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128、刘如君你太小看人了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27:58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连山听到消息赶忙过来关心,只是她关心的方向却不大对。

    “姑妈,咱们就不能睁只眼,闭只眼过去么。反正又不是咱们撺掇着她上山的,怎么也赖不到咱们身上,就是郡王府那边顾着脸面,也不好大张旗鼓的闹。”

    连山正是豆蔻年华,虽不爱羡才子佳人的故事,可真在身边发生了,她就不自由丢了理智,尤其是在她认为不威胁自身利益的情况下。

    江蒲苦笑着叹道:“你说得倒是轻巧,哪里能这么容易呢。”的确,这会自己若是假装不知,徐渐敏跑掉了可能性会大很多。

    可她没有忘记徐渐敏的作用,郡王府是要用她来向皇帝示忠、示弱的。她若逃婚,连山说得不错,郡王府碍于脸面绝不会多做追究,但与徐府却是结下了恩怨。

    而徐渐清又显然是站在豫章王那一边的。介时,郡王府成功了,徐家要提心吊胆的过日子。失败了,依着刘氏的身体,自己和徐渐清只怕是要大半辈子受制于人了。

    说到底总是自己自私,徐渐敏真的放不得。

    江蒲正想着怎么给连山解释,一个婆子走进来禀道:“太太叫奶奶呢。”

    “为着甚么事呢?”江蒲纳了闷,心下有很不好的预感,刘氏很少在这个时候叫自己的。

    刘氏跟着的那些人,江蒲收买不着,可她院里这些粗使婆子可都拿过江蒲的好处,当下谄着脸,道:“老奴不在跟前也不知道为着甚么事,听说是因着刘大姑娘的一句话,太太就变了脸色,又叫人往留云庵去接姑娘。又叫传大奶奶。”

    江蒲倒吸了一口冷气,没工夫去想刘如君是如何知道的,连扇子都忘了,急急忙忙往刘氏院子赶,但愿自己能拦得下来。

    “太太,大奶奶来了。”

    圆香一边回禀,一边打起竹帘让进了江蒲。

    刘氏坐在凉榻上阴沉着脸,刘如君得意的站在一边摇着扇子。

    “听说母亲差人上山去接渐敏了。”进门的那一瞬间,江蒲倒是镇定了下来,也不给她们发问的余地。直接说道:“我倒是劝母亲赶紧把人追回来。”

    徐渐敏出逃的事情,遮是遮不住了。如今只有拦下刘氏的追兵,不然刘文远可就保不下来了。

    刘氏听了刘如君的话,本还只是有些怀疑,这会却是确信无疑,一张圆脸登时黑若锅底。“你这话甚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太太。”江蒲换了称呼,冷声说道:“渐敏不懂事。咱们可不能不替她想,倘若头上真叫人扣下个甚么罪名,她一个侧室,往后在王府的日子可怎么过!”

    这番话的的确确说到刘氏的痛脚上,女儿不懂事胡来,自己这个做娘的,总要替她想一想。

    “那你的意思是?”刘氏微眯着眼。神情阴冷。

    江蒲不疾不缓地回道:“媳妇已经差了姜家的家将出去追了,太太也知道,那些家将皆军中斥候,办事牢靠嘴巴也严实,绝不会传出半丝风言风语的。”

    刘氏点了点头。还不及开口,刘如君急道:“姑妈。你想想那些衣裳,没人在背后撺掇……”她说着话,有意无意地横了江蒲一眼,“姑娘哪里能想得那般周全。再则说了山路难行,又有那么些丫头婆子跟着,姑娘一个人她怎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够了!”刘氏断然喝断刘如君的口无遮拦。

    这会她也左右为难着,媳妇和女儿的情份,她是看在眼里的。万一真是媳妇心软帮她,自己再让她去追,只怕连根头发也追不回来。

    可媳妇说的话也的确在理,这件事绝不宜闹大,而姜家那十来个家将,是最恰当的人选。

    “衣裳?”江蒲蹙眉问道:“甚么衣裳?”

    刘如君冷哼了一声,“如今事情都闹破了,姊姊何苦还装这个样子,难道不是姊姊教姑娘做几身仆妇衣裳,路上换的么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你就凭着那一点,就疑心到我身上了。”

    江蒲清素的面容笼了一片冷厉,她毫不掩饰自己的愤怒,冷声说道:“你也太小看人了!我若真有心助她,管保她跑到了天边,你都还做梦呢。你我不睦,是你我之间事,却不要拖累了徐府的名声,姑娘的名声!”

    江蒲说的每一个字,都如河冰迸破,冰冷而有力。

    刘如君真没想到,江蒲只用一句话,就逼着自己将所有的话咽了回去。她万般不甘,可若再说,就要惹得太太不快了。

    “大奶奶。”圆香挑帘进来道,“桑珠来了,她说有事要回奶奶。”

    刘氏横了江蒲一眼,“着她进来。”

    桑珠随着圆香进了屋,给刘氏行过了礼,有话却不敢说。

    桑珠便道:“若是大姑娘的事,直说无妨。”

    桑珠这才回道:“胡大哥回来说,有大姑娘的消息,请奶奶速回。”

    刘氏陡然立起,怒声急喝,“那还不赶紧把她给我揪回来,还来回甚么话!”

    桑珠低着头没有做声,也没有离开。

    “太太且慢。”江蒲上前扶刘氏坐下,“是我让他们别惊动渐敏的。虽然揪她回来很容易,可闹出大响动总是不好,媳妇想着,我去劝劝,悄无声息的这件事也就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刘氏横眼瞅着江蒲,不信道:“那丫头这般费尽心思,能叫你两句话就劝回来了!”

    江蒲笑道:“反正咱们已然找着了人,劝一回不行,可以劝两回么。”

    刘氏无奈地叹了一声,“这事就交你办去。”说着,又放狠话道:“最晚明朝傍晚我要见着人,不然的话,你就看着办吧!”

    “太太放心。”江蒲笑盈盈地施了一礼,带着桑珠退出了正房。

    锦里客栈,座落在金陵南城的豆芽巷里,僻静而小巧。因着环境清幽,价格公道、屋舍安静,每到乡试总是住满了赶考的秀才。

    时日久了,众人口口相传,倒也做出一些名声来了。这个时节,天气炎热,也没有人到这里附庸风雅。因此,生意未免有些清淡。

    店掌柜不知跑到哪里趁凉去了,店门前只一个店小二敞着褂子,坐在槐树下摇着大蒲扇,学着瓦肆说书先生,在一干孩童面前买弄。

    正说得口沫横飞,忽见一辆双辕马车辚辚的行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客倌住店么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到他近前,就被赶车的汉子一把推了开来,尔后方回身恭恭敬敬地道:“奶奶到了。”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