常戴的,除了金凤钗和颜色上不用正红,别的也没甚么大讲究。因此,徐渐敏屋里的桌案上堆满了各式珠宝。

    “渐敏,再试试这对金镯子怎样。”

    徐渐敏已是满头珠翠了,刘氏犹还不足,拿一对镶珠金镯来换她腕间的白玉镯。

    “娘,你且搁着。”徐渐敏褪了镯子,拉着刘氏在身边坐下,“女儿出阁的日子,眼见的就在眼前了。爹娘养育女儿一场,可女儿往后莫说是尽孝,只怕父母的面也难见到……”说着话,她不免哽咽了起来,摸出丝帕直拭泪。

    刘氏见女儿伤心,不免也红了眼眶,强忍着泪,爱怜地抚上女儿的鬓发,哽声说道道:“都是为娘的糊涂,要是早给你说了亲事,还至于这般委屈你。只是事到如今也没法子,好在你是圣上指婚的,只要自己尊重着,就是王妃也不好随便为难你的。只要你好好的,就算是尽了孝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话虽是这么说。”徐渐敏含泪笑道,“可女儿不替爹娘做些甚么,心里总不好受。所以女儿想着上留云庵给爹娘乞福三日。”

    女儿眸中带泪,满是渴盼,刘氏想了又想,问道:“你的那些嫁妆都做妥当了么?”

    “喜被、喜帐都做完了,连嫁衣的金钱都走好了,就差往盖头上镶珠子了。”

    自打接了圣旨,女儿就关在屋里赶嫁妆,人都瘦了几圈。再想着往后女儿就要被关进王府的重门里,刘氏心一软便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即是这样,我让你嫂子准备一下,你就上山去松快几日吧。往后再想如此,可就难了!”刘氏拉着女儿的手,眸中满是爱怜疼惜,所以她全留意徐渐敏眸底一闪而过的得意。

    傍晚在老太君屋里,刘氏便吩咐江蒲道:“你明朝差人往留云庵去收拾几间静室,渐敏要上山住两日。”

    江蒲刚端起一小碗冰西瓜,闻言一怔,刘如君剥荔枝的手也跟着顿了一下。

    老太太抢先问道:“敏丫头好好的上山去做甚么?”

    刘氏叹道:“那孩子说,临出阁前给咱们乞一乞福。我想着她上山散散心也好,往后想要再这般任性可就不能了。”

    李太君点头叹道:“说到底这门亲总是委屈了她。”说着转向江蒲道:“你好生安排人跟着,千万别叫她委屈了。”

    江蒲心下疑惑,口中应得却极是爽快。

    听得起更了,江蒲和刘君随着刘氏起身告辞。送刘氏回了院子,江蒲转身正要回去,却听刘如君在后边唤道:“姊姊……”

    江蒲冷笑了两声,回转身,“我不习惯和妾室们称姊道妹的,你还是称我一声奶奶的好。”

    刘如君也不恼,直瞅着她问道:“你不觉得渐敏这个要求提得太过突然么?”说着,她又将前半晌在二门厅上发生的事告诉了江蒲,“我知道你不待见我,可这件事我真的觉得不对,你最好留意些。不然,直出了甚么事,我也要跟着倒霉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,这会府里真出了甚么事,也还牵连不到你。”

    丢下这一句嘲讽,江蒲扬长而去,任由刘如君在月色下气青了脸。

    待走的远了,江蒲方才吩咐桑珠道:“明朝把姜家那几个汉子叫来驾车,让他们看住了渐敏。”

    桑珠一面应了,一面疑惑道:“大奶奶,你说大姑娘这是要做甚么呢?”

    江蒲斜了斜嘴角,苦笑道:“她要做甚么,我也不知道啊。希望她真的只是上山散散心。”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